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章 天命无常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风大雨急,深山古庙。

    谁都能看见他就在那里,如果是普通人自然不会觉得有何不妥,可是进庙的三人都非常人,几乎是看见鹰缘的瞬间,便心有所感。

    他明明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可是却察觉不出任何一点“人”的气息,不晓得他到底是活人还是僵尸,说不出的古怪。

    宗越压下心中的怪异感觉,上前一步,微笑道:“敢问这位大师名讳”

    鹰缘的目光自始呼自终都没有离开过华服青年,直到闻宗越之言才转而望向说话的他。

    宗越在邪异门已有七八年了,修为高深,做事果决,可当他锐利如刀的眼神触到鹰缘淡然平静的眸子,却没来由的心神一颤,一颗坚硬如铁的心晃晃荡荡,静不下来。

    深吸一口气,勉强稳住心神,宗越看向鹰缘的目光越发凝重,心中暗自嘀咕这藏僧年纪轻轻,眼神缓柔,神光得很明白,少主身份尊贵,大师又不肯表明身份,您这是存心找麻烦,嘿嘿,那可就别怪我邪异门仗势欺人。”

    鹰缘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但见挂满蛛网的立柱慢布无风自动,只听他轻轻说道:“邪异门没听说过。”

    这是实话,天大的实话,鹰缘的身份也没有必要撒谎,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西藏,哪里知道中原武林有邪异门这么一个亦正亦邪的门派,不过鹰缘这口气却是大的吓人,他的话落在对方耳中,无疑是**裸的蔑视和挑衅。

    商良和宗越一齐色变,连风行烈都沉下脸来,他是个孤儿,从小跟着师傅厉若海长大,亦父亦师的厉若海在他心目中地位之高,不作第二人想,如今有人看不起邪异门,那就是看不起他师傅,他如何能不怒。

    宗越自然知道风行烈的脾性,怒喝道:“大师,你究竟是何来路竟敢在少主面前大放厥词,辱我宗门,难道是欺我邪异门无人制得了你”

    鹰缘微微摇头,不言不语,却是不再解释。

    宗越冷哼一声,身形一晃,施展鬼魅般虚飘幻渺的轻身功夫,收手为爪,直奔鹰缘肩头而去。

    他心思细密,深沉内敛,对方一副有持无恐的架式,他自是不敢托大,出爪如电,大力如雷,攻中暗藏守式,不求一招毙敌,看似气势汹汹,实则可算出招老成,中规中矩。

    谁晓得鹰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他攻击,宗越的虎爪,根本没有遇见什么拦阻,就这么直直抓住了他的肩头这似乎在常理之中,却是仿佛在意料之外,宗越想好的若干后招,居然全无用处。

    宗越微微一愣,也没料到对方如此不济,这么轻易就被手到擒来,虎抓用力收紧,喝道,“大师若还是不愿表明身份,宗某可就得罪了。”

    鹰缘脚步地如松,纹丝不动,眼中自然流露出悲天悯人之色,微笑道:“我找的人不是你。”

    宗越出道江湖以来,从没见过如此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人,心中震怒,沉气丹田,功聚右臂,催劲发力,吼道:“不识抬举。”

    这次他没有保留,用上了全部功力,虎爪之威,就是铁疙瘩也得变形状,可手往下按去,立刻心知不妙,原来鹰缘肩头顺着大力猛然向下一沉,如游鱼潜水、苍鹰击空,硬是从他五指铁山中脱出身来。

    宗越劲道使在空处,胸口猛然一滞,憋闷难受,仿佛自己举起铁锤,狠狠砸在自个儿的胸膛上一样。

    鹰缘眼中众生平等,无分轻重,宗越脚下重心不稳,身体一个踉跄,退到旁边,和商良一个待遇。

    宗越被惊的膛目结舌,对着鹰缘指手画脚,却是惊怒之下,不知当说些什么。

    鹰缘气定神闲,意态稳敛,眼神含着深意地看着风行烈,毫不理会虎视耽耽的宗商二人。

    宗越和商良二人伫在旁边,脸色由白转红接着变青,可刚才出招试探以后,他们知道眼前此人的修为比自己高出许多,自是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鹰缘语风行烈之间再无阴碍,他徐步向前,在风行烈身前三步处站定,眼神幻灭光亮,四周隐隐响起梵风行烈只觉脑中倏然“轰”的一炸声,卷起千重浪,亮起万重光,思维混乱起来。

