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天雷动地火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北川绘美搀扶着娇喘吁吁,全身虚弱无力的单婉儿来到一个装点奢华的室内浴池,这里是宫中嫔妃专用的洗浴池。

    吩咐负责服侍的宫女退守到浴室之外奉候,未经允许,不得打扰。

    烟腾雾升,水汽弥漫的诺大浴室中,只剩下正为单婉儿宽衣解带的北川绘美。

    东瀛美女妩媚一笑,纤手慢慢伸向单婉儿前襟,轻轻解开线绳并将衣襟拉开,雪腻肌肤暴露在暖润的水汽中。

    “嗯”单婉赶儿轻扭腰身美臀,想要摆脱北川绘美的“魔手”,但是,任她如何挣扎,她的上衣却难逃褪离娇躯的命运。

    敞开的衣襟露出包覆着丰满**的红色亵衣,北川绘美用手轻轻地爱抚着单婉儿的双峰,由外而内开始慢慢轻揉画圈,同时用贝齿轻咬着她玲珑的耳垂,笑道:“美人儿,没想到你的身材竟这么好,比我还大还挺呢真让人爱不释手啊”

    单婉儿“奋力”地想要扭转娇躯,以躲避北川绘美的侵犯,但无奈受制于“媚女丹”的霸道药力,全身酸软乏力,根本避无可避。

    北川绘美将嘴凑近单婉儿深邃迷人的乳沟,伸出香舌舔了一下,浪荡的轻笑道:“美人儿,你就别挣扎了,我的技术绝对比那个臭男人强,保证你欲仙欲死。”

    在说到“臭男人”的时候,东瀛美女眼中闪过一道森冷杀气,心中暗忖尚仁德何德何能若非看在对主公有利用价值,他凭什么享用自己的身体,当主公统一日本,君临天下的时候,哼

    七世纪后半叶,日本遣唐史将其“大和”国名改为“日本”,意为“太阳升起的地方”,其后沿用,成为日本的正式国名。新唐书日本传中有记载:咸亨元年670年,倭国遣使入唐,此时倭国已“稍习夏言,恶倭名,更号日本。使者自言,因近日出,以为名。”

    所以,明朝时日本其实已经成为日本正式的国名,但中国却仍以“扶桑”“东瀛”“倭国”称之。

    北川绘美嘴里说着挑逗的淫词荡语,双手也不闲着,慢慢向下移到单婉儿腰间裙带,而对方放浪大胆的谈吐却没有让她有丝许讶异,仿佛如此清纯可爱,娇媚明艳的女子,脱口而出这般淫荡无耻的话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难道东瀛人的淫浪自古就是众所周知的事原来后世每年600亿美元经济收益的色情产业基础就在这里,不仅如此,日本色情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更是逐渐渗透到新兴的电子娱乐acganie动画、ic漫画、gae游戏领域。变态要从古代抓起真是一点也没说错。

    北川绘美不是第一次爱抚女人,在接受忍者训练的时候,短短三年就在众多女忍者中脱颖而出,从被调教的对象变成调教别人的导师,她爱抚过的女人比尚仁德这个荒淫的中山皇帝还要多。

    可是现在她的双手却在轻轻颤抖,因为她从未爱抚过像单婉儿这样天仙般美丽高洁的美女,北川绘美心中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高高在上支配别人的快感,这种支配感觉与以前调教其他女忍者的感觉很不一样,是一种能让她非常亢奋的感觉,这一股股冲击身心的强烈兴奋使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下身已经湿透了。

    北川绘美亲吻着单婉儿耸挺的酥胸,隔着亵衣舔着她的**,感觉两颗殷红的蓓蕾随着她粗沉的鼻息慢慢硬了起来,透过亵衣可以清楚地看出她美丽乳型和顶端两个明晰的突起。

    突然“嘶”的一声,单婉儿惊觉胸口一凉

    亵衣在空中带出一抹艳红,落在池中,单婉儿胸前那对雪白饱满、柔软娇挺的乳峰惊慌失措地弹跳而出,只见那一片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上,一对含羞带露、娇软可人的乳峰顶端,两颗鲜艳欲滴、嫣红玉润的蓓蕾就像冰雪中含羞开放的花蕊,迎着北川绘美充满欲火的目光含羞绽放,微微颤抖

