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淫贼是怎样炼成的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霈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霈儿,你快来啊姑姑给你什么都给你”单婉儿未着寸缕,性感丰腴的火热**软羞无力的躺在绣榻之上,娇躯轻斜倚,媚目春意流转,一幅春心荡漾的勾人模样。

    好色男人对单婉儿的**从来未曾消失过,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强烈而不可抑制。

    “相公,影儿好欢喜和你在一起,让我来服侍你”单疏影莲步轻摇慢移,神情娇羞妩媚,一头秀发披散在肩头,樱唇娇艳如梅,湿柔香润,玉颊曲线柔美,颈脖微曲白皙,步履间尽显妖娆性感。

    胸前丰满的圣洁妈玉峰随着躯体的动作微微起伏,象牙般玉洁如脂的美腿,温腻细软,浑圆纤修,那丰润有力的大腿、晶莹无瑕的小腿、娇俏白嫩的莲足,柳腰轻舒缓摆,轻舞飞扬,翩若惊鸿,宛若人间精灵。

    母女同春,共侍一夫,这是一番怎样美丽诱人的景象

    “哥哥还有宁儿你忘了你的宁儿了吗哥哥你现在就吃了宁儿好吗”还在发育中的童稚少女,一头雪亮如墨的秀发披在身后,细嫩柔滑的粉脸上带着纯真青春的甜甜笑容。

    但是她胸前那一对微微翘起的玉峰却骄傲地向上挺立着,娇挺的椒乳上两颗玲珑粉红的樱桃嫣羞玉润,配上淡淡的诱人乳晕,犹如一双含苞欲放的稚嫩花蕾,楚楚含羞地娇挺着。

    光是想到韩宁芷的年龄就已经足够使男人某个地方膨胀欲炸了,更甭论美妙处的温润紧窄

    “主人,奴好想你快给我给我”一张比冰雪更洁白的清秀面庞,精美绝伦的五官仿若天成,衬着娇美艳丽的红唇,宛如一朵迎雪傲霜的怒放香梅,披散的长发丝一般飘舞,胸前一对微颤颤的肥嫩香乳,**滑腻如脂,随着呼吸摇晃不休。

    脑中不时浮现出一副副火辣诱人的景象,一句句诱人犯罪的娇吟浪喘,最后甚至连楚素秋和左诗的秀美脸庞,**娇躯都出现了再这样下去非走火入魔,张霈赶紧默运**玄心功,压下狂动的欲念。

    明天就要开始修练天魔策,即使以张霈的悟性和功底,没个十天半月也是学不会的,更不用说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流球王邀请的黑榜高手不日即到,留给他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

    软绵绵的香榻既宽敞又舒适,比起张霈以前睡的钢丝床好了何止千百倍,可是他却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怎么也睡不着,孤枕难眠。

    张霈脸上露出一个自嘲的微笑,心中暗道自己以前二十多年都是一个睡人,现在竟然会不习惯,也不知道那二十多年是怎么过的

    男人一旦尝过了女人的滋味,就像尝过腥的猫,欲罢不能,一刻也离不开。

    张霈掀开锦被,翻身而起,一具**的完美男性躯体暴露在空气中,不是很雄壮但却匀称有力的肌肉,纤长的身材,白皙柔滑如玉石般的皮肤比之绝色佳人也半点不差。

    即使张霈武艺平平,凭着身板也能找到饭吃,什么有人说身体吃饭不是男人没饭吃才不是男人,虽然是体力活,但不偷不抢,总比杀人抢劫要强。

    说笑而已,就算再是落魄张霈也不会选择做鸭子,这到不是他看不起这个职业,只是他做人的原则,但是若光顾的他生意全是美女,江湖十大美女包养起来,他的原则也不是不能适当调整滴,人嘛,总要学会变通才行。

    张霈看着睡前被他放在桌上的一通事物,轻轻摆弄着,心中也不知是何心情。

    这些东西若是流散到江湖上去,少不得又会引出无数腥风血雨,几番武林浩劫,但是张霈却不甚在意,只是轻轻的顺次抚弄着,仿佛面前的就是一般的寻常事物。

    一张数百年前土木大师北胜天制作的人皮面具,虽不说是无价之宝但也是万金难求之物,而且是有市无价那种。

    追魂夺命十三针是一套通体暗黑色的长针,其包含一尖端部的横截面呈多角形的针体及一缠绕于该针体的金线,金线的中央部分为以等径卷绕的适当长度的螺旋状部分,两端则为平直延伸段,金线以适当的倾斜角度缠绕于针体,当长针飞行时,螺旋状部分所形成的斜面螺纹与空气相互作用却不会发出丝毫声响,速度迅捷快速。

