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春宫秘戏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女退出里间,看见张霈正大大咧咧的坐在床榻边沿,翘着二郎腿,意态悠闲,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眼神不怀好意在她们姐妹三人身上转来溜去。

    “呀这个坏蛋是故意的。”三女几乎同时意识到这个早该意识到的问题。

    “坏夫君你怎么能让我们看这种下流东西呢”单疏影不依地噘着甜润润的小嘴,一副娇憨俏羞的动人模样,大异于平日的冷艳冰寒。

    “对啊”萧雅兰和秦柔随声附和,姐妹三人再次站在同一战线。

    “怎么又是为教夫的错唉这年代做男人可真难啊”张霈先是色眯眯的看着俏脸红扑扑的单疏影眼都不转,直将小妮子看的桃腮绯艳,耳垂染霞,害羞的低下头去才转而看向萧雅兰,而他嘴角微微勾起的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似乎也镇住了古灵精怪的小妖女。

    “柔儿,疏影和雅兰这样说也就算了,但是你真的有看见了什么吗”说话的同时张霈仿佛能窥视灵魂深处的灼热目光也一并移到了秦柔的身上,调侃道:“好看吗”

    “好看哼还好人家没”秦柔原本想说还好人家没看见,可她若实话实说岂不是弱了气势,旋急忙改口道:“要你管,总之是你不对。”

    张霈微微向床榻内移动了一下身子,在背后的内墙上,让自己坐的更舒适一些,接着双手一摊,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大声喊冤道:“嘿嘿,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一颗红心向太阳,为四个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出钱出力,哪里不对了”

    听不懂张霈稀里哗啦说的一大堆话是什么意思,唯一明白的就是他不肯“认错”,秦柔的确什么也没看清,此时被张霈反将一军,立时不知所措起来,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笨笨的,在心爱男人的面前,她的智慧连十之三四都没有发挥出来。

    “你让我们看那些羞人的东西难道还有理了”单疏影板起俏脸,一只纤手撑着柳腰,气呼呼的向张霈兴师问罪。

    “这些比师傅传我的那些媚舞画卷还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呸呸,想什么呢,羞死人了”幸好萧雅兰及时醒悟过来,没有将心中所想宣之于口。

    “难道外面下雪了怎么我比窦娥还冤啊你们怎么能这样冤枉为夫呢起初我明明是打定主意就算打死我也不会说的,可你们非要严刑逼供,像我这样诚实可,善良憨直,铁面无私,正气长存的新时代杰出十佳青年,当然不能也不会说谎,结果只好带你们自己来看了谁知道最后却落得这般黑白颠倒,指鹿为马的结果苍天啊大地啊这世间还有天理公道吗”张霈说的自己仿佛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儿,道理都被他一个人说完了,别人只有干瞪眼的份。

    “你”三女虽俱是能言善辩,玲珑剔透,才智卓绝之辈,可仍被张霈一通理直气壮的豪言反问的哑口无言,一时愣在那里。

    “我实在是太有才了以前怎么就没有想过去当律师呢唉谁让当时满天下的口号都是“学遍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我这样文科人才就是这样被埋没的。”张霈心中得以洋洋,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就在三女都不知如何应对这个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一套一套的好色夫君时,张霈突然表情暧昧的向秦柔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大坏蛋又想使坏了,人家才不是上当呢”秦柔吐了吐调皮粉嫩的小香舌,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好柔儿,过来吧”张霈神秘的眨了眨眼,伸手在床榻上轻轻拍了拍,柔声笑道:“哥哥有好东西给你看”

    男人那张嘴,怎么形容呢哄你的时候,捧你上天,一起看月亮的时候你就是她的小甜甜。

    如果你相信那张嘴说出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男人的嘴和他的大脑完全是不搭调的两种器官,所以大部分时候他嘴里说出的话,完全不会经过大脑,至于原因,嘿嘿,男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还是百分之一是想用下半身思考却不能思考的人,原因很多,大家都明白的。