    “啊”情翻欲涌的单婉儿一声娇呼,娇不胜羞,羞愤欲绝,不知应当如何应付。

    理智和清明一点点被欲火吞噬,她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自己耸挺软腻的**,就已被北川绘美趁虚而入,红艳艳的小嘴含住了她胸前饱满的乳峰,大力允吸起来。

    北川绘美纤手双管齐下,左手握住单婉儿另外一只柔软丰满的玉峰恣意揉抚,右手隔着柔薄的丝裤,轻轻一按饱满柔软的微凸,激得单婉儿娇躯猛的一颤。

    轻轻褪下那已经被**欲潮润湿浸透的亵裤,妩媚绝色的单婉儿此时全身已是无遮无掩,一丝不挂了,只见那美妙玉滑、雪白修长的粉腿根部,一团淡黑微卷的黑丝娇羞地掩盖着那一条诱人的玉沟

    单婉儿粉脸透着诱人犯罪的妖红,银牙咬碎,一言不发地任她摆布,直至衣衫尽除,娇躯**,北川绘美温柔爱抚,尽心服侍,接着调好水温后自己才脱衣搀扶着她下水。

    清水含香,烟波袅袅,单婉儿妖娆美艳的女体整个浸泡在水池中,青丝披散,峨眉弯翘,鼻梁挺直,香唇殷红,组合在洁白无暇的俏脸上显得美丽圣洁而又自然和谐。

    丰硕傲人的胸部有一半浸在池中,两颗娇艳欲滴的红樱桃并排而立,浮于池面,两条掩在水下的修长美腿在目不能视的水下摩擦扭转。

    单婉儿轻轻躺在温池边沿,杏眼含春,神情妩媚,北川绘美在她身旁,揉搓着她比自己还要丰盈饱满的椒乳。

    “双峰浑圆丰满,真是好看,你真的生育过吗”东瀛美女眼中闪过一丝妒忌神色,攀上单婉儿饱满沈实的纤细柔荑有使劲的挤压起来。

    “啊”单婉儿芳心一悸,檀口娇呼一声,一丝异样的感觉从被揉搓的乳峰处如涟漪般地荡漾开来,扩散至全身。

    单婉儿感觉自己的双峰已经膨大鼓涨了一圈,对于北川绘美,她的心中并没有面对尚仁德时那种生恶痛绝的厌恶和抵抗,如潮袭卷而至的狂暴**逐渐升起,她忍不住调整了一下躺在水池中的姿势,香甜腻滑的柔唇轻启微分,喃喃自语道:“啊好胀啊”

    美目凄迷,倾长的睫毛频频抖颤,单婉儿终于还是羞涩的闭了起来,只是玉背倏然弓起,丰挺的胸脯向前高挺。

    北川绘美微微一怔,接着嘴角绽开一丝妖艳的微笑,妙目流转,却正好瞥见单婉儿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那丰润湿滑的唇瓣略略分开,再衬着那浮现在雪白双颊上淡淡的红晕,竟让北川绘美生出丝丝**。

    空中渐渐弥漫起绮靡的空气,北川绘美只觉口干舌燥,气血上涌,单婉儿那诱人的肢体语言已经在催促她不要犹豫,快些动手了。

    北川绘美握住单婉儿一双胀鼓鼓白皙**的双手猛然用力一压,“啊”迷失在**海洋中的单婉儿丝毫不能掩饰身体的快感,大声叫唤起来。

    东瀛浪女终于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绝代尤物,此时的单婉儿竟连她这个美女也萌然心动,头眩目晕,难怪尚仁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这个女人,她可真是人间极品啊

    北川绘美的手不由加重了揉搓的力道,单婉儿双峰**上立时出现了殷红的痕迹,双手下移,紧紧搂住她柔若无骨的纤细腰身,低头寻上了她颤抖灼热的樱唇。

    单婉儿脑中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身心均颤,整个陷入一种异样的**漩涡中,似开似闭的樱桃小口逸出一种时断时续呻吟,宛转悠扬,荡人心魄。

    前庭大院,侍卫林立,盗铠鲜明,刀剑锋锐。

    “站住,你是何人胆敢擅闯禁宫”这时,守在门外的侍卫看见一个忽隐忽现的模糊人影急冲过来,枪打出头鸟,可怜的侍卫甲连开场白都还没有说完,就被浑身腾散着杀气和煞气的张霈打翻在地。

