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骗姬一吻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古代,“耻”常与“忠、信、孝、赚、礼、义、廉”并列为八大行为准则。

    打着大义的旗号,嘴里说着不要感谢,不求回报,结果却是比土匪强盗还要贪得无厌,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这还是人吗个秦柔今天认识了张a其实还不算认识,她片尘未染的心被彻底“洗涤”了一遍一一人原来是可以这样无耻的。

    秦柔秀目圆睁,水水润润,柔柔媚媚的眼波流转到张a身上整个变了样,比刀剑锋利比箭矢急劲,她不能置信的看着张a,这个浑身上下无不透出淡淡那气,妖异魅力的男子。

    张a虽是大学生直,但说穿了也只是一个毕了业找不到工作,天天棍吃等死的半调子,他的话当然不可能有什么高深的道理,他的意思很显明,简单而明了,大意是我救了你,所以你要回报我,至于你要惩戒我偷看你玉体的过失,嘿嘿,我没有意见,不过那要在回报奖赏之后。

    秦柔堂堂太妃之尊,金口一开,自没有食言反悔的道理,更何况还是当场反口,这种刚说过的话,立马矢口否认的事估计也只有张a才做的出来。

    张a眼中笑意越来越浓,目光不断在秦柔那挺耸饱满的玉峰上扫来扫去,喉结不自然的滚了滚,暗忖胸狠、胸狠,真是一个胸狠的女沉默了一会儿,张a轻轻向前走了一步,秦柔好似一只受惊的玉兔,娇躯微震,纤纤素手紧紧抓住胸口衣襟,ft声道:“你,你要干什么个”

    不用那么紧张吧l我又不会那个圈圈叉叉你,嗯,暂时不会,至于干什么个当然是和你干爱干的事了。张a脸上露出骚闷的笑容,没脸没皮的自夸道:“秦太妃莫怕,我没有一丝伤害你的意思,你瞧我这人品,这长相,这气质像是坏人吗”

    秦柔在张a灼灼的目光逼视下,粉背玉脊倏然一挺,胸前两团丰盈的柔软随着急促的呼吸荡漾出耀眼欲醉的浪波,轻咬银牙,水灵灵的双眼,像两汉清泉,清澄明澈,玉葱般的纤指,端端指着张a,低声道:“你这无赖怎的如此无赖”

    “我无赖么个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无赖了,大家讲道理嘛l”张a大摇其头,同时毫不客气的打量着眼前如花般娇艳的可人儿,如雪的肌肤,白哲清莹,像樱花瓣似的薄唇,妩媚动人,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倾国倾城。

    “你这无耻之徒,居然要哀家要哀家这不是无赖是什么宁”尽管万般努力,可那个“嫁”字秦柔实在说不出口,轻碎了一口,柔声冷语道:“你你换一个,换一个别的什么,哀家尽量满足你就是”

    我的确是很想很想要你,但你也不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吧而且还尽量满足我,这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听了秦柔的话,张a双目陡然亮起一闪即逝的璀璨光华,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道:“真的宁”

    “什么真的假的,哀家怎会像你那般无赖”秦柔气呼呼的蹬了一下莲足,即使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也是字正腔圆,珠圆玉润,如浴春风,声音比港台歌星唱歌还好听。

    张a低头想了一会儿,旋又抬起头来,坏笑道:“不知秦太妃可有年岁相近的姐姐吗宁”

    “你问这个做什么个”秦柔原以为张a要漫天要价,结果他却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这个既然秦太妃不愿嫁我,那在下只好退而求其次,娶你姐姐了,嗯,我听说姐夫戏小姨,世上常有之。,等我娶了太妃的姐姐,做了你姐夫,到时候我们再好生亲近亲近”张a眨了眨眼睛,一脸真诚道:“嘿嘿,这个要求不算太过吧l“我是家中么女,只有哥哥,并无姐妹。”秦柔面色平静,眼中闪动着狡之意,巧妙的使了一记太极推手。

    妖女宁嘿嘿,黄蓉刚一露脸便让郭靖的师父骂称“小妖女”;般素素是“妖女”;任盈盈是“魔教妖女”,何铁手、蓝凤凰之流自然更是妖女,连蒙古郡主赵敏,也被人叫做“小妖女”

