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月夜倾心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船行平稳,无惊无险,张霈带着东溟派最精锐的近两百高手还遇着什么危险,嗯,这个除了大明朝的军队,似乎还真想不到第二家了。

    直至暮色降临,飘香号才缓缓地了岸,泊在苏州府最大的码头。

    苏州,中国城市,古称吴,现简称苏,拥有姑苏、吴都、吴中、东吴、吴门和平江等多个古称和别称。隋文帝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始定名为苏州,以城西南的姑苏山得名,沿称至今。

    苏州府是中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这里素来以山水秀丽、园林典雅而闻名天下,有“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的美称。

    司马迁称之为“睛江东一都会”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宋时,全国经济重心南移,陆游称“苏常州熟,天下足”陆游奔牛水闸记,宋人进而美誉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苏州则“风物雄丽为东南冠”;明清时期又成为“衣被天下”的全国经济文化中心之一;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誉称苏州“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张霈一行三百多人下了船,浩浩荡荡的向苏州府前行,不过他们刚离开苏州码头,要进苏州府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掌柜对张霈的问话不敢有丝毫怠慢,“您是坐下先喝茶吃饭,还是要进屋歇息呀”

    “少主,我们进去吧”尚天军从客栈中出来,趁着方才客套的时间,他已经带着几个兄弟进去检查过了,客栈没有异样。

    “嗯”张霈点了点头,笑道:“大家都累了,都进去休息一会儿吧”

    说完,张霈拉着悄生生立在身旁的韩宁芷大步走了进入。

    店掌柜和几个伙计顿时呆立当场,看向张霈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心头震惊莫名。

    同性恋在古代可是禁忌,不是没人玩这个调调,但人家要么是家大业大的商贾巨富,要么是吃喝不愁的皇室宗亲,身份地位显赫,颇有来头的大人物。就算这样,人家也是躲在家里深宫偷偷摸摸的玩玩而已。

    张霈却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虽然韩宁芷穿着男装,但他却没有把她当男人。

    身后的单疏影几女看着店掌柜误会的眼神,张口欲语,却又摇了摇头,不知如何开口,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张公子,你晚上想吃点什么”一个机灵点的店小儿紧跟在张霈很厚后,殷勤周到。

    “嗯”张霈很是想了一会儿,驻足笑道:“随便。”

    店小儿,瞬间当机,仿佛一台286的电脑运行586的应用软件,云里雾里。

    韩宁芷在张霈腰间拧了一把,冲着店小儿笑道:“你上几个店里拿手的小菜就行了。”

    佳人一笑,妩媚动人,堪比花娇,明艳不可方物。

    店小二终于明白为何张霈会有此短袖之癖了,原来这白白净净的小哥是个迷死人的小妖精,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张霈二人已去得远了。

    数桌酒菜按照韩宁芷的吩咐摆了出来,菜色除了冷盘、时鲜蔬菜之外,鸡鸭鱼肉全都上齐了,总共十二道菜,每样菜都还不错。

    除了满桌的珍馐美味之外,酒更是掌柜珍藏多年的女儿红,一开坛便是酒香四溢,使得张霈大呼好酒,也就因为这样,使他成为众人敬酒的对象,最少喝了五六斤。

    张霈这人其实是不抽烟不喝酒的,但来了大明朝后,随着功力日益深厚精纯,酒量更是与日俱增,拿古龙的话来说,能喝酒的都不是坏人。

    这一顿饭吃了快一个时辰,众人在酒醉饭饱中回到各自的房里。

    银月高悬,月华如织。

    毕竟出门在外,多有不便,众女都有各自的房间。

    一路从琉球坐船回中原,韩宁芷也累了,不过她并没有马上回自己的房间休息,而是呆在张霈房里。

    张霈温柔的看着她,脸上露出迷死人还让对方帖钱的轻柔微笑,伸手一探,将她美妙动人,日益丰盈的娇躯,轻轻的搂进怀中,涎着脸笑道:“宝贝儿,这些天累吗”

    张霈说话的时候,双手轻轻的揽着韩宁芷纤细的蛮腰,口中袖吸着那迷人的淡雅芳香。

    韩宁芷柔柔的扭动着迷人的柳腰,娇躯象征性的挣扎着,俏脸红彤彤的,煞是可爱。

    这种欲拒还迎,斗争思想不坚决的抵抗,看在张霈眼中,当然是越挣扎越有情调了。

    韩宁芷见张霈紧搂着不撒手,也就没辙了,渐渐放松放软了身体,任他这样拥搂着自己娇嫩的玉体,臻首微仰,轻轻在心爱男人肩上。

    整个身子被张霈搂入怀中的感觉真是舒服极了,韩宁芷忍不住想闭上眼睛,其实,有首歌是这样唱的,舍不得把眼睛睁开,我的心整个被幸福掩盖

    韩宁芷眼中尽是柔情,低声道:“大哥,宁儿很高兴认识你,认识你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日子。”

