第十七章 新寡文君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自从那日将左诗送回家后,张霈这几日便借着探病为由,不断试着与佳人亲近,奈何有夫之妇实在难搞,几乎是不给他半分机会。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虽然使君无妻,可是罗敷有夫,张霈只能黯然神伤。

    难道真要逼我霸王硬上弓,就在张霈苦恼不已的时候,一件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发生,虽然令人难以置信,可是却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张霈原本打算使用怀柔手段,等到时机成熟,佳人自会投怀送抱,哪怕再多等三年他也甘愿,只要一想到佳人在怀,软玉温香,他心都酥了。

    不过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事情的发展向着绝对不应该的方向行进着,老天爷硬是将两位绝色佳人送到了张霈怀里。

    按照惯例,张霈大清早起来之后就跑到屋子后院练刀,凌战天是怒蛟帮右前锋,身份地位在帮里都是重中之重,这些当然要体现在生活环境上,除了帮主以外就数他的院落最大,当然浪翻云是个特例,他的居处自成天地,不是世俗人眼中的奢华可堪比拟的。

    “喝”张霈暴吼一声,身体高高跃起,一刀力劈华山倒也使得有模有样,不过在行家眼里却会发现,他的招式中错漏百出,不过由于势大力沉,一般人倒也抵抗不住。

    虽然张霈现在武功不怎么样,可是他心中自有打算,若是能够得到战神图录、天魔策、剑典、长生决四大奇书,然后再练成上面记载的武功,估计就可以在这个时代横行无忌,称王称霸了。

    大侠传鹰习得战神图录,于百万大军中取敌将首级若探囊取物;绾绾领悟天魔策玄奥,结果生出了中国第一个女皇帝;剑典没有人能够练到最高境界,可是慈行静斋那全老处女却能扶持万里江山一代代中原霸主;寇仲与徐子陵合练长生决,最终成为天下景仰的大唐双龙。

    所以只要能知道这四大奇书,张霈相信他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将江湖十大美女收入私房,不过事情最后的结果却远远超出了张霈原本就近乎宏伟的蓝图

    只是战神图录藏在大侠传鹰的后背刀和战神殿,剑典在慈航静斋剑阁,至于长生决和天魔策却是连下落都不知道。

    鹰刀现在还没有现身江湖,还在布达拉宫大侠传鹰和白莲花之字活佛鹰缘手中可以先不考虑,战神殿神秘莫测,危机四伏也可以略过,慈航静斋的那些老处女估计也不会让人任意观瞻剑典,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长生决和天魔策,而且其他人似乎不知道还有这两大奇书的存在,这可是绝大的优势。

    张霈天马行空的发挥了一阵,接着便索然无味,自从他来到明朝以后,由于错过了怒蛟帮和尊信门的那场大战,生活过的无风无浪,没有任何威胁,张霈自然没有苦练武功的觉悟。

    但是张霈并不知道当他每天练刀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俏丽的身影通过阁楼的窗口默默地注视着他。

    楚素秋柔顺黑亮的长发高高盘起,两缕秀发从两鬓垂下,清丽的俏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柳眉微锁,双睫轻颤的,心中纷乱。

    一身娇黄色细纱罩着雪白的绒绸紧身罗裙,类似于旗袍的斜搭衣襟在胸侧打着一排细绳,饱满的双峰将罗裙高高撑起,勾勒出完美的弧线轮廓。

    虽然楚素秋已经嫁人生子,可是胸脯却没有丝毫变形下垂,仿佛是困在罗裙中的玉兔,只要轻解裙衫,它们即会弹蹦而出。

    罗裙在丰硕圆挺的肥臀收紧,使得楚素秋高翘的臀部曲线更显诱人,绒绸紧贴她光洁平滑的小腹,在并拢的修长**根处,隐隐凹成一个令人热血贲张,遐想无限的美丽倒三角。

    当张霈收刀以后,楚素秋的身影也适时消失在窗后,她坐在椅子上,轻轻拿起针,开始刺绣。

    楚素秋的手指仿佛直接与心灵相连接,不需要眼睛,它就能够把每一根若有若无的丝线,穿织成她心里想要的色彩和图案。

    只见她轻快的拈针引线,飞动如蝶,云雾缭绕的山峦,古木森森的村庄,波光轻荡的湖水,以及湖边大片杏花,枝头鸣叫的翠鸟和碧丝般的草叶,一副副徐徐如生的景象在白色的锦帛上一一呈现,生动活灵,妙趣横生,引人入胜,诱人遐想。

