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魔欲双娇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由于处女膜弹性韧性的不同,当被插入时,处女膜被外力作用而破裂,会出现疼痛和出血,但每个人疼痛和出血的情况却不一样。据调查,感到隐隐作痛者约占27,有强烈疼痛者占60,不感到疼痛者占12,感觉痛彻心扉,痛到无法忍受的有1至于生育的痛苦,这实在不是笔墨所能尽述。

    言静庵恰好属于那世间少有的1,一声欲绝哀婉的悸啼自檀口溢出,身体宛如被整个贯穿撕裂,自忆事起,她还从未经历过如此可怕的事。

    言静庵绝艳的俏脸因为过分痛楚而扭曲了,她的香唇大张,喉腔却发不出丝毫声音,她的双臂徒劳地推着张霈,随着他刚才猛烈的一击,言静庵痛苦地抓紧了他的后背,纤纤十指在他的背后划出一道道血痕。

    “啊,我,怎么会这样我在做什么”张霈心中邪欲似乎消退了不少,尽管双眼殷赤如血,可是眼中透射出的邪魅目光终有了一丝清明。

    由于初次交合,又虽然前戏充足,花径润湿,可是言静庵的妙处幽谷仍显得窄紧如箍,张霈粗大的滚烫被玉人那处子狭缩的花道死死挤压困围着,举步为艰。

    “不要痛好痛”言静庵浑圆修长的**被迫扩分开来,原本的粉红娇嫩因膨胀充血,而被艳丽的深红所取代。

    “你,不不要快出去”言静庵感觉脑中茫然混乱,身体彷佛被生生撕成了无数散裂的碎瓣,颤抖的屈曲着修长柔美的大腿,费力的胡登乱踏,收腹缩股,纤嫩柔美的小手死命地抵住张霈坚实火热的胸膛,使劲全力向外推开,试图减缓痛楚。

    如云秀发紊乱的披散在圣洁妩媚的娇颜,高耸白皙的酥胸,星眸朦胧,泪珠盈眶,带雨梨花般惜弱楚楚。

    在与言静庵玉体合二为一的时候,肆虐狂躁的张霈被她体内传来的一股清凉凛然之气所惊醒,使他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暂时解脱出来,入眼的是身下美人含泪忍痛的神情,尽管身体的冲动仍然强烈到不可遏制,但这一刻,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刚才的横蛮举动给心灵如蕙草芬芳,品质似纨素洁白的言静庵娇嫩粉腻的幽谷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张霈双瞳朦胧迷离,眼中原本清明的世界变得模糊混乱,似真似幻,俯身在言静庵玉颊轻轻一吻,温柔地舔干了她玉颊上的泪痕和额间香汗,接着深情的吻住她那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芳唇。

    张霈用自已火热的双唇紧紧地吻住她,言静庵的柔唇是那么的嫩软丰润,芬芳袭人,令他深深地沉醉。

    言静庵的唇清凉而柔软,张霈的舌尖不费吹灰之力便顶开了她的贝齿,挑拨着她那香滑的小舌,贪婪地吮吸着她口中甘美的津液,品尝着这香甜的美味。身体的剧痛使得言静庵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为了减缓身体的痛楚,言静庵娇躯微颤,紧闭星眸,浑身发软发热,几欲窒息昏迷,若真的能选择昏厥,那言静庵绝对不会犹豫,可是那寸寸而裂的痛楚却将她一次次拉回痛苦的现实,只能依回应男人的激吻,来舒缓身体的痛楚。

    良久,唇分。

    高涨的生理**和理智人性再次剧烈争斗起来,张霈不忍心再让佳人受苦,尽管那湿滑暖热的美妙之处似在缓缓收束蠕动。

    张霈好似一只在无边欲海中苦苦挣扎的欲兽,既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兽**望而让身下玉人受到伤害,又难以抑制身体最原始的冲动和**。

