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禁忌快感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翌日,晴。

    恼人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张霈紧闭的眼睛上,眼皮下的眼瞳一阵规律的轻颤,轻轻睁开双眼,那域外,横越遥远时空的刺目金光仿佛投入两汪无底幽潭,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张霈轻轻直起身来,拉开锦被翻身下床,任高大健美的**身躯沐浴在金色的暖光中,意态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全身响起骨骼噼里啪啦的脆响生。

    穿好衣物,张霈看着仍在熟睡中的单疏影,伸手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发出“啪”的一声,臀肉柔腻,弹手的很。

    “光屁股小猪,快穿衣服起床了。”张霈轻轻嗅了一下刚才与美人儿有过亲密接触的右手,一屡流连指间的幽香飘进鼻端。

    “坏哥哥,你欺负我,呵呵看我怎么对付你”单疏影娇俏的身子一跃而起,伸出欺霜赛雪的藕臂抱住了张霈的脖子,嘴里发出勾人的媚笑。

    美人款摆纤腰,轻扭缓动,温暖滑腻的小腹厮磨着张霈的下身,好色男人立刻涌起一种快慰的舒爽感觉。

    张霈鼻端微微耸动,轻轻地嗅了两下,奇道:“影儿,你身上的香气为何如此特别”

    这浓郁芬芳但又不失清雅的幽香张霈并非第一次闻到,以前他也曾问过单疏影用的是何种胭脂水粉,但她却避而不答,难道说

    单疏影见张霈再次询问,羞不可仰的低垂着秀首,张霈轻轻抚摸她缎子般光滑的肌肤,讶道:“莫非是影儿身上天然的体香”

    虽然单疏影仍是不答,但张霈已经从她的反应知道了答案,他激动的问道:“是**的香味”

    说罢,张霈把头埋进单疏影胸前那条仿佛能够满葬男人一切**的深邃沟壑,轻“咦”一声,入鼻的**与那幽香并非相同,不是这里

    张霈旋又想道:“是腋下”从来只听说有狐臭的,可没听过腋下含香的。

    抬起单疏影的玉臂,张霈埋头到她腋下,用力嗅吸了一下,单疏影一声娇笑,怕痒的缩回了手臂,笑道:“不不是那里”

    “好影儿,快告诉我,是哪里的香味”张霈脑中灵光一闪,疑道:“难道是是你那里”

    单疏影羞赧欲绝,张霈一声怪叫,比中了五百万还要开心,他一把抱起绵软无力的美人儿,将她放回软榻之上,轻轻分开她的双腿。

    知道他要干什么,单疏影心中骇然,急忙用手捂住下身,颤声道:“哥哥,不行的,那里不行的”

    张霈不怀好意的笑道:“不行怎么不行”

    单疏影低声赧然道:“那里那里脏”

    “影儿身上哪里脏了,那里不但不脏,嘿嘿,还很干净呢”张霈脸上带着典型大灰狼的似的微笑,轻轻把她掩住桃源的手拉开,笑道:“昨天不是一直都不断有水流出来把那里清洗吗那里一点也不脏,反而是干干净净的才是”

    这话刚一入耳,单疏影本已羞的通红的俏脸更是变的殷红如血,心中知道眼前这霸道的绝世大魔王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只好闭上双目任他施为。

    张霈俯下身,将鼻尖凑到美人儿下身美妙之处,果然是异香扑鼻,芬芳浓郁,不禁奇道:“好影儿,这里怎会这样的”

    单疏影娇羞地道:“人家怎么知道,打小就这样。”接着又很小声补充了一句,“除了娘以外,没有人知道知道人家这个秘密。”

    张霈突然在她的大腿根部亲吻起来,单疏影由于觉得把自己的阴部展露在心爱男人的面前而心中害羞,多少都有点“抗拒”,所以张霈轻轻的,一点一点的用舌头轻点轻扫她的大腿。

    分开单疏影浑圆修长的双腿,张霈将鼻尖紧紧压上鲜艳湿润的之处深深吸了口气,单疏影“嗯嘤”一声,旋又以手掩住樱桃小嘴。

    张霈见美人儿竟然反应如此的强烈,坏笑着轻轻向那神圣的秘处呵了一口热气。

    单疏影被热息激的浑身一颤,秀美清澈的眼眸顿时被一层雨雾笼罩,她忍不住微分娇艳迷人的双唇,一丝呻吟自指缝中溢出,下身缓缓流出透明如脂的**。

    张霈恶作剧似的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单疏影喉间响起一声急亢的呻吟,柔美的纤细腰肢倏然弓起,**猛的弹离床板

