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生得意需尽欢,张霈把话是理解到骨子里去了,他马力全开,埋头苦干,只顾着自个儿风流快活,压根忘了注意“影响”。

    那时而缠绵悱恻,时而跌宕起伏,时而婉转悠长,时而娇急促绵的欢爱呻吟,在房间中激荡回响,接着被一股诡异莫名的气劲送出很远很远。

    在**的过程中,女子常常会发出不同程度的呻吟声或叫喊声,形式多种多样,有的人会发出一种不间断的呻吟,有的人形容像莺鸣,也有人形容像忍受折磨或痛苦,**过程中的这种情不自禁的声音,应该说是不好用语言来表述的,多数用“哎哎、哎哟、呀呀、哎哟、嗯嗯、嗯哼、啊哈”等等短语轻呻短吟来表达性感受。

    它既可以煽起男女在交欢中的炽烈激情,也可以破坏双方的强烈“性”趣,张霈没有研究过女人,但他清楚的记得有次放假住兄弟家里,晚上听着隔壁那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和女朋友整晚肉搏时惊天动地的声响,恩,那经历只能用终身难忘来形容。

    在进入单疏影身际体的瞬间,好色男人没有忘记张开天魔场,不过却不单为了束住可以掀翻半个别宛的声,而是为了将束住的声音有针对性的送入正对面的房间。

    小腹亲密接触发出的“啪啪”声音,男人粗重的喘息,女人妩媚的呻吟,一声不落的传入对面相隔十丈的一间静雅房舍里,整夜都辗转难眠的单婉儿耳中。

    ,一般认为它是一种**的发声,也就是“性音”或“性声”,在变态方面堪称世界之冠,连美国人都瞠呼其后,望尘莫及的人用“得意的哭泣”或“感到满足的呻吟”等来表达。

    对于这种叫声,广大男性同胞都是举双手双脚表示自觉坚定而不移的支持态度,并以声音的大小来作为女性兴奋程度或快感的判断标准,对于这种呻吟声表示反感的男性极少,连太监都喜欢听女人,不喜欢听的估计就是断背之流了。

    试想一下,如果你嘿咻嘿咻的苦干不休,而对方却一声不吭,一点表示也没有,岂非无趣得紧

    单婉儿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丝绸外衫,遮蔽着自己柔美娇嫩的绝美**,两只肥硕圆滚的粉乳挺耸饱实,两点傲人的嫣红高高突起,受到亵衣勒紧束缚住的丰满玉峰不甘的被紧紧收拢,挤出一道无比诱人的深邃乳沟,随着她略渐急促的呼吸,微颤颤,晃悠悠,乳浪翻涌。

    白色的亵裤,轻柔的覆在她丰满的娇躯上,掩蔽住最令人神往的美妙春景,隐约可见一抹幽黑,衬着雪白的肌肤,真是描不尽的绮丽春色,绘不出的勾魂荡魄,引人欲狂。

    这打扮若是被张霈看见,估计他又要抱怨单婉儿引他犯罪了。

    单婉儿光洁柔嫩的玉背粉脊贴压在温暖舒适的秀榻之上,床褥锦被不知何时顺着玲珑曲线滑落大半,这一夜,她已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几次翻身了

    那声声撩人心弦,句句直荡心扉的娇吟浪喘甫一入耳,单婉儿秀美无双的绝世悄颜立时羞的绯红一片,煞是诱人。

    疏影,疏影怎怎能这般放浪形骸她怎能叫的这么大声,这么这么淫荡

    妓女或水性杨花的女人在与男人**时会故意大呼小叫,夸张性地表现自己的性反应,这只不过是她们的一种职业技巧,而非真正产生了性快感。

    但是,并非只有妓女或**荡妇才会风骚浪声地喊叫,品行端正的女性同样会叫出声来,男女在欢爱过程中所以发出呻吟声,完全是在即将来临时所产生的**快感所致,是一种自然感外露的生理反应。

    由此可见普及性知识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张霈这肩担天下美女下半生身幸性福的男人真是任重而道远。

