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水下交欢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逮着一条好大的鱼儿,单疏影和萧雅兰娇笑一声,俏脸上写满胜利的笑容。

    秦柔此时已胡乱的将衣衫披在身上,如云秀发披散在肩头,束着一条紫霓勒子,雪肤丰肌,胸前惊耸着一对肥美圆滚的傲人玉峰,由于失去了束胸的裹缚而尽情起伏晃动着,湿湿的裙衫将她一对明显发育超常,堪称**的玉峰的形状毫不掩饰地完全凸现出来。

    一对性感玉峰遥相呼应,乳身坚挺、饱满,玉峰间的乳沟深不见底,两颗鲜嫩的红樱桃紧紧顶着湿湿的薄裳,十分香艳,润湿的长裙紧包着翘耸的**,显得出她修长的**,性感诱人。

    此刻她俏脸含羞,眉间带媚,羞答答地看着二女,没有半点往日那种高高在上的凛然威严,聪慧如她哪能不知晓她们刚才是故意捣乱,捉弄那要命的冤家。

    单疏影原本还想停再多补上两记剑指,但纤纤玉指却倏地停在空中,她凝神细细听去,池中除了无数水泡不断生成、破裂、翻涌的声响外再无其他。

    她心中不由猛然一颤,旋一跺脚,微嗔道:“人家已经发现你了,还不快出来”

    寂静无声,潜在水下的张霈便似消失了般,既不说话,也不出声。

    “相,相公快快出来”单疏影娇躯微微的颤动,心里说不清来由地抽悸,难道刚才失手伤了相公这可如何是好

    在古代男人就天,男人就法,男人就是一个家的顶梁柱,虽然江湖儿女不似寻常百姓那般在意,但礼不废,若是张霈真有个什么,单数应必将内疚自责一辈子。

    双颊緋红的萧雅兰站在池边,脸如新月,樱桃小口,长发垂肩,肤色有如羊脂白玉,映雪生辉,耀日泛嫣。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高耸饱满的双峰,胸前双峰随着越发急促的呼吸不住跌荡耸动,诱人之极,她体态撩人,美妙的身材玲珑剔透,连挺拔双峰上的蓓蕾也微微涨挺,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勾魂荡魄的气质。

    萧雅兰凝神看了片刻,似自言自语又似对单疏影说道:“你说主嗯,大哥会不会有事啊”

    “不相公武功深不可测,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我看他定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秦柔檀口微启,最后确是什么也没有说,秀眉微蹙,似喜还顰,接着只听哗啦哗啦水波漾荡之声响起,只见萧雅兰妙曼诱人的娇躯消失在温泉池水之中。

    “坏人,莫叫我发现你是在耍无赖你,你要是骗我,我我,我”单疏影凭岸而立,鼻子阵阵酸楚,思及若张霈真有个闪失,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脑中乱了方寸,心里的压抑如排山倒海般扑过,挤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我了半天也我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羞红着俏脸恶狠狠地冷声道:“我三天不让你进房”

    萧雅兰可不比张霈,没有水下视物如常的能力,功聚双目,四下搜索,惹火的身材如鱼儿般轻轻摆动。

    张霈的身体整个沉在池底,身心完全融入到水里,双眼微微虚合,似开似闭,感受着水流动的纹路,静静体会着水的波动,从而最恰当用力,仿佛在与水交流。

    这时左边传来一股水流被分开的感觉,张霈的皮肤感应出水波的压力,从而推算出鱼儿上钩了。

    张霈的眼睛猛然张开,双眼闪动着黑色异茫,突然伸手抓去,萧雅兰感觉前方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吸扯力道,周围的水开始不自然的旋转翻腾起来,乱流激荡使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方去。

    刚才那般捉弄戏耍为夫,难道不知道男人在那个的时候是不能打扰和惊吓的么若是有个什么好歹,到时候哭的可是你们自己,惩罚当然是免不了的,不过现在嘛,嘿嘿,先收点利息回来。

    张霈将单疏影的身体拉到身边,孔武有力的双臂一环,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双手碰在她雪滑的粉肌上,胸膛被她胸前一对弹性极佳而又丰满厚实的**贴磨压挤。

    在抱住她娇躯的瞬间,张霈知道美人鱼已经落网了,现在是享用大餐的时候了。

    此时的萧雅兰身上和张霈一样,保持着出生时最原本的模样,**裸,光溜溜,什么也没穿,两团柔软丰腻的**贴在他的胸膛上。

    张霈坏笑着挺起胸膛,结实健美,坚硬似铁火热如焰的胸肌在美人儿饱满的**上尽情挤压搓弄起来。

    萧雅兰在张霈怀中轻轻挣扎反抗,可是她本就不及男儿力大,而且现在是在温泉水池之中,英雄都无用武之地,巾帼佳人更是不堪一击,何况刚才的一曲勾魂引魄的“天魔逍遥舞”早耗去了她大半功力,她的挣拒不过是使水底的水流更加混乱而已。