    凌战天这些年来为了怒蛟帮的大小事物,落家的日子可谓屈指可数,年轻的时候为了建帮南征北讨,杀人无数,惹下大批仇家,然后当怒蛟帮成为天下人人敬畏的三大黑帮之一后又因为老帮主上官飞的突然去世,他又不得不担负教导少帮主上官鹰的重责。

    老帮主辞世以后,为了帮助少帮助上官鹰掌权,凌战天仍然没有闲暇时间,她们夫妻两人几乎是连一起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后来凌战天和上官鹰因为意见的分歧,开始争权夺利,两人明争暗斗,关系恶劣,楚素秋的日子更是凄苦,不过作为一个妇道人家,她只能将所以的苦都掩在心里。

    怒蛟帮和尊信门一场恶战,凌战天代表的旧势力和上官鹰提拔的新势力终于冰释前嫌,握手言和,可是由于一场恶战下来,怒蛟帮死伤近千人,周围地界的其他势力则乘机挑衅,凌战天又不得不离开怒蛟岛,通过各种手段,或安抚,或杀灭,软硬兼施,震慑那些不安分的大小帮派。

    有时候楚素秋心中真的很羡慕纪惜惜,浪翻云整天陪着他,几乎寸步不离,即使在她去世以后,他仍然天天静望着洞庭湖,追忆那逝去的时光。

    楚素秋思绪纷飞,她同样不知道,张霈每天练完刀法之后都会在她窗前伺立一刻,默默窥望一阵,看着背对自己的绝色佳人,张霈感觉到那丰盈的娇躯时刻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由于张霈是从楚素秋身后的窗户向里凝望,所以他没能看见她眼睛深处无尽的落寞与寂寥,而楚素秋也不知道一双包含爱意的眼睛正深深地眷恋着自己。

    心中无声的叹了口气,张霈悄然离开了窗户,向着楼下走去。

    走在大街上,不时有人与张霈打招呼,虽然来的时间不长,可是他早已经和周围附近的街坊邻居混熟了。

    怒蛟帮帮众接近三千,亲属家眷加起来超过万人,平日里一副热闹升平的景象。赌场、妓院与酒楼林立,大小商贾云集,就是比那些繁华都会都有过之而不及,而且雄聚一方,天高皇帝远,无拘无束。

    此时距离那场惊天血战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了,加上战斗并没有在这里发生,所以四周仍然人气十足,张霈很很快大好了群众基础,众人也挺喜欢风趣幽默的俊逸青年。

    不知不觉张霈又来到左诗家大门外,正当他犹豫着是不是要进去探望一下左诗的伤势的时候,却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马上骑士骑艺精湛,勒马、翻身、落地,动作干脆,毫无拖沓,骑士落马后直接奔进左诗家中,大声喊道:“左诗姑娘,请你速速前往怒蛟殿,帮主有要事相告。”

    原本在家中酒窖酿酒的左诗被骑士带来的消失惊呆了,帮主找她一个妇道人家做什么,而且怒蛟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即使是寻常帮众也不能随意进入,更不用说是帮众家眷。

    左诗茫然的从酒窖中出来,可是一时间却忘了答话。

    通报的骑士看左诗无措的样子,微微有些为难,眼中流露出痛惜的神色,沉声重复道:“左诗姑娘,事情紧急,请速速前往怒蛟殿,帮主还在等你。”

    当左诗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心已经完全被强烈的不安感觉所占据,几乎就要站不稳身子。