    自幼跟随可说是天下间最严厉的师傅厉若海习武,风行烈的神经和肌肉都被锤炼的坚韧而完美,可如今他却忍受不住,轻轻地痛吟起来。

    风行烈的身子摇晃了一下,若非伸手扶住丈二红枪,险险就这么栽倒地上。

    “少主”宗越和商良急忙跃到他身旁,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

    风行烈使劲晃了晃越来越沉浊的脑袋,纷乱的思绪稍微平复了一些,巧在这个时候,天空整个暗了下来,天幕裂睁开了一双赤红色的眼睛。

    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的的空间里沉寂的让人害怕,那双红色的眼睛是整个世界唯一的色彩。

    拥有这样一双如此恐怖的眼睛,“他”究竟是谁

    在那对深红的眸子注视下,风行烈骇然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动作起来,周围涌出无数手持武器的人。

    风行烈全身燃烧着赤色的火焰,挥动泛着血光拳头,手脚并用,不停的撕杀屠戮,几乎每一拳,每一脚,都要摧灭无数的灵魂之火。

    忽然,手中红光一闪,丈二红枪出现在他的手上,燎原百击猛然展开,鲜血迸溅,残肢漫天。

    风行烈惊觉自己的思绪越来越清晰,杀的人越多,他的力量越强,杀、杀、杀一直就这样杀,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直到四周再次安静下来。

    风行烈山旁已是血山骨海,他稳稳站在修罗场中,高举丈二红枪,双眼赤茫狂腾,威凌天下。

    宗越和商良忽然见风行烈身子摇晃了一下,接着便倏然颤抖起来,全身充满了暴庚杀气,滔天的恨意与杀气喷礴而出。

    “啊”宗商二人禁不住齐齐打了个寒颤,那是何等可怖的眼神,简直是要吞天灭地,毁灭世间一切生物。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这一瞬间,室温象是忽然降到了冰点以下。

    两人心中一阵紧张,风行烈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实在不敢想象厉若海会如何处置护主不利的他俩。

    风行烈身体猛的一颤,口中溢出血丝,喃喃自语道:“鲜血、残臂,血飘万里。”

    鹰缘叹了口气,轻声道:“你都看见了”

    风行烈宛若被鹰缘催眠了一般,怔怔愣愣的点了点头,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等我你不认识我,为什么又要等我”

    “万物本虚,你又何必执着,我在这里,你在这里,这就是天命。”鹰缘似乎从来不喜欢直接回答问题,又似每次回答之后又让问话的人生出更多的问题。

    风行烈心中一动,奇道:“天命”

    鹰缘似答非答道:“若不是需你承受天命,我等的便会是其他人,既然你来了,那就是你。”

    风行烈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接着轻轻挣开扶住自己的宗商二人,向鹰缘说道:“好吧,就算是我,可你等我做什么”

    “我方才用密宗玄法让你看到了未来的天命。”鹰缘深深的看了风行烈一眼,轻轻道:“你可以告诉我,你刚才都看见了什么”

    风行烈脸色一变,沉声道:“白骨累累,尸横遍野。”

    鹰缘淡淡道:“这就是你未来的命运,你可愿意走下去”

    风行烈身体一僵,沉思良久方才叹息一声,道:“我不知道。”

    鹰缘仿佛早知风行烈的答案,嘴角含笑道:“这位施主,我不能勉强你,所有的一切都要你自己决定。”

    风行烈语涩艰难道:“何谓天命”

    鹰缘不假思索的道:“命之在天,天命之明德是也,承领是也。”

    思忖半晌,风行烈的脸上现出了一个9暖样和的微笑,眼神也随即变得如春日暖阳般温暖和煦。

    瞬间,室内便仿如春回大地,百花齐放,陷入到了无尽融融春光之中,风行烈笑道:“我明白了。”

    鹰缘的面容上露出会意微笑,颁首道:“很好,你决定好了”

    风行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鹰缘身形倏然一闪,跨越了彼此间的时间和空间,伸手点在他眉心,道:”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

    四周梵唱再起,风行烈如鸣仙乐,心境恬淡,神色淡然,眉心亮起一点柔和浑厚的金色光华。

    鹰缘将佛力注入风行烈的身体,为他种下一点佛种,正是这神秘的力量让他在庞斑道心中魔**之下夺取了一线生机。

    耳中再次传来鹰缘的声音,道:“红尘纷扰还要好自为之,勿坠心魔,切记,切记。”

    风行烈犹如醒蝴灌顶,恍若有悟,罕有的恭敬一礼道:“小子受教,谢大师指点,不知今日一别,是否有缘还能相见”

    鹰缘微笑道:“缘聚缘散,你还看不透么”

    说完,鹰缘将滚在一层褐色帆布中的鹰刀交到风行烈手中,身消影逝,窗外风雨如旧。

    翌日,江湖风传厉若海高徒风行烈伤了宗越和商良,叛出邪异门。

    邪异门十三夜骑奉门主厉若海之命千里追杀叛徒风行烈。

    原本一切是按照既定的轨迹发生,直到张需跨海而来,重临中土,一切又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