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宁芷破处(下)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突然韩宁芷感觉压着自己粉脊玉椎上的心爱男人直起了身子,娇躯又被他转了回来,檀口发出一声娇呼,变成素面朝上的仰躺姿势。

    紧接着,小巧秀挺的双峰传来阵阵揉捏力度适中的揉捏挤压,激爽快感重重叠叠,忘情忘我,令人脸红心跳的娇哼呻吟不顾主人的羞意,止不住的从香唇琼鼻溢出,飘荡在房中,撩人**。

    “嗯”韩宁芷秀目圆睁,编贝般洁白的皓齿紧咬着柔唇,下意识用手轻掩檀口,却发现张霈正眼泛淫光的上下打量着自己,调羞之意甚重,心中顿时有种做贼心虚,被人人赃并获的羞人感觉。

    随着张霈大手揉搓的力道越来越大,越来越沉,韩宁芷不知不觉间迷失在胸前逐渐向全身散去的那两团灼人的火焰中,两只玉藕般的纤纤莲臂不知何时也轻轻抬了起来,紧紧缠搂着张霈,在他壮实的虎背熊腰来回抚摸,感受那蕴藏强大爆发力的身躯带给自己的温暖和安全感觉。

    张霈隔着墨绿色来的亵衣揉捏一会儿坚挺娇嫩的双峰**后,眼中**的火焰越发炽烈,双瞳染上一层几不可察的赤色,不禁伸手扯开她亵衣的细绳,接着随手挑飞了那件只有巴掌大小却紧紧掩蔽着雪白玉峰的遮羞物。

    秀巧**,微微颤颤,雪白耀眼的处女山峰顿时毫无阻碍的呈现在张霈的面前。

    韩宁芷的胸脯不算很丰满,可是凝脂如膏,显得丰润雪嫩,一对俏丽可人的**不大不小,紧凑而饱满,尖挺挺的弹性十足,柔滑的乳肌白得像凝脂一般,而酡红的尖端上,淡红而化开的粉晕像两朵衬在雪峰上的红梅,极美,极动人。

    两粒娇小的蓓蕾呈现的粉红色,仅有绿豆般大小,衬着小铜钱大的粉晕,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张霈看的是血脉喷激,情难自已,他虽然再也不是当初那未尝过“荤”的雏儿,可是心中激动的心情却是一样的。

    韩宁芷感觉到自己胸前的遮避物已经不翼而飞,不禁俏脸绯红,芳心娇怯,想到自己粉嫩柔滑的玉女峰被人肆意观赏,虽然是心爱的,决定委身于他,今生今世都不愿分离的男人,而且又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矜持害羞的小美人心中仍然感觉有些慌怯不安,两只纤纤玉手不由按在胸前,捂住玉峰,挡住好色男人欣赏美景的目光。

    看见韩宁芷自欺欺人的动作,张霈不禁又好笑又好气,这不是掩耳盗铃吗不过,正是这种娇羞的眼神,羞涩的动作才最是动人。

    但是都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还有什么不能看的,张霈伸手轻轻移开韩宁芷覆压在酥胸玉峰上的柔荑,耸翘柔嫩的雪峰顿时弹耸而出,裸露在他灼热的视线中,晃悠悠微颤颤,妙处一览无遗。

    张霈眼神痴迷的俯身低头,张嘴伸舌,凑到一座颤巍巍的柔腻**上轻轻舔吻允吸起来,大手则紧随其后的按了上去,揉、捏、挤、压

    饱经张霈的舌和手指眷顾的右边红肿胀大了一圈,上面闪着一层透明的水光,娇艳欲滴;由始至终未曾被疼爱过的左边保持着淡淡的粉色,乳首受到刺激影响也变得坚硬,颤抖着等待着他的采撷。

    在张霈熟练的**手法挑逗之下,韩宁芷胸前雪腻玉峰上两颗娇艳欲滴的粉色蓓蕾都羞挺坚硬起来,胸口传来的阵阵舒爽快感使她忍不住呻吟出声,**连连。

    韩宁芷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灵蛇般扭颤起来,双腿间汩汩的流出大股粘稠湿滑的蜜汁**,把那件已经很湿滑的白色亵裤弄的更加浸润。

    当张霈将两颗殷红娇俏的红樱桃都逗弄得硬如石子,含羞答答的竖挺在空气中后,他灼热的唇终于离开了佳人的玉峰,渐渐下向一路吻去

    好色男人这次直奔要害而去,脑袋凑到韩宁芷双腿之间的美妙禁区,闻嗅着玉人不断飘散出的处子芳香和淫糜气息。

    感受到**之间的羞人禁区传来的阵阵心爱男子灼热的鼻息,韩宁芷俏脸绯红,双腿下意识的向内收拢夹紧,但却被一双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死死扣住,欲合不能,内心羞怯不堪。