    这是张霈第一次用舌头接触女人,也是单疏影的第一次被异性接触。

    张霈抬起头来,轻轻将嘴边蜜汁舔进嘴里,只觉入口甘甜,浓郁芬芳。

    全身无力的单疏影瘫痪似的躺在床上,眼神迷离无措,鼻翼微微煽动,两腮艳红若血。

    张霈真想立刻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回,不过此时时间已经不早,他惟有压下心中逐渐攀升的欲念,鸣金收兵。

    “时候不早了,你赶紧梳洗一下,我们要准备上路了,估计大家已经在等我们了。”张霈边说边伸出双手在单疏影浑圆丰硕的玉峰上轻轻揉搓起来。

    “呀大家都起来了,那不是我”单疏影尖叫着从张霈身上跳开,飞快的穿衣着裤,当她转过身的时候,露出异常纤美白皙的玉背,不堪一握的盈盈柳腰下臀部晃出白花花的肉浪,弹性十足。

    张霈强迫自己转过身去,不过脑海中晃悠的仍是单疏影那娇好诱人的背影。

    梳洗完毕,下楼来到大厅,果如张霈所言,东溟派众人均以准理妥当,只等张霈和单疏影二人。

    付过房资,众人再次起程。

    今天温度已不似昨日那般炎热,大好河川,景色秀丽,而车厢内的张霈和单疏影两人说说笑笑,充满了温馨与甜蜜。

    一路之上,张霈真可说是享尽温柔,乐不思行,小小的车厢名副其实成了温柔乡,英雄冢。

    单疏影被张霈不分昼夜的宠爱弄得整日慵懒不堪,整天陪她待在车上,而张霈确是精神抖擞,有时还会骑着“绝尘”驰骋一番。

    有时连单婉儿也奇怪自己是不是所托非人,怎么会为女儿找了这样一个夫君,虽然天魔场隔绝了声音,但是有些事情并不用听,明眼人都知道。

    单疏影也在想娘亲这次是不是引狼入室,自己这夫君简直不是人,但每当张霈要时她又拒绝不了,不管是她的心,还是她的人。只要一想到他火热的手在自己身上放肆游走带来的颠峰快感,单疏影便芳心甜蜜,哪里还会怪责拒绝。

    时间就在昼行夜宿间过去,直到快到流球首都的时候,张霈才稍稍收敛一些,毕竟那里是潜流汹涌,龙盘虎聚之地。

    而这个时候单疏影早已被张霈折磨的精疲力竭了,她的心中实在是矛盾得很,既想在张霈强而有力的臂弯里享受那身在云端,欲仙欲死的感觉,又怕被他弄得死去活来,爬不起床,连走路都要娘亲挽扶,这看在旁人眼中不知有多羞人,同时她也察觉到张霈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她一个人根本无法满足这个精力充沛,越战越勇的男人。

    快乐一去不复返,再长的旅途也有尽头,何况这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长。

    在四天后一个骄阳似火的下午,张霈一行人终于到了琉球中山首里城。

    中山的首里城是琉球上有数的大城,方圆近十里,人口二十多万,在它的四周建有一座卫城,守护着通往首里城的必经之路,城中驻扎着五千精锐的城卫军,这里的士兵不但装备精良,训练也是实打实没有一点花假,战斗力仅次于首里皇宫的禁卫军。

    东溟派一行人通过卫城,到了首里城的大门,宽阔的城门大道足以容纳三辆马车并行。

    路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还真有点大城市的味道,此时中山国力强大,令南山北山既羡且妒,只是不知道张霈的到来会为这美丽的城市带来些什么

    大门两旁,站岗的卫兵见张霈一行人鲜衣怒马,人高马大,挈带武器,忙上前拦住他们,要求接受检查。

    城不大,事情还挺多,张霈虽然身在车厢之内,但外面的一切却都瞒不过他灵锐的耳目,走在前面的尚和下马向对方出示刚才在卫城领取的入城证。

    卫城不但负责首里城的保卫与安全工作,更要担负检查所有行往首里城的车辆马匹,查缴违禁品,在检查无不妥之处后方为那些想要进入首里城的行脚商人或是商队颁发特制的入城证。

    带领十二名卫兵,负责守门的卫兵小队长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头,但尚和手中那可以任意通行首里城的金牌他确是认识的,他的态度在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弯着腰,涎着脸,谦卑的说道:“大人里面请。”

    尚和微微点头,那个小队长转过身去,威风凛凛的指着一众发呆的手下,扳着脸吼道:“你们这些废物在干什么,还不快放行。”

