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邪少掌东溟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艳阳高照,此时天气虽已入秋,但流球四季如春,气候变化不大,张霈到并未感到一丝秋意,当然心中也就没有秋天的萧索。

    虽然知道流球王没安好心,那道圣旨根本就是阎王爷的催命符,而那所谓的王妃生日party根本就是等他们自投罗网的套子,但东溟派上下却一条路路走到黑,硬着头皮往套子里钻。

    尚仁德怎么说也是流球中山之主,他的话就是王命,东溟派家大业大,若是被他以抗旨不遵这种莫须有的罪名给定了罪,借故发动军队那局面就要失控了。

    流球人口稀少,但军队怎么着也有几万人,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军队训练少,军人良莠不齐,但良将总有那么几个,精兵总有那么几千吧张霈神功盖世自是不惧,但东溟派里并非人人都有他张大少这么好的身手。

    单婉儿接了圣旨服,众人一商议,一个时辰的会议愣是没想出任何主意。最后还是张霈打总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怕他个鸟。最后单婉儿决定三天后起程进宫,计划虽然被意外的打乱,好在张霈修练天魔策的进度也比神州六号慢不了多少,这也省去了要闭关消耗的时日。

    马场,距离东溟山庄西南方五里之遥。

    养马是个很讲究的事情,首先就是要有好的场地,流球气候适宜,土壤肥沃,而东溟派建立马场的地点更是牧草丰美之地。

    这里四面环山,围出了十多方里的沃野,若干如明镜般天然形成的小湖泊分散四处,湖水碧蓝,牧草青青,争相竞艳,生机盎然,美不胜收。

    流球的马都是从中原贩运而来,数量奇少,诺大一个马场也不过只有百来匹马儿,这和中原那些动则马匹上千的马场比较起来确实是寒碜了许多。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这越是少的东西越是卖的贵,道理很简单,若是你能在撒哈拉沙漠里开个店卖自来水,这一杯水怎么着也会比一瓶百世可乐来得便宜吧所以别看东溟派只有这百来匹马儿,就是整个中山加起来也就勉强能凑出千多匹骏马。

    好在贵精不贵多,流球的马儿虽数量不多,但品质却不差,劣匹往往抵受不住海上数十日的漂泊,中途就歇菜挂了,所以马场里每一匹马儿都是身膘体肥,骨腾神骏,当然它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毛病脾气很烈。

    单疏影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拉着张霈跑到了马场,而一路上好逸恶劳的男人却呵欠连天,并非睡眠不足,因为无他,只是对没有兴趣的事情提不起精神而已。

    看着面前一群膘肥身健的马儿,张霈挑了半天也不知道该选哪匹,他的注意力更多的到是集中在身旁这匹美丽的胭脂马身上,在他想来明明有马车,为什么还要学骑马而且坐车不是还可以做点那个你也舒服我也舒服的运动吗

    单疏影见张霈无精打采,无事可做的样子也不多说什么,笑嘻嘻的跑到马棚照顾自己爱驹去了,留下他独自面对一众马师殷勤周到,无微不至的热情服务。

    马在古代是农业生产、交通运输和军事等活动的主要动力,在现代则主要用于马术运动和生产乳肉,而古代人学骑马就和现代人学开车一样,算是一种文凭吧试问古往今来江湖上哪位高手、大侠、豪客、帮主、掌门、剑客、刀手、捕快、镖师不会骑马的好象没有吧

    二十一世纪你能够开着奔驰宝马泡马子,但是这大明朝他张大少总不能坐着马车钓吧想通此节,张霈立时来了兴致,振作精神,不在摆出一副林妹妹式的病怏怏模样。

    张霈简单的活动了一下筋骨,对身旁陪自己和单疏影一道前来的尚毅笑着说道:“尚大叔,你介绍的也差不多了,牵匹马儿让我试试。”

    尚和自抵达马场那一刻,连带着几位经验丰富的老马师起就不停的向张霈介绍各地马儿的生活习性与如何分辨它们的优劣,说到现在气也没顾的喘上一口,嘴都说干了,张霈愣是一点反应没有,你说他就听着,也不多说多问,也不指手画脚,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懒懒笑容,让你有脾气也无处可发,退一万步说,给个天作胆,他也不敢对张霈发脾气。