    饶有兴趣的观赏了一会儿韩宁芷下身那条已被湿透了大片的白色亵裤,张霈半蹲半跪的匍在她美腿之间,张嘴伸舌抵住了湿润的中心,有节律的一伸一缩,轻轻舔允起来。

    火热灼人的粗沉鼻息喷在娇嫩的神秘禁地,湿腻的灵舌来回游动,一阵阵如浪如潮般涌来的快美刺激使流出的粘滑**越来越多,彻底润浸湿透了下身那条白色亵裤。

    张霈微微仰起头,啧啧有声的添了添嘴唇,大手勾着亵裤边缘,轻轻向下一带,湿润的亵裤顺着光洁的**褪到腿弯处。

    只见在那一双玉柱交汇处,淡淡的柔毛彷佛娇嫩的雏草,浅沟之中,正沁出淡淡的清香

    张霈定定地瞪着韩宁芷的处子幽境,仿佛就是用宝石雕刻的,真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美景。

    感觉到下身一阵冰凉冰凉的感觉,韩宁芷不由惊的用双手紧紧捂着,内心羞涩不已,恨不得用锦被盖住全身,却又腾不出手去取。

    张霈将到韩宁芷腿弯的亵裤被整个脱了下来,他并未急着攻城掠地,而是双手在她娇躯来回抚摸,柔声笑道:“宁儿,不要害羞,现在的你美的就像天上的小仙女。”

    韩宁芷芳心甜蜜,轻“嗯”了一声,双手紧紧搂着张霈熊腰,娇怯道:“哥哥,宁儿知道女人第一次那那个的时候会,会很疼的,等等一会,你你轻一点好吗”

    “宁儿,你不要担心,哥哥不会让你受伤害的。”说句实话,张霈替女子开苞的经验那是肯定没有他和女人上床的经验丰富的,不过实践出真知,经验都是日积夜累的,相信当他有朝一日完成百人斩的时候,经验也就丰富的差不多了。

    张霈再次分开韩宁芷的双腿,仔细看着她娇嫩的私羞之处,暗忖若是如果在那么美丽的蓝天下芳草上,世界只剩了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子,那么,他们在一起,是爱情,还是本能

    最后的答案是:本能。因为本能更真实。

    “啊”韩宁芷感受到心爱男人灼热的目光,羞的手足无措,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了,不由娇吟一声,忍不住又想用手遮住自己的,但是双手却被张霈很有预见性的捉住。

    张霈轻轻托她雪腻俏圆的美臀,让少女弹性极佳的**部在自己坚实的胸膛,一只手缓慢而坚决的分开她的腿,一只手温柔的分开洁白丰腴的娇嫩之处。

    缓缓低下头,张霈用舌尖在她那被分开轻轻划圈、舔舐、吸吮,甚至用牙齿浅咬。

    韩宁芷忍不住这种直接而刺激的接触,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轰然在脑海中爆炸,檀口微分,甜美的呻吟自柔唇中溢散而出:“啊哥哥好痒好难过”

    张霈在外面磨了一会儿之后便继续深入,舌头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到达胜利的彼岸,在代表少女贞洁的的处女膜上停了下来。

    “啊不要舔了好舒服舌头伸进去了呜”韩宁芷的呻吟越来越放肆淫荡,花径中涌窜起的酥麻快感也越来越强烈绵长。

    当张霈停止所有动作的时候,韩宁芷全身已被淋漓的香汗打湿,不堪挑逗的娇躯散发着令人口舌发干的淫火糜焰。

    若要为自己的前奏打一个分数,张霈自觉没有一百分,但至少也不会低于九十分,暗忖准备功夫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张霈豁然站起身来,开始为自己宽衣解带,解除武装。

    就在这个时候,没想到刚才还羞不可仰,紧闭美眸的韩宁芷却突然撑起身子,挺直娇躯,含情脉脉的望着张霈羞羞涩涩的低声说道:“哥哥,让让宁儿来帮你”

    “你”张霈不禁微微一怔,愣了下神,心中暗忖你刚才还表现这般娇羞紧张,现在怎么又变得这么大胆了,要来为我脱衣服。

    韩宁芷望着张霈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伸手解开他腰带的环扣,口中轻声道:“哥哥,宁儿虽然年岁还小,但宁儿知道,做妻子服侍自己的丈夫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一个做妻子的本分。”