    张霈笑道:“好宝贝,咱们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大哥会让你更快乐,永远快乐的”

    “真想就像这样过一辈子,每天都能陪在大哥身边,有你在我身旁,既安全又开心。”韩宁芷脸上绽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大哥,宁儿是不是很贪心,或者很天真”

    张霈双臂轻轻用力收拢,将她拥得更紧些,使得两人越发亲密无间。

    “宁儿的确很天真,但一点也不贪心。”张霈咬着韩宁芷玲珑的耳垂,“大哥就喜欢宁儿的天真无邪,宁儿的青春清纯,每当看着你羞涩动人的娇俏模样,我就忍不住想将你抱在怀里,好好疼爱怜惜,你都不知道那对我有多么大的诱惑。生生世世,你都永远属于我一个人,知道吗宁儿我妻。”

    甜言蜜语,张口就来,完全不需要考虑,张霈泡妞的技术与他武功的增进同样迅速。

    韩宁芷听着心爱男人在耳边连连不绝的情啊爱啊,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中的四分之三无暇的眸子里闪动着无限的爱蜜与痴迷,柔情与依恋。

    美人儿仰起臻首,那红艳艳的丰润柔嘴轻轻吻上了张霈仿佛吃了蜜糖般让人心花怒放的嘴,檀口轻启,柔唇微分,娇嫩的三寸香舌灵蛇般滑了过去,任由心爱男人尽情品尝,恣意允吸。

    张霈看着韩宁芷虚闭的美眸中溢出的柔情,欲火腾烧的身体在这一刻冷却下来。

    轻轻的,柔柔的,张霈轻柔的含允着那两片玫瑰花瓣般香润的檀口红唇,慢慢的,细细的,品尝体味。

    甜蜜一吻,其中却有着说不尽的缠绵与柔情,述不完的温馨与爱恋。

    张霈粗糙的舌头灵巧的卷砥着韩宁芷滑腻的柔嫩香舌,缠绵悱恻,战场从他和她两个战场不断变换,在彼此口中来来回回,进进出出。

    相爱相知的两人完全沉醉在那无比美妙的动人美味中,但愿沉醉,不愿醒来。

    韩宁芷娇躯乏力,全身没有丝毫力气的软在张霈怀中,让他任意品尝着自己的少女的香吻与口中甘甜的芬芳,完全放开自己,没有一丝抗拒,任他欲取欲求。

    看着张霈眼中怜爱疼惜的眼神,韩宁芷芳心甜蜜,少女心思,自然是心中时刻装着情郎的好。

    韩宁芷娇躯滚烫,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期盼,俏脸升起羞涩的红霞。

    张霈看着韩宁芷那爱意盈盈的美眸中隐藏不住的期盼与羞涩,明白她心中所想。

    这个时候,若还不了解美人的心意,那他绝对不是男人。

    张霈一把将抱着韩宁芷娇嫩的玉体打横抱在怀中,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走向床边。

    轻柔缓慢的将她放在柔软的床榻上,张霈回身检查了一下门窗,接着回到床边,柔情依依的看着一脸羞涩的,俏脸绯红的韩宁芷。

    韩宁芷看了张霈一眼,俏脸红晕如霞,在微弱的烛光掩映下,越发显得诱人。

    张霈嘴角勾勒出一个亲切甜蜜的微笑,脱掉佳人蛮靴,自己也脱鞋,翻身上床。

    韩宁芷“嗯嘤”一声,轻轻挪挪身子,好让心爱男人能躺在身旁,张霈其实是无所谓的,因为他不介意压在韩宁芷身上。

    张霈双手将韩宁芷紧紧搂在怀中,凑到她粉嫩的耳垂旁边,轻声道:“宁儿,我们休息吧”

    韩宁芷红着脸不敢看他,眼中媚得好似能滴出水来,轻轻点了点臻首,而后羞涩的闭上了美眸。

    客栈的客房中,木桌上的油灯发出微弱的火光,忽暗忽亮,像是在诉说什么。

    床榻上的张霈紧紧搂着韩宁芷娇俏玲珑的火热**,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