    听见张霈说要试马,尚和心中顿时涌起“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感。

    “少主请跟我来。”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尚毅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语气恭敬。

    昨天东溟夫人打发了负责传旨的宫中太监以后,当场说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她宣布即日起张霈接掌东溟令,成为东溟派监院,代行掌门令,东溟派上下以掌门之礼相待,违逆者按门规处理,绝不宽待。

    当时厅中聚集了东溟派大半高手,包括一直未曾露面的四大护法仙子,护派四将,甚至还有三名已不过问派中事物的长老。乍闻这比山洪地震爆发,台风海啸肆虐还要惊人的消息,众人同时出言反对,异口同声,希望单婉儿收回成命。

    东溟派监院一职事关重大,从来都是由东溟派众长老推荐人选担任,如今竟然被一个来路不明,默默无闻之辈抢了去,如何能让他们心服,要知道监院权大利大,除了掌门以外其他人都必须听其令,遵其命。

    护法仙子还有护派四将平日里负责打理东溟派各处的事物,并未长驻东溟山庄,当然不知道张霈有何能耐,更何况他们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能耐,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即使对张霈有所耳闻,也认为名过其实,至于一般不轻易插手派内事物的长老们虽然知道单婉儿收了一个资质绝佳的徒弟,但若让此人担当监院一职,却也觉得他资格不够。

    反对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冷眼旁观的张霈静默于一旁,看着众人为了自己这外人成为监院一事争的面红耳赤不由心中好笑。权利还真是让人着迷的东西即使自己没有机会,也不希望别人得到。

    单婉儿在决定之初早就料想到众人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她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对,反而当场宣布将单疏影下嫁张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东溟派建派数百年来还从未有过“下嫁”的公主,为了保护东溟派的基业,公主挑选的丈夫不但品性、武功、家世都要符合苛刻条件,而且无一例外全部是夫婿入赘。这哪里是选择女婿不是自家闺女自个儿不心疼。

    单婉儿此话一出,大厅整个炸开了锅,一石激起千层浪,那情形真是有趣的紧。

    四大护法仙子反应稍好,保持着基本的冷静,不过脸上却均有讶色,望向张霈的眼神充满疑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护派四将各个脸色铁青,看向张霈的眼神就不那么友好了,听闻公主与萧家退婚的消息,他们还磨拳擦掌,希望抱得美人归,可是美梦却被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小子给搅和了,他们岂能不怒三位长老更是不顾形象的高声反对,一个二个吹胡子瞪眼,看向张霈的眼睛仿佛在说我不是吃素的,爷爷是吃荤的。

    张霈心中冷笑,他自问做不到“以德服人”,遂提出一个既简单又快捷,而且大家都乐意接受的方式解决这个在他看来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比武。

    拳头硬就是老大,这道理谁都明白,当然也没有人反对,除非他有比“以武服人”更佳的解决方法。

    噩梦,绝对是噩梦,在张霈的笑声中噩梦正式拉开了序幕。

    在张霈的咄咄逼人的苦苦哀求之下,东溟派四大护法仙子布下“东溟剑阵”,结果他单人只剑以东溟剑法独斗四仙子,半柱香功夫破阵而出,四仙子剑断而人未伤。

    现场一片哗然,此时无人再敢小觑张霈,看向他的眼神中已带着一丝尊敬,接着张霈又使出“**玄心功”对战护派四将,他仅出四招,四将刀损毁人昏厥,一招败一人。

    恐怖,实在是太恐怖了,观战众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不过让他们想不通的是护派四将在武功上与护法仙子实力相当,怎会这么不济,败得如此之快。只有熟悉张霈的人才知道,对女人他总是很温柔的,所以就多“玩”了一会儿,对男人哪有半点兴趣,直接打晕了事。

    这两场比试之后,东溟派里反对张霈担当监院的声音已经渐渐隐没消退,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就必须有让人尊重的实力,拳头最硬的人,说话的声音不用最大,但没有敢不听。

    张霈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脸不红,气不喘,傲然立于比武场中,微笑着示意有不服者均可上来挑战,一时场中鸦雀无声,无人应战。

    就连长老们都不敢应战,其他哪里还有不自量力之人,在场的三名长老面面相觑,神情无措而难堪,张霈武功有目共睹,若是挑战失败,自己失败的样子被人瞧去岂非失了威信。

    张霈知道众长老担心什么,遂转身回到自己的住所,敞门以待,连续一个时辰,东溟派硕果仅存的二十四名长老或神情踞傲或气定神闲或面色沉重的走进张霈的房间,进去的表情各不相同,出来的时候却基本一致灰头土脸。

