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魔相淫魂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东溟剑法果然名不虚传。”那位下人打扮,头带斗笠的老人安然度步而出,声音沙哑低沉,衣衫拂动之中,人已在张霈和萧峰中间站定。

    此人似乎有点道行,他刚往大厅这么一站,一股如同实质的杀气迅速弥漫四散。

    嘿嘿,老狐狸终于坐不住了,我就说嘛,打了狗主人怎么都要为狗出头的,何况这还不是一般的狗,张霈暗中做好准备,他知道马上又要开打了。

    单婉儿光滑如玉的俏脸上闪过一丝不快,看着禁受不住对方狂猛杀气侵袭而被逼退到墙边的侍女丫鬟,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老人脸上神色傲光然,沙哑着嗓子道:“我只是萧府一名微不足道的下人。”

    瞧他那神气活现,趾高气扬的模样,哪有这样嚣张的下人张霈见单婉儿眉宇间隐现一股怒意,心中也跟着郁闷,这个该死的老头子居然惹我女人不高兴。

    “好一名微不足道的下人”张霈冷冷一晒,脸上神色冷俊,摆足了架子,用高高在上的语气沉声说道:“既然你是个下人,就该知道下人的本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给少爷一边凉快去。”

    老人强压下心头怒火,声音刺耳,暗含不屑道:“东溟夫人真是好手段,令徒年纪轻轻却有如此武学造诣,实在是可喜可贺。”

    “那是当然,我姑姑本事大着呢当然我这徒弟也不差,勉强能称得上诸葛转世,温侯再生,才高八斗,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似是听不出对方语言中的讽刺之意,张霈看向萧峰,没脸没皮地说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生下来就和别人不一样,这是羡慕不来的,但是勤能补拙,萧“疯”兄也不用气馁,依我看你若是勤学苦练个百八十年差不多就有我一半的一半水平了。”

    “年轻人,敢在老夫面前如此说话的,你还是头一个。”瞥了一眼被三名艳婢扶回座位的萧峰,老人向前走了两步,张霈看到他走过的地方,坚硬的石板上印着的两只深约半寸的脚印。

    想恐吓我本少爷可是被吓大的,张霈一点也不为对方气势所动,反而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笑道:“算了,今日是本少爷心情好,平常我一般是不和藏头露尾的人说话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霈刚采摘了一朵花苞绽放,娇艳无双的鲜花,他能不高兴吗

    “好狂妄的小子,今日就让老夫代你家大人好好管教一下你。”老人身上杀气越发凌厉,似是有意激怒张霈,词锋犀利,辱其家人。

    日想管教我,除了我老婆谁还管得了我

    张霈突然伸手指向对方,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痛惜表情,正气凛然道:“损坏的事物照价赔偿,不过看你年纪一大把了,估计也是无心之过,就给你打个八折,你随随便便赔百八十“万”两银子就行了。本少爷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这功夫还没练到家,以后还是小心点好,走火入魔没人管你,但下次的赔偿金可就不是这么一点了。”

    “东溟夫人,多所无益,老夫想和你这徒弟切磋一下武艺。”老人看来神经还比较大条,没有如张霈预料的那样当场暴走。

    这里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地头,张霈想当然的已经将东溟山庄归为自己的私人领地了。对方若是冒然动手,落了把柄口实,即使被围杀了也没个喊冤的地方,何况张霈杀他何需围杀,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而已,只可惜对方却不上当。

    “我这人天生命苦,最不喜在人前张扬,以为这样别人就注意不到我了,但却一点用也没有,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像黑夜中的星辰,够闪亮、够鲜明、够出众。”张霈长长的叹了口气息,无限感慨道:“我忧郁的眼神,神乎其神的话语,还有那英俊的样貌,高贵的气质,一切的一切都彻底的将我出卖。你想要挑战我是吧行,先交挑战费,然后预约时间,看我哪天比较空闲。”

    老人不与张霈做口舌之争,争不过还有什么好争的,眼睛看着单婉儿,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好了,好了,算我怕你了,都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居然还用学蜡笔小心,用这种肉麻兮兮的眼神看我姑姑,日行一善,本少爷就当做好事了,和你过两招。”在张霈一口铁牙铜牙之下,死人都能被说活了。

    两人依足江湖规矩在厅中站定,拉开架势,准备动手。

    老人取下缠在腰间的一根长鞭,神色冷冷的看着两手空空的张霈,傲然道:“老夫纵横江湖二十载,岂会占你便宜,你速取兵刃。”