    所以下半身说出的话,你觉得能相信吗如果你相信下半身说的话,除了说你傻还能说什么就算他会拿他自己的前途,全家的生死,祖国的发展,世界的未来,地球的安危,宇宙的和平来发誓,也千万不能相信,对于他们来说,这样做只是他们为达目的所使用的手段,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老婆套不着流氓,话说回来谁舍得用老婆去套流氓,除非是别人的老婆,不然就是那流氓是美女。

    秦柔最终还是依言向张霈行去,再次让张霈见识了什么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她娉娉袅袅地走过来,步调优雅,轻轻地坐在张霈的身边,一缕幽香飘过来,仿佛有温暖的春风拂过,又有如夏日的海风。

    “你让人家过来看什么”秦柔千娇百媚的横了他一眼,那眼神给了张霈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似是嗔怪,又似是诱惑,还有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觉。

    “当然是”张霈拉长声音,“看我”

    “啊”秦柔轻呼一声,在那声轻哼入耳的瞬间,张霈立刻感觉她全身上下每一份部位都散发着诱人疯狂的致命魅力,让人感到最难以抵挡的本能诱惑。

    “怎么难道为夫不好看吗”张霈邪笑着将刚刚坐在自己身旁的秦柔紧紧抱在怀中,搂住不肯放手,抬起她巧俏如若天成的光润下巴,一口便吻上了她香甜的绛唇。

    随着他舌头的入侵,一股灼人的男儿气息顿时迎面扑来,那感觉裹覆全身,催人欲醉,秦柔的手虽勉力推开了想压上来的张霈,那美妙滋味却已使自己忍不住探出香舌。

    张霈只觉秦柔那一条灵巧的丁香小舌凑上来在他的嘴里慢慢游动,软温滑腻的三寸丁香,以及她口中特有的香泽,丝丝地沁入他的肺腑,流向四肢百骸,让他更加的情迷意乱、欲火高涨。

    单疏影和萧雅兰都是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看着小红帽主动敲开大灰狼的门,将自己送了进去,脸上写满无奈,眼中却隐含期待。

    张霈的大手不客气的自她胸前衣襟探了进入,细细抚摸着那香软嫩滑的玉峰,感受那粉腻温润柔美的触觉。

    秦柔瘫在心爱男人的怀中不安地扭动着娇躯,口中吃吃的哼嗯着“你你骗骗人家啊”,不时从鼻腔中发出细细呻吟,娇声浪喘,挑逗着好色男人心中的火焰更盛。

    “娘子,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吗”张霈松开秦柔微微红肿的秀美香唇,左手搂住她滑润的香肩,右手重重挤压揉搓她丰满的双峰**,只觉一片温柔柔腻中,两颗殷红娇艳,含羞待放的蓓蕾正逐渐坚硬,令人心颤。

    “什什么话”秦柔芳心羞怯,俏脸火得似火烧,似睁似闭的媚眸偷偷瞥了一眼,丝毫没有半点回避意思单萧二女,又是紧张,又是激荡,灼热的肌肤上渗出粒粒晶莹的汗珠。

    “男人的住,母猪会上树。”张霈搂着秦柔香肩的手转移阵地,奔袭千里,偷偷滑入她的亵裤,指尖轻柔缓慢的划过她双腿间那两片神秘娇嫩的蜜唇,触手一片温暖湿润。

    “嗯”秦柔娇吟一声,浑身一颤,想到旁边还有两个姐妹在瞪大眼睛看呢刚才还有池水遮掩,如今却是什么也没有呀羞急下浑圆修长的大腿紧紧夹了起来。

    “不过像我这种正直忠义,仁爱诚信,英俊潇洒,潇洒大方,团结同学,尊敬师长,容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化身的善良人士又岂是那种会骗女孩子的男人”张霈伸出手指沿着微微凹陷的红滟细缝轻轻滑动,嘴里说自己是谦谦君子,手上却干着采花淫贼的工作,说的与做的完全是两回事。

