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风云际会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天空阴沉如铅,乌云密布,狂风劲急,大地灰黯一片,视野不清,远处隐隐地传来了闷雷声,暴雨将至。

    一个身穿红色藏衣的青年僧人从茫茫山道的尽头缓步行来,不急不徐,潇洒自然。

    这时,一滴豆大的雨点终不顾一切的挣脱浮云的束缚,急急落了下来,打在僧人宽大的藏衣横襟上,润湿不抬起头来望了望刚才还风情云淡如今却是浓云拢聚的天空,身在深山密林,雷雨在即,他眉间却全无愁苦之意,也不见如何作势,腰板挺直,脚下生风,徐行的速度骤然加快,速如迅电,状似飞奔。

    但这条荆棘满途口的山道附近除了浓密参天的古树山林之外,放眼望去全是连绵不绝的崇山峻岭,嶙峋怪石,突兀险危,想在大雨倾盆之前,寻到一处避雨的所在实属奢望。

    年轻僧人心虽不急,脚步却不慢,微提袍袖,势如奔飞。

    山风猎猎,尘石飞滚。

    狂风袭到他身旁的时候却被一股旋转的是风化刚为柔,轻轻的拂起他的僧袍,使得他整个人衣袂飞舞,好似腾空而行,冼若神人。

    大约行出三里远近,他已横越了大片森林,呼出一口浊气,脚步稍缓,急速驰行的身形漫漫放缓下来。

    电光密炽,狂闪交织,霹雳骤发,雷霆大作。

    天空好似要被撕裂一般,豆大的雨滴轰然下落,顿时把青年僧人全身打湿淋透。

    他仰头望天,脸色平静,嘴角却勾起一股淡淡的笑意,穿着湿透了的僧衣,赤着双足,缓缓向前奔去。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雷霆雨露,均是天恩。

    鹰缘原想寻处能够落脚房舍,遮风避雨,躲过这阵雷雨,现在既然全身都被打湿浸透了,倒不将顾虑放在心上,反而不急了。

    大雨倾盆而至,顺着他裸露的颈脖和肩膀流泻进僧袍内,滑过胸膛,浸湿身体,给他一种畅快非常的感觉。

    听之声,轻柔泅开,舒适之极。

    闻其味,倍感亲切,想象升腾。

    佛法精深的鹰缘似乎觉得自己和整个天地万物融汇一起,就像一颗树,一根草,一块石,一粒尘,与玄秘奥妙的宇宙运行产生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这漫天大雨里,鹰缘心中突有所悟,身体顿时一暖,背后鹰刀传来一种奇妙的感觉。

    空中电光频闪,一道贯穿天地的蓝色电茫撕裂天幕,震雷似龙吟,响彻天空,照亮了昏黯的天空。

    视线穿过万千条水帘雨幕,鹰缘看清楚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前方不远处有一所破落的山神庙。

    蓝茫过后,四周景色再黯,鹰缘思绪一乱,刚自心间萌升的天地至理,便仿佛空中一闪即a的烁烁电光,消去无踪,淡去无影。

    天人合一,破碎虚空。

    鹰缘是近百年来唯一一个踏出半步的人,除了“魔师”庞斑和“覆雨剑”浪翻云外余子皆难以望其项背,但是挽救不了即将到来,席卷整个中原大地,神州浩土的魔劫,他一辈子也不出另外那一步,终身难证大道。

    他暗自叹息一声,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使命就是找到能够领悟鹰刀之秘的人,挽救神州浩劫,但要在茫茫人海中寻一个不知不识的人,无疑大海捞针,千难万难。