    单婉儿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奇异却并不陌生的感觉,这种感觉混杂了兴奋、娇怯、羞愧,以及一些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复杂情绪。

    如今虽早已过了怀春少女的年龄,但拥有无比傲人身材的单婉儿却清楚的知道张霈深深的爱着她恋着她,这使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欣喜和骄傲感情,明知这样有违道德人论,是不对的,他们是不会有结果的,却仍然深陷其中,醉不愿醒,不能自拔。

    极度复杂的情绪纠缠萦绕,无形中又增加了身体的快感,单婉儿欲情爆发,春心荡漾,只觉得全身火辣辣,激灵灵的发烫发热,湿润润的渗出了丝丝温腻湿滑。

    单婉儿突然娇躯轻颤,一行晶莹冰凉的泪珠已无声的悄然滑落,这冤家是要生生折磨死人家才安生么为什么要这样逼我

    如果每晚都这样听下来,估计单婉儿红杏出墙那是早晚的事张霈这坏人是坏到家了,在上人家闺女的时候,还惦记着丈母娘。

    淫糜之声在耳旁回响不绝,单婉儿全身滚烫,如置火炉,那逐渐攀升的火焰挑起了她深藏体内,压抑许久的春**念。

    脸上的泪痕犹在,但单婉儿已经被欲焰烧的神昏智迷,而她坚强的意志力也渐渐崩溃,取而代之的是自怨自艾的堕落与放纵。

    在迷迷糊糊之中,好似有两只散发着灼热气息的手在自己柔滑如水的**轻轻抚弄,娇宠怜爱,那种酥软酸麻的感觉,比之真正的高氵朝美感也不逞多让。

    外衫倏然滑了下去,单婉儿玉体软酥乏力,娇躯横陈榻上,神情娇羞,欲罢不能。

    时间到底是这么了,为什么一点也没有天亮的样子,在单婉儿辨不着东西,分不清南北的感觉之中,短短一瞬间却仿佛过了几十寒暑般长久。

    单婉儿纤细的玉手不知已在自己身上巡游了几次,起初她还能勉力控制纤手不去碰触身上羞人的位置,但微弱的意志力在耳边亲身女儿越来越激烈高亢的呻吟声中,像春雪遇骄阳般融化殆尽,点滴无存。

    强抑着越发促急的娇喘,单婉儿咬牙不让自己呻吟出声,她知道只要这一声娇呼出口,那就好似默许了涨霈对自己的侵犯一样。

    单是听着单疏影那欲仙欲死的甜音蜜声和张霈粗重的喘息,这刺激却简直比听贵妇偷情、姨娘勾引小厮、岳母色诱女婿这些淫秽话题更让单婉儿春心荡漾,欲焰如潮。

    当她不知何时褪去自己蔽体的亵衣时,两只浑圆丰硕的乳峰傲然弹跳而出,挺颤晃动,并不因为太过饱耸丰满而下垂变形,两颗散发着诱人色泽的粉色蓓蕾是那么娇艳欲滴。

    包裹着的的白色亵裤从一双浑圆修长而又雪白结实的粉嫩大腿轻轻褪离,女性最神秘的妙处立时暴露在微冷的空气中,芳草萋萋,丘山幽谷,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形成一幕极靡丽的景象。

    交欢时的呻吟声就好似催化剂般对于男女双方同享春闺之乐都有无比曼妙刺激的作用,单疏影不断使用短句法而重叠的“感叹词”,使张霈听来像是特别悦耳动听的音乐“伴奏”,情绪振奋,越发卖力,也加快了单婉儿这第三者的来临。

    防线彻底崩溃,单婉儿玉颊娇艳如霞,红通通羞答答,满含春意,性感丰腴的**,不时因小腹窜起的如潮快意,而不自觉的扭动,**间柔腻湿黏。

    耳边含糊不清的哼声好似天籁般缠绵,缠绵的让人魂销魄散,越听越是春情难耐,玉面生霞,凤目虚合的单婉儿左手不由自主地揉搓着胀涨了一圈的**,丰满饱实的**被挤成各种形状,两颗凸起迅速涨大劲挺,右手轻轻滑入双腿间爱抚着湿腻的,银牙暗咬,鼻腔哼出撩人的声息