    东溟派家大业大,在首里城当然拥有居所,但此时他们是奉召而来,居处被安排在驿站。

    驿站是接待外宾使臣的地方,东溟派被安置在那里,也显示出非同一般的身份地位。

    限于中山有限的外交,驿站一年中的十二个月里倒有十一个半月是闲置无人的,只有平日负责打扫的下人定期进行清理工作,保持府第的干净整洁。

    前几天,琉球王特意派了一些宫里的人过来,张罗打点一切,所以东溟派众人没费多大力气就安顿下来了,平日冷清毫无生气的房屋因他们这么多人的入住而显得热闹起来。

    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张霈来到大厅,单婉儿和单疏影早已等候在那里,而后者更是起身相迎,十足盼着夫君归家的小媳妇模样。

    张霈看着眼前这对娇艳无双的母女花,心中涌起万千柔情,注意到单疏影一脸倦色,他眼中闪过一丝歉意,柔声道:“一路上舟车劳顿,影儿为何不在房里好好休息”

    张霈一句关怀的话,原本没有什么歧义,但不知道小妮子想到哪里去了,她先是偷偷看了单婉儿一眼,然后望着张霈,俏脸微红道:“影儿不累。”

    小色女思想也太不正经了,你说我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怎么刚一开口你就联想到那事上去了,我真为自己感到委屈啊难道我伟大高尚的情操就这么让人难以察觉哎这大概是我为人太过低调的缘故吧

    张霈嘴角慢慢绽开一个充满男性魅力的弧度,一把将单疏影婀娜修长的身躯搂入怀中,凑到她耳边轻声调笑道:“不累不累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为什么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说话时,他还得意之极的向端坐在大厅中的单婉儿使劲的眨眼睛,猛送秋波。

    单婉儿俏脸一热,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张霈这小子竟然公然勾搭调戏自己的丈母娘而且还是在他的老婆,自己的女儿面前。

    单疏影没有想到在母亲面前,自己的夫君也如此“放肆”,可是纤腰被他紧紧箍住,挣之不开,小妮子微抬臻首,可怜兮兮的看着霸道好色的男人,希望她能放开自己,哪知道刚一触到张霈满蕴爱意的双眼,便被他趁机在香唇上轻啄了一口。

    单婉儿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抹嫣红迅速晕红了美玉般细腻光洁的脸庞,她轻声咳嗽一声,提醒张霈不要忘记她这个师傅,姑姑,岳母还在这里,不要太过肆意妄为。

    呀娘还在那里,他怎么能对我做这种事单疏影羞得俏脸通红,可爱的小脑袋深深地埋在张霈宽阔的胸膛,轻声喃呢道:“哥哥,娘在这里啊你你不能”

    我当然知道你娘在这里,她不在这里我还不做呢再说,嘿嘿,她不也是我“娘”吗张霈没心没肺的想道:娘子实在是误会为夫了,我这可是在为我们一家三口将来的性福生活奋斗啊哎算了,一切的罪都让我来承受吧就惩罚我被各色美女日夜蹂躏

    想到得意处,张霈突然邪邪一笑,猛的将单疏影的柔软香唇封住,一通狂吻,直吻得小妮子全身发软,娇躯难耐的轻轻扭动起来。

    感到软软的倚在他的怀中的单疏影那如蛇般扭动的火热娇躯传来的热力,张霈心中得意万分,他的大手在她的娇躯上搓揉抚摸,让她娇柔的身体越发地无力。

    火辣辣的香艳情景正在自己的眼前上演,单婉儿想要逃开,可是这样倒显得是她心虚了,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不行,一定不能在这里退缩,不然他会更加得意,想道此节,不愿意认输的单婉儿垂着臻首,咬着银牙,稳稳的坐在木椅上。

    其实她不走才是落入了张霈设的套,若她真的走了,这出真人秀要秀给谁看张霈大学虽然上的是二流的,但反相思维的能力却不差,这时代的女人哪里是他这头拥有数百年后世经验极品色狼的对手,何况是原本和他就关系暧昧难明的女人。

    单疏影越发滚烫的娇躯紧紧贴着张霈,双手搂住他的虎腰,娇嫩的双峰挤压着男人的胸膛,透过层层衣物的阻隔,传递着灼热的温度。

    张霈一边挑逗着单疏影的**,一边用自己健硕的胸膛磨着她高耸挺硕的**,同时悄悄观察单婉儿的反应。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张霈在一路上与单疏影欢好的时候都不禁意的提起单婉儿,既增加闺房刺激与情趣又不知不觉让单疏影陷入一种打破禁忌的错觉,而现在所做的也是计划中重要的一环。

    张霈享受着怀中无尽的温柔滋味,双手则不停地在单疏影凹凸玲珑的娇躯上摸索,心中的欲火越来越炽,特别是当着自己岳母,一个自己心爱女人的面,更是有种禁忌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