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噩耗频传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怒蛟岛是洞庭湖上一个占地万亩的巨大岛屿,四周水流湍急,若没有高明的操舟技术或者巨大的战舰,想要突破这天然的防御根本就是妄想。

    当年上官飞带领怒蛟帮水军打败陈友亮,朱元璋失去了威胁他中原霸主地位的劲敌,那时朱元璋巨大的野心不可遏制的膨胀起来,接着他溺杀了小明王韩宁儿,成为义军最高领袖。

    上官飞等一批随同朱元璋打天下的血性汉子对他的做法不耻,认为他天性凉薄,于是纷纷离开军队,各奔东西。多少年来洞庭湖一直是朱元璋的一块心病,可是如此险山恶水,加上明朝没有能够和怒蛟帮作战的水军,所以怒蛟帮在洞庭湖割地称王的局面一直维持到现在。

    岛上山峦起伏,重峦叠翠,主峰怒蛟岭,矗立于岛的中心地带,能够俯瞰全岛,是极佳的战略高地。

    怒蛟帮的总部是建于怒蛟岭半山腰的怒蛟殿,山势险峻,飞鸟难渡,易守难攻。

    张霈带着左诗往怒蛟殿方向行去,蹬上怒蛟岭,这里只有一条长约三百级的石阶,蜿蜒曲折地伸延到怒蛟殿的大门,石阶两旁悬崖陡峭,奇壁狰狞,形势险恶。

    依靠山势,遵寻自己之道,张霈知道这里的防御工事是昔日凌战天亲自督工修建,而且为了这条险道,他聘请了当地所有的匠人和艺工,历经十年之久才修建完成,平日里它的重要性虽然不大明显,可是一到紧要关头却是分外突出,至少在尊信门大举来犯的时候,这条险道成功杀灭了对方不少有生力量。

    心里默记着周围的一切,张霈现在记忆力好得出奇,看书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要是他当年有这个本事,也不至于高考落榜,只能拿个大专文凭。

    怒蛟殿正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覆雨剑”浪翻云就是在这里逼退“盗霸”赤尊信,而且让他立誓在上官鹰有生之年,永远不再侵犯怒蛟帮。

    广场的入口两旁,各有一条雕刻徐徐如生的蛟龙卫护,一条张牙舞爪的蛟龙正对大殿的方向,另一条翻江恶蛟瞪着血红的龙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三百道石阶,仿佛在监视着拾阶而上的张霈和左诗两人。

    怒蛟帮以“蛟”为名,而这两座石雕正是怒蛟帮荣辱的象征。

    一路无人阻拦,看来已经有人知会过那些把守各处的侍卫,张霈和左诗穿过广场,进入怒蛟殿,只见议事大厅的大门紧闭,门前站了两名身穿蓝衣的侍卫。

    能够守在这里的当然不是寻常帮众,张霈注意到这两人太阳穴微微鼓起,眼中神光隐隐,脸上摆出一副不坑不卑的自信模样,他们胸前绣有怒蛟帮的标志,一条撕云裂雾、似龙似蛟的怪兽。

    两名侍卫见到张霈和左诗两人,微微点头,然后为他们打开了议事大厅的大门。

    当张霈跨进议事大厅的时候,所以人的目光都投注在他的身上,其中包括了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翟雨时和戚长征。

    看来事情并不简单,怒蛟帮大部分高手都来了,而且每个人的脸色都相当难看,眼中透着沉痛与欲绝,气氛低沉压抑,直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张霈与所有人的目光一一对视,点头示意,带着左诗走到议事大厅中间,而入目的则是令人悲伤的一幕。

    隐隐的哭声响成一片,五六个妇人跪坐地上,她们面前是一具具盖着白布的尸体,这是她们的亲人。

    张霈并不知道这次离帮办事的弟兄,竟是没有一个活口,其他人更是连尸体都没有寻回。

    轻轻挣脱张霈搀扶自己的手臂,左诗被一名侍卫带到一具覆着白布的尸体旁边。

    左诗伸出微微颤抖的手将白布揭开,然后身体一软,扑到尸体身上泣声道:“相公你醒醒不要丢下诗儿一个人你回答我呀”

    眼泪夺眶而出,左诗与那几个妇人一起放声大哭起来。

    看着左诗的此时悲凄的样子,张霈心痛如绞,同时又为这次历史的变故而担心,如果说历史已经向着他不知道的方向行进,那他在这个时代的优势岂不是完全丧失了。

    正当张霈陷入自己胡乱思绪中的时候,戚长征走到他身边,轻声道:“张霈兄弟,帮主想要见一见你。”

    张霈不知道上官鹰为什么想要见他,他也不想知道,回过神来张霈抱拳行礼道:“小诗现在这个样子我实在放心不下,请戚兄转告帮主小弟明日再来拜访。”

