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玉厕艳事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调戏美女,一个古老又现实的社会问题。

    在中国的几千年封建社会中早就存在“调戏良家妇女”和“勾引正派男人”等类似性骚扰的道德谴责和司法判例,有些刑罚还相当残酷,当然对象只是那些有色心有色胆,却无本事的人。

    不论男人或女人、不分年龄老与少,对异性实施**、调戏、勾引、勾搭、i、侮辱、挑逗、瓜葛等等都属于调戏的范畴,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调戏美女的确是一件利于身心健康的事,首先,它能提高了对美女强大杀伤力的免疫能力;其次,人体贮藏着巨大的能量,在调戏美女的过程中,潜力得以发挥。

    许多在性生活上有所成就者的成劝经验也证明,没有调戏过美女的人往往不容n,达到高氵朝;而那些经常调戏美女,锲而不舍,执着追求,则能取得一个又一个爱欲的颠峰。

    要征服那种高高还在上的女人就一定不能按常理出牌,更不能一味的顺从,否则她哪里会将你看在眼里,放在心上,项少龙是怎么拿下赵雅的相信不用多说了吧l张a此时心情大好,虽然今夜往定没有佳人在侧,软玉温香,但今夜绝对是美梦连连,一觉到天亮。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a抬头望了望天,虽然天空乌漆麻黑的一片,什么鸟都穿受有,但看在好色男人眼中却是别有情趣。

    张a暗忖这么早睡显然不是自己的风格,嘴角越来越淫荡的笑容逐渐扩散,心动不如行动,正了正衣襟,过房门而不入,张a大摇大摆的向着单蜿儿香闺走去。

    清冷月光仿佛一道道利剑,透穿刺破窗框上朦胧的窗纸,在厢房地面映出斑驳的光影残像。

    张a的一颗心被被秦柔逗的骚痒难受,透过佳人的窗户向房内望去,入目的是两个模模糊糊女子倩影,她们都穿着单薄的白色纱衣,曲线妙曼,浮凹动人。

    夜风袭过,张a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凉意,淫火在体内乱窜,他现在只有一个感觉一一热。

    张a小b翼翼的用手指拈了口唾液,润穿润透窗纸,朝里间看去,只见一幕粉色倪纱慢帐笼罩整张秀榻,透过慢帐,不知是蜿儿还是疏影背对自己而卧。

    单蜿儿风华绝代,单疏影冷艳逼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妙人儿,张a脑中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窥看着背向自己的女子。

    柔薄纱衣根本掩不住她玲珑美妙的身材,胸前似裂衣欲出的双峰在纱衣的束缚下仍是高耸挺拔,细若无骨的纤dr,盈盈,仅堪一握,硕圆的美臀翘起一个诱惑的弧度,前凸后翘,勾魂荡魄,引人犯罪。

    乖乖个冬,虽分不清是蜿儿还是疏影,不过这并不影响妨碍好色男人的观赏美女的好心情,瞧瞧这玉颈、这酥胸、这柳腰、这肥臀啧啧,真是美的受话说,张a看的淫心大动,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大口口水。

    女子睡得甚熟,睡梦中一个轻盈的翻身,变成平卧躺睡,继续着香甜的美梦。

    张a眼泛淫光,摒心静气,白日里一不小心被抓了个正着,这次怎么说也得小心一点,好色男人的目光穿过重重碍阻,正正落在女子耸挺的双峰,脑中顿时好似内存不够的电脑超负荷运转,硬生生卡死在那里。

    薄薄的丝料纱衣由于翻身的原因而轻轻解松开,高高突起的雪白弹丸不甘寂寞的挤跃而出,露出大半细腻如晶玉的柔软。

    纱衣被高耸丰盈撑鼓至极限,双峰挺颤,两团柔腻紧紧压挤在一起,紧收成一道深邃迷人的沟壑,随着她平稳绵柔的呼吸,两粒娇艳的蓓蕾时隐时现,便如涨潮的浪涛,一波盖过一波。

