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亲亲小老婆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被海风一吹,韩宁芷回过神来,泣声道:“你欺负我。”

    “好宁儿,好宁儿,是大哥不对,我给你陪不是。”张霈急忙转过身去,不敢再看。

    韩宁芷双臂抱膝,尽量将身体卷起来,俏脸红红,眼睛直直的看着张霈的背影,一脸复杂神色。

    到下午的时候,韩宁芷的衣服已经在海风和烈日的双重“蹂躏”下湿气尽消,韩宁芷重新穿回了衣服,但是眼睛仍然不敢看张霈,一直躲着他。

    日陨月升,一天活过去。

    夜晚的大海宁静而寒冷,而且风急雾重,张霈身怀异能倒还不觉怎样,但是韩宁芷却受不住了,她全身毛孔紧缩,木柜里也没个可以取暖的地方。

    韩宁芷不但觉得身体冰冷,也不习惯四周那阴森森的气氛,再无少女的矜持与羞涩,身体猛的扑到张霈怀中,紧紧的抱着他。

    张霈这斯完全是抱着不主动,不被动,不拒绝的态度。虽然还是青涩的果子,但是他现在可一点也不介意,大手一伸,将韩宁芷娇俏的身躯紧紧搂在怀中,入手那细腻感觉让张霈心中一荡。

    将嘴唇凑到韩宁芷耳边,张霈柔声道:“好宁儿,你睡吧我会守着你的。”

    韩宁芷娇羞的轻吟一声,也不知在说什么,身体却老实不客气腻在张霈怀中。

    虽然不知道明天会漂向何方,但张霈紧绷的神经此刻也彻底松懈下来,不过精神刚一放松,身体便吃不住了,他清晰的感觉到两团不是很大,却已初具规模的玉峰软软柔柔的压在自己的胸膛上。

    闻着那淡淡的处女幽香,张霈这只尝过腥的猫,立刻感受到那紧缠的少女身躯对他这个意志坚定的十佳青年是个多么巨大的诱惑。

    经历过昨夜的暴风雨,张霈体内压抑不住的腾起滔天欲火。

    “张大哥,你说我们能获救吗”韩宁芷喃喃低语,整齐洁白的皓齿和粉红丁香不断刺激着张霈的**。

    谁知道明天是死是活,这个问题还是不要深入探讨比较好。

    张霈看着韩宁芷两瓣柔软的香唇微分轻启,吐气如兰,阵阵香甜的气息扑到自己颈项间,心痒难耐,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韩宁芷见张霈一声不吭的没有回话,她微微抬头一瞧,却迎上了张霈灿若星辰的双眼。

    在那深邃的目光,韩宁芷仿佛迷失了自我,只觉心如鹿撞,一股火烧般发烫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张霈见韩宁芷神色娇羞,呼吸急促,煞是诱人,他的双手攀上了少女随着呼吸急剧起伏的酥胸。

    “不要”韩宁芷一声轻呼,伸手摁住了张霈的大手。

    “宁儿,怎么了”张霈明知故问,轻薄人家冰清玉洁的女儿之身,竟然还敢问别人为什么不愿意。

    “不,不行。”韩宁芷娇不胜羞:“我娘说,女儿家的身子不能随意让男人看,男人碰。”

    “谁都不行吗”我没有随意碰啊我可是很认真的在感受,张霈心下一阵委屈,坏手继续用力的搓揉着。

    “不啊不”韩宁芷声音颤抖,语不成声:“娘说只有宁儿的丈夫才能才能碰”

    手上动作不停,张霈微微低下头,凑到韩宁芷耳边,柔声道:“等宁儿长大了嫁给张哥哥,当我小老婆好不好”

    欺骗小女孩也就算了,张霈这败类还让人家当他小老婆,不过这十三岁的老婆也的确够小的。

    听了张霈的话,娇羞地韩宁芷将粉首埋进张霈的怀中,不敢看他。

    张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用手挑起韩宁芷的下颌,向着那不断喷着香气的芳唇,用尽力气吻了下去。

    韩宁芷发觉自己的小嘴被张霈火热的唇给堵上了,她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不过却没有挣扎,只是紧紧的闭着嘴唇。

