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后庭开花(下)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好痛啊慢,慢一点”身体仿佛被撕裂的美女发出一声惨叫,娇躯频颤频抖,遍体香汗,看起来很是痛楚。

    竟紧窄如斯张霈从来没有走过后门,嗯,其实在来古代之前,他连前门都是没有走过的,当然不知道享用后庭对于女人来说有多痛苦。

    至于最终是否能够像艳情小说和a片中描写表演的那样苦尽甘来也是未知数,张霈现在只感觉秦柔的这里竟比处子花径还要凑紧,竟让好色男人“吃饭”的家伙前进起来异常费力,而且还伴着隐隐的痛疼之感。

    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相互的,张霈对牛顿定律有了充分而难忘的理解,嗯,简直比高考面临物理题海战术时还要深刻百倍。

    张霈抚摸揉搓秦西柔饱满坚挺,柔软娇嫩的硕大**,软中带硬的粉色羞挺,细嫩光滑的肌肤,揉搓起来,手感极佳。

    男人钢筋浇铸般健硕的身躯紧紧地压着她光洁弓起的粉背,呼吸着她如云秀发的香甜气息,张霈在秦柔耳边说着淫声荡语,挑逗她敏感的神经,刺激她火热的身体:“好美的玉女峰,非常有弹性,好滑好软”

    张霈轻抚着秦柔线条柔美的纤滑细腰,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小腹两侧光滑的肌肤,玩弄着她娇翘盈软的雪股**,复又将手指滑进洁白的美腿之间,将她撩拨的浑身火热滚烫,浑圆玉润的身体不停的扭动,口中雪雪呼痛。

    “好柔儿,你放松一些,不要象这样绷着身子,你这样只会更痛来,听哥哥的话,深呼吸一下,放松身体”张霈尽展手段,不遗余力的激挑秦柔的**肉欲,以方便自己继续挺进。

    张霈不断上下其手,嘴里说着甜言蜜语,奈何那甬道实在太过窄小狭紧,而且身下佳人也过于羞怯紧张,使得嫩肉粉肌紧紧缩闭,让他每前进一分都是千难万难。

    “啊轻,轻点”秦柔满脸绯红,呼吸急促,臻首后仰,更显得雪白的玉颈颀长优美。

    胸前敏感的殷红蓓蕾在张霈熟练的亵玩下,一波一波地向全身电射出丝丝难以抵御的袭击,贞洁之处被他修长的手指不断地碾压挤刺,在温柔的进进出出下,渗出粘稠的蜜汁。

    这样下去终是个不进不不退的尴尬局面,张霈干脆把心一横,用力按着秦柔滑不溜手,浑圆丰隆的肥美雪臀,毫不犹豫的发尽全力。

    “啊”一声尖叫,毒龙穿心,张霈势如破竹直进入秦柔身体深处。

    这一切几乎是在眨眼的时间就完成了,短短的,几乎可以忽略的一次眼睑开闭的时间里,凶悍的利器破门闯关,深深的进入秦柔娇嫩之中。

    一丝殷红的鲜血沁了出来,流到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上,格外醒目,惊心动魄。

    张霈身体感受着一种被压挤的感觉,那种极度舒爽快意和自豪感,比他占有了秦柔的处女之身虽然他还没有真正占有还要更强烈巨大,令他男人的自尊心和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而此时的秦柔却只有一个感觉痛。

    痛的全身颤栗,痛的几乎昏厥。

    秦柔感觉自己的身子在被撑开、挤压、进入到深处时终于忍不住大声叫唤起来,就像是一根铁棍硬生生插入身体,撕心裂肺的剧烈的痛楚如龙卷风般袭卷全身。

    “啊”张霈只是稍微轻动了一下,秦柔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夺眶而出的泪水顺着绝美的玉颊流下,呜呜的哭出声来,啜泣道:“大哥呜柔儿真的好痛啊呜不要这样了好吗我好疼”

    真是天不遂人愿张霈暗骂一声,心中暗忖,虽然能够利用天魔气息催情鼓欲,欲海操舟,但如果此时不顾柔儿感受勉强做了,只顾自己舒服,一定会在她心里留下心理阴影。

    得不偿失的事做不得,张霈脑中转悠着,秦柔丰满雪嫩的乳峰,在他的一双魔掌中扭曲变形,揉面球似的被揉搓的一片潮红,但美人儿身体的痛楚仍如潮水般扑来,一浪一浪,似无休无止。

