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强奸仙子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耳中传来言静庵檀口刻意压制的娇吟浪喘,张霈感觉心底有什么东西在剧烈膨胀,身体仿佛要炸开了,喉间响起低沉的嘶吼,深邃的赤色眼眸透出对肉欲的强烈渴望。

    **熏心的张霈温柔不再,动作粗野而狂暴,猛然将言静庵扑倒在地,强横地顶开两条笔挺修直的美腿,伸手乱撕乱扯。

    “嗤啦”之声响起,言静庵半边素服被张霈粗暴的撕裂开开,露出隐藏其中的浓浓春色。

    好色男人完成了无数狼友心中不可能完成的神圣任务,原本只打算推到秦梦瑶,没想到竟鬼使神差的有幸放翻了言静庵,看来人果然要多做好事,好人有好“抱”嘛

    苍天啊,大地啊领,若世间真有神灵,估计第一个挨雷劈的就是这色胚。

    张霈鼻腔中呼着白乎乎的粗气,眼睛盯着身下惊慌无助的绝色小羔羊,伸手将她那掩住酥胸的白色亵衣一并扯下,仍在地上。

    若是遇着平日的张霈,这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私人珍藏,如今的他却没有那个心思,随着“嗒”的一声,白色细绳断开,亵衣离体飘落,刹那间,两只绝世美乳弹跃而出,鼓胀巍颤的在男人眼前摇晃动荡,晃荡出无比迷人乳波肉浪。

    言静庵红嫩嫩的小嘴发出一声哀婉欲绝的惊呼,拚命摇着臻首,无奈身无内力,手腿并施也挣脱不了,越是挣扎,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越多,须臾,香汗淋淋,娇嫩肌肤浮出美艳的嫣红。

    看到言静庵裸露出的雪白嫩肉,丰盈高耸上的两点嫣红,张霈眼中的赤色越来越浓,内心深处的**火焰渐成燎原之势。

    不顾言静庵的声嘶力竭的反抗,张霈双手如盖,覆在她冰堆雪彻的白嫩酥乳上,粗狂的肆虐揉搓起来,接着俯身一头扎入一对丰挺雪峰挤出的深深玉沟,急躁而粗莽地吸吮舔砥,灼热的气息将雪峰炽成了绯色。

    “嘤咛”一声,言静庵娇躯急颤,使劲猛扭腰肢,结实秀美的双腿更是用力蹬踏在空处,想要脱出狼口,可是一阵浓烈之极的男儿气息却使她头晕目眩,挣扎无力。

    过了好长时间,张霈方才啧啧有声的放过满是斑斑殷红和湿痕的玉峰,征服者继续驰骋疆场,开疆裂土,嘴唇贴着言静庵娇嫩的雪肤缓缓下移,舌唇口鼻喷出灼灼热气,在美人儿面色坨红的颤栗之时,滑过高山平原,来到美丽的肚脐,同时开始用力扯她腰间罗带。

    言静庵娇喘吁吁,仿佛胸口压了一座大山,还是会喷火那种。

    混散在四周空气中的绯色香气越来越浓郁,微颤颤的高耸双峰在淫糜气息的刺激下愈发饱胀,看着整个压躺在自己娇躯上,不住蹂躏着自己雪白**的张霈,言静庵的眼神突然变得异常冷静清澈。

    欲火狂烧的张霈只顾侵犯言静庵毫无反抗之力的身体,发泄原始的**,并没有束缚她的双手,失去了内力的言静庵只是一个身娇力弱的寻常女子,粉拳秀腿难伤张霈分毫。

    如果言静庵真的被压制的动弹不得,张霈或会觉得少了许多乐趣,男人不都好这口吗

    言静庵双眼沉冷仿若万年不化的溟河玄冰,避开张霈燃烧着欲火的赤瞳,双手各自摆出一个优美而曼妙的手势,芳唇中梦呓般吐出几个清越的梵文。

    “唵萨缚婆缚输驮萨缚达磨萨缚婆缚输度唅,归命自性清净一切法自性清净我”言静庵柔美丰润的唇瓣快速颤动,一句句佛门真言梵唱脱口而出。

    神、魂、魄三秘相合,色、受、想、行、识五蕴相生,字字若轰雷霹雳,张霈闻之全身震颤不止,眼中闪过茫然无措之色,双手停止了侵犯的动作,失了魂般跌坐在地。

    言静庵眼神柔和安详,绯红俏脸忽地变得止水不波地平静,然后像被投下一块小石投惹起一个涟漪,逐渐扩大,化成嘴角逸出的一丝动人至不能言传,超然于任何俗念妄想的飘然笑意。