    这钟天地之灵秀的美女将成为他最爱的娇妻,按照张霈的爱情观,女人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疼的。

    尽管无比贪恋难不舍,张霈还是毅然决然的不进反退,硬生生地将自己火热的逐渐往外退出,动作既轻且柔,动作比拆弹专家排雷还缓慢,可只是稍微略动一分,言静庵却痛得娇躯抽颤,痛不欲生。

    随着张霈慢慢退离,大量黏腻花蜜杂着丝丝红艳从言静庵美丽**间羞人流了出来,这嫣红触目,好似娇艳绮丽的雪梅般盈润欲滴的艳丽正是玉洁冰清的仙子珍贵圣洁的处子落红。

    春色无边林欲静,落红满地玉人啼。

    张霈不敢乱动,片刻之后,言静庵脸色越发绯红,痛楚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奇感觉,令她生出分开双腿的羞耻感觉,再忆及方才浑然忘我的**一吻,芳心羞泣。

    “不要这是怎么了我,我不要这样”言静庵惊觉自己娇嫩的花芯深处,好像被蜂戏蝶舞,鱼跃虫游,稍触即离,说不出的空虚难受。

    张霈看着身下面红耳赤,凄美羞怯的娇颜,苦苦控制着的冲动,似涩又腻的柔软甬道内没有一丝空隙,浪涛般袭卷而来的美妙快慰令得他几乎疯狂。

    这样苦苦吊悬在半空也不是办法,张霈突然猛的挺腰发力,一插到底,深达花芯。

    “不要,痛啊我不要”言静庵噙泪哭喊,可是声音中却有着一丝撩魂荡魄的快美,这勾人的声儿竟和杜玉妍有七分相似。

    张霈不暇细想,长痛不如短痛,这关迟早是要过的,再次被**遮蒙双眼的好色男人身体力行地动作起来。

    张霈紧紧抱着香汗淋漓的言美人,俯身痛吻言静庵润湿的娇嫩双唇,同时将她洁白润滑的双腿缓缓分开,激烈地抽耸,尽情驰骋。

    强烈的痛楚夹杂着丝丝快感冲击着言静庵原本玉洁冰清的玉女芳心,张霈火热**冲破了秘道里所有的障碍,直接狠狠地撞击在言美人鲜嫩的花蕾上。

    曲径未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张霈不再压抑自己的**,挺动,言静庵娇啼一声,不知给他顶在哪儿,上体倏然弓起,既酸且美,骤然蜜液潺潺,浑身发软,双腿紧紧夹在男儿腰间。

    张霈不断疯狂,言静庵颤颤娇嘤,**初承,不堪征伐,浑身痉挛般急促抖颤,一道灼热春浆自玉宫深处急涌而出

    浩然浑厚的玄气内息如飞瀑千丈,滔滔滚滚,直泻而下,张霈顿时被送入一个神妙的境界,似乎能洞悉天地玄机,心中所思所感具不能详叙细述,玄之又玄。

    只听空中传来一阵如同炒蚕豆的声响,却是响自张霈浑身骨骼,浑身肌肤仿红的好似燃烧的金色火焰,形成一道闪动着金色光华的气壁,随着吸收的处子元阴越聚越多,真气在体内流动的也越走越快,身体外侧那股金色的气壁越来越厚,围绕在他们两人的身边,随着金光渐白,竟包裹着他们的身体腾空浮起尺许,震骇莫名。

    两人阴阳交合,张霈在生死危机关头突破的第八重天魔气再次蜕变演化,冲破第九重的高原,跨入第十重之境,如今他的“天魔金身”已非一现昙花,倏绽即谢,而是天高任鸟飞,海阔由鱼跃,能在争斗杀伐中畅然使用。

    练成“天魔金身”的张霈此时才算真的跨入绝世武学“天魔功”的大门,真正的“天魔功”一共有九种境界,称为“天魔九变”,要求修习者身怀九重天魔气,从第十重天魔气开始,一重天魔气修习一变。

