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春风度玉门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安顿好了秦羽,秦柔便领着张霈进了自己从来不曾有男子踏足的香闺,这小红帽都将大灰狼领进屋了,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发生点什么了

    这是一间典型的属于古代女子的温馨天地,珍稀木料材质的家具,都漆上了淡淡的紫色,感觉是那样的神秘而又清新。

    房中点着檀木熏香的铜炉,香气醺醺,离梳妆柜不远的八仙桌上摆放着不知名的鲜花,那花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从淡紫色到深紫色的花朵既鲜艳又不刺眼,窗户上的窗纸也都是淡淡的紫色,张霈感觉自己整个被紫色包围了,可这通体的紫色布置并没有单调的感觉。

    因为张霈喜欢她那一点点神秘妖艳,一点点高贵浪漫,一点点深沉哀伤,一点点的忧郁成熟

    身处美人儿的闺走房之中,张霈不禁要想起了温飞卿的词,他描写女子闺房有许多名句,一直被认为“精丽”或者“香艳”,如菩萨蛮中的“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想象一下,一个女子在闺房的睡眠之中,当早晨的日光照在重叠的屏风上,那光影的闪动惊醒了她,就在她将醒未醒的时候,她的头轻微的一动,长长的鬓发像乌云一样飘过她那白皙的脸庞,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画面啊

    秦柔见张霈一进屋子就东张西望,肆意观视,不由轻笑着微嗔道:“你看什么呢”

    “我看一下秦太妃的香闺长什么样子,嗯,这可是我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以前连星级酒店都还没去过呢”张霈不正经惯了,说老实话说的过头了。

    好色男人有椅子不坐,却一屁股坐在秦柔的秀榻上,并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旁坐了下来,轻轻抚摩着秦美人白皙娇嫩的玉颊,触手温润滑腻,软玉温香。

    秦柔涩涩一笑,乖乖依在张霈怀中,媚声道:“什么星级酒店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张霈趁势搂着她纤细的蛮腰,审视着近在咫尺的俏颜,嘴唇重重吻住秦柔软腻的檀口,并且紧紧啜住她滑柔腻的香舌,贪婪品尝着湿润口腔内特有的处女芬芳。

    原本好色男人打算轻轻一吻,浅尝而止,可是却被秦柔香唇中那柔软与甜腻刺激得欲罢不能,浅尝变成了细品,最终发展成长时间的缠绵。

    “唔嗯嗯嘤嘤”张霈也不知道这个法式长吻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直到美人儿柔若无骨的娇躯似火似焰,软软绵绵的瘫倒在自己怀里之后,他才理智战胜了**,勉强停住了继续侵犯她的身体。

    这个时候,软在好色男人怀里的秦柔则已是娇喘吁吁,双腿发颤、浑身滚烫,根本没有力气也没有想法想要挣脱男人的温暖舒服怀抱。

    秦柔将自己那张羞红的粉脸在张霈颈项边,香喘腻人,不停喷散着一阵阵清香诱人的香息,呵气如兰。

    嗅吸着秦柔琼鼻芳唇里呼出的芬芳香气,张霈虽然没与她真个翻云覆雨,巫山**,但征服“秦太妃”的自豪感却使他自豪无比。

    一阵嬉笑打闹,卿卿我我之后,张霈和秦柔再次继续刚才被好色男人打断的话题。

    秦柔脸色绯红的按住张霈作恶的大手,柔声道:“大哥,柔儿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张霈撑死了也就二十三岁,如今一个二十五岁的大美女躺在他怀中,温温柔柔叫他大哥,好色男人立刻摆出正气凛然的大侠形象,说话也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秦柔欲言又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半晌才低声道:“大哥,其实其实人家人家的身子”

    “身子身子这么了刚才检查过,没问题啊”说话时,张霈搂着秦柔纤细腰肢的色手隔着两层单薄绸料在秦柔敏感的胸乳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顿时让刚缓过气来,坐直娇躯的美人儿全身微颤,再次瘫倒在了他怀中,羞声羞气道:“大哥,勿要作弄柔儿,人家与你说些话儿。”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们边说边做,边做边说嘛”张霈伸手扶住秦柔小柳腰,两瓣圆润丰满的臀肉还有意无意的夹住他下身的火龙,扭动摩擦,让好色男人舒爽的哼了一声。

