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香车春艳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替女人脱衣服绝对是一门高深的学问,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高雅的艺术,做得好与不好直接关系到接下来床上运动的质量。

    随着张霈的话和动作,车厢里的气氛再次变得暧昧起来,单疏影脸儿红红的,可爱极了。

    女人是水做的,所以对待女人要温柔,在张霈眼中,他所爱的女人都是水仙般冰清玉洁的仙子,都是菡萏般美艳不可方物的娇花。

    短衫轻轻飘离,张霈笑吟吟的把大手从单疏影那墨绿色的亵衣探了进去,直接攀上少女圣洁的玉峰,肆意搓弄。

    “影儿,哥哥刚装才是逗你玩的,你看,你的这里一点都不小。”

    单疏影闻言下意识的垂下带着点点的红晕的玉颊,偷偷看着自己高耸的胸脯,胸前袒露出的那抹泛着粉红的雪白,仿佛雪地里的桃花般,娇艳无双,份外诱人。

    檀口生津,香涎如蜜。

    在张霈一双无所不至的魔手挑弄之下,单疏影的身体开始发烫发热,轻轻颤抖,她星眸半闭,鼻翼微翕,呵气如兰。

    张霈低头用大嘴捂住她软软的唇,两人再次忘情的拥吻起来,单疏影火热地回应着。现在的她对张霈的吻,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而且乐此不疲。

    口舌相交,悱恻缠绵

    在张霈越来越炽热的热吻中,单疏影的身子也越来越软,当他们分开粘在一起的四片唇瓣时,中间拉出一道长长的,散发着淫糜光华的晶莹细丝。

    “好哥哥,人家给你亲亲抱抱了,你就放过人家了,好吗”单疏影娇喘吁吁,瞪着美丽的大眼睛痴痴地望着张霈,媚着声音说道:“哥哥,这会儿真的不行的,若你真的想想要的话,到了客栈里人家再服侍你”

    张霈的手继续搓捏着单疏影弹性惊人的高耸肉球,蛇般扭来扭去的盈盈蛮腰,丰隆滚圆的硕肥美臀,嘴里不怀好意的笑道:“那也行,不过你现在要跳个舞给哥哥看,嘿嘿,一边跳一边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这冤家怎么老想着这些羞人的事儿,单疏影羞不可仰,身子软瘫无力,纤腰轻轻扭摆,说不清是为了躲避男人的侵袭还是挑引男人的欲火,小嘴里娇喘连连地嗔道:“大坏蛋,世上哪有这么羞人的事儿,你羞死人了人家不说了”

    小美人,张大少的“坏”也不是坏了一天两天了,没道理你今天才发现啊张霈看着美女受窘,心中涌起难言的快感,他也曾让萧雅兰在自己面前表演过,只是她那根本算不上舞蹈,更多的是**裸的挑逗。

    但是以单疏影扎实的舞蹈基础,她若是肯跳脱衣舞

    玉容清丽脱俗偏又冶艳娇媚,緋红的俏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挑逗,勾起男人强烈的占有欲。那秀美柔韧并且晶莹润泽的玉颈,圆润香肩下那洁白细腻,凝着温滑脂香的高耸玉峰;那鲜嫩、坚挺点缀在**上的两颗樱桃;那没有一分多余脂肪的平滑小腹以及那令人血脉喷涨、诱人犯罪的无底深渊

    而且单疏影身体柔韧性极佳,能够任意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舞动间当她以极其香艳的姿势劈开丰满修长的大腿

    想到这里,好色男人心中升起一股隐隐的渴望。

    单疏影眸子里不禁润出了盈盈的湿意,俏脸窘的像火烧,越是觉得羞人,心又偏偏向着那个方向想去,想到若是真按张霈刚才说的那样边脱衣边跳舞给他看

    呀这如何使得要命的冤家,居然这样作弄自己媳妇儿。

    单疏影羞臊不堪,妩媚的睨了张霈一眼,双手捂住了通红的俏脸,娇嗔不依道:“好羞人只有你这大坏蛋才能想出这么羞人的事儿”

    张霈心中坏坏的笑道:“比这羞人的事情多了去了,只是现在时机和场合都不适合而已。”

