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玉女娇媚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呀”秦柔一声娇呼,转身欲逃,张霈邪笑着伸手一拦,揽住她纤细的腰身,向自己怀中轻轻一带,佳人入怀,软玉温香。

    张霈当然不会满足现状,有进攻才有进步,大手向下移去,顺着她动人的玉背,落到硕挺肥美的翘臀,来回爱抚,助她行气畅血,化血散淤,当然最主要还是挑逗和刺激,必尽就是刚才轻轻拍了一下,若是真的有“淤”散才是怪事。

    这个时候已是羊入虎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秦柔不一会便给张霈这坏人在身后粉背臀股,无处不到的魔手摸得全身发软发颤,发娇发春,香唇檀口溢出丝丝娇吟。

    张霈绝非卫道之士,也不是柳下惠,正好相反,他是色中饿鬼,**转世,如今美人在抱,哪有不乱的道理,随着心中欲念越来越狂炽,低头瞧见秦柔神情娇羞,眼光迷离,欲拒还迎,手中抚摸揉搓的力道也跟着不断加大。

    秦柔两眼泛春,你粉颊飞起一抹红霞,喘息着仰起俏脸,呻吟道:“大哥真坏,寻着借口作弄轻薄人家”

    “你是我老婆,那个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还说什么轻薄不轻薄的”顿了一顿,张霈深情地道:“再说,摸摸你的臀背,算得什么一回事”

    秦柔春心荡漾,娇喘吁吁,媚声道:“你弄到人家这个样子,还在自夸多情,我不依你啊哦”

    张霈的手放肆的滑入她裙裳内,捏揉她浑圆的臀瓣,手指一探,羞涩的褶皱紧紧的闭合,遮住了甜蜜的甬道。

    “嗯”秦柔呜咽一声,美眸潋滟,似怪他不知分时间地点,放浪形骸。

    “乖乖宝贝儿,别乱动”张霈轻声抚慰,手指却在颤动的美妙处绕着圈,打着旋,试着松动紧闭的褶皱。

    神秘的诱人之地尽在掌握,粉色的褶皱微微颤动着,似乎在等待客人的进入,张霈邪邪一笑,修长的指腹轻轻磨擦着紧闭的幽秘。

    缩闭的褶皱敏感的收紧着,秦柔拧着蛮腰想要躲开,身子却被好色男人紧紧抱住,无处可躲。

    “秋高气爽”张霈轻轻在她粉脸上宠溺地亲吻了一下,感受着玉颊上腾热绯晕灼热的温度,微笑道:“下句是什么”

    “秋高气爽”对这无头无尾,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聪慧过人的秦柔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接下去。

    张霈将脑袋凑到秦柔粉嫩的耳垂边,呵了口热气,笑道:“**正好。”

    “无赖”秦柔低碎一口,害羞地想要挣脱,却是有心拒敌,无力回天,在张霈热力十足的烈焰红唇之下,她再也没有丝毫反抗余地。

    好色男人的舌头迅快地溜进秦柔的微分的檀口,勾出她的小香舌,不停地、搅动、纠缠、咬添,吞津饮液,好不快活,美人儿被他逗弄得芳心迷醉、神志迷惑,咿唔连连,哼哼哦哦。

    好不容易“熬”到张霈鸣金收兵,火辣热烈的湿吻刚刚结束,几乎窒息的秦柔连忙娇声急喘起来,一丝晶莹的银线牵连在两人的唇瓣之间。

    张霈灼热的吻不断落在她玲珑的耳垂,光洁的玉颈,大手隔着衣服揉她骄傲挺拔得像座小雪山一样的乳峰。

    秦柔的胸很大很美,好色男人一只手完全无法握住,揉、搓、挤、挤、捏,同时用腿轻轻迫分入她一双修长**之间,用大腿根部顶着女性的神秘妙境,上下摩擦,就在暧昧的气氛越演越炽,即将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之际,一阵晨风拂来,美人儿娇躯一颤,张霈思及秦柔体弱,这才止住侵略的“步伐”。