    看着那极具震撼效果的**,挺拔圆翘,好色男人凌空比划了一下,发现那规模自己差不多能够掌握心中立时识破女子身份,她一定是疏影,因为生育过的蜿儿那对挺硕的绝世美乳哪里是好色男人能够一手掌握的全不知道单疏影梦见了什么,张a看着那薄薄的丝绸纱衣随着她渐急渐促的呼吸频率轻轻滑开,当纱衣的绳线整个松开的时候,两只浑圆丰硕的乳峰傲然弹跳而出,无遮无掩的展现在好色男人的面前。

    单疏影白的耀眼的娇躯竟然没有穿衷衣,张a的眼睛落在她那对温香软玉的丰满酥胸,雪白而秀挺的双峰,嫣红如盛放的花蕾般的羞挺,与那纤细的柳腰和修长的美腿相配合,构成了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的神迹般的美丽艳景。

    隔着贴身9裤,张a隐约窥见一抹幽黑,衬着雪白耀目的冰肌玉肤,好色男人完全被眼前这具惊心动魄、完美无暇的玉体所吸引住了,神魂颠倒,难以自控。

    单疏影并不知道她美妙娇嫩的an.体己经完全暴露在自己好色夫君极富侵略性的灼灼目光之下,不过不知是梦到了什么还是感觉到了张a灼热逼人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她的呼吸竟变得越来越急促。

    脸上浮出一丝妖异的绊色,单疏影的纤手不知何时按住了自己那对浑圆美乳,挤压揉搓着那里柔嫩的肌肤,身躯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张a仔细的凝视着她胸前荡起的阵阵乳浪,单疏影在好色男人挑逗性的目光下变得越发不堪,不一会,己被张a不辞辛劳,废寝忘食,充分开垦的身体便不安的扭动起来。

    单疏影的俏脸上泛起一抹醉人的红霞,一副隐思难禁的娇羞模样,风情万种的玉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冶荡与渴求的神情,那欲拒还迎的可爱样儿实在是无法形容,动人无比。

    我的好宝贝一定是梦见我了,张a心中不由涌起一股属于男人的自豪感觉,单疏影左手留在高耸酥胸揉弄着那己经涨大硬挺的粉红蓓蕾,右手却往下滑去,顺着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坦r肢,伸进9裤,插入两只修长大腿的交汇处。

    单疏影乌丝浓密,性感迷人,幽草中那道秘谷正散发着淫糜气息和光泽,当她摸到自己下身的美妙之处时,娇躯陡然一震。

    娇嫩敏感的私密禁地被袭,檀口轻启微分,立时润出湿腻的液体,大量的**甚至流到了那可爱的菊门处。

    单疏影深陷在香甜美妙的梦境中,耳边含糊不清的哼声好似天籁般缠绵,缠绵的让人魂销魄散,春情难耐,玉面生霞,凤目虚合。

    在她玉手的重重揉搓下,美丽的**整个胀大了一圈,同时丰满饱实的**被挤成各种形状,顶端凸起迅速涨大劲挺,而轻轻在双腿间爱抚湿腻的动作也越来越快,银牙暗咬,鼻腔哼出撩人的声息

    夹然一声闷哼,花蕊绽放,丢了身子,蔽体的3k裤顿时被大股蜜汁湿透

    此情此景,就是得道高僧也要还俗娶妻,更何况好色男人从来就不是吃素的主,此时哪里还忍得住,几想破门而入。

    可惜,好事多磨,最近不知是不是吃坏了肚子,在关键时候,张a猛然一个转身,直奔“五谷轮回之所”而去,解决比欲火暴发来势还要猛上三分的身理问题。

    厕所又称茅房,抑或茅厕,何也个大约源于其材料一一茅草。正是那世事变换,沧海桑田,茅厕高楼,粪土当年万户侯。

    这可以称为古代五星级的茅厕中,比起现代的厕所亦毫不逊色,地板的纹路光洁的石质材料,平整光洁,与民间屎尿横流,蛆虫横行的茅厕大是不同,张a不由忆起了那篇大俗大雅的茅厕铭。