    天魔九变,每一变都有神妙莫测之威,若能完全修成,那就已达惊天撼地,破碎虚空的境界,除了魔门之祖“天魔”苍璩以外,历代魔门中人最高也才达到七变。

    武后的师傅,魔门不世圣女一代奇女子阴后绾绾曾是天魔气大成的绝世武学天才,着徐子陵“长生决”长生真气之助,将天魔气练到了至高的第十八重境界,但遗憾的是她只修练了天魔功,而没有修习天魔九变。

    所以,张霈是魔门有史以来第二个修练天魔九变的人,最令人讽刺的是修练魔门至高无上的绝世武功却在慈航静斋斋主的处女元阴帮衬下得以开始,这不得不说天意难测,造化弄人。

    张霈和处子之身,自幼修练玄门真气的慈航静斋入世传人言静庵,男欢女合,正是水融,龙虎交媾,宝贵的处子真阴使他的天魔功更深一重,同样的道理在杜玉妍身上也是如此。

    直到张霈化尽美人儿流泄而出的所有真阴玉液,他们的身体才缓缓落回地面,而这惊骇的一幕两人均没有察觉。

    言静庵瘫软在张霈怀中,娇喘吁吁,檀口柔弱低哼,清澈如水的明眸被一层雨雾笼罩,凄美朦胧的令人心碎。

    阵阵透明粘液稠汁使她股间浸润的狼籍不堪,晶莹剔透的花蜜糊满了下腹,萋萋芳草柔顺地贴在滑腻的肌肤上,散发着淫糜的光彩。

    此时张霈的神智处在半晕半醒之间,心中暗忖机缘巧合之下,糊里糊涂把言静庵给办了,如今米已成炊,木已成舟,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福兮祸之栖,祸兮福之所伏。

    俗话有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事张霈绝不后悔,就算重来一次,结果仍不会改变。

    张霈低头凝视着在他身下婉转承欢,高氵朝泄身的女子,一看之下,竟惊得说不出话来

    身下共赴巫山**的美人儿哪里是清雅如仙的言静庵,分明是艳绝人寰的杜玉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一切都是做梦不成张霈的大脑彻底混乱了,若是梦境,这梦也太真实了,真实到让人不愿意清醒,只盼求永远不要醒来才好。

    杜玉妍玉颊绯红生晕,娇躯酥软酸麻,神情娇羞带怯,媚眼如丝,春意盈盈,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横成玉体犹如芙蓉出水、绝美娇艳、修长雪滑的纤美**欲闭不能。

    张霈感觉脑筋越来越迟钝,眼中迷茫之色再起波澜,分不清正和自己保持着最亲密接触的女子到底是言静庵还是杜玉妍,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继续投入新的战斗,仍留在佳人体内的分身快速涨大,狂抽猛送,没过多久,乳浆乍迸

    “啊”杜玉妍在沉溺**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娇啼婉转、如痴如醉,迎来了人生极乐,魂儿飘飘欲仙。

    人身三宝精、气、神,但在精气神三者之间,精是生命的基础,因为“精盈则气盛,气盛则神全”,阴精是女子最宝贵之物,阴葵派本有锁阴秘术,奈何此时全无内力,空有神兵利刃,却无法以之御敌,珍贵阴精一泄再泄

    张霈越战越强,勇不可挡,大起大落,撞得杜玉妍双眼迷离,急促娇啼,欲仙欲死,一双雪腿高高地翘在半空。

    美人儿再次花开花谢,花蕊绽放,丢了身子,张霈直爽的龇牙咧嘴,浑身哆嗦,不过这时他朦胧双瞳中媚惑妖艳的杜玉妍再次变回了清纯圣洁的言静庵

    张霈只觉言静庵天仙般的姿容和杜玉妍魔女般的俏颜交替在自己眼中出现,分不清辩不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支撑不住,虎喉一声,狂炽**熔岩地火般爆发喷薄而出,脑袋一歪,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