    秦柔高氵朝后的身子敏感无比,遭他这般作弄,小嘴轻轻“嗯”了一声,鼻息粗沉,香甜火热,腻声道:“大哥,不不要弄作弄人家哦,柔,柔儿要说正经事呢,哦人家的身子”

    正经事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男欢女爱更正经的事么张霈听闻秦柔一再提及身体,顿时愣了一下:“柔儿,你的身子怎么了”

    见张霈终于老实了点,秦柔轻轻呼了口气,粉面如霞,柔声道:“大哥,其实柔儿的身子和别人不一样”

    “嗯,我知道”张霈认真的点了点头,坏笑道:“不一样,不一样,大哥刚才已经替柔儿检查过了,真是不一样啊”

    秦柔嗔笑着捶了他下拳,玉脸绯红一片,轻轻在他额头点了一下,假装生气道:“大哥,柔儿是和你说真的。”

    “嗯,嗯”张霈在她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言语轻佻,“柔儿,其实大哥也有事要和你说呢,而且是更重要的事。”

    话音末落,张霈顺势滚躺在秀榻之上,猛的将怀中佳人美妙绝伦的**压在身下,接着就用嘴和手挑逗着秦柔心底汹涌澎湃的**火焰。

    象征性的摇摆着蛇腰,摆出挣拒抵抗姿态,虽然秦柔浑身热烫如火,明显是已经在好色男人的挑情手法下,春情勃发了,但是小嘴里仍是娇哼道:“大大哥,不不要”

    秦柔娇躯轻轻扭动,就象一名正被“色狼”霸王硬上弓的美女,为了自己的贞洁和清白,不停挣扎反抗,想逃出“色狼”的魔爪,但这种娇柔无力的挣扎,在“色狼”眼中却是激情和刺激。

    非但没能脱离好色男人的狼口,而且因为扭动斯磨更加激起了张霈心中炽热的**,双手连撕带扯,顿时让高贵优雅的秦太妃身上衣裙变成漫天飞絮,露出掩藏在衣裙下,雪白细腻的冰肌玉肤。

    没有丝毫瑕疵的柔腻娇躯,高耸坚挺的**弧形完美,平滑雪腹之上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细腰盈盈一握,翘挺丰硕的俏臀,稀疏芳草中间一道粉色缝隙若隐若现,浑圆修长的粉嫩大腿,再配上一双白如凝脂的玲珑小脚,每一处都刺激着他男人的**。

    张霈舌尖顺着秦柔娇嫩玉颈轻轻滑动,香滑柔腻,一股熏人欲醉的清香直冲鼻腔,抱着她纤细腰身的一双色手也展开动作,向上移动,迅速攀上并握住美人儿胸前那对丰硕娇嫩的椒乳,大力揉捏起来。

    秦柔“嗯嘤”一声,柔弱无力的抗议被张霈火热的吻给堵回了喉间,那张娇艳诱人的朱唇在好色男人贪婪的允吸下,奏响“咿咿哼哼”的乐章。

    此时的秦柔,根本无法反抗好色男人对自己美妙身躯侵略性的占领,嘴里唇舌相触,好似电击一样让她身心始终处于一种半醒半醉的酥麻状态,裸露于暧昧空气中的冰肌雪肤被张霈散发着炽热男子气息的身体烫得一阵阵发软发颤。

    感受着身下美人儿娇躯的震颤,张霈双手在她柔软如棉绝美娇躯上无处不至的来回抚摸着,粉脸、玉颈、**、蛮腰、翘臀、美腿

    张霈双管齐下,亲吻爱抚,同时双手高高抬起两片火热挺翘的雪白臀瓣,下面则伺机轻叩玉门关,准备正式摘采这朵娇艳欲滴的鲜花。

    想象中处子逢春,莲花并蒂的情形并未出现,身经百战,而且百战百胜的张霈竟然闯关失败,那看似粉娇柔腻的竟是如此强韧坚实,密不可分。

    张霈腰身微一用力,又是向前用力一挺

    “啊”好色男人和身下美人儿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痛呼,张霈居然还是被拒于玉门关之外。