    这时候,单疏影和萧雅兰似乎也看不过去了,轻轻走到床榻边上,在张霈身旁,心中不忍的柔声道:“相公,柔姐姐她好像很辛苦呢我看不要再再那个她了,最多由我们姐妹俩来替代吧”

    难道这就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张霈心中叹息一声,唉暂时还是不要太勉强了,来日方长,毕竟以后可以慢慢的开发,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得不偿失的事还是不做的好。

    于是张霈轻轻退了出来,一边很有技巧的爱抚秦柔娇嫩的玉体,一边满脸歉然的轻声道:“柔儿,对不起,大哥弄痛你了。”

    秦柔徐徐转过臻首,只见她痛得面色苍白,眉头紧蹙,额头俱是冷汗,一双漆黑如墨,仿佛浩瀚银河闪烁的星辰似的美眸正哀怨的看着张霈。

    自己何时变成只顾自己享受的自私之人了难道来到这古代后,自己不知不觉被这里那种男人至高无上,女人只是男人附庸的思想侵蚀腐化了

    在古代,女性被视为男性的附庸,出色的女性也始终被挤压、掩盖、摧残和抹杀,而处在严重的边缘化地位,历来被人们忽视和遗望。

    父系氏族取代母系氏族后,男权文化逐渐树立了他的绝对权威和绝对中心,彻底掌握了社会的话语权。女性丧失了独立的性别意识,而成为依附于男性权威与男性意识的“第二性”,在社会话语场乃至整个社会文化中挤压到边缘化的从属地位。

    像女性中的杰出者班昭曰女戒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章。“生男曰弄璋,生女曰弄瓦。”女性生来就不能与男性相提并论,必须“晚寝早作,勿惮夙夜;执务和事,不辞剧易”,才能克尽本份;强调“贞女不嫁二夫”,男人可以再娶,女人则不可再嫁。到了宋代演绎为“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以及后来的三从四德,无不是男权文化下孵化出来的奴性十足的女性规范。

    推究其原因,男人们认为,女性从事与自己相同的职业或者拥有超过男人们的能力,这是绝对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情。

    所以男人剥夺了女人受教育权和职业权,经济是一切的基础。职场仕途的大门对女性关闭了,国家社会的政治舞台、经济舞台、军事舞台、文化学术舞台等一切公众性质的场合,都与女性绝缘。连女性继承遗产的权利也被残酷地剥夺,女性失去了与男性分庭抗礼的经济基础,龟缩于家庭这一狭小的天地,无法逃逸出男权文化的掌控,而只能仰男人之鼻息。

    如果命好一点的,嫁得金龟婿,自然能成就一生“幸福”,即便嫁入寻常百姓家,也能体验到平淡的糟糠夫妻生活。但总有天意弄人的时候,女人一旦非得用她窄小而娇弱的肩膀扛起养家糊口的责任,红灯区就成了她们“不二”的选择,成为被玩弄者和被侮辱者,在倚歌卖笑中讨生活。

    不过有一点却是现代没有的,那就是古代没有吃软饭的。

    张霈心中一阵自责,看着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秦柔,怜意顿生,满腔欲火化作款款深情,翻过她的身子,把她抱在怀里,柔情无限的说着安慰她的亲密话儿。

    “是柔儿没用,不能,不能让大哥是,是我没用”秦柔软软的在张霈温暖的怀中,见张霈一脸愧色,不断给自己陪着不是,情话绵绵,反而心生愧疚,自怨自艾。

    单疏影和秦柔对秦柔身患“九阴绝脉”的事并不知情,此时见她欲言又止,似有什么难言苦衷,便也凑上前来,一左一右依偎在张霈身旁,默默无言。

    “大哥,你是不是嗯是不是很难受”秦柔声若蚊鸣,偷偷瞥了一眼张霈依旧坚挺的**。

    张霈干笑两声,一时间却是口齿打结,不知如何解释。

    秦柔见张霈露出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扑哧一笑,旋又羞涩的凑到单疏影耳边叽里咕噜的轻轻咬起了耳朵。