    见到对方的兵器,单婉儿秀气的柳眉微蹙,似想说什么,但终是没有开口。

    既然你急着去阎王爷那里报道,我就好心送你一程。张霈微微“淫”笑,也不客气,和敌人有什么好客气的,让人去房中取来宝刀井中月。

    须臾,春兰将井中月送到张霈手中,宝刀在手,杀气四溢,这杀气淡无可淡,但偏偏在厅中狂暴的杀气面前凝而不散,聚而不分。

    “你用刀”老人眉头紧蹙,刚才见张霈以指代剑,以为他是剑术高手,没有想到他惯用兵刃却是一把不起眼的黑刀。

    张霈下意识地想到了大话西游里唐僧有这样一句精彩的对白,有样学样道:“你有意见你有意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有意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有意见的。你真的有意见吗那你就说吧你不是真的有意见吧难道你真的有意见吗”

    老人随手一抖,长鞭“啪”的一声在光洁的地面抽出一道弯折的鞭痕,就像一只丑陋的蜈蚣。

    “铮”黄茫微闪,井中月跃入手中,伸手轻抚刀声,张霈豪情万丈:“好兄弟,我们一起上阵杀敌。”

    井中月不愧是通灵宝刀,似乎感应到主人高涨的战意,刀体微震,发出一声龙吟,张霈仰天一笑,看着被破坏的地板,道:“老人家,赔偿费我们打完再议。”

    话没说完,张霈身体一晃已消失在原地,只听大厅之中隐约响起风雷之声,老者心中暗惊,身体迅疾做出反应,以最快的速度斜退了一步。

    说是迟那是快,就在老人身体刚有所动作的时候,惊觉眼前一花,一条白色人影陡然出现在他面前。

    老人心中震骇无以复加,好在他临敌经验丰富,身体本能的向左横移开去,然后竭尽全力劈出一掌。

    “你不是要教训我吗来啊”张霈浑身上下透散出一股怒涛海啸般不可抵御的威势,仿佛一尊地狱煞神。

    根本不理对方开山裂石的一掌,张霈脚步一错,身形奇异的消失在老人眼前,绕到对方身后,只见虚空中亮起一道刺目而灿烂的弧光。

    井中月刀锋还未及体,但狂袭而来的凛凛杀气已经罩住老人全身,使他肌肤僵硬,仿佛身坠冰窖,冰寒刺骨。

    老人纵横半生,生平御敌无数,却从没见过如此翩若惊鸿的一刀,他这时方才明白萧峰败在霈手中着实不冤,因为两人实力相差太过悬殊。

    萧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看向张霈的眼中射出怨毒神色,心中杀他之心越发坚定,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人一定不能活在世上。

    虽然震惊于张霈的武学修为,但他并非没有一拼之力,萧峰习有一域外秘术,名曰“魔相淫魂”,相传是一天竺妖僧所创,威力惊人,中者无救。

    老人没有想到张霈身法竟如鬼魅般飘忽无踪,根本无从捉摸,现在更是被他欺到近处,手中长鞭几成废物,已无用武之地。

    气沉丹田,眼上掠过一道妖异的绿茫,老人枯瘦的身体蓦起一震,瞬间恢复行动能力,接着猛一转身,伸手向井中月抓去。

    刀锋迫至,老人突然感到对方看似不起眼的黑刀竟生出一股强大古怪的力量,退之不及,一声惨叫,鲜血飞溅。

    张霈暗忖井中月神锋岂是易与,就算你练有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横练功,老子照砍不误。

    老人脸色铁青,他一身硬气功曾连挡三名刀法高手联手一击而丝毫无损,没有想到今日却被张霈一刀破之。

    一惊之下,老人顾不得伤势,眼前一道耀目光华亮起,顶上斗笠寸寸而裂,从中分开,跌落地面。

    单婉儿美眸中闪过一丝讶色,已认出对方身份,此人竟是横行流球二十多年,杀人无数的黑道高手王鹏,传闻他鞭法玄奥,手段残忍,后终因仇家太多,三年前被人设计围杀而死,没有想到他不但没死,还投身萧家。

    王鹏见张霈神乎其神的惊天一刀破开自己护身气劲,撕裂遮面斗笠后,仍然余势为歇,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心头一股恐惧迅速蔓延至全身。

    没有多想,王鹏身体向后疾退,张霈寸步不让,井中月卷起滔滔寒浪,封锁住他能够躲避的所有空间。

    王鹏暗道吾命休矣,闭目等死,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与死亡如此贴近的一天。

    此时他心中惟一的念头就是萧峰在张霈手中仍能支持数十招不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不济,连三招五式都撑不过,岂非连萧峰都不如。

    张霈和萧峰比斗之时戏耍成分居多,否则井中月一出,要不了两招就能让他身首异处,重入轮回。

    “霈儿当心。”单婉儿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只见一点寒光正奔向自己的胸口,但不知是何厉器,刺行间竟然没有激起风啸。