    看着萧雅兰欲拒还迎的神情,象征性的挣扎动作,张霈心里升起一股刺激无比的感觉,越是反抗越是有意思,征服起来才越来成就感。

    这叫什么这叫情趣

    张霈双臂收得更拢,搂得更紧,扭动胸膛,继续贴磨萧雅兰没有亵衣束胸设防的**,由于她很“配合”的努力挣扎,扭动腰身,好色男人心中赞叹老婆真是了解自己心意的同时业深深感受到一对浑圆且硕挺的双峰**裸的在胸膛上滚来如蠕去的舒爽感觉。

    看着近在咫尺的娇嫩的香唇,张霈唇角勾起的那抹邪邪的弧度越来越大,接着轻轻地吻了上去,惬意之极的闭起双眼享受这**一刻。

    张霈灵动的舌头将那两瓣性感迷人的芳唇含在口中,又香又甜,感觉美妙,接着撬开贝齿,尽情允吸着温润口腔中的甜蜜芬芳。

    萧雅兰感觉张霈将自己的樱唇整个咬住,火热的舌头霸道地如入无人之境,叩破玉齿把守的唇关,心中又慌又羞,她水性虽好,但也没有好到能够在水中欢好而不呼吸气闷的地步。

    就在旧气已尽之时,一道先天真气从张霈体内顺着他在自己口腔中翻江倒海的唇舌慢慢流入她体内,当萧雅兰感觉体内空气呼尽的同时,那道涌渡而来的真气已自主运转起来,生生不息。

    萧雅兰的反应从最初的轻微挣扎,到半推半就,再到如今的热情如火

    迷迷糊糊之中,不虞毙气呼吸之虑的萧雅兰迫不及待的探出三寸丁香,与入侵的“敌军”紧紧战到一处,交织纠缠,舌戏不休,玉津香液,香甜可口。

    萧雅兰只觉浑身无力,娇躯发软,藕臂纤手缠着张霈虎颈,变被动为主动,琼鼻娇哼连连,彻底沉醉陷落在激情四射的拥吻中,任张霈在自己娇嫩的玉体上恣意使坏,欲取欲求。

    张霈当然不会满足既得的胜利,他还要摘取更多更美的胜利果实,一只老实不客气的坏手伸到萧雅兰胸前,轻轻抚摩她挺耸的双峰**

    他们这头在湖底**激吻,打得火热,难舍难分,可是岸上的单疏影和秦柔见萧雅兰半晌没有讯信,心儿慌慌,暗自焦急。

    张霈的左手将她光滑的娇嫩的**紧紧搂在怀中,右手攀上她硕滚滚的玉女峰,紧紧握住,用力在豪耸**上捏挤搓揉起来,微微痛楚中那抹逐渐融化开去的酥麻软腻激得美人儿浑身一颤,不能自已。

    “嗯”一声含糊不清的呻吟被湮没在水中,张霈作恶的坏手勤勤恳恳,没有半分懈怠,继续搓握的工作,一对白耸耸,颤微微的双峰不断变幻着诱人的乳形。

    张霈搂着她玉背的大手顺着光滑白嫩,仿佛能掐出汁来的背部逐步逐步向下移去,动作轻柔而缓慢,最终落在雪白翘硕的雪臀。

    柔腻滚圆的硕臀,又圆又翘,肥嫩润挺,世间少有,把玩了一阵萧雅兰雪白粉嫩、娇俏圆润而又丰满的美臀,张霈的手又绕到前方,向最神秘的禁区进犯,不过紧闭一双死命夹紧闭隆的修长美腿却挡住了好色男人肆无忌惮的手。

    这个时候的萧雅兰已完全沉陷在**的汪洋中,望着她荡yin漾春的媚眼,难忍难耐的神情,湿腻丰润的珠唇,张霈在她**上不断动作的手揉捏得更用力了。

    腻柔的乳肉仿佛要从张霈手中挤出似的,带起萧雅兰玉体一阵娇颤,不过那种微疼的感觉却在转瞬就被更强烈的刺激冲淡转化,变为酥痒**的快乐感觉,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分张开来。

    香唇瑶鼻中不时溢出没有意识的娇哼,**的急喘,蚀骨的呻吟。

    张霈脸上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大手没有任何阻碍的探入禁地,抓住她娇嫩的大腿内壁轻轻向外分开,调整位置,认准那湿润微开的蜜瓣儿,纵体而入。

    此时此刻,完全臣服迷失的萧雅兰已是急不可耐的玉门大门,纳客迎主,将那叩关之物迎进自己体内。

    在现在这种姿势和状况的刺激下,感觉分外的敏感强烈,萧雅兰感到一股被彻底充实填满的满足感直冲天庭,连带着原本就紧窄温润花径也更加有力的裹挟收缩。

    张霈在温泉池底躺平身子,萧雅兰跨坐在他身上,成为女上男下的姿势。

    萧雅兰只觉一根火热的巨柱如生了根般死死顶住花径深处,那股酥酸麻麻,瘙瘙痒痒的滋味更是叫人难耐难忍,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小蛮腰。