    失神的张霈与言静庵的眼神一触,心中立时涌起滔天巨浪,震骇、惊惧、吓恐,炽天焚地的欲火海绵吸水般急速消失。

    这究竟是什么古怪功法,难道是仙法不成

    言静庵为了化解张霈侵犯,在关键使出了佛门玄功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所记载的无上绝学“占花微笑”保住自己清白,由于整个施法过程,不能出错或中途打断,否则将前功尽弃,施展起来实属不易。

    严格来说“占花微笑”不是武功,而是一种精神攻击,和萧峰的“魔相淫魂”差不多,只是一正一邪而已。

    其实武功哪里分什么正邪,用之行善则为正,用之为恶则为邪,用张霈的话来说就是凡与我为敌者,均是邪恶的。

    对于精深攻击张霈完全是外行,虽有前车之鉴,如今仍着了道,不过若是换了有欧冶静怡在,有她相助,吃苦的可就是施术的人了,萧峰就是例子。

    为了放松张霈的警惕,言静庵不得不利用好色男人对自己身体的贪欲迷恋,趁他分神,没有防备的时候一举制服他。

    张霈被佛门最高心法化去了尘世欲念,可是却化不去白蛇淫性,双瞳隐隐泛红,面无血色,脸上一副迷茫、无助、徘徊、挣扎混合交织的痛苦神情,神经绷的像轻触即断的弦,表面平静,实则内心深处如惊涛骇浪一般,天人交战,在**与理智中激烈的挣搏。

    身怀魔种的韩柏在秦梦瑶施展此术的时候也被收拾得服服帖帖,凶焰全消,可是张霈的情况却有所不同,魔种虽然稀罕,但庞斑身上也有,魔门历代更不知有多少人练成,而异种白蛇致淫之性却是世间无双,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玄门佛功将张霈的精神被送往一个妙不可言的层次,尘念全消,仿佛进了天堂,白蛇淫性又将张霈拉到一个无法无天的地域,欲火熊熊,好似身居魔域。

    张霈被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痛苦不堪,有口难言,嘴唇颤颤嗦嗦,如果有人会读唇语的话,就能知道他说的是:天妒英才,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杜玉妍将一切看在眼中,虽然不知其中关窍,但见张霈浑浑噩噩,失魂落魄的样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当下不顾伤势和赤身**的羞人模样,顺手拾起脚边飞翼剑,手起剑出。

    扭腰挺胸,触目心醉。

    抬腿跨步,入眼魂迷。

    在那每次莲足的开阖张闭中,那使人血脉喷张、春光隐隐的桃源**亦春光乍泄,但见芳草菲菲,雪阜如脂,而明晃晃的飞翼剑却正急速向张霈刺去。

    张霈对当胸刺来的飞翼剑全无闪避之意,电光火石之间,锋锐无匹的剑尖已近在眼前。

    杜玉妍含恨出手,绝不容情,内劲暗运,寒光凛冽,剑气刺骨生疼。

    迷迷糊糊的张霈被无形剑气所惊,神智未复,身体却本能的做出反应,陡然向旁一闪,长剑略偏,却是没能全部避过。

    杜玉妍皓腕稳如磐石,“嗤”的一声轻响,飞翼剑已从张霈左臂滑过。

    一串艳红飙射而出,在清冷的月光下舞成一道瑰丽梦幻的血虹。

    张霈左臂鲜血有如泉涌,汩汩流出,他神情木然伸手按住伤口,艰难的站稳脚步,身子摇摇欲坠,形如醉酒。

    言静庵没有想到会有此变,欲救无从,同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施展“占花微笑”虽不需要内力,但异常消耗精神力,人去楼空的她正抓紧世间恢复功力。

    好在张霈伤势并不致命,言静庵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仿佛放下了一块压在心头的巨石。

    自己为什么会担心这个差点侵犯了自己清白的好色之徒他是生是死与我何干言静庵芳心惑乱,不愿深究细想。

    杜玉妍并非见好就收的主,赶尽杀绝才是她的作风,张霈未死,她绝对不会罢手,不过为何现在刺了一剑,便无下文

    张霈茫然的抬起头来,毫无生气的无神双眸渐渐恢复了往昔的凌厉,寒茫如电,而那一闪而逝的光芒是杜玉妍绝不愿见的暴戾杀气。

    杜玉妍静立在张霈身前,勾人魂魄的凄迷眼神仿佛能激发人内在的**,一对硕大饱满的雪白玉峰高高挺耸,纤细蛮腰盈盈款款,丰挺雪臀部高翘浑圆,修长的美腿浑圆如玉,挺秀卓然。

    利用肌肉的收缩闭合了臂上的伤口,止住血势,张霈全身突然爆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宛如地狱中的催命鼓,一记记敲在杜玉妍不堪重负心间。