    结果张霈硬是凭着一己之力挫败东溟派对他接掌监院一职有异议的所有高手,而他成为监院便成为铁板钉钉的事实。

    张霈不习惯被别人叫作监院长老,所以东溟派上下都尊称他为少主。哥哥这么帅,怎么能叫长老三十年,不,七十八年他刚好一百岁后再叫长老还差不多,这是张霈个人的想法。

    昨日的一幕再次浮现在脑海中,虽然仍然有些不能置信,但尚和对张霈却不敢有丝毫怠慢轻侮之心。

    知道张霈以前并未骑过马,尚和在挑选时特意从马圈中为他选了一匹性情稍微温顺些的马儿,解开马绊,扶着他上马。

    张霈内功深厚,没有多久就掌握了马性,渐渐体会到骑马的乐趣。

    在现代马术和高尔夫球是属于贵族的运动,从事马术运动需要极高额的开销,光是头盔护具一类的装备就绝对称得上是价格不菲。而动辄上千万的“名驹”以及配套的庄园、马舍、马场、赛场更是普通人想也不要想的东西。毫无疑问,马术应该说是一项奢侈的运动,绝非老百姓能消受得起。不过贵族骑马是为了优雅的气质,只要能培养出好的气质,钱,不是问题。

    例如不爱红妆爱“武装”的有“世界最富有的外孙女”之称,年仅十九岁就继承了16亿欧元巨额财产的希腊船王外孙女雅典娜奥纳西斯;曾被认为是出色的马球运动员的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和查尔斯王子

    高踞健马之上,张霈拉紧了缰绳,双腿紧紧的夹住马身,身体微微前倾,一声“驾”,马儿冲了出去,仿佛离弦的利箭一般。

    尚和以及一众马师都看傻了眼,从来没见过有人第一次骑马就能骑的这么利索

    骑着马儿在马圈中跑了几圈,张霈翻身下马,直呼过隐,着人替自己换一匹儿,并指明要最烈的马。

    尚和不敢有丝毫违逆,将张霈领到一处单独的马圈,里面有一匹通体乌黑的高昌健马,身体健壮,鬃毛闪亮,可谓骏马中的骏马。

    此马个性特别暴躁,不接受一切调教。负责训马的马师,均被咬伤、踢伤、或摔得身负重伤。

    张霈一眼就相中了这匹马儿,立刻有马师为它配鞍,接着翻身上马,另一马师紧紧地拽住缰绳,欲将马儿引到张霈身前。

    刚开始,那马还挺老实,徐步而行,可突然一声长嘶,两只前蹄猛的离地而起,马背上的马师“扑通”一声便摔倒在地,标准的屁股朝后,平沙落雁式。

    拽缰绳的马师见状立刻松开缰绳,身子一纵跃上马背,姿态到是很潇洒,可惜的是,他刚一跃上马背,那马儿就四蹄乱蹶,甩得他“嗷嗷”直叫,骨架都快被摇散了,惊呼一声,十分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地一头栽在马下,摔得满嘴都是泥。

    “好倔的马儿,让我试试。”张霈微微一笑,趋身上前,走到马儿身边,越是有脾气他越是喜欢。

    尚和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众马师也不敢多言。

    看了刚才两位马师上马的动作,张霈一声长笑,气聚丹田,身子一轻,凌空翻身落于马鞍之上。

    “好马儿,乖乖走两步。”张霈一抖缰绳,那马儿缓步徐行起来,一副温顺老实的模样,众人均是咂咂称奇。

    试了一阵,这马儿在张霈面前竟然没有丝毫脾性,老实的仿佛被驯养了多年一样,真是奇哉怪哉

    其实连张霈自己都不知道,融合了白蛇精髓之后,他的身上不自觉地透出属于白蛇的气息,前段时间那霸道的气息由于“**玄心功”的原因而被暂时压制下来,但当张霈修习“天魔功”那一刻起,在流走全身的天魔气摧逼下,那狂暴的气息再次被激发,以一种更加狂猛更加不可抵御之势整个释放出来,所以在他面前别说是马,就算是老虎也要趴着,狮子也得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