    萧雅兰和单疏影对张霈的话却是蚩之以鼻,暗忖你不但会骗女孩子,而且还是很会骗那种。

    “啊”秦柔俏面染红霞,喉中发出难耐的低低嗯声,盈盈蛮腰续续扭摆,**频频闪躲,桃源溪口却缓缓流出蜜液,沾在张霈指上,闪动着**的光芒。

    张霈抬起头来,嘴角挂着邪邪笑意,不怀好意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两女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游荡飘移,冰肌玉肤,天生丽质,细嫩娇滑,吹弹得破,天鹅般优美挺真的白皙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纤纤细腰,盈盈如织,仅堪一握,修长优美的雪白**,亭亭玉立,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让人鼻血狂喷。

    姐妹齐心,其力断金,两女虽明白团结就是力量的道理,奈何她们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里还有余力拯救落入魔抓,受苦受难的大姐,在强大的无可战胜的敌人面前,抗“日”联盟土崩瓦解。

    单疏影和萧雅兰一个痴痴地咬住了纤纤玉指,一个烟波妩媚,紧紧握着粉拳,拽着裙衫,随着她们娇羞无限的喘息,两双同样丰满硕滚的酥胸**上下起伏,极为养眼,室内充满了浓浓的春意。

    直到单萧二女俏脸涨得通红,螓首微垂,张霈才放过她们,转而在秦柔那柔软的红唇上轻吻了一口,柔声道:“小宝贝,你真的想看吗”

    秦柔粉颊通红,胸口急促地起导致圆滚滚的玉峰跟着颤动不休,望着张霈颤音娇声道:“看看什么啊”

    张霈眼中闪过浓浓邪意,旋又立时敛去,他微微侧让开身子,露出被身体挡住的墙壁,只见一个墙上有一个亮亮的小洞。

    洞中波光潾潾,微微的光亮散发出来。

    张霈扣紧了秦柔的腰,低头在那泛红的柔嫩耳垂边轻轻吹了口气,轻笑道:“柔儿,相公想让你看的就是这个。”

    秦柔在张霈的示意和好奇心的驱使下,凑了上去,由于小洞开的很低,她只能俯下身,趴在榻上才能看见。

    只见修长的四肢支撑着娇美的身子,被裙裳覆盖的臀部高高翘起,黑发瀑布似的垂下,反衬的肌肤更显的白腻晶莹。

    秦柔一看之下,立时让她面红耳赤,里面竟绘着一幅生动的春宫秘戏图。

    春宫图是中国的色情艺术品种,当然并非独有,许多古代文明中都有春宫图及其衍生形式。不同民族的春宫图有着各自不同的风格特征。大致而言,欧洲的春宫图多有狂热的意境,比较倾向于表现**的躁动,还有相当数量的作品反映了兽奸之类的变态性行为。印度、阿拉伯、波斯的古代春宫图风格相对比较接近,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喜欢描绘夸张的、实际上很难实践的**体位特技。

    相传有传神之作能让人感觉到人体的肌肤血液,甚至能听到心跳。

    画卷展开,一股脂粉香扑面而来,一个敷粉施朱,眼波横转,嫣然妩媚,肌肤胜雪,仪态美好,姿态婀娜的美丽少女跪在床上,和男人们干着淫秽之事。

    她身材修长,风姿卓绝,两条弯弯细眉若柳叶,琼鼻笔直秀丽,鼻翼更是刻画的彷彿在微微煽动,活灵活现,秀挺的瑶鼻下面,是一张红艳艳的玲珑小嘴,轮廓分明的丰润嘴唇就像熟透了,随时可以采摘的樱桃,谁见了都有一种想要亲吻允吸的**,雪白的胸脯耸立着两座挺耸的浑圆**,再往下是纤细的腰身,肥美的翘臀。

    一具雪白宛如玉雕冰琢的艳美**,在镶嵌于墙壁里的夜明珠柔和的光芒照射下,耀眼生辉,那玲珑的曲线,丰盈挺拔的**,粉嫩的**,无不让人为之发疯发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