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激情爱欲(下)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下子从猎物变成了猎人,萧雅兰心情好的自是没话说,眉目间风情尽显,闪动着冷光的发簪抵着张霈颈项,

    稍有反抗就会洞穿颈部动脉。

    一阵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后,萧雅兰粉红的俏脸上带着纯纯的微笑,邻家小妹关怀大哥哥般问道:“怎么不

    说话了”

    张霈神色淡然,眉宇间镇定自若,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笑嘻嘻地说道:“娘子想听相公说些什么”他

    说话的语气哪里有要害被制,生死悬于他人之手的样子。

    “你原来公子也不过是陡逞口舌之能的人”萧雅兰没有想到张霈在这种情况仍不肯好言与自己说话,

    虽然他的生死只在自己一念之间,但感觉被动的仍是自己。

    “口舌之能”可张霈笑了,笑的很**,跟着挤眉弄眼道:“我的口舌之能当然厉害,不过这要亲自试过才

    知道。”

    萧雅兰在张霈荤话的终于能静下来,不怒反笑道:“不知道公子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现在流行说话说一半吗张霈饶有兴趣的打量了萧雅兰一阵,那目光像是在欣赏一件珍视的艺术品,半晌后才

    摇头失笑道:“我与娘子认识时日尚短,这心有灵犀还有力未逮,娘子还是说出来吧,不要让我猜谜语了”

    萧雅兰似也听惯了张霈的疯言疯语,也不着恼,轻言慢语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嘿嘿,三文鱼哥哥倒听说过可惜却没有吃过。张霈脸色微变,换上一幅不可思议的表情,眼睛不时瞄向萧雅

    兰身体的关键部位,不正经道:“既然我是鱼肉,那你没事和鱼肉说那么多话干嘛难道是对我有意思呀你拿

    着凶器对着我,不是像逼奸我这个纯情小男生吧”

    逼奸也亏张霈说的出,若真有美女逼奸他,他百分之两百不会反抗,还会无条件的选择合作。

    萧雅兰冷哼一声,娇叱道:“让你知道姑手段。”倏地伸出另一只手,点上了张霈胸前几处要穴,封住

    几条主要经脉。

    点穴这种初级而异常实用的招数对张霈不是没有作用,但凭萧雅兰那点微末的点穴伎俩想要制住他的行动,无

    疑痴人说梦,换成是黑榜那一级的高手还差不多。

    张霈很配合,演技也很逼真,看不出破绽,他诈作身体受制,向后一软,躺到凉亭的地板上。

    萧雅兰见张霈始终平平静静的样子,心中不平衡了,这人神经是不是有问题,刀架在脖子上了还能谈笑自若

    自己刚才被他逼的猴子似的上蹦下跳,可他倒好,明明生死悬于人手,可是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好像命不是自己的

    一样,难道他认定自己不敢杀他还是他有什么阴谋不成想到张霈可能还有什么可拍的后招,在忆及他的手段,

    萧雅兰赶紧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对方血脉不畅的表现的确符合穴道被自己以特殊手法封住的症状,提起的心

    终放下来。

    张霈双眼大而有神,却硬是装出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口中大义凛然的说道:“在下知道今日是逃不过姑娘魔

    手了,你要来就来吧,就算你得到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耍花枪,萧雅兰也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男人,她深吸一口气,心绪稍稍平静下来,冷冷

    道:“我已经有了心爱之人,而你刚才却那样对我所以我要杀了你还我清白。”说到心爱之人的时候,萧雅兰眼

    中闪过一丝温柔。

    汗你说薛明玉对颜烟如干了禽兽不如的勾当,她要杀他还自己清白张霈还能想的明白,可是自己刚才那么点

    事也要被叛死刑,这也太冤枉了吧不行,我要上诉

    张霈心中有些感动,知道萧雅兰的心始终都不曾背叛自己,既而怜意大生,自己这样戏弄她是不是有些太过分

    了,他犹豫着好否应该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她。

    萧雅兰看出张霈神光精湛的眼睛中蕴藏的那一抹柔情,心中陡然掠过一丝怀疑,冷声道:“你为何用那种眼神

    看着我现在才想求饶已经晚了。”

    说着就准备动手,可是萧雅兰此时心中却倏然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难道萧雅兰惊骇莫名,自己竟然会不