    张霈身体陡然拔高,弃下王鹏,井中月一展,卷起一股迅猛狂飙的刀风逼向偷袭之人。

    这一刀张霈全力而发,不遗余力的结果就是井中月暴出耀眼黄茫,杀人于无形的刀气几欲破刀飞出。

    萧峰大吃一惊,没想偷袭不成,还让自己陷入危机,瞧那威势,这一刀是万万抵挡不住的。

    退,疾退,萧峰并不是悍不畏死之辈,岂会冲上去送死,现在唯有退,才可以消缓对方的刀势,为自己赢得生存的机会。

    缓过气来的王鹏眼看萧峰有难,舞动长鞭,只见虚空中蓦的卷起一片暗云,鞭影重重,仿佛无数狰狞恶蟒,择人欲噬。

    重重鞭浪铺天盖地的打过来,终于将井中月缠裹捆住,救下萧峰一命。

    张霈接连被对方所趁,心里升起一股无名业火,呼吸间鼻腔隐隐流窜着火辣的热气,眼中射出狼般的野性十足的凶光,大喝一声:“破。”

    凌厉杀机吞天噬地,井中月黄茫大盛,豪光万道,瑞气千条,兵刃相交处如一团被点燃的火药猛然炸裂。

    王鹏手中长鞭寸寸而碎,随风化作飞灰,口中鲜血狂喷,瞧那架势好似喷的不是自己的血一样,萧峰身子如断线的风筝般跌到地上,连远处三名艳婢也被爆炸威力波及,身子软瘫在地。

    一刀之威,竟狂猛如斯,张霈身体连晃都没有晃动一下,暴戾之气似随着刚才霸炽一刀宣泄而尽,脸上平静如水,收刀回鞘。

    萧峰脸色难看,勉强站起身来,嘴角忽地勾起一个笑容,看着张霈,拱手道:“张兄武功厉害,在下输的心服口服。”

    这死人妖见风转舵的功夫到是不差,他这一挑明了低头认输,到叫张霈发作不得。

    萧峰一眨不眨地盯着张霈的眼睛,眼中闪动着幽幽绿茫,仿佛不断变幻颜色的魔瞳,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异香飘入鼻端。

    张霈的身体融合了白蛇血肉精华,加上“邪医”调治的秘药伐筋洗髓,可谓百毒不侵,但不知为何看着萧峰的眼睛,他却忽然感到口中干渴如焚,喉中滚烫如火,全身发热,大脑一阵昏沉。

    “中了我魔相淫魂,看你怎么死。”萧峰心中暗道,满是妖邪之意的眼中隐隐散发着一种吸引人沉迷的光华。

    张霈眼前突然亮起一道刺眼欲盲的金光,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竟已不知身在何处。

    在蔚蓝清澈的碧空下,至真至美的真山真水使人心旷神怡,全身舒畅。

    山,巍峨峻岭,多呈险峻飘逸之势,富有北方性格。

    水,多有清冽蜿蜒之姿,颇具江南柔情。

    数不清的山山水水,手足相连,气息相通,相互交融,养育了浩瀚的森林,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绿色王国。

    张霈环顾四望,惊觉此地风光秀丽,景色宜人,群山环抱,奇峰叠嶂,峰峰相高,层层相向,鬼斧神工,青松遍地,千姿百态,高低不等,绿水缠绕,荡波浮影,烟波浩渺,碧波溶溶,好一幅绚丽多彩的水墨丹青,使人醉心其间,忘却所在。

    顺着脚下之路前行,身旁绿树相竞,山花烂漫,水鸟沙滩嬉戏,群鱼浪里欢跃,目之所在,皆为青山绿水。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若是把这里开发成旅游区一定能挣个盆满钵满,张霈暗中想道,如此人间仙境他竟然能够和赚钱联想到一块去,也真是难为他了。

    张霈顺着脚下的的前进,其实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原本他落脚之前明明没有路,但当他大脚下落的时候,路已在脚下。

    张霈一路攀树拽藤,顺着峡谷登上峰顶,仰望碧空,浮云游动,苍鹰盘旋;近山峥嵘,松风解带,蝶恋花舞,鸟弄歌声;远山如黛,山水相连,交相辉映;俯视江面,鸳鸯戏水,鱼翔浅底。