    这么多例子都证明了一个道理一一妖女多是美女。

    美得惊人而又“来路不正”的女子,活色生香,倾国倾城,不肯像小家碧玉,大家闺秀那般遵守本分,在家相夫教子,却又太令正人君子和假道学抵抗不了,卫道之士就不能不骂以“妖女”了,从这个角度分析,娘子你越妖相公我越喜欢

    张a嘴角逐渐上翘的诡异弧线让秦柔的心ir来由“咯dr”跳了一下,只听他磁性迷人的声线在耳旁柔柔响起道:“柔儿,我想亲你一下。

    柔儿柔儿不知为何,秦柔竟下意识的就想要答应,她当然不知道张a在不知不觉使出了“天魔音”,撼动了她的心神。

    “天魔音”只是嵘天魔功的旁枝小技,当然练至深处自当别论,张a并未特意修炼过这门功夫,不过自他开始习成“天魔九变”第一变时,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均带着淡淡的那意魅力。

    秦柔咬了贝齿,夹然上前一步,前身略倾,隆臀微翘,丰满的娇躯形成一道美妙的弧线,看起来甚是诱人。

    “秦秦太妃这是何意宁”张a虎目中闪过一丝疑色,秦柔的举动显然在他意料之外,不过这种变化他欢喜还来不及,当然不会反秦柔既是羞涩又感难堪,刚才鬼使神差的不知中了什么那术,竟然险些答应了张a的无礼要求,羞都要羞死了,没想他竟还这般调羞作弄自己,秦柔真恨不得上去海扁他一顿,“你深夜私闯皇宫,偷偷看哀家沐嗯还问别人合意4”

    “雾里看花花更美,谁让我是诗人呢宁”张a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这动作是模仿楚留香,可惜的是秦柔并不认识楚留香是谁。

    “呸l胡说八道。”秦柔碎了一口,见张a灼热的目光在她挺耸的酥胸游戈,粉脸飞起一抹艳霞,心儿狂跳不休。

    夜凉如水,月色如薄沙罩下,整个大地被披上一层银衣。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四下除了虫唱蛾鸣,一时万籁俱寂,沉寂无声,天地间只余二人清晰可辨的呼吸声。

    张a借着月光,贪婪地盯着秦柔,身材纤细高挑,柳腰盈盈不堪一握,丰隆起一个骇人的高度,使得两瓣肥臀那么地挺翘圆滚,思及刚才沐浴时窥见的肥美娇嫩,嫩地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滴出香啧啧的水来一般。

    单薄绸衫被香汗珠水打湿,紧紧贴在肌肤上,扣得整整齐齐的对襟圆领扣露出一抹绊红的雪肌,衣袖只到肘下,一截雪藕般的手臂白生生露在外面,更显得纤细的皓腕白如霜雪。

    “那个,秦太妃,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或是有什么别的指示,你倒是说话啊个”见秦柔始终不吭声,张a便撑大了色胆盯着她猛瞧,嘴里进一步逼她表态。

    “不不许你这样看我”秦柔霞飞双颊,媚色妖烧,低声呻哼吟语。

    “难道只许你看我,不许我看你么个”见秦柔似乎有暴走的冲动,张a立时双手一翻,脑袋偏向一旁,疑惑不解道:“我没看什么啊个目视前方,双目炯炯,正直有神,没看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啊l

    呸l呸ii呸i我何时说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了秦柔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无耻之人哪里是讲道理讲得通的。

    拿张a没辙的秦柔心中微微一叹,反正都被他贼眼站污过了,万幸好色男人没有读心术,否则还不知要怎么好好“疼”秦柔呢.方才沐浴连没穿衣的羞人样都被他看去了,如今穿着衣服,还怕什么全秦柔决定不和张a打马虎了,直接开门见山道:“你究竟是何人宁”

    张a微微一笑,终于收起嬉皮笑脸,一脸正经答道:“我是你命中注定的人。

    “命中注定么个”秦柔心中一颤,仿佛灵魂的弦线被什么触动了,轻叹一声,檀口轻启,柔声说道:“我们这才是第一次见面,你怎么就能这样确信,在你心中我又是怎样的人个”

    “原本我也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不过现在我相信了。”张a暗自讲流出嘴角的口水咽了回去,维持着君子形象,道:“至于印象全嗯,大,极大、巨大、伟大”