    这十三只长短不一的细针大是古怪,前九针和针灸用的细针别无二致,分别为镡针、圆针、惕针、锋针、圆利针、毫针、长针、大针,而余下四针则是追魂针、唤魄针、夺命针、续神针。

    张霈虽然不知道它们有何价值,但从萧峰赔了八十万两银子也面不改色,而刚让他把十三针留下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却变的比猪肝还难看,十三针的价值绝对不菲。

    张霈暗忖烈均应该知道它的价值,遂决定找个时间去咨询一下。

    东溟令贵为东溟派至高信物,其珍贵程度自是不言而预,真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比皇帝的尚方宝剑还好使,至少尚方宝剑斩不了东溟派的人,山高皇帝远,谁鸟朱元璋啊

    最后张霈的手落到三册黑色封皮的书卷上,入手微沉,天魔策三个古篆清晰可辨,历经数千载寒暑却依然如旧。

    东溟派一共有三卷天魔策,张霈大概浏览了前两本,这两卷分别记载着“黄天道藏功”和“天魔功”。

    十卷天魔策包罗万象,可说集天地洪荒武学之大成,除了武功以外还有无数秘术、巫术、邪术、蛊术,而单以武学论,每一门武功练到极至都能破碎虚空,得成大道。

    “黄天道藏功”和“天魔功”都以天魔气为基础催功发劲,当十八重天魔气练至大圆满时,即使对上魔门至上绝学“道心种魔**”也是稳赢不输,但是这两种武学却有着极细微的差别,欲练“黄天道藏功”即要求修练者禁欲,虽然道家也讲究男女房中之术,但次数、时间、甚至体位都有限制,张霈几乎是在翻开第一页,看见这句警告的同时就丢开了这卷令五斗米道天师孙恩破碎虚空的无上绝学。

    开玩笑,现在张霈的女人已经不少了,将来还会更多,对欲求不满的好色男人你却让他禁欲,他有兴趣才怪当然是兴趣怏怏,不浪费时间研究了。

    翻开载有“天魔功”功法的卷册,张霈一路细细读下去,果然是不世奇书,以天魔气为劲,能摧发“天魔四噬”,吸人血肉精华为自用。

    这样的功夫放在江湖上肯定会被正道人士划归为妖邪异端的邪功恶法而不耻修练,但是却正好符合张霈的性子,反正一刀杀了也就一了不了,这内功又不能带到坟墓里去,既然能够废物利用,为什么要浪费呢记住,浪费可耻。

    再说,段誉的内力是吸了多少人的功力才得来的若光他自己恐怕这辈子连一阳指也发不出,更不用说威力无穷的六脉神剑了,但是又有谁说他是邪魔外道了

    再往下看,当天魔气修练到第九重的时候就能够修练“天魔金身”,一种刀剑难伤的功夫,简单来说,当你练成了“天魔金身”你就成了打不死的小强,至于其他零零种种的还有天魔刀,天魔指,天魔爪,天魔乱舞

    张霈跳过一些自己不感兴趣的地方,直接翻到记载“天魔金身”功法的章节,神功大成即全身肌肤化石,坚俞金铁,无坚不摧。

    不知道这“天魔金身”对自己的小弟弟有没有用,若是真的坚俞金铁,那我以后在床上岂非战无不胜张霈的心思居然能够转到这上面去,若是让同样修练“天魔功”得成大道的魔门祖师“天魔”苍璩知道自己有个这样的隔世徒孙非给活活气死不可。

    张霈手里捧着记有“天魔功”功法的卷策,研读深思,体内真气遵循着过目不忘的心法口决自主运转起来,还有一件事他并未留意,屋里黑灯瞎火,但他起床后没点烛火,未燃油灯,屋里的一切在他眼中却光亮如白昼。

    “归气丹田,气行任督小周天,任脉下归丹田,由慢至快,如此待小周天三十六圈”

    看完第一句口诀,张霈头额头隐现汗水,呼吸却悠长平缓,猛然胸口一热,全身骨胳响起一阵炒铜豆般的“噼啪”声响。

    张霈双眼凝注在天魔策上,眼睛顺着那蝇头大小的古篆一目十行,胸中仿佛被堵着一团难以宣泄的“气”,身体猛的一震,那团热气陡然爆发,化为一道沛然莫测的热流心念电转般扩散至全身四肢百骸。

    体内真气随着热流每一次流动而越发充盈,不能用语言描述的奇妙感觉涌上心头,原本位于丹田的气旋向里收缩,仿佛被提压缩纯了一般,真气变得更为精纯。

    真气一路畅通无阻,张霈体内早已被拓宽的经脉再次被延伸,并冲开许多新的脉络,循环不止,生生不息。

    几乎是在口诀读完的瞬间,张霈身上几处要穴猛的一热,全身脉络仿佛被一条水银似的气珠串联起来,浑身舒爽。

    张霈眼睛圆睁,只见他的双瞳犹如黑洞般深邃,仔细瞧去,在那漆黑的瞳孔最深处,暗藏一滴瑰丽至极的幽红,就如黑暗中的红宝石,散发着妖艳而诡异的光芒,恍若拥有能吸收灵魂的能力