    置身峻峰怀抱里,别有天地非人间,张霈心中升起无限憧憬,恰在朦胧梦幻中,似一幅彩色的风景画,如一首清新淡雅的抒情诗。

    面对眼前景致,张霈脑筋一转,暗道若是这里不是只有自己孤身一人,而有佳人相伴,该是怎么一件惬意抒怀的事啊

    在赚钱之后,张霈兴起的第二个念头就是女人,他已经完全没救了。

    心念刚动,眼前倏然一亮,撩人心弦的**之声随之从浩淼星空,域外天际传来。

    举目眺望,天空群星闪耀,而更耀眼的是无数姿艳颜丽,发髻被珠钗盘起,**娇嫩,衣衫轻薄,妙歌艳舞的仙女。

    众仙女口吐妙音,舞姿轻盈,飘忽若神,姿态曼妙,罗衫半解,乳浪**。

    没有想到仙女跳起脱衣舞来如此好看,张霈没心没肺的想道,他将手伸向虚空,仿佛要将天上的仙女抓入自己怀中。

    眼前再次一亮,景色立时发生变化,一个妖艳娇媚、性感惹火,美丽动人的女人,俏生生的立在他触手可即的地方能够。

    这个美丽女人的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材质制成的薄纱丝裙,长裙拥有和现代旗袍类似的开岔,从开到大腿根部的岔口能够窥见她修长**交叉处最神秘的景色。

    张霈看的心猿意马,难以自制,他伸手猛的将女子拉入怀中,就在娇嫩女体入怀,好色男人准备一逞兽欲的时候,周围景物在变,而他怀中已是空空如也。

    一个陌生而奢华的房间里,张霈估摸着怎么着也是五星级标准。

    房中一张整块绝世奇玉雕琢而成的玉床上,一幕更加火辣的场景无遮无掩的展示在张霈面前。

    一个浑身**的男人将一具雪白火热的女体压在身下,而她就是刚才消失在张霈怀中的女人。

    男人吻着女子一对丰满高耸的**,双手在她下身妙处肆意揉捏。

    张霈心中升起一股邪火,**的火山陡然喷发,双眼殷红如血。

    杀意,无尽的杀意,张霈感觉身体仿佛要被吞噬一般,他要杀了那个男人,那个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女人的男人。

    “啊”女人抬起臻首,发出一声撩拨人心的高昂娇吟,美丽妩媚的眼睛,秀气挺翘的琼鼻,轻启微分的粉色香唇,无一不透着妖媚的诱惑。

    就在张霈出手在即的时候,眼前倏暗乍亮,而他已经**裸的躺在玉床上,四下里什么也没有。

    折磨,绝对的折磨,张霈神智并没有消失,至少身体的感觉没有消失,膨胀的**挺立如枪。

    与此同时,一个更加妩媚性感的美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张霈身边。

    张霈望着他,眼中满是火焰,**的火焰。

    这个女人乍看之下,像是只有二十五六岁,但是再瞧仔细一点,她的年纪绝不超过十八、九岁,顶多就是二十出头。

    女人身材高挑,俏脸上既有纯纯少女的矜持羞涩,又有丰腴少妇的气质神韵。

    秀发如云,肆意披在肩头,五官美到极处,双眼闪动着梦幻迷离的光彩,秀挺的瑶鼻下,一点朱唇嫣红似血,红润削薄的柔唇轻抿,明显暗含挑逗。

    最使张霈惊讶的是,这妖艳性感的女人竟然穿着现代人的服饰,这难道真是在做梦不成

    女人身上穿着一袭乳白色的上衣,勾勒出高耸双峰完美的柔美曲线,光是目测也知道此女一双坚挺的**实属世间罕有,而且挺挺欲立,没有丝毫下垂,真是人间极品,床上尤物。下身迷你短裙,将她一身欺霜赛玉的娇嫩肌肤,浑圆笔直的**衬得更加明艳无双,洁白小腿在肉色丝袜下散发着淫糜的光泽。

    张霈充满兽性的目光在美女身上游曳,女人娇媚一笑,小手缓缓褪衣解裙,上衣顺着她柔滑细腻的身躯滑落,露出红色的半透明蕾丝胸罩。

    女人柔情似水的美眸深深地凝视着张霈,春意浓浓,性感的小嘴微张,待君品尝。她轻轻解开胸罩的环口向下一扯,一对雪白浑圆的双丸微颤颤地弹了出来。

    顺着女人光洁白皙的玉颈,柔若无骨的双肩,丰硕秀挺的玉峰,盈盈柳腰,平坦柔滑的小腹,肉感十足的俏臀,芳草凄凄的幽壑,修长结实的**,张霈用眼神侵犯着她身上每一处所在。

    动作撩人的褪尽身上衣物,美女缓步向张霈走来,脚下高跟鞋踩踏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温顺如绵羊的女人突然深闺怨妇般猛的扑在张霈身上,丰挺饱满的双峰紧紧在张霈坚实若铁的胸膛上,他大口一张,吻住女人吐气如兰的檀口。

    张霈鼻端嗅吸着女人身上撩人**的体香,翻身将她娇嫩的身子压在身下,女人双手搂着张霈虎腰,修长结实的**左右分开,下身妙处春液连连,期待着男人最狂猛的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