    张霈的舌头向着少女的口腔发动迅猛的攻势,在韩宁芷洁白的皓齿上留下他爱的痕迹。

    可是不知道是否太过紧张,韩宁芷这丫头就是死死咬紧牙关,让张霈始终难越雷池一步。

    张霈心中暗忖我就不信本少爷搞不定你一个黄毛小丫头,他的手悄悄落在韩宁芷那浑圆微翘的小屁股上,先是挑逗性十足的爱抚了一阵,然后猛然一拍,只觉柔、软、滑、嫩,舒爽无比。

    遭受如此突然袭击,韩宁芷娇呼一声,张霈趁机而入,成功攻破贝齿把守的唇关,肆意享受少女甜腻的灵舌。

    张霈先用舌头将韩宁芷嫩滑的三寸丁香舔了个遍,然后大力允吸,品尝着甜美的香津玉液,接着更是霸道的将对方整条湿滑的嫩舌吸入自己口中。

    韩宁芷根本没有任何接吻的经验,在张霈面前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量,只能吐出香菱,任由他挑玩逗弄。

    张霈的的手也不老实的滑入韩宁芷的衣服里,握住了那微颤的乳峰,细细感受着抚捏娇柔**的细腻感觉。

    韩宁芷的身体越来越软,张霈身体的某个部位也迅速发生着变化。

    “嘤”韩宁芷不禁低声娇呼,身体轻轻颤动,完全沉浸在热吻的快感中,她感到某个火热的东西顶压在自己的腹部,身躯软倒在张霈怀里,香玉满怀。

    张霈发现韩宁芷的玉颈泛起了美丽的红霞,难耐的扭动着自己纤细的腰身,但这种动作无疑于火上浇油。

    缠绵的拥吻在继续,张霈已经不再满足手足之欲,他希望寻求更直接的快感。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张霈很快就意识到,现在不管是时间还是地点都不适合从事剧烈的运动。

    良久,唇分。

    张霈审视着韩宁芷秀丽的俏颜,轻轻伸出舌头,将她唇上残留的玉液香津舔食干净,接着咬着她圆润的耳垂,轻声喃呢道:“宁儿,等你长大以后就嫁给我作小老婆,我会永远疼你爱你的。”

    韩宁芷不但被张霈抱过吻过,甚至连小解这种私秘羞人的事情他都见过,除了嫁他还能有第二条路吗

    她秀挺的遥鼻中微不可察的“嗯”了一声,臻首紧在张霈怀中,不愿抬起。

    张霈在韩宁芷的耳珠上轻轻一吻,呵着热气,轻笑道:“宁儿,从现在起,你就是张霈的亲亲小老婆了。”

    在这个四下无人的平静海面上,张霈诱拐未成年少女的计划顺利的完成了,一床三姐妹的伟大目标已经成功了三分之一。

    海风轻轻吹拂着,初升的朝阳将和煦的阳光洒遍世间。

    张霈从睡眠中清醒过来,睁开迷糊的双眼,只见太阳已经从东方泛白的天空升起。

    早上起来难免嘴里苦涩,口干舌燥,脑袋也不怎么灵光,张霈侧头一瞧,发现韩宁芷正舒服的躺在自己怀中,温润滑腻的小手搭在自己身上。

    韩宁芷仿佛在做着什么香甜的美梦,睡姿撩人,粉脸潮红,柔软的嘴唇还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绝美的脸上一幅幸福神色。

    躺在张霈怀中的韩宁芷突然轻吟一声,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依偎在张霈怀中,小腹死死抵住张霈的要害部位。

    晨举是男人的正常的表现,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

    不过此时张霈却被压的难受,可是身体稍微轻轻一动,却将酣睡的韩宁芷惊醒了。

    “哥哥。”韩宁芷的声音甜而腻,带着少女娇软的尾音:“你醒了。”

    既然两人“名份已定”,张霈的身份自然有所改变,立刻从张大哥,变成了哥哥。

    张霈凝视着韩宁芷近在咫尺的俏颜,此刻的她似睡梦未醒,秀眸虚阖,神情娇憨,姿意慵懒,娇嫩的脸颊似带着昨夜的羞意,看得他心怀大动。

    张霈低头亲昵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微笑道:“小老婆,该起床了。”