    张霈瞄了一眼自己高高昂起的战枪,暗道小兄弟也太不合作了,竟然在这个温情时刻给自己捣蛋

    正打算运转**玄心功压下心头沸腾欲火的时候,单疏影一声娇呼,柔美的娇躯被秦柔推入张霈怀中。

    遇见美女投怀送抱这种事张霈当然不会客气,再说,他这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客气的,特别是对美人。

    羊入虎口,结果自是可想而知。

    “咯咯”萧雅兰轻掩檀口,撑起身子,小心翼翼的扶着秦柔撑起身子,后者刚刚直起双膝,双眉又是一蹙,咬紧贝齿,扶着萧雅兰的纤臂坐到床榻另一头去了。

    “相公不,不要了羞,好羞人的”单疏影在张霈怀中,不知刚才秦柔对她说了什么,俏脸发烫,明艳动人。

    羞人刚才欣赏张霈和秦柔表演“玉树后庭花”的时候也不见她羞的离开,现在轮到自己了,却又怕羞起来了,嘿嘿,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这有什么羞不羞的,你们都是我爱的女人”张霈手上一紧,将单疏影紧紧抱在怀中,“相公爱你们每一个人,没人会笑话你的,她们若敢笑你,为夫家法伺候,打她们屁股,替你出气”

    “才不要呢”单疏影痴痴笑道:“什么家法伺候,还不全都是便宜了你这个大色狼。”

    张霈在她耸挺的酥胸抓了一把,大声笑道:“那就便宜影儿了,以后你替为夫执行家法,打她们小屁屁。”

    “你这个坏人,这样姐妹们会怪死我的。”单疏影张口在张霈胳膊上轻咬了一口,嗔道:“你就只会欺负人家。”

    张霈眼睛狡黠之色一闪而过,微微松开环着佳人蛮腰的手臂,笑道:“既然影儿这样说倒是为夫的不是了,那这样好了,相公也不欺负你,我去欺负别的人。”

    “呀不准去”见张霈没有一丝要走的意思,单疏影知道自己又落入了圈套,双手握着粉拳,檀口吐着“你坏死了”的妙音,双拳不依的打在张霈胸膛上,却又担心打疼了他,没用上丝毫力气。

    张霈双手握着单疏影藕臂,单疏影“嗯嘤”一声,羞涩的微闭美眸,柔细的倾长睫毛正一颤一颤的微微启合着,秀挺的琼鼻,丰润柔软的唇瓣翕张着,带着芬芳的热气吹到他的面庞,散发传递着一种说不出却抵不住的强烈诱惑。

    张霈猛然俯下身,低头吻住单疏影那火热柔润的樱唇,温柔而不失激情的索求她口中甜美的玉液香津。

    秦柔坐在不远处,看向完全进入湿吻状态的二人美眸中带着羞意,更多的确是一种难以言语的艳羡。

    从刚才的发生的一切,萧雅兰多多少少猜出了一些,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仍止不住好奇的想到究竟是何种原因才导致秦柔无法与心爱男人结合。

    秦柔见萧雅兰眼神变幻莫定的直直盯着自己,心中一痛,张口欲言,却是什么也没有说,黯然垂下臻首。

    萧雅兰见状,微笑着将秦柔的娇躯搂在怀中,凑到她耳边,娇嫩笑道:“秦姐姐,妹妹虽不知道你有何难言之隐,但妹妹能交你用其他方法取悦相公的”

    “妹妹曾读过一本书,名玉蒲团,书中尝言,古时有位女子,碍于父母之命下嫁,却于婚前私会心上人,两人相爱甚深却又无力抗拒父母之命,女子欲在婚前将自己纯洁身体交付心上人,却又怕丈夫察觉,于是想到一个折中办法:就是就是像方才姐姐那样,女子以后庭后庭承欢”萧雅兰声音越说越低,秦柔确是越听俏脸越红,似乎后庭菊花的伤口也突然不那么疼了,“不过刚才看姐姐的样子似乎对此颇有抵触,其实大可不比的嗯,而且除了后庭,你还能用这里这里这里”

    秦柔秀目睁的圆圆的,双手掩着檀口,模样说不出的可爱,她简直不敢相信,原来女人能够取悦男人的法子是那般令人匪夷所思却也羞人到了极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