    这丝沮丧懊丧的情绪刚从心中泛起,便立刻被他将之拂开,仿若水过无声,荡起圈圈涟漪后却又归于平静,恰似雪落无痕,皑皑白雪融化后全无行迹。

    鹰缘迈步向前,朝前方小庙走去,一道耀眼的电光闪过空际,他的身影却已经忽隐忽现了三次,起落数回,越过立于那座山神庙之前的半截断墙,走上石阶,立于庙前半塌的庙门前。

    方才他在远处极目眺望,凭着闪电的光亮,看清了这座颓倒小庙破败不堪的情形,知道是座荒庙,里面不会有其他僧侣。

    如今站在近处,鹰缘发现庙门枯朽,红墙破毁,横梁龟裂,地上青石驳破斑斑,整个给人摇摇欲坠之感。

    鹰缘轻轻抖9了一下僧袍,藉着从屋顶破洞里漏下来的微光探首望去,只见山神庙的屋顶都已坍塌小半,另一半也被洞穿了数个大洞,雨水哗哗有声,自漏洞潺潺而下,庙里的干地也有限得紧。

    穿过破烂的庙门,鹰缘缓步行了进庙内。

    鹰缘微微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把七歪八倒神完.破败零落的神像扶了起来,摆正放好,合掌一礼,这才转身向角落的干地走去,盘腿坐了下来。

    雨声轰鸣,沉雷阵阵,看样子短期内都不会停,湿透的僧衣贴在鹰缘身上,他却神色自若,望着不远处洞开的庙门外那有似织网般的密集雨帘,喃喃自语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他的方才说罢,只见绵绵雨帘倏然频乱,现出一条朝寺庙急奔而来的人影。

    “想不到在此荒山野庙,竟有过客,若不恼唐突叨扰,在下便进来借一角避避风雨。”一个俊朗豪爽的声音自庙门口响起,当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他的人已经稳稳立在庙门前。

    鹰缘微微一笑,轻声应道:“佛门常开,广渡有缘,贫僧同样是往来之客,在此歇脚,与先生又岂有先后之别”

    来人仰天一笑,气度沉雄道:“有意思,有意思,没想到竟有高人在此。”

    一华服男子大步入庙,说话耽搁这一阵,两个蓝衣黑裤的汉子已经自庙外奔到他身后,一左一右,紧随其后,自然而然地突出了他的身分。

    华服男子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岁上下,样貌俊伟,双手肌肤晶莹,通透如玉,一头乌黑光亮的长发被一根锦带束在身后,鼻梁丰挺,双眼闪烁着炫目的神光,如若闪电,藏着邪异的魅力,肩宽腰窄,气度有若渊停岳峙,使人见之难忘。

    当然最令人油然心悸的是他抗在肩头上那柄寒茫闪烁,冷气森森的丈二红枪。

    行于华服男子身后左首那人是一个二十来岁,模样英俊的年轻汉子,身材高大,气势内敛,双目神光灼灼,步履稳健。

    鹰缘当然不会认得这邪异门的第二号人物宗越,人送外号“千里不留痕”,此人是邪异门后起之秀,以轻功和一手飞刀绝技称雄江湖。

    走在左边那人是邪异门四大护法之一的“笑里藏刀”商良,不要看他脸上终日挂着和慈的笑容,出手杀人那是绝不含糊,手段狠辣,绝无“商量”余地,是江湖上可怕人物之一。

    这华服男子能让这样两个人物鞍前马后,身份大不简单。

    释站牢室中,不甘的吼声久久不绝。

    “你你究,究竟想要怎么样”萧峰此时已经痛得汗流如雨,全身衣衫湿透,咬破的嘴角和睁裂的眼眶溢出丝丝血线,形状可怖骇人。

    张需也不理他,只是徐徐转动手中那颗硕大的夜明珠,这是他刚才从皇宫宝库顺手带走的纪念品,没想到再这里居然拍上了用场。

    望着这颗散发着淡淡光亮的夜明珠,张需不经想起了在“聚宝斋”买的那天珍珠相连,要是把这条珍珠链塞在疏影的美臀菊门里,看着她妩媚的表情听她喊出高氵朝的呻吟声,肯定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情。

    柳如烟无神的双眸中,迷茫、无助、恐惧、求饶、害怕交织在一起,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

    张需心怀大畅,抚摸宠物般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微笑道:“不要怕,我敢保证,你一定容得下它。”