    张霈停止了动作,看着臻首低垂,连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的秦柔,她那雪白的肌肤,柔滑细嫩,成熟的躯体,丰润魅人;修长的**,圆润匀称;浑圆的美臀,耸翘白嫩,对自己实在是充满了诱惑。

    秦柔也从激情中缓过气来,悄悄抬头望了一下,正好对上张霈火一样的眼神,吓的再次低下头去,美眸虚合。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张霈自己骗自己的狂念了几十遍色即是空之后,轻轻咳嗽一声,强压下心中绮念,拉着粉脸绯红的俏佳人继续前行,寻幽探秘。

    园院占地极广,途中怪石嶙峋,巨大岩石雕琢的假山惟妙惟肖,几可乱真,而且座座耸兀参差,不整不齐,极具观赏性,也不知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木树如林,两旁翠竹松柏,叶绿根深,茎枝茁壮,遮天蔽日。

    沿途遍植异域名花,娇美可爱,斗奇争艳,幽香阵阵,清爽怡人。

    突然,两人眼前雾气腾腾,朦胧一片,视野变得模糊不清,再行数十步,前方现出一汪幽潭,使人有种“水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却有不会感到不协调的感觉。

    潭水清澈,泛着一圈圈涟漪,不时炸开一个水泡,温湿水雾腾腾,奇香阵阵扑鼻香。

    曾记得古龙大大有本飞刀,又见飞刀,张霈暗忖没想到本少爷和温泉还真是有缘:温泉,又见温泉,好像第一次和秦柔见面就是在“离宫别管”的温泉处,天意,真是天意,难道是上天要我们共浴

    张霈拉着美人儿柔弱无骨的柔荑,急走两步,到了泉水边停住方才停住脚步,俯身弯腰,探了一下水温,不冷不热,泡温泉温度刚刚好。

    测过头向站在身旁的秦柔飞快的眨了眨眼,张霈脸上露出一个恶作剧的表情,接着便自顾自的宽衣解带,旁若无人。

    “啊”秦柔惊叫一声,耳垂都羞红了,急忙背过身去,闭紧双目,当耳中悉悉索索响毕之后,紧接着传来“噗通”一声,似重物落入水中。

    秦柔不顾羞涩,回转娇躯,只见潭边堆放着几件散乱的衣衫,水中却漾起一圈又一圈潋潋水纹,波光粼粼。

    美人儿放眼望去,潭水一片平静,寂寂无声,无甚响动,心中一急,正待放声呼喊,只听一阵“哗啦”声响传来,张霈突然自水中钻了出来,轻轻抹了一把顺着头发滴落的水珠,笑着朝秦柔挥手道:“柔儿,相公在这儿。”

    张霈充满阳刚味的躯体大半被雾水烟气隐沉,精壮的臂膀若隐若现,脸上带着令人沉醉的吟吟笑意,潇洒不羁,甚是俊郎。

    脸色嫣红的秦柔快速的扫了他一眼,轻碎了一口,微嗔道:“大哥,你真是不知羞。”

    “天大地大我最大。”张霈哈哈大笑道:“好宝贝,快下来,舒服着呢”

    “大色狼,又想占人家便宜。”秦柔做了一个鬼脸,模样娇羞,可爱极了。

    “真不下来”张霈一脸正色道:“相公保证不乱来。”

    “人家才不上当呢”秦柔转身跑开两步,原本以为张霈会叫住自己,哪知他却不闻不问,似把她忘了一样。

    秦柔跺足不依,想走却又迈步开步子,“嗯嘤”一声,贝齿轻咬下唇,低声道:“你你不准看”

    “不看,不看。”张霈答应的倒是快,而且说到做到的捂住眼睛,心中将“不看才怪”补齐之后,十指大张,眼前一切,纤毫必现。

    秦柔不知身后正有一道火辣辣的目光盯着自己,眨都不眨,在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了之后,她娇靥绯红,美眸已被一层水烟雾气笼罩。