    忍心不可能,没道理的,对这个可恶之极的登徒子我怎么会不忍心

    萧雅兰看着张霈,虽然对方穴道被制,名悬一线,但身上自有一种难言的洒脱和男性魅力,刚才被他羞弄时恨

    不得立刻杀死对方,可是现在四目相对的时候,却又发觉自己并不想杀死他。

    我只是不想他这么快杀死他而已,对,一定是这样,他刚才那样对待人家,不折磨他三天三夜怎么能消我心头

    之恨,萧雅兰在心中为自己开脱,心绪不宁之际,鼻端忽然闻到一股似麝若兰的清淡香气。

    哪里来的香气萧雅兰心中一惊,抬头举目,香气宁而不散,芬芳而不浓郁,好似天然的体香味,真是奇怪

    了。

    难道忽然,萧雅兰意识到香气竟然是从张霈身上传出来的,一个大男人身上怎么会有香气我刚才怎么没有

    闻到,不对,难道说

    萧雅兰整个人突然倒入张霈怀中,而对方的手正抵在她的丰硕的**之上,而且还很不温柔,使她不禁不出引

    人遐想的呻吟。

    身子莫名其妙的一软,接着就倒入张霈怀里,萧雅兰立刻意识到自己着了人家的道,只是对方手段高明,不但

    解开了自己的点穴手法,而她败了却不知败在什么地方。

    张霈搓揉着萧雅兰圆挺的**,凑到她耳边淫笑两声,添着她玲珑粉嫩的耳垂说道:“小乖乖现在的情况可

    是颠倒过来了,嘿嘿,这话又应该怎么说”

    萧雅兰浑身酸软无力,身体被张霈一触,功力犹在却知道对方武功深不可测,反抗也是徒劳,骇然道:“你想

    怎么样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我已经有爱人了。”

    听了萧雅兰哀求的话语,张霈自言自语道:“难道天下间还有比我长得帅的男人”

    “我虽然没有见过他的真容,但想来也没你好看。”回答的时候,萧雅兰看了张霈一眼,不知为何,她的脸上

    飞过一抹艳霞,动人之极。

    “你连自己爱人的容貌都没见过”张霈眼珠一转,继续问道:“他武功于我相比,谁高谁低”

    提到武功,萧雅兰脸色变了变,轻摇臻首,柔声道:“他武艺虽然很好,不过和你却仍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言下之意自是比不过他。

    “那就奇了,既然他什么都不如我,那你为何对他这般死心塌地”张霈话音一转,声音中满是隐藏不住的笑

    意,诱惑道:“我看你还是留在我身边,做我的女人好了。”

    “你虽虽长得好看,但也不能要天下的女儿家都倾心于你,我武功既不如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萧雅

    兰心中羞愤,珠泪挂满了秀丽的双颊,声冷音寒,仿若腊月隆冬的冰啸。

    见张霈久久不言,眼睛阴明不定,不知在想什么,萧雅兰脸上露出一副凄然绝望的神情,对他说道:“你杀了

    我吧”声音中满是决绝。

    其实张霈至始至终都没有伤害萧雅兰的意思,她心中也明白,对方根本没有杀自己的意思,否则她如何还有命

    在,但他的言行做法却使萧雅兰有种背叛自己心爱男人的感觉,更可恨的是她发现自己渐渐就要抵抗不住张霈的诱

    惑,所以才一心求死,希望保住自己的清白。

    萧雅兰哀婉欲绝的神情看的张霈心中一疼,凑过脑袋,在她细腻圆润的耳珠上轻轻一啜,轻轻道:“我的好囡

    囡,不记得为夫了吗”语毕,在她耳畔轻轻呵出了一口热气。

    “你你是”萧雅兰不能置信的看着眼前俊朗不凡的男人,突然大声的哭出声来,张霈的话给了她一个

    从地狱到天堂的大逆转。

    萧雅兰的粉拳雨点般不断打在张霈身上,泣声嗔怒道:“叫你骗我叫你骗我,你这个大坏蛋亏人家还

    一直想着你,而你却这样作弄我,你这个坏人我我咬死你”

    萧雅兰一口咬在张霈手臂上,吓的后者急忙散去护身的天魔气劲,不然还不把美人儿的牙给崩没了。

    张霈高呼夫人饶命,委屈的辩解道:“这可不全是我的错,我明明已经提醒过你了,是你自己那个嘿

    嘿”最后那个笨字张霈没好意思说出口。

    萧雅兰凤眼布满迷离的水雾,伏在张霈怀中,疑惑道:“你哪里有提醒过人家”

    “我早就叫你唤我相公了,而且一直叫你娘子,这还不算提醒”张霈两眼一翻,戏虐道:“难道除了我,你

    有很多相公不成”

    萧雅兰“噗哧”一声,破涕为笑,旋又板起脸来,明明自己很生气的,怎么又笑了不能这么轻易就原谅他,

    不然下次还不知道他会这么戏弄人家。

    女人心海底针,男人若想弄个透彻明白,那绝对是一件只是费劲也惘然的事,好在最近累积了一些实战经验,

    加之前世丰富的理论基础,张霈哪里不明白萧雅兰的心思,女儿家脸皮薄,刚才被戏弄得够呛,现在正在使小性

    子。

    张霈抱着萧雅兰,在她光洁的额上轻轻亲了下,柔声笑道:“相公想看囡囡脱光衣服的样子”大手一边探入

    萧雅兰衣裙之内,轻轻在她昂首勃起的嫩红**上抚弄。

    “你好羞人这怎么行呢若若是被人看见了怎么办”萧雅兰心中暗呼荒唐,可是刚一触到张霈

    火热的眼神,本想直接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又感觉自己的**隐隐地开始膨大起来,只能好言劝慰,希望