    刚才张霈亵玩言静庵之际,杜玉妍便偷偷凝聚内力,虽成效不大,却也约摸能使出平时三层功力,遂抢先出手,先发制人。

    纤纤玉指中所握的飞翼剑如幻彩飞霞,绚烂幻变的耀眼光芒闪烁不定,杜玉妍身法飘渺,如鬼似魅,剑势端正,轻灵写意。

    此情此景,像剑舞多过舞剑,剑招华丽,言语无法诉其柔美,偏又暗藏玄奥,威力强大。

    剑如随风芳草,娇似芬芳、艳比秋霞,张霈阴冷的目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杜玉妍美丽的身躯,仿佛那才是天地间最美丽的色彩。

    片刻之后,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密密的汗珠,在月光的辉映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杜玉妍知道正面进攻根本不是张霈对手,遂利用剑舞吸引他的注意力,欲一击杀之,连言静庵为了使张霈分神都“矫揉造作”一番,为了杀死张霈,这点小小牺牲,还是值得的,她已经不打算用秘法吸收张霈内力了,因为如今看来,这根本是“妄想”。

    张霈不动如渊,动则身如猛虎下山,逐渐消失又倏然出现的身影不啻于一个暗夜幽灵,一招退敌,干脆利落。

    一声娇呼,在杜玉妍剑势最圣的一刻,张霈悍然出手,不过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毕竟对方如今只能使出三层功力。

    只见杜玉妍飞翼剑拄地才勉强稳住娇躯,急喘吟吟,俏脸红霞如火,配着**肌肤映着微微月光的汗珠,好似东方的维纳斯女神,娇媚可人。

    不过,全依仗张霈好色的本性和最后一丝清明,才没有做出辣手摧花的事来,否则杜玉妍早已香魂袅袅了。

    杜玉妍被张霈燃烧着沸腾兽欲的眼神看的全身发冷,激怒攻心,樱唇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言静庵心叫不妙,“占花微笑”被杜玉妍这么一闹,佛法威力大幅度消退。

    窥准张霈将注意力全放在杜玉妍身上的时候,言静庵终于一声娇叱,施展身法,将凝于指尖的暗劲绵内力,陡然朝着张霈眉心刺去。

    言静庵这一指威力极其有限,但所选之位置却是人体要穴,力之所至,法到之处,顿如提灌灌顶,冰水淋身,令人恢复清明。

    孰知这画蛇添足的一击竟激起了张霈体内更大的欲念反噬,眼中迷蒙的赤色光芒突然变得粘稠如脂,浓浆般难以化开,全身更是爆出丝丝噼啪作响的凛冽电劲。

    言静庵虽惊不乱,默运玄门气功,玉葱般圆润的纤指又戳在张霈胸前的膻中穴。

    张霈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他体内本已吸收了过多的内力,如今再次被迫中奖,苦楚难当,苦痛更大的激发了狂炽的欲念。

    言静庵终于色变,俏颜血色全无,张霈一声虎喉,一把擒住言静庵的手腕,皓腕立刻被抓出五根殷红印记,恐怖骇人。

    手腕传来痛彻心肺的炸裂感觉,言静庵闷哼一声,刚才勉力一击使得本已虚弱的身子愈加乏力欲坠。

    张霈大手一挥,松开五指,毫无怜香之心,惜玉之情的将言静庵重重地摔到地上,晶莹白皙的双峰感受到男人身上比夜风还冰寒的凉意,紧缩着向上挺起。

    **和本能使得张霈化身成人形凶器,头晕如铅,烦躁狂暴,全然失了往昔柔情。

    言静庵给摔得狼狈不堪,花容失色,胆颤心惊,捂着痛处,泪眼婆娑。

    娇躯蜷缩,原本惊心动魄的线条愈发曲扭得诱人欲狂,失了亵衣的束缚,从敞开的衣襟望进去,玉峰浑圆挺翘,蓓蕾不顾主人反对的固执的挺立着,一双如玉如脂的美腿从掀翻的群摆下泄露出来。

    张霈怔怔地盯着言静庵和杜玉妍看了半晌,胸膛震响如雷,赤色双瞳射出浑浊迷乱的红芒妖光。

    听见风箱拉扯般越来越渐粗急的呼吸声,言静庵骇然发现张霈那可怕的目光不再看向杜玉妍,而是死死地盯在自己身上。

    看着张霈的眼睛,眼睛庵忽然有了好象自己是被一条蛇盯住的青蛙的感觉,意识到好色男人想干什么,她慌忙咬牙强撑着虚弱的身子,收拢双臂,挡住胸前醉人春色。

    纤细的小手根本遮不住言静庵丰圆翘挺的雪峰,而正气凛然的眼神,毅然不惧的神情更是激起了张霈征服她的强烈**。

    心智迷失在滔天欲念中的张霈纵身扑到言静庵身上,挣拒捶打,撕咬踢踹,为了保住清白,高高在上的慈航静斋言仙子用尽了一切能用的办法。

    张霈体内不但充斥着快要爆炸的欲火,心底更有一个残暴的声音在狂呼着,剥光她,奸了她,蹂躏她,把她玩的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