    抬头见单疏影晕颊红潮未退,胸前一对花蕾在亵衣内不停晃动,张霈心中情动如火,欲翻若潮,眼眸里倏然腾起一股热焰,挥掌在她滚圆挺翘的肥臀上拍了一巴掌,发出“叭”的一声脆响。

    单疏影似乎已经习惯了张霈这种香艳的惩罚,妩媚地白了男人一眼,一边轻声呻吟,一边淫荡地款款摇动肥臀,似勾引多过求饶

    没两下工夫,单疏影的身子便软软瘫在张霈的怀中,她的双腿交叉着跨在他身上,圆滚滚肉颤颤的美臀压在男人大腿上。

    单疏影将捂着俏脸的双手撑在张霈的肩膀上,构建一道没有任何防御力量的防线,她心中又想又怕,娇声软语道:“哥哥这里真的不行的”

    张霈喘着粗气,一直没有得到发泄的欲火憋的身体实在难受,以食指轻轻挑起单疏影的下颌,璀璨如星辰的眼眸望进她眼里,不让她回避自己的眼神,道:“好影儿,你把哥哥逗出火来了难道就想这么不闻不问”

    “这明明是你你自己对人家使坏,现在却又要来怪人家真是”单疏影脸红到脖子里,轻声道:“哥哥真是世间第一的大无赖。”

    一阵如兰似麝的芳香传入鼻孔,张霈心里噗通噗通乱跳,深深吸了口气,学着单疏影语气道,道:“人家不管了,总之你要负责任。”

    “你这冤家,疏影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单疏影臻首微仰,害羞的阖上眼,睫毛微微的颤动着,轻声问道:“你告诉人家,应该该怎么做”

    “这很简单啊影儿再让它变软就可以了。”张霈潇洒的耸了耸肩,一脸正色的说着完全和正事背道而驰,一点不沾边的东西。

    不等单疏影回答,张霈接着戏虐道:“影儿知道怎么让它软下来吗”

    “不知道人家哪里知道该怎么”单疏影被张霈火焰般散发着灼热光芒的眼睛看的霞烧玉颊,满脸通红的低下头,声音之小仿若蚊鸣。

    柔美的脸颊宛若仙子,明亮的双眸灿比星辰,小巧的红唇好似香菱,再加上曲线玲珑的身材和飘逸的长发,张霈就这么看着单疏影也不说话,彼此在呼吸间都能吸入对方喷出的鼻息。

    终于还是单疏影不敌张霈的厚脸皮,败下阵来,她轻轻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的粉臀玉股稍稍远离那不断散发着腾腾热气的不雅之物,羞不可仰的说道:“哥哥,你教教影儿吧”

    “影儿的身体除了那里”张霈在“那里”两字上特别强调了一下,接着说道:“还有很多地方能够让它软下来的”

    张霈笑了,很没心没肺那种,他拉着单疏影的小手按在自己。

    故地重游,但这一次单疏影却仿佛被蜜蜂蛰了似的急欲缩手,原因无他,只怪张霈那柄神枪已狞然抬首,凶气腾腾。

    “影儿,你不是要哥哥教你怎么做吗”张霈紧紧抓着美人如玉的皓腕不肯放开,然后缓慢而坚定的将她的小手拉向下身

    单疏影和张霈欢好的次数只有两次,自然不明白男人的用意,她羞闭着眼睛,纤纤玉指感受着那件曾带给她无限快美感觉,正散发着灼灼热气的巨大,神情无措。

    张霈很好的掌握着分寸,手把手的交着美少女帮自己泄火,单疏影很快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单疏影悄悄睁开微闭的眼睛,偷偷瞧了一眼,见张霈并未笑她,便试着问道:“这样这样就会变软吗”

    “当然。”小妮子还真是什么问题都敢问啊

    “可是每一次不是都要很久吗”这话不知是单疏影在自言自语,还是在提问。

    “这就要看影儿的本事了。”张霈开始向纯洁的小女生灌输一些邪恶的思想。

    “嗯。”单疏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影儿,你的力量太轻了,稍微用力一点。”张霈尽职的负责指导工作。

    “嗯。”单疏影羞涩的飘了张霈一眼,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嘶轻点,我的姑奶奶,你要我命呢”张霈倒吸一口凉气,疼的龇牙裂嘴,“是让它软下来,不是让它断下来。”