    张霈浑身一颤,只觉耳中想起一声“轰”响,整个人都被震的呆住了,眼前视线似乎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剩下的唯有感动。

    “哇好大啊”韩宁芷惊呼的娇声将张霈的思绪拉回了现实,这时小美人已经为他卸去了层层武装,将自己苏醒的下身解放了出来。

    张霈微微一笑,倏然将韩宁芷紧紧搂入怀中,双双滚倒在床榻至上,男上女下,整个贴压在韩宁芷娇俏的玉体上,下身的坚挺紧紧抵住她双腿之间的嫩肉,不时摩擦触碰,花径深处溢出的粘稠顺着美臀玉股滴落在洁白干净的床单上。

    感受到下身那个不停摩擦着自己的火热,韩宁芷芳心惊怯不已,檀口娇喘,琼鼻息灼,声声天籁般腻人的呻吟自喉间响起,撩拨张霈心底的**,刺激得他浑身激动莫名,欲念高涨。

    欣赏着韩宁芷俏脸上羞不可仰的动人表情,张霈伸手调整了一下神枪的位置,正正抵着她双腿嫩肉的中心,淫笑的等待着身下佳人的反应。

    韩宁芷浑身一颤,感觉到心爱男人的**,心儿噗通噗通七上八下的跳个不停,回想母亲曾告诉自己的闺房秘语,女子的初夜会经历很疼的痛楚,心里不禁有些害怕担心,不由低声娇羞道:“哥哥,宁宁儿是第一次,你你一定要怜怜惜人家”

    张霈伸手轻抚着她耸挺的雪白玉峰,柔声道:“不要担心,哥哥会很轻的,一下就过去了,没事的”

    破除会不痛这话只能骗骗无知少女,但是在这个时候,估计男人能说的就只剩“很快就过去了”这么一句了,除非是脑袋被门夹住了,否则该知道这个不是昧着良心的欺骗,而是善意的谎言。

    听了张霈柔情蜜意的安慰,韩宁芷脸上突然绽放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梨涡浅笑,如春风解冻,又似百花绽放,让张霈看的不禁一呆,心底陡地浮现出一首老歌的歌词:“梨涡浅笑,似把君邀,绮梦轻泛浪潮,**犹未觉晓”

    看到心爱男人呆呆傻傻的憨厚模样,嗯,世间估计也只有韩宁芷这种深陷情网不能自拔的少女才会认为张霈憨厚了。

    韩宁芷再次展颜一笑,两个浅浅的梨涡浮现在精致的玉颊上,使人为之目眩,为之神迷。

    “宁儿”张霈柔情万千的凝视着韩宁芷那双绽放着喜悦光芒的灵动美眸,以充满虔诚的声音庄重的说道:“我爱你”

    在这一刻,张霈的心中只有韩宁芷一人,虽然他的女人很多,将来还会更多,他不可能做到从一而终,但至少在他心中不会偏袒任何一人,因为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女人都是全心全意爱着他。

    “哥哥,宁儿也爱你”韩宁芷深情的凝望着张霈,蕴藏着掩饰不住的少女柔情的美眸中射出灼热的爱火,仿佛要将他熔化一般。

    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的言语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张霈和韩宁芷紧紧的拥吻在一起,热吻炽烈,激情迸发。

    一吻定情,唇舌缠绵,不知疲倦。

    你吸我吮,你吞我咽,不知劳累。

    两人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张霈的双手紧紧着韩宁芷,仿佛要将她柔嫩的身子揉碎,再将她融进自己的身体。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爱火燃烧,爱欲之火烧成肉欲之焰,欲焰熊熊,越烧越旺,激吻已经不能让彼此满足了。

    不知是谁主动据可数据分析,这个时候男人主动的性比女人大了三十七个百分点,两人在床榻上翻来滚去,他们已经彻底意乱情迷,神魂失陷了。

    韩宁芷用雪白柔软的纤手引导着张霈的**抵住神圣的入口,神情妩媚的望着张霈,媚眼如丝,檀口微启,娇声道:“哥哥,好好爱宁儿吧”

    “宁儿,刚开始会痛一下,你忍着点,很快就过去了”张霈双手抬起韩宁芷浑圆修长的**盘在自己腰间,同时探手搂住了她柔弱无骨的盈盈细腰。

    韩宁芷眼中神色坚决,轻摇臻首,轻声道:“夫君,宁儿爱你,你尽管来吧宁儿是你妻子,宁儿不怕不怕痛啊”

    张霈趁着韩宁芷正分神说话的时候,神枪“噗”的一声,顶开了娇嫩,冲入蓬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