    依偎在张霈怀里的韩宁芷听见他唤自己作小老婆,水汪汪的美眸频频眨动,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软玉温香,张霈心中火热,韩宁芷立刻感觉到抵在自己小腹处的巨物颤了颤。

    尴尬的沉默了半晌,韩宁芷突然开道:“哥哥我我想要”

    张霈心中一荡,这里时间地点都不合适,而且毕竟韩宁芷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液,张霈轻声道:“好宁儿,你再忍一忍,这还是等过阵子再说吧”

    韩宁芷憋红了小脸,轻声娇呼:“为什么人家已经忍不住了”

    看着韩宁芷娇羞的神情,张霈立刻又推翻了自己脆弱的精神防线,心中顾虑一扫而空。

    张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轻声道:“好,那你忍着点,待会儿可能会有点疼,不过很快就好了。”

    不明白张霈的意思,韩宁芷急声道:“哥哥,可是可是这里没有便盆,人家人家要在哪里哪里嘘嘘”

    犹如一头冰水当头淋下,张霈浑身一个惊颤,他暗骂自己思想龌龊,原来一切都是他会错意了。

    早晨起来,不管男人女人的确都想上厕所,只是张霈醒来时身上压着韩宁芷这个小美人,一时间色心大动,注意力移往一边,才忽略了小腹鼓胀的感觉。

    现在听韩宁芷这么一说,张霈也感觉自己有些忍不住了,但他一个男人还好说,这女生小解必须蹲下身子,木柜边沿无法站人,总不能尿在柜子里吧

    韩宁芷媚声道:“哥哥,我好难过,快想想办法。”

    这无遮无掩的茫茫大海之上,张霈能想出什么办法,女人的确是麻烦的代名词。

    见韩宁芷小脸都憋红了,张霈道:“好老婆,哥哥还像昨天一样抱着你。”

    说完,张霈的双手便穿过韩宁芷的大腿,将她搂抱在怀中,面朝大海,分开那雪白修长的**。

    美丽的贝蚌中,一道金黄色的液体激射而出,喷射在水中,泛出一圈圈涟漪。

    这种羞涩的事情居然还要在人前做两次,韩宁芷感到自己霞烧如火,几乎要晕了。

    当韩宁芷小解完了以后,张霈并没有急着将她放下来,而是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下面都湿了,让我给你清洁一下”

    韩宁芷惊呼一声,怎样也想不到张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转念又想,自己迟早是他的人,而且他又两次看着自己

    在这样尴尬的环境下,韩宁芷怎么也提不起勇气说出拒绝的话,银牙暗咬,眼中媚的仿佛要滴出蜜来。

    张霈将韩宁芷温柔地放在木柜中,轻轻分开她白皙光洁的美腿,伸手扯过昨天一张做船帆时剩下的丝绸布料,在那美丽的少女花园禁地抹擦。

    看着那神秘的花园终于完全呈现在自己眼前,张霈不禁开始幻想那令人**的狭窄与紧凑。

    在剧烈的视觉刺激之下,张霈不禁生出强烈的欲念,只是知道现在并非适当时机,唯有强忍心中欲火。

    张霈温柔的动作着,手指隔着丝绸,在韩宁芷珍藏了十三年的神圣之地滑动,轻轻感受着那散发着诱人气息方寸之地。

    “啊”韩宁芷的身体仿佛触电般轻颤起来,嘴里发出难耐的呻吟。

    手中继续动作,张霈坏笑道:“怎么了”

    如此羞人的感觉女儿家如何说的出口,韩宁芷颤声叫道:“没没什么”

    张霈将韩宁芷下身仔细的擦干净以后,柔声笑道:“好了。”

    韩宁芷蚊蚋似的低“嗯”了一声,接着便埋着臻首沉默不语。

    不知不觉,海上弥漫着淡淡雾气,仿佛老天怜惜韩宁芷般,欲将她羞涩的容颜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