    张霈兴奋莫名,正准备以后让诸女都试试这种特殊的交欢方式,但就在这个时候,变故突现,脑海深处猛然“轰”的一声巨响,混浊一片,一道奇异的潜流气劲倏然从他体内旋转的气旋中涌了出来,在经脉中奔流起来。

    对于这种感觉张霈并不陌生,在他修练“天魔九变”第一变时就已经经历了一次。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误打误撞之下,张霈再作突破,练成“天魔九变”第二变焚海变。这真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天要赐福,挡都挡不住,天魔功正是那种练至深处,不用刻意修练也能因天时地利人和诸多因素而大成的功夫。

    这种完全淹没在水中的交合方式,正好暗合宇宙玄黄,天地洪荒,混沌初开时阴阳一体的本意,全身都浸被水浸裹的样子恰巧有如是胎儿未出母体时的自然环境,这正是修练“焚海变”最适合的环境。

    更为凑巧的是萧雅兰正好又是魔门中人,也只有她修练过魔功的体质才可以使得张霈“焚海变”修练起来事半功倍。

    只见萧雅兰双手紧紧按在张霈的坚实的胸膛上,娇躯不停起伏,秀发如云飞散,漂浮水中,胸前硕滚颤颤的玉峰上下弹跳。

    张霈不由探出双手,握住那高耸的玉峰,不住的揉捏抓挤,更刺激得她如痴如醉。

    温泉池中的水液翻腾得越来剧烈,激荡之势大有不止不休,愈演愈烈之势,这可急怀了岸上的单疏影和秦柔,两女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与震骇,但对于单疏影来说,却更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感觉在她的心中扩大。

    当一股庞大莫可名状的真气突然自彼此紧密结合,密不可分的私秘部位涌入自己体内时,那种仿佛要魂飞天外的悸动让萧雅兰闷哼一声,若非深在水下,身湮水中,怕是早已不顾一切的大声娇吟起来。

    这股强猛无匹的真气和萧雅兰体内原有的内力没起任何冲突,水融,化二为一,接着快速流转于人体七经八脉之中,十二个小周天之后又从结合部位流回张霈体内,然后流转一个大周天后又再次涌向萧雅兰,灌入她体内。

    真气如此这般周而复始的在两人的七经八脉中流动循环,传递往复,每流转一次便强大一分,每传递一回便充沛一点。

    张霈熊腰一震,坐起身来,低头含住眼前晃颤的美乳,用力吸吮起来,双手则扣住萧雅兰柳腰粉臀,剧烈运动起来。

    萧雅兰娇躯最敏感的部位同时受到猛烈刺激,终于忍不住一声闷哼,两手死命的抓着张霈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他的熊腰。

    美人儿玉体急遽抖颤,花径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深处花蕊更是生出一股莫名吸力,扯得张霈浑身急抖,真是说不出的酥爽,而后一道热滚滚的洪流自花径深处急涌而出。

    张霈差点就舒服得呻吟起来,萧雅兰泄身的真阴被整个吸入体内,在“焚海变”心法的炼化下,迅速消散吸收,顺着一个古怪的经脉循环游动起来。

    浑身发出骨头“噼里啪啦”的响声,那种无法形容的畅快感觉,再次涌上心来,张霈只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舒服,神识渐渐清明。

    只听张霈一声狂吼,神枪一挺,紧紧抵住花径深处,双手捧住萧雅兰粉臀一阵磨转,将一股浓烫的精华射入她体内。

    萧雅兰最后的一点点感觉,就是那外来的强大真气在就要全部退离自己身体的时候却被一股滚烫的急流所阻,最终将一小部分留在了自己体内。

    那股相对于萧雅兰内力修为来说十分强猛的真气,在她体内循环流转了几圈之后,便和她修练多年的内力融为一体,安静下来,不分彼此。

    站在温泉池岸边的单疏影和秦柔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情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天魔气”与张霈相处这么长世间,单疏影对天魔气已经不陌生了,而且第一时间感觉出这股仿佛要撕裂天地的无匹力量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抵御抗衡的。

    秦柔檀口微分,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一声虎啸龙吟般的声响从水底发出,声震云霄,温泉池水轰然四散,似乎是被一股强猛巨力从下方掀起,翻转,迫散,震碎。

    劲风不停,潜流四溢,水箭如雨,张霈横抱着萧雅兰从水中一飞冲天,声势骇人。

    经过绝顶高氵朝后的萧雅兰,全身的力气彷佛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在张霈怀中,哪里还能动弹半分。

    她光洁的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鼻中娇哼喃呢,迷人的红唇轻启微分,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吐出,整个人还沈醉在刚才泄身的高氵朝快感中。

    张霈身在半空,只觉得自己彷佛一片随风摇摆的羽毛一样,飘飘荡荡,而他的身体也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似乎又瘦了一点,肩膀宽了些,脸上柔和的线条也变得坚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