    “不要”秦柔从意乱情迷的激情中惊醒过来,心中娇羞害怕,急忙慌手慌脚地推拒着张霈。

    “这叫什么事儿”已经是战斗力指数急速飙升至极限的好色男人哪里肯就此鸣金收兵,万里长征只差最后一步了,誓不能被阻于玉门之外,不过张霈心中也有些疑惑,明明是玉溪滚滚,春潮泛滥,蓬门桃源为何还不未君开

    “大哥,其实柔儿,柔儿天生九阴绝脉,是无法和你行房事的”泪水在秦柔的眼眶中打转,那楚楚无依,惹人怜惜的娇柔模样真是看的人心都酸了。

    九阴绝脉九阴绝脉是什么东西

    “柔儿,九阴绝脉是什么”张霈不禁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九阴绝脉就不能和我行房”

    “大哥,这你要柔儿怎么说呢”晶莹的泪珠终于顺着秦柔光洁的玉颊滑落,泣声道:“这很难说出口”

    张霈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么,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在哪里听过“九阴绝脉”,但又有些疑问,似乎没有解答

    关系自己下半身的幸性福,张霈轻轻拭干秦柔脸庞的泪水,急声问道:“乖乖柔儿,不要哭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什么是九阴绝脉呢”

    秦柔轻“嗯”一声,羞的纤手紧紧握着床褥,怯声道:“这人家刚才明明要告诉你,你却不听,现在”

    “好柔儿,是大哥错了还不行吗”张霈紧张的催促秦柔,急声道:“你就快说吧”

    “绝脉是一种天生的人体经脉阻塞造成的先天绝症,这种绝症按轻重分为,三、六、九三种。女子属阴,人体十二正经皆为阴脉,故称三阴绝脉、六阴绝脉、九阴绝脉。男子反之,人体十二正经皆为阳脉,即三阳绝脉、六阳绝脉、九阳绝脉。”秦柔满脸羞红的说:“身怀九阴绝脉的女子玉玉门紧窄,与男人行周公之礼的时候,那里会变得奇寒无比,男子进去别说发生关系,冻也冻死了若是强用强的话,立时会毙命当场的”

    原来是这个原因,张霈不由恍然大悟,尚仁德丧心病狂,秦柔如此美艳却能在上任琉球王病逝后仍能保持处子之身,却是这“九阴绝脉”的奇症。

    秦柔看张霈不闭口不言,柔柔叹息一声,轻声继续道:“身患三阴绝脉的人一般活不过五十岁;身患六阴绝脉的人则少有活过三十岁的,而身患九阴绝脉的人在十六岁就会病发,那时,因为经脉长期阻塞,血气不足,所以嘴唇发紫,皮肤泛白,身体瘦弱,不能做剧烈运动,甚至不能有剧烈的感情波动,否则就随时有生命危险。每次发病时都是浑身阴冷,全身有一种寒冷刺骨的疼痛”

    张霈轻轻将秦柔搂在怀中,爱怜的说道:“好柔儿,别担心了,大哥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秦柔也在张霈温暖的怀抱中,诉说着那深埋在心底的往事,十六岁时,她已初显绝代风华,后宫佳丽嫔妃之中,她独如一泓秋水,又似冥海冰山,清丽无伦。

    皇宫这块深潭毒沼中,注定容不下清丽,忍不了高洁,这最后的纯净,也终要被雨打风吹去。

    刚刚登基的为皇的尚仁德对自己这名义上的“母亲”,惊为天人,觊觎已久,即位当夜就率心腹偷入秦柔居所。

    秦柔凄厉的求救声穿空而出,但畏于尚仁德的权势,谁敢吱声

    万幸最后关头秦柔被一个枯瘦老者所救,对方不但救了她还诊断出她身患九阴绝脉之症,此后每年都会来宫中为她施针续命,否则她怕是早已香消玉陨了。

    对方从未提及自己身份,秦柔也没有打探过,但张霈却知道在琉球符合条件的人除了“邪医”烈钧以外,还真没人有这个本事。

    美人多了去了,犯不着为了美人丢了性命,尚仁德得知秦柔身缓九阴绝脉后对她自是不闻不问,疏远不见。

    难怪烈钧每年都要跑几次琉球皇宫,原来是这个原因,张霈听完事情始末,心中不禁感叹世事多巧合,怕就是这个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