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仙女VS魔女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杜玉妍玉容微沉,浑身上下透出一阵强似一阵催人欲毙的寒意,那发自情人眼里出西施,到了张霈这里就是色狼眼中出美女,这漂亮姐姐他是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心中将她和自己认识的众女比较了一番,没想到结果却是漂亮姐姐竟然比萧雅兰和单家母女更美,乖乖,这还让不让人活了,美貌无双,武功高强,想来智慧也差不到哪里去,整个一倾国倾城级的祸水。

    一方白纱蒙面的杜玉妍遗世孤立般站在庭院之中,浑身上下散发出恐惧的骇人杀气,地上残花落叶被她身上杀气所激,慢慢飘荡升空,浮于半空,诡异而美丽。

    “今日之事与你慈航静斋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想和言仙子动手,言仙子刚才的花我倒要奉还与你,你不要逼我动手才是。”说到后来,杜玉妍整个人变得森冷无比,杀气滚滚如潮,雷霆一击,蓄势待发。

    言仙子没有多大反应,那模样要多像仙子就有多像仙子,但是张霈反应可大了,不能置信的将“慈航静斋”几个字低声重复了几遍,再连系到对方姓言,难道她是言静庵

    “漂亮姐姐,难道你就是慈航静斋的斋主言静庵”张霈心中那个激动啊简直不能用语言形容了。

    这个时代没有人比张霈更清楚言静庵的魅力有多大了,庞斑为了她退隐江湖二十载,厉若海为了她对天下女人不屑一顾,专致武道,烈震北将她引为人生惟一的知己,朱元璋更是修书于她,表明自己为了她愿意放弃皇位

    光是想想就觉得恐怖,如此丰功伟绩,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张霈浑身不能抑制的轻轻颤抖起来,若是能虏获言静庵的芳心,那份成就感足绝对不逊于破碎虚空,不过想到庞斑曾有秦梦瑶和斩冰云二女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言静庵之言,好色男人心中不禁又有些泄气,这玩游戏的人都知道,终极boss都是放在最后打的,嗯,现在还是先从比较实际的目标出发比较好。

    言静庵云淡风轻的看了张霈一眼,眼神沉静安详,心湖古井不波,轻抬莲足,踩着遍地残叶落花缓缓跨出,体态轻盈如风,没有丝毫声息的走到张霈身前,挡在他与杜玉妍之间。

    张霈脸上挂着灿烂笑容,口无遮拦道:“漂亮姐姐,你不说话可就是承认了,那我以后叫你静庵好不好”

    言静庵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杜玉妍却忍不住笑了起来,柔声道:“我的好弟弟,言仙子可不比姐姐,你这样叫她,她可是会生气的。”

    娇声嫩语仿如似火骄阳下清凉的晨风,令人醉而忘忧,轻言浅笑,媚态横生,百炼钢也要化成绕指柔,刚才喊打喊杀那种令人惊栗的寒意,刹那之间便在这温柔的笑语中轻轻去了,不留一丝痕迹。

    “好弟弟嘴里叫的那么亲热,手底下却是一点也不留情,不过你如果现在肯在静庵面前向我赔个礼认个错,那我就既往不咎,原谅你。”张霈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在知道观音大世派了慈航静斋的斋主前来搭救自己时,他算是彻底放心了,生命安全有了保障,好色男人说话已经开始不经过大脑了,好整以暇道:“静庵不会怪我的,就算她怪我,也不会像姐姐那样要杀我。”

    偷偷看了言静庵清丽得不着一丝人间烟火的侧脸一眼,张霈笑眯眯道:“我说静庵啊,这杜姐姐武功厉害,小弟是帮不上忙了,你自己可要小心一点。”

    言静庵见张霈静庵静庵越叫越顺当,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那是一种很特别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

    慈航静斋最高明的功夫是四大奇书之一的剑典,而剑典记载最高深的武学则是“剑心通明”,言静庵虽没能达到“无念胜有念,无迹胜有迹”的剑心通明之境,但禅功道境也是无比精深,瞬间抑制住了少有的情绪波动,好似风过不留痕。