    “大个这是什么意思个”秦柔秀眉微f,凤目瞥了张a一眼,恰好捕捉到他落在自己丰满酥胸的目光,心中瞬间便明白了好色男人的握靛含义。

    粉脸玉颊刹时羞得通红如火烧,玉指握拳,紧捏不放,涵养好到她这个级数的美女,此时也有一种忍不住要把张a揍成猪头的冲动,再扔火里的冲动。

    “哀哀家答答应便是”秦柔绛唇几乎要被贝齿银牙咬破,高高挺起浑圆美丽的**,凤目虚合,藏着氦氢雾气,倾长的睫毛微微抖颤,声音温柔中带着清冷:“你快来吧}不过你要记住,事过之后,哀家便杀了你。

    “快点宁”张a愁眉苦脸,唉声叹气道:“这个可难为我了,在下行剑江湖,活人无数,人送外号一柱擎天,,战斗力以亿计,怎么快的起来个”

    “你到底要怎样才满意个”秦柔凤目猛然睁开,柔光转流,慎怒道:“你提了要求,哀家也应允了,即刻便兑现,你不是要亲么,哀家答应便是。

    事情的发展完全向着一个诡异的方向,难道要翻天了不成,现在的情性竟好似变成了秦柔求张a亲自己一样。

    见秦柔鼓鼓颤的酥胸丰润圆挺,张a大饱眼福的同时嘴里却假rty的说道:“秦太妃,接吻可是一件神圣而富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急不来的,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你总得给我时间酝酿一下。

    谁心急了,这可恶的男人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自己急着亲他一样,秦柔彻底无言了,她原本就是外柔内刚的性子,心中猛然一横,挺着晃起伏的丰胸**,一步步逼近张a,柔唇微分,道:“哀家不管,总之你给哀家快点”

    “你我”这次换张a不知道说什么了,他退了几步,似乎被发展的太快太顺利的一幕震住了。

    秦柔见张a被自己迫退,心中涌起一种胜利的畅快感觉,更加无所畏惧了,1;};r萍足,趁势近逼,挺颤的双峰带着灼灼的**热气,刺激着张a脆弱绷紧的神经。

    张a被逼无奈的向后退到一颗大树之上,退无可退,秦柔俏生生立在他身前,硕美滚圆的**离好色男人的胸口只有半臂距离,脆声道:“你亲啊,亲了以后,哀家就什么都不欠你了”

    亲一下就想两不相欠若不是关系还没到位,张a真想摸摸她额头,这小妮子也太天真了,怎么说也要给本少爷洗一辈子衣服,做一辈子饭,还要暖一辈子床,才能把利息还清吧.嘿嘿,不过还真没看出来,小美人柔柔弱弱风都能吹倒的样子居然想要强逼我就范,我是那种富贵可以淫,贫贱可以移,威武可以屈的人吗张a闻着萦绕鼻端,秦柔身上特有的淡雅香气,笑道:“秦太妃,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秦柔似也豁出去了,声音带着一股坚毅,道:“废话少说,要做就做,哀家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好了。

    张a不置可否的笑笑,身体在树干上,轻声道:“既然秦太妃答应了我的请求,那你先把眼睛闭起来,你知道,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容易害羞,你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不好意思全你这无耻之徒还会不好意思l秦柔听得无名火起,什么便宜都被你占去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秦柔双眸紧闭,倾长娟秀的微睫毛却显示着她绝不平静的心绪,**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一收一扩,诱人无比。

    静静的俏立在张a面前,等了半晌都无响动,正感迷惑之际,忽觉一个散发着火热气息的身子了过来,秦柔心中一惊,暗忖终于来

    “你要记住了,千万不要睁开眼睛,不然可作不得数的。”张a温柔如水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同时送入耳中的还有他浓郁的男儿热秦柔心中怒哼一声,夹然,美人儿惊觉自己柔软娇艳的唇瓣触到了一片光润的肌肤,她羞急睁开眼来,只见自己的朱唇正点在张a的左脸颊上。

    “呀l”秦柔檀口不能置信的发出一声直穿云霄的尖叫,急急推开张a的身子,不知所措的望着他,连身后嘈杂的人声也未有察觉。

    张a眼见奸计得逞,哈哈一笑,飞身而退,身形隐没在夜色中,同时一个中低迷人的声音在秦柔耳旁响起,“我亲也被你亲过了,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任,不能始乱终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