    承天地之造化,运轮回之神通。小存方寸之间,大以天地育隆。能容贩夫走卒,不拒贵胃王公。内室稳若泰山,于野9足潜踪。勤练骑马蹲档,不畏暑九寒冬。来如沤生大海,去若影灭长空。能聚天下秽阴,也毓草木v荣。管他飞禽走兽,抑或碧海苍龙。未成仙芝灵草,也令婉紫嫣红。前赴后继,缘起鸿蒙。人生天地,莫可不从。千秋万载,天下大同。

    不过张a也不是什么都满意,对于用惯了洗手间或卫生间,这古代的茅厕就算再好,也有不习5的地方,为何说起厕所用具,自然离不开厕纸。

    古人在无纸,乃是用一竹棍,洗干净了还可重复使用

    公元105年,蔡伦造纸成功,到了明代,我国用竹子造纸的技术指手工己臻完善,可是不管这时手工造纸如何发达,质量如何先进,品种如何v多,终归比不上现在的卫生纸。

    张a在茅厕的隔间里镇压完了肚子造反的生理问题,全身舒畅,系好腰带,刚准备离开,耳边突然清晰的传来了一阵急切轻缓的脚步声。

    嗯,是美女,张a听声辨人,略一沉凝,知道对方绝对是女子,至于一口咬定是美女这只是好色男人的奢想而己。

    女子拉开张a隔壁那间恭房的木门,张a一时楞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直到隔间的房门关上发出的声响才将张a惊醒过来,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又被另外一个声音吸引去了,只听一墙之隔的隔间响起了女子“烯烯嗦嗦”的脱衣褪裙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如雨打残荷发出的悦耳打打声。

    张a摒息以待,心中做了痛苦的选择,那就是到底是偷看和不偷看,一颗躁动的心在道理与理智之间徘徊。

    你说偷看吧,是个男人估计都有这个心思,别说你没有,除非你不是男人。

    可要是偷看时被隔间的女子发现了,这可真是千年道行一朝丧,一世英明毁于一旦,不过转念一想,若是这都被发现了,张a也就不是张a了。

    打定主意,张a手9脚的打开自已恭房的门,透过隔间的门缝偷偷向里望去,只见一位衣裙单薄的美女正背对着他。

    也许是听见自己小解的羞人声响,女子那原本就娇羞红润的脸蛋猛然一片红潮,羞红的颜色直染上了那雪白玉脖上。

    张a灵敏的嗅觉闻到了一丝异样的味儿,不过他并为深究,这个时候好色男人哪有闲情东想西想思考这些不相干的事情。

    盯着美女的背影瞧了一阵,张a暗忖这女子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如今只要是美女好色男子都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张a有时候也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成了一个淫棍,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有种冲女人保持着那半蹲半站地姿势,衣裙夹在腰间,双手抱在那丰硕诱人的雪白美臀,一身令人羡慕的细嫩肌肤和那柔弱无骨的纤细柳腰,圆滚滚的肥臀整个露在外面,让人忍不住想要张嘴咬上一口。

    最后声音渐弱,滴嗒声终于止住了,女人微微侧转臻首,张a看清了女子的模样,竟是在刚才春梦中泄了身的单疏影。

    由于刚才的绮梦,单疏影的身体因为高氵朝而分泌出股股粘滑湿腻的**,浸透了她的3k裤,而高氵朝过后,双腿之间紧乳娇躯的湿滑渐渐转凉,将她自春梦中唤醒过来。

    醒来后,单疏影立时发现了自己的羞人样儿,心中羞a难当,思忖着自己怎么变得这样淫荡了,连母亲睡在身旁的时候都,若是被发现了,自己还怎么有脸见人

    都是那害人精的不是,如果不是他那么坏,人家人家才不会梦到那些乱七八糟,不堪入目的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他,不过转念又想到每次气昂昂的收拾坏人,结果每次都被张a这“坏人”给收拾了,落得手趴脚软,无力迎战,大呼求饶的情形,单疏影粉脸通红,心中情难自禁。

    腿间的粘滑再次将单疏影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暗碎了一口,轻手轻脚的起身清洗身体,不过为了不想惊醒睡在身旁的母亲,被她瞧见自己身体的“秘密”,所以单疏影才想来此间将身体清理干净,哪曾想会被张a撞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