    好色男人打消这个荒淫的念头。

    张霈腾出一只手在萧雅兰丰颂硕大的肥臀重重拍了一记,虚眯着眼睛,笑问道:“刚才我们折腾了半晌,你可

    曾见有人前来巡行”

    萧雅兰恍然大悟,旋又不甘的撅起红艳艳的樱桃小嘴,嗔道:“原来你早算计好了,就等着欺负人家了。”

    “这是哪里跟哪里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难道我像这种人吗”张霈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一副小媳妇儿受

    了莫大委屈,吵着闹着要回娘家诉苦的模样。

    “不像。”萧雅兰认真的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慧黠之色,没等张霈大呼终于找到知音人的时候,美人儿又声音

    温柔却语气坚定的说道:“你根本就是,怎么能说是像呢”

    张霈起初并不知道来的是萧雅兰,那时他连来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又哪里会费功

    夫遣离下人,搞出那么多花样,而之所以他们又打又闹也无人理会,那是因为张霈暗中张开了天魔场,隔绝了整座

    凉亭,使声音传不出去,虽然被佳人冤枉了,但张霈也不准备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唉这年头说真话总是无人

    相信。

    “囡囡,你到底答不答应”张霈一双魔手继续侵犯着萧雅兰,同时在她耳边轻声絮语,那浓烈的阳刚之气不

    停地喷在她敏感的耳垂和脖颈肌肤。

    萧雅兰俏脸绯红,眼中欲波妩媚,朝张霈涩涩一笑,轻点臻首,算是答应,对于心爱男人的要求,女人总是不

    忍拒绝的,即使拿要求很荒淫无礼,嘿嘿,若她真的的拒绝了,那之能说明你的方法用错了。

    张霈心中大乐,收回在萧雅兰身上爬山涉水的大手,扶着她站直娇躯后,退开少许,火辣辣的目光游戈在她浮

    凹有致的**上。

    萧雅兰横了张霈风情万种的一言,轻轻褪去覆着在白皙细腻女体上一身胜雪的莲裙,只穿着绣了鸳鸯戏水图纹

    的粉红色亵衣和贴身短裤,悄生生的立在张霈身前。

    张霈看的双眼冒火,喉咙不自觉的滚了两滚,窄小的亵衣只是勉为其难遮掩着两团丰盈,在亵衣上顶出两点诱

    人的凸痕,下身短裤紧贴着翘臀,包裹住凹陷的幽谷,朦胧的露出一蓬黑色。

    萧雅兰伸出了白皙的双手慢慢解开玉颈上的亵衣细绳,脱掉遮羞的亵衣,露出被紧紧裹住的那对丰腻雪白的雪

    白双丸。

    张霈只觉入眼处两砣雪白,宛如羊脂白玉,泛着醉人的光华,那胸前的两点嫣红,一如盛开的血色蔷薇,微颤

    颤,娇艳艳的轻轻抖动着。

    萧雅兰单手抱住**,轻盈地一个转身,背转娇躯,将一个香气微醺的雪臀正对着男人贪婪的视线。

    她身上线条柔美,粉背光洁入玉,雪肤里透出一层淡淡的胭脂之色,她款款地摇荡着丰满肥硕的雪臀,娇躯慢

    慢轻轻扭摆,素手下探,将最后遮羞的短裤也褪了下来。

    俏美人再次回转身来,一只手掩在**,不过却羞涩的移开了遮住胸前春色的手臂,让张霈的眼睛大吃冰

    淇淋,两条浑圆修长的**缓缓羞闭着,但好色男人灼热的双眼仍然窥见了那诱人的臀沟风光,春露润浸的美妙之

    处萋萋芳草顽强的冒出头来。

    萧雅兰走到张霈身旁,后者以看猎物的眼光瞧着她道:“娘子,白天你侍候为夫,晚上为夫侍侯你。”

    只要是女人,在那种情况下,都应知道男人向她说“侍候”的意思。

    萧雅兰躯体发软,倒入张霈怀里,热烈的渴望着被男人侵犯,被男人占有。

    张霈用手轻轻抬起萧雅兰圆润巧俏的下颌,看、着她火烧般赤红的俏脸,轻吻一口后道:“囡囡,让我带你到

    天堂去。”

    两人均是情动已极,张霈紧紧地搂住了萧雅兰不堪一握的盈盈纤腰,将她丰满惹火的娇躯使劲搂入怀里,结实

    的胸肌顶着她胸前两团硕大的软肉,蚀骨的**如电流般传了过来,电得张霈浑身一颤。

    感受着心爱男人坚硬如铁的胸肌,强烈的被征服感笼罩着萧雅兰的心,她燥热的娇躯逐更加火热,粉脸潮红,

    媚眼迷离,鼻呼急促

    身体再次进入萧雅兰紧窄温润的秘处,张霈忍不住发出一声畅快的哼声,为了表示对她的歉意,好色男人马力

    全开,飞快的挺动抽送,让袭卷而致的高氵朝弥补自己刚才恶劣的玩笑。

    激情的爱火在两人身体里狂烧不止,渐成燎原之式,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娇吟,回荡在充满**气息的凉亭

    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