    神情冷峻的张霈一脸冷漠,嘴里冷冷说道:“给我让开。”

    “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不成,你说开门我们就开门,虽然我们是跑龙套的,戏份很少,我们跑龙套的虽然台词不多,可也是有尊严的。”众侍卫刀剑出鞘,将浑身杀气腾腾的张霈围在中间。

    “让开。”张霈现在哪有闲情理会他们,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仿佛是万年雪山上,呼啸而来的冰雪咆哮。

    “不行,你以为你是谁啊李强闯灵鬼界,也没你那么嚣张。誓可杀不可辱,职责所在,我们死也不会让你进去的。”

    “嗯,我们的确应该尊重每一个龙套,所以,我决定将阻挡在我面前的那些傲慢无礼的家伙,用全力消灭他们龙破斩。”张霈在自己还没被气疯之前,随手一抬,也没见有什么动作就将拦在眼前那些不长眼的带刀侍卫全部放翻在地,昏迷不醒。

    心中异常狂暴的张霈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像,真身破门而入,手掌成爪,吸力狂猛,一个软瘫在地的侍卫被他单手提起,冷声问道:“说,婉儿在什么地方”

    看着眼前混世魔王般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子,差点没被张霈吓晕过去的侍卫终于忘了龙套的尊严,很配合的老实交代道:“她她被人带到浴池去了浴池在后院转角”

    浴池得到婉儿的去向,身体悬空的侍卫“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张霈的身影突然一阵扯动,随后就慢慢淡化消失下去,而真身则早已经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光影朝浴池的方向冲去。

    这个时候,心急如焚的张霈双目赤红如血,仿佛一头发狂的猛兽,凡是阻拦在他前进道路上的侍卫全部二话不说,一拳打倒,顾不得怜香惜玉,那些运气不好,挡住他前进道路上的宫女太监也是同样的待遇。

    浴池室外,两个奉候在门外的宫女,看见一个陌生男子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伸手就欲推开浴室大门。

    两个宫女急忙用身子挡在张霈身前,娇声喝叱道:“你是什么人,一点规矩也没有”

    怒火中烧的张霈双眼射出丝丝戾芒,逐渐失去了理智,出手如电,一把捏住两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纤细的脖子,柔腻的颈项软绵光洁,只要他稍一用力,即会折断,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笑容,抬手把出言不逊的两人当成垃圾般甩了出去,落地后,臻首一歪,昏了过去。

    张霈怒哼一声,天雷动地火,冰炎二重劲猛然爆发,一拳轰在浴室大门上,原本紧闭的门扉四散碎裂,跨入室内,入目的香艳一幕,看的怒发冲冠的男人也不由心跳加速。

    北川绘美跪在地上,用指尖轻轻滑过单婉儿圆润雪白的大腿,臻首埋入她的双股间,灵舌轻舔她下身浓密的乌丝

    北川绘美的香舌轻轻蠕动舔砥,单婉儿的两条浑圆的美腿难耐的扭颤着,身体充斥着**与快感,艳绝天人的俏脸上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星眸此时半瞇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柔和挺立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喷散着如兰花般的幽香气息。

    “婉儿”面对眼前不堪的一幕,狂怒中的张霈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声音震地屋子“嗡嗡”作响,甚至连支撑整个浴室的房梁都出现了丝丝龟裂痕迹,真不愧为修炼“天魔九变”,踏足先天之境的高手,虽然还只是处在刚入门的阶段,但威力已是不容小觑。

    张霈右手一挥,一记无形刀气应气而发,澎湃劲力将北川绘美的身体腾空而起,狠狠撞在坚硬的墙壁上,惨叫一声,落下时唇角挂着一丝殷红血迹。

    单婉儿并没有昏迷,她在听到耳旁巨大的声响时,微抬臻首,不过看她的样子好像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头抬起来,可是她的双眸却不知为何,虽然她不断蹙眉,但是那双眼就是睁不开来。

    张霈取过一件披风将单婉儿娇躯裹住,挽着她纤细的腰身搂在怀里,眼中露出摄人的寒光,冷冷地看着半撑着身体的北川绘美

    东瀛美人看着张霈的眼神,心中不由一震,好骇人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