    “嗯。”单疏影话不多,废话,现在她能蹦出什么话来才是怪事,难道还指望第一次替男人用手服务的她说些淫词浪语不成换成萧雅兰还差不多。

    隔着车窗的纱帘,在太阳的炽烤下,车厢外仿佛是一片火样的世界,而车厢之内,同样是火辣辣的世界,而且更加火热更加让人难耐。

    如今张霈功力之高早已寒暑不侵,但吸嗅着车厢内有些暧昧的空气却使他有种全身冒虚汗的感觉。

    见男人脸上露出一副享受的样子,单疏影咬着贝齿,道:“哥哥,影儿做的好吗”

    “好,不过还能做的更好。”张霈身体的感觉其实并不明显,但是心理上征服的快感却胜过了**生理的享受。

    张霈伸出手指在单疏影悠悠娇小柔嫩的红唇轻轻一点,她掩口娇呼一声,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

    哥哥我还没说就知道领悟力挺强的麻不过反应大了点,张霈嘿嘿一笑,说道:“影儿,你把衣服脱了吧哥哥想看你的身子。”

    既然美人不愿意用口舌服务,张霈就只有退而求其次了。

    白了张霈一样,单疏影乖乖的褪尽身上衣物,接着不用他吩咐,十根纤纤玉指再次动作起来,继续刚才并未完成的工作。

    张霈轻轻将全身光溜溜的美人儿搂在怀中,牙齿轻咬着她那娇嫩柔滑的玉颈,声音带着诱人心荡的魔力,道:“影儿,哥哥也让你舒服一下。”男人的手顺着她光滑肌肤的大腿内股向上攀去。

    手上的动作仍然继续着,单疏影修长有力的**本能的夹紧,刚好把张霈的手留在那羞人的位置。

    伸出舌头在单疏影精巧玲珑的耳垂上轻轻一舔,张霈轻声笑道:“影儿放松身体,不要夹的那么紧,哥哥会让你舒服的”

    张霈的话似乎起了作用,单疏影双腿的肌肉放松不少,好色男人老实不客气的在她身为女性的禁地的羞人处轻轻用手感受着那里凹凸起伏的完美形状。

    手上动作越来越快,单疏影绯红的俏脸媚的仿佛要融化一般,银牙暗咬,不知是在忍耐快乐还是痛苦。

    张霈加快手指的动作,笑着问她说:“影儿,怎么样感觉舒服吗”

    “不不怎么样”单疏影低着头、红着脸、闭着眼、咬着牙、声音微颤道:“人家才才没有感觉呢啊”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娇喘吁吁。

    “奇怪怎么会没有感觉呢难道你自己都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吗”感受着身体的快感正在不断积累,张霈继续用言语刺激怀中美人儿。

    “哥哥别乱说”单疏影咬牙轻啐一口,红着脸娇嗔说:“人家才人家才不做这种羞人的事呢”

    害羞是女性的天性,而男人在与女性欢好时若能适当的用语言进行**,最大限度的刺激女性的羞耻之心,能够达到非常好的**效果。

    果然,在张霈一番口手施为之下,单疏影很快沉浸在巨大的快感中,忘情地扭着肩膀,丰满的**,荡漾出一波又一波的浪头,配合肥美挺翘的雪臀,构成了一副无比诱人的妖媚景象。

    “嗯”随着张霈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单疏影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终于,当一波快感累积的高氵朝升至顶端的时候,她发出一声激情诱人的春吟。

    同一时间,狂涛般的快感君临,张霈身子一颤也跟着**爆发,单疏影任由张霈的液体放肆地爆发在她脸上、身上

    张霈看着单疏影微泛潮红的漂亮脸颊、性感的双唇、飘逸乌亮的头发全是白色的黏稠之物,彷佛是完成一幅绝世的艺术画。

    张霈被眼前**的场面震住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争气,射了美人儿一身,她的发梢、俏脸、下巴、乳沟、小腹沾满那白色的液体,真是性感极了。

    呵如果本少爷的英姿要是能发表到成人论坛上,嘿嘿,浏览量一定不低,说不定还要收费才能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