    杜玉妍见言静庵护在张霈身前,一动不动,明显是不会退却,而她也不是息事宁人的主,这一战势必不可避免。

    杜玉妍双眼沉幽如寒潭,沉声冷语道:“既然言仙子不肯罢手,就让我领教仙子高明了。”

    言静庵暗运玄门心法,美眸流转着彩色光芒,淡淡道:“杜门主这是何苦”

    “多说无益,咱们手底下见真章。”语毕,杜玉妍双眸射出冰冷的寒茫,身如乳燕穿云,纤纤玉手轻舒,变化出百千道虚幻光影,每道光影都绚烂夺目,宛如一个不住烁闪的光球般朝言静庵刺去,如此武技,足以笑傲江湖。

    言静庵衣饰素淡雅丽,迎风而立,完美清艳的五官就像是用冰雕玉琢一般,浑身透出似近实远,遗世独立的孤傲味道,如藕莲臂后发先至,瞬息间便连接了杜玉妍七掌,两爪,五拳,四指

    慈航静斋自古以来守护中原文明的代表宗派,此派除了框扶正义、导正世局之外、还着重上窥天道的修行,每逢乱世均慈航静斋就会派遣门下最杰出的女弟子协助所选定的“真命天子”统一天下,言静庵正是慧眼如炬,在群雄争霸种选择了朱元璋,最终光复了汉人江山。

    阴葵派是魔门两派之一,是论道的失败者,与慈航的静斋争斗负多胜少,阴后杜玉妍不世奇葩,志在一统两派六道,一心光复圣门。

    慈航静斋与阴葵派之争是正邪之争,言静庵和杜玉妍之战,是仙女和魔女之战。

    震响过后,杜玉妍后退半步,面色苍白如雪,甚至连她小巧樱唇都苍白失了血色,言静庵仍是立于张霈身前,仿佛未曾动过,功力明显胜杜玉妍半筹。

    杜玉妍输了半招,心中羞怒,皓腕翻转,纤手种却多出了一把荧光荧荧的秋水宝剑,这到底是如何变出来的,请原谅我用变这个字,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掏出这么长一个大家伙的。

    张霈看的眼珠子都差点蹦出来了,杜玉妍难道是魔术班出身看来以后和她上床的时候可得先把她扒光了,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二十分的警惕,不然一不小心,断送了小弟弟,如何对得起自己一大堆老婆。

    杜玉妍再次娇叱一声,身法迅如鬼魂魅影,手中宝剑透出森森寒气,快似天际流星,瞬间罩住了言静庵身周三尺的空间。

    言静庵玉容不惊,适时而动,插在地上的飞翼剑无声地到了她的手中,剑锋如雪,斜指前方。

    双剑交击,火花四溅。

    杜玉妍一剑落空,心神反被言静庵锁定,飞翼剑快如闪电,划破虚空,向她迎面而去,森冷的寒意让站在不远处的张霈也打了一个冷颤。

    张霈看的大摇其头,自己敌不过杜玉妍,杜玉妍又不是言静庵的对手,那自己和言静庵之间岂不是唉,张霈突然想吟诗,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讲春水向东流。

    两女均是惊才绝艳之辈,眨眼之间双剑亲密接触达百次之多,叮当之声连绵不绝,诡异的是相斗百余招竟无一招使完,往往是一招刚刚使出,招至半途,便被对手化去,不得不变招再战。

    慈航静斋和阴葵派争斗了数百年,大战小战无数,今日为了一个张霈二大打出手,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言静庵和杜玉妍打的热火朝天,娇喘吁吁,香汗连连,张霈在一旁看的却是津津有味。

    尽管和两女都不熟,但不熟并不能阻碍男人的本性和色狼的本能,张霈看的那叫一个过瘾,他一直坚持认为自己是纯洁的,至少心灵是,他的眼神是集欣赏、品评、赞美为一身,而且他可以向发誓,他的眼神中绝对是“艺术”成分居多。

    手心手背都是肉,伤了哪个都不好,伤了哪个张霈都心疼,张嘴想叫“卡”,可是为数不多的自知之明告诉他,自己的男人魅力还没有大到能够动摇二女心智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