    戚长征微微一愕,不过脸上马上露出释然神色,理解的点了点,悄然退开。

    左诗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怒蛟殿的,她只感到身体很舒服的躺在一个很温暖的地方,渐渐坠入梦想。

    张霈一直搂着左诗直到她沉沉睡去,他希望左诗明天醒来之后能够忘记悲伤,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只是他也知道事情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的被放过,虽然张霈并没有多大感觉,可是毕竟是自己的丈夫,现在只有时间才能沉淀左诗心中的伤痛。

    张霈轻轻地将她放倒在软榻之上,为她盖好被子,悄然离开。

    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二更时分,不过令张霈心中惊诧的是楚素秋的房间竟然还亮着微弱的烛活。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张霈悄悄来到二楼楚素秋的房间,想要敲门,遂又忍住。

    张霈靠在窗边,透过窗户向内望去,楚素秋在他心中一直是一位端庄秀丽的女子,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如此模样的楚素秋,她高高盘竖的发髻已经松开,如云的秀发散乱的披在肩上。

    借着恍惚昏暗的烛火,张霈看见只楚素秋身上罗裙不整,凹凸有致的诱人身材暴露无疑,更添几分野性。

    楚素秋脸上满是泪痕,盈弱的身子在烛火映衬下显得那样的纤柔与无助。

    她长嘘短叹,眼神慌乱,不断的在屋中来回走动,张霈注意到楚素秋此时走路的步伐竟然有些蹒跚虚浮,甚至不时还依着墙,愁眉紧锁的支撑着自己遥遥欲坠的身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素秋天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心中暗自担心的张霈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素秋用手撑着身躯靠在墙边,身体轻晃着就像误食了蒙汗药一样慢慢软倒在地上。

    张霈心中大急,身体穿窗而入,迅速抱起萎萎软趴在地上的楚素秋,把她放到床榻之上。

    楚素秋的身躯娇柔无力,双眸紧闭,脸上满是泪痕,全身滚烫。

    张霈用手轻轻抚在她额头,那烫手的热度使他眉头紧蹙。

    楚素秋呼吸急促,高耸的胸脯随着沉重的呼吸不住起伏,一张粉脸通红,就连她露在空气中的修长玉颈也染上一层晕红。

    今天早上张霈离开的时候楚素秋明明还好好的,可是怎么一转眼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张霈知道楚素秋的变故绝对不是因为单纯的生病那么简单。

    为了楚素秋能够尽快退烧,张霈从屋外找来毛巾,用水浸湿后将她额头上渗出的汗珠拭干,然后将湿巾覆在她的额头,帮她减低温退烧。

    直到半个时辰后,楚素秋身上的灼热与滚烫才渐渐退去,而张霈则斜坐在床榻边上,将楚素秋抱在自己怀中,她的臻首软软地枕在张霈肩膀上。

    张霈不断在楚素秋耳边轻轻的柔声呼唤:“素秋姐你醒醒素秋姐你醒醒”

    楚素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感到自己正靠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环着她的腰,一股异常火热的男性气息使她全身酸软。

    出于女性的矜持与羞涩,楚素秋睁开眼睛后本能的将抱着自己的人推开,身体躲到床榻的角落卷作一团,双手紧紧地抓住胸前的衣襟。

    张霈急声道:“素秋姐是我”

    当楚素秋看清张霈容貌的时候,扑到他环中,失声痛哭道:“弟弟我该怎么办姐姐现在该怎么办”

    张霈看着楚素秋绝望的神情,心中一痛,伸手将她紧紧搂在怀中,柔声道:“素秋姐,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素秋被张霈抱在怀中,她的身体微微一僵,不过迅速又柔软下来,哭成了一个泪人儿:“战天战天他”

    张霈心头大震,难道说连凌战天也死了

    左诗的相公死了,凌战天也死了,这怎么可能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此时魔师庞斑还在修炼道心种魔**,魔师宫的人也没有在江湖行走,有谁能杀得了实力直逼黑榜十大高手的凌战天。

    凌战天的实力即使是面对黑榜十大高手也有一击之力,最不济也能自保,张霈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张霈一边用手轻轻拍着楚素秋后背,一边关切的问道:“凌大哥怎么样了,难道说他他已经”

    楚素秋急声道:“不,他没有我知道,他没有”

    张霈知道现在此时楚素秋情绪激动根本问不出什么,于是也不再迫她多说,只是不住顺着她的话附会着,哄着她入睡。

    此时张霈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左诗还有楚素秋之间最大的障碍已经提前消失了,虽然这变故对历史来说还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是对张霈这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件天大的好事情。

    只是现在一直担心历史会发生改变的张霈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其实只要明朝的皇帝老儿没有变,那明朝的天能变吗

    而且张霈同样没有认识到,自己本身就是历史最大的一个变数

    ps:第十九章春梦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