    “不不要”柳如烟虚弱疲惫的俏丽脸上露出乞怜的神情,颤声道:“求求你,,,,,,我,,,,,,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张需狞笑一声,手上使劲一按,将整颗夜明珠猛地硬挤了进去。

    “啊”柳如烟痛呼一声,蜷起起伏有致的美丽胭体在床上极力挣扎,芙蓉玉n挂着晶莹的泪珠。

    看着她这副痛苦不堪的模样,张需心中升起一股暴虐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将浑身颤抖的柳如烟搂进怀中,大笑道:“岳母大人,感觉这么样”

    直到柳如烟脸色惨白的几乎毫无血色,双眉紧臀,嘴唇轻轻地颤抖,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身体难以忍受的剧烈抽搐起来的时候,张需才将沾满淫汁爱夜的明珠挖了出来,凑在她耳边淫笑道:“嘿嘿,你看这珠子都被你给弄脏t”

    柳如烟此时痛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哪里还能开口说话,闻言只能伤心流泪,默无声息。

    这种楚楚可怜,惹人疼惜的诱人模样,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要心软了,偏偏张需却不为所动。

    张需把还涎垂着粘蜜琼液的夜明珠摊在手掌中,伸到柳如烟眼前,戏虐道:“自己弄脏的东西就要自己把它弄干净。”

    说完,张需邪笑着将润湿的珠子猛的塞进她微张的檀口,齿舌之间一片滑腻、粘稠、微咸的感觉一双盈盈秀目睁开,柳如烟疑惑的看着眼前恶魔般的男人。

    张需伸手按在柳如烟红艳艳的嘴唇上,带着古怪的笑容道:“不准吐出来啊,这谜一般的液体可是男人眼中的圣液,你给我把它全部吞下去。”

    玉面排红的柳如烟被夜明珠堵住的檀口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在表示抗议。

    不过抗议和指责的权利是掌握在强权手中的,失败者的抗议哪里有什么实际意义美国出兵科索沃,轰炸伊拉克,踩平兰斯拉夫,反恐阿富汗就是最好的证据。

    强权就是真理,在这胜者为王的世界中,只有强腕手段和武装力量才能得到想要的一切,没钱没枪,说什么都是空。

    必须要有属于自己,完全掌握在手中的势力和力量,这样才能不受任何人的束缚,有权利干自己想干的事。

    只有强权才是真理,中国若是拥有像美国一样的军事实力那还有谁敢来强占钓鱼岛,还有谁敢喧嚷着搞**立,搞西**立,还有谁敢说南沙群岛不是中国的领土更重要的是台湾早就回到了祖国的吓抱了,也不会搞出那么多的事。

    美国等西方国家凭什么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有了强大力量的中国不是日本韩国,不是它的狗尾巴国,它没有权利反对,也没有胆量干涉。

    只有强大的势力和实力才能让心吓不轨的人为之震撼。

    张需在一个女人身上领悟到只有强权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如今九阴真经在手,嗯,是在脑才对,只要取出薛明玉的宝藏,再加上东溟派对人力,他完全有力量打造一只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在不久后令武林中人乃至蛮夷四野闻之色变的铁军黑旗军的原型诞生了。

    柳如烟当然知道张需要她吞下的所谓圣液是什么,那滑腻微咸的液体分明就是自己刚才高氵朝的时候从体内分泌出来的**。

    杉口如烟没有想到张需竟然将那沾满了**的夜明珠体塞进自己的小嘴,想到此时口中的****来自她身体的那个部位,她顿感羞愤欲绝,死的心都有了。

    夜明珠使得她的樱桃小口张开到了极限,柳如烟幽怨的看着张需尽是冰冷和淫虐双眸,她知道没有选择的权迫于张需霸道的手段和强硬作风,不管愿意与否,柳如烟都只得乖乖的合作,眼中荡漾着如春水的微澜,喉间轻轻颤鼓动,将**淫汁整个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