    这短短一眨眼的工夫,张霈已练成第一重天魔气,而“天魔功”功法旁边清晰的标注着:“此第一重天魔气,悟性高者三月可成,次者半年可成。”

    这也要练半年张霈不禁哑然失笑,练成之后岂非头发全白,牙齿掉光,这样即使练成了绝世武功又有什么意思哪个美女愿意嫁给一个老头子。

    一不做二不休,张霈决定继续创造奇迹,照着第二重天魔气口诀,依法修练,仍是须臾即成,真气循环流转,没有丝毫阻碍,但见卷旁批注:第二重天魔气心志坚毅,悟性高者半年可成,次者一年可成,如练至三年而未成其功者,则不可再练,若执意修练,轻则走火入魔,功力全消,重则经脉寸裂而亡。

    张霈如痴如醉的边看边练,很轻易便练成第三重、第四重第七重天魔气越是向下修练,贪多贪快的男人越是神清气爽,双眼射出森林寒光,直到练及第九重天魔气时才遇见阻碍,第九重天魔气是修练的一个关口,一旦突破,将是另外一番天地。

    即使可在这里,张霈这恐怖的修练速度不敢说后无来者也绝对是前无古人了,想那张无忌两个时辰练成明教“乾坤大挪移”心法的时候也不见得有他这般迅猛,张霈到现在只用了大半个时辰,就达至修练天魔功的第一个瓶颈了。

    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人才,原来我错了,其实我他妈是天才。原本以为要花十天半月,没想到区区一晚就有此成就。

    放下“天魔功”的卷策,张霈舒展了一下身子,接着拿起最后一卷天魔策,一读之下,顿时被书中光记载的那些关于奇淫技巧的内容吸引住了。

    张霈脸上露出既兴奋又专注的神情,刚才修练绝世神功势如破竹,也不见他如此高兴。

    这个世界是“阴”性的物质:知识、物质、感情、语言、光明、以至于整个宇宙都是阴性的。阴性的能量和智慧是产生现实世界的来源,为达天人合一必取“阴精”

    男在上,女在下;男为“方法”,女为“智慧”。阳性统治着阴性修练所需的女性分为三种:实女,这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女性。灵女,她是由修练者的意念所塑造出来的。内女,修练者自身内部的阴性

    若集齐九大“莲花女”,破其身,聚其气,吸其精,炼其神,则立证大道,莲花女又称智慧女,实属万中难求之女,她的岁数可以和元素结合起来看:十一岁的代表气;十二岁的代表火;十三岁的代表水;十四岁的代表土;十五岁的代表音;十六岁的代表触觉;十七岁的代表味觉;十八岁的代表形状;二十岁的代表嗅觉。

    不但要求配合年龄,更困难的是莲女之身皆为名器,俗话说“天下女人都一样,只在下面分高低”,如同世上女性的面孔一般,各有不同形状、尺寸、颜色及组织,千人千样,随大同,则有小异,良莠不齐。

    女子的十大名器便是:春水玉壶,比目鱼吻,重峦叠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含苞欲放,玉蕊蚌珠,润梦玉螺,玉涡风吸与水漩菊花。

    春水玉壶是指天生就很容易出水,**如潮的女子,让男人感觉滑湿水润,而比目鱼吻,那是双胞胎才能拥有的,而如果甬道柔软曲折,就是加上九曲十八弯那就是重峦叠翠了玉涡凤吸和水漩菊花是指后庭菊门,前者会时不时吸紧而让男人增加快感,而后者则有如其名是不断旋转的拥有这些名器的女人无疑不是天生媚骨,一旦行房破身,她们的**会比普通人大很多,而且也更难到达高氵朝。

    张霈兀自爱不释手地翻看着手中的奇书,此卷天魔策共分为十章,图文并茂,详细介绍了男女房中之术,内容包括男女正常交欢、体位、吹箫、戏乳、菊门、淫具、群欢和各种用药之道。所载内容虽不是匪夷所思,但也是光怪流离,即使是张霈这遍观a片无数之人也有许多从未听闻的地方,最后则记载了玉女心经、房中秘术、西藏双修**、佛宗欢喜禅等典籍的精要。

    张霈越看越喜,眼神越来越邪,他从来没有对一本“书”这么感兴性趣,简直是爱不释手,不忍释卷。

    天下第一大淫贼诞生了,俗话说实践出真知,而现在最关键的是找个人试试书里面的知识。

    张霈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