    两只玉手伸到头顶,逐一取下云髻上的玉钗,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满溢美感,满头青丝如瀑布般疾泻而下,长发如云,化作千万缕柔丝在她周身飞舞。

    秦柔轻轻解开裳带,狐裘、霞帔丝衣一件件悄然滑落,最后小心翼翼的褪下绣裙。

    那白析娇嫩的肌肤让人看了头晕目炫,一袭精致锦纹的粉色亵衣紧紧裹着她的娇躯,那若隐若现的玉体一览无遗,尽入张霈一双色眼。

    当秦柔微微用力褪下粉色亵裤的时候,好色男人看的目瞪口呆,一阵失神,顺着那预兆臀部隆起迷人浅沟,在上面绝美腰臀那向内凹陷的曲线的衬托下,两瓣雪白滑腻的凝脂划着绝美的弧度高高隆起,嫩地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滴出香啧啧的水来一般,雪白光滑得泛着一道迷人的光晕。

    张霈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婉儿的美臀很圆很大很诱人,但眼前的美臀却丝毫不亚于婉儿那两瓣巨臀,那渐渐隆起的雪白硕臀,滑若凝脂,中间那道深深延伸向下的臀沟若隐若现,深邃而迷人。

    随着紧绷的丝绸亵裤滑离娇美玉体,张霈的眼睛都让那两瓣肥臀给晃花了,瞳光涣散不定,连焦距都快没了。

    秦柔裳裙尽褪,身上只余一条细得不能再细的紫绸亵衣,紧紧地缚着那对雪白硕大的美乳,仅仅露出上边两弧饱满的凸浮以及下边硬生生挤溢出的两肚肥美酥团。

    张霈目露奇光,暗忖:“这样大嗯,怎么着也该有e罩杯吧”

    秦柔反手伸到颈后,不过似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急步走到潭边,轻轻的抬起那丰圆玉润的修长美腿,缓缓浸入水中,站住脚后,享受着温水淹没肌肤带来的那沁人心脾的温暖。

    虽然秦柔动作很快,但仍被张霈看了个准,粉嫩花心随即暴露在他眼前,芳草萋萋之处更让人有多一分则太长,少一分则太短之叹;迈步间青葱似的修长双腿,不论色泽、弹性,均无可挑剔,美得眩目,直叫任何男人看了都忍不住想犯罪。

    “啊”秦柔舒惬地发出一声轻叹,慵懒甜软异样撩人,娇躯软软地随着潭中池水涌动而纤腰款摆,舒服之至,软绵绵地像是想要就此睡倒下去。

    张霈听的心中一荡,禁不住郎狼心荡漾,暗道这不是诱惑我么

    秦柔粉嫩如同藕节般的玉臂绕到后背,解开亵衣的细绳儿,接着掀开胸前最后的遮羞之物,刹那间,天地万物色为之变。

    一对耸翘得惊心动魄的傲人美乳弹跃而出,微颤颤,晃悠悠,沉甸甸,肥滚滚,滑似凝脂嫩若酥酪,白滑得好似剥了壳的荔枝。

    浑圆美硕的乳峰半浸在潭水中,凌波摇晃,肉浪翻涌,迷人地荡漾出圈圈涟漪。

    在她前方的张霈仿佛被炸飞了魂儿,好一会方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的好色男人大手一伸,把滑落水里的束胸飞快捞在手里,绸锦料子的小巧亵衣轻轻置于鼻端,混沌的脑子里,充满的,全是虚无飘渺的**幻想。

    对于你爱的人,只有褪下她的内衣,才有可能为她披上嫁衣。

    绮想着这身衣物主人的娇美模样,甜美樱桃般的小朱唇,张口滑润无比的舌丁舔着红唇,突硕玉峰抚慰着自己沸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