    淋漓香汗打湿了单婉儿腻滑柔软的**娇躯,她的身体突然剧烈的痉挛起来,檀口发出一声如痴如醉魂魄俱销的呻吟,在这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其实已经不可救药的爱上了涨霈。

    在高氵朝的瞬间,单婉儿感到无比的羞耻,这个时候她脑海中唯一想到的是正和自己女儿交欢的男人,渴望他侵犯自己**。

    芙蓉帐暖,被浪翻滚。

    单疏影紧紧“骑”在张霈身上,在一波强似一波的**欢愉中,配合着心爱男人做着爱做的事儿

    云消雨歇,**声止。

    单疏影娇不胜羞地依偎在心爱男人宽阔的怀抱里,雪白的娇躯还残留着过度欢愉后未曾消散的粉色红晕。

    将通红的俏脸轻轻贴在张霈的胸膛,身心均无限满足的单疏影情深款款地柔声道:“相公,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影儿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

    张霈将单疏影柔若无骨的娇躯往自己怀里挪了挪,任两只丰挺微颤的粉嫩酥乳紧紧挤压着自己健硕的胸膛,微笑着轻声说道:“亲亲宝贝,咱俩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以后啊,相公让你一比一天快乐,一天比一天“性”

    福。”

    单疏影不知张霈话中所指,俏脸上绽开一个温馨甜蜜的笑容,将身体又向他他怀里挤了挤,媚声道:“相公,影儿发现你真的和其他人不同,不管是行事还是说话,你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废话,我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恩人才耶怎么说也是读过大学的知识份子,虽然大学本本已经不值钱了,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坏的没心没肺的张霈心中骚骚暗想道,若是我的行事和说话和古代人一样,怎么泡得到你这么个天仙般的小美人呢

    单疏影俏颜晕红,不笑亦生妍,一对圆挺滑腻的娇胸嫩乳紧紧挤压在一起,中间陷凹出一道能够埋葬男人**的沟壑,顶端两颗娇艳的蓓蕾轻轻摩擦着张霈胸膛的肌肤,本已消退的欲火以更猛更烈,凶不可挡之势再次袭来。

    单疏影与张霈此时如此亲密无间的状态,自是第一时间感觉到张霈身体方才令她浑然忘我,如飞仙境的某处火热之地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娇呼一声,赶紧将滚烫的俏脸深深埋入他怀里。

    张霈向前轻轻挺送了两下,凑到单疏影小巧玲珑的耳垂边,坏笑道:“好宝贝,告诉相公,刚才感觉舒服么”

    单疏影羞赧不堪的“嘤宁”一声,臻首埋的更低,几乎贴着那高耸丰挺的玉峰,声音低若蚊鸣:“相公,你真是坏死了,刚才要人家,要人家那样羞羞死人了”

    张霈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笑容,伸手在单疏影丰隆硕挺的美臀上轻轻揉搓抚摸着,大言不惭的笑道:“好老婆,不就是换了一个体位么,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可是为了增进我们夫妻闺房之乐,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嘿嘿,哥哥这是人伦大道,鱼水之欢,乐趣无穷啊”

    单疏影见张霈说着说着就不正经了,心中却不着恼,只是紧紧抱住他,要张霈正经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床上。

    按照张霈本来的打算,那是准备“日”上三杆才起床,不过事与愿违,天交五更,天色灰蒙暗沉的时侯,丫鬟就敲门唤他起身了。

    丫鬟倒不是诚心打扰张霈好事,而是王命难违

    琉球王的圣旨四交更天就到了驿站,宣东溟派一行人入宫。

    宣旨太监候在大厅,三息一小催,无息一大催,这比瑞士石英表还准点,比高利贷讨债还烦人。

    张霈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罗格那么本事,连光明教会都不放在眼里,连女神都敢冒犯,都敢yy,私底下却会有“睡觉睡到自然醒”这么一个看似简单却怎么也满足不了的愿望了。

    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这身不由己的事情多了去了,躲都躲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