    “难道”看着说话骑士眼中那一抹同情之色,左诗眼中满是不能置信的神色。

    “请节哀”骑士没有想到左诗感觉如此心细如尘,居然能够从自己的表情和眼神变化看出这个噩耗。

    “不,我不相信,你骗我”左诗突然大声惊呼起来,接着身体一晃,竟然软瘫下去。

    骑士原本想要伸手扶住左诗遥遥欲坠的身子,不让她摔到地上,可是突然眼前一道人影闪过,一个人已经抢先将左诗抱在怀里。

    张霈紧跟匆忙进入左诗家的骑士身后步入屋内,当他得知左诗的丈夫竟然已经死了的时候,脑海中仿佛炸响了万千雷霆。

    这怎么可能,左诗的丈夫明明是死于抱天揽月楼一役,怎么可能现在就,难道说张霈眼中掠过一丝强烈的不安。

    历史改变了,历史为什么会改变,难道说是因为自己

    就在张霈还在消化眼前这个比看见恐龙复活还要令人吃惊的事件时,左诗却在震惊中身体软倒下去。

    几乎在大脑都没有经过思考的情况下,张霈的身体已经抢先一步做出动作,当他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左诗的身体早已经被她搂进怀中。

    在刚才的一瞬间,张霈在不知不觉中动用了身体内异种能力的力量。

    “你是什么人”负责通报的骑士惊讶的看着张霈,眼中满是不信的神色,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可是眼前这个俊逸的年轻人竟然躲过了他灵锐的耳目,而且从比他更远的位置将左诗接住。

    张霈看着眼前身高大的汉子,只见他意态轩昂,身形健硕,貌相粗犷,一把长刀负在身后,身上透着一种堂堂男子汉的坚毅气质。

    “我叫张霈,是小诗她大哥。”张霈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敢问阁下是什么人”

    “在下戚长征。”戚长征抱拳行礼,心中惊诧帮中何时有了如此少年高手。

    其实以戚长征在怒蛟帮里的地位根本不会来做这种通报工作,只是因为整个事情是由他最先得知,所以他才会充当了一次传令兵。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居然能够遇见一位少年高手,戚长征将张霈当成高手其实还真是抬举了他。

    张霈最多只能算是未来的高手,至于现在武功根本上不了台面,若非异种能量突然爆发,他根本不可能抢在戚长征前面将左诗抱住,不过恰恰是因为他无心中催动隐藏在身体里的力量却将戚长征蒙住了。

    “戚兄“快刀”之名小弟早有耳闻,今日得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张霈心中一震,他来到怒蛟帮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不过除了见了在刚醒的时候见过翟雨时一面以外,还没有见过怒蛟帮里其他高手,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见到了。

    张霈不再理会戚长征,抱着左诗,并在她耳边轻声的呼唤着。

    戚长征不知道张霈和左诗真正的关系,看着受了巨大精神打击的左诗双眼无神的软倒在他怀中,于是误以为张霈真是左诗亲人,再次抱拳沉声道:“请令妹尽快前往怒蛟殿,在下还要回去复命,先行告辞。”

    张霈搂着身体瑟瑟不休的左诗对戚长征道:“当诗儿情绪稳定些了,我马上带她去。”

    戚长征转身离开,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张霈将左诗搂在怀里,轻言宽慰,没过多久,左诗清醒过来。

    左诗睁开眼睛看见张霈正一脸担忧的注视着自己,她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全心全意依赖他的感觉。

    突然左诗想起了自己的夫君,她挣扎着想从张霈怀中站起身来,可是身子软软的没有任何力量,只能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悲声哭泣道:“带我去,快带我去”

    张霈看着精神几乎接近崩溃边缘的左诗,心中刀割般疼痛,他紧紧地抱着左诗,柔声劝慰道:“别担心,你还有我,还有雯雯,我们都在你身边。”

    左诗激动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身体软软的靠着张霈怀中,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润湿了他的胸膛。

    暗自叹了口气,张霈扶着脚步踉跄,身子遥遥欲坠的左诗,向着怒蛟殿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