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送抱投怀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霈携中岛美雪顺着官道,没行多久就看见前方那座宁静的乡村小镇,稍一打听,便找到镇远镖局落脚的的客栈。

    隔着老远距离,站在客栈大门外的柳长风就看见了白衣如雪的张霈和她身旁娇俏的中岛美雪,两人见面,虚礼客气一番,进入客栈。

    柳长风的身体虽受伤不重,并无内伤大碍,但却破耗了许多心神,撑着身子在客栈等了张霈个把时辰,以张霈的厚脸皮也不禁脸上不由有些讪讪。

    张霈让柳长风回房休息,自己去见单疏影和乾虹青,中岛美雪紧紧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仿佛他的影子。

    推门进屋,张霈见单疏影正陪着一个陌生的少女在谈话,对方看上去似乎也是前脚刚到,凳子都还没有坐热,桌上的茶还冒着腾腾热气。

    张霈看了一眼坐在单疏影下相首的少女,长相并不算出色,对于见惯绝色的张霈完全没有一点吸引力。

    屋里两人见有人不经通传,贸然闯入,原本不悦的神情在看清来人模样之后,化怒为喜,不过在看着跟在张霈身后的中岛美雪进来时,复又俱是一愣。

    认出来人身份的少女慌忙起身,盈盈一礼,柔声道:“属下东溟派,暗堂座下弟子苏沁雪见过少主。”

    暗堂是东溟派专门负责打探情报的地下组织,也可以说是只属于监院的私人部队,奉密令行事,连掌门和长老也没有权利任意调动,这也是监院在东溟派地位超然的原因之一,眼前这个少女只属清秀的容貌也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因为这样的人才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侦察人员,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

    “不用多礼,坐下说话。”张霈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张霈话里的意思苏沁雪当然明白,有什么说什么,不必忌惮旁人,但单疏影却不解的看着中岛美雪,似乎在猜测她的身份,张霈看在眼中,脸上笑意更盛。

    苏沁雪乖巧的坐在原来的位置,悄悄打量着眼前这位东溟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监院,心中暗忖他真是一位世间难寻的美男子,据闻现在他身边已经有包括掌门和小公主在内的不少女人了,将来投怀送抱,被他迷倒的女人更是不知凡几。

    苏沁雪看着他眼中那抹一闪而逝异的邪邪笑意,心里一跳,很快整理好思绪,有条不紊道:“暗堂收到掌门飞鸽传书,传令在沿途城镇都要有人暗中保护少主和小公主的安全,但最近少主的行程似乎有些迟慢,而且并未在城镇里整休,堂主命属下前来相询,少主可是有什么其他指示暗堂一定全力为少主办妥。”

    婉儿果然早已布置妥当,虽然自己实力强悍,但毕竟江湖经验不足,她担心也是正常的事,只是没想到为了提升单疏影的剑技,却在无意中耽搁了行程,惹来这些啼笑皆非的胡思乱想。”张霈坐在单疏影身旁,沉默了一下,摇头笑道:“你们不要打草惊蛇,但了燕京我自会与你们联络。”

    苏沁雪见张霈说的认真,不敢多问,恭声道:“属下会将少主的意思转告堂主。”

    “嗯。”张霈点了点头,准备打发苏沁雪离开,旋又想到自己方才揽下的那档子事,继续道:“你们暗中打探一下封寒的情况。”

    “封寒”苏沁雪黯淡的眸子倏然一亮,娇声问道:“可是黑榜十大高手的左手刀封寒”

    “不错,正是此人。不过封寒此人性格孤僻,你们一切都要在暗中进行,小心应对,不要激起他的敌意。”张霈满意是看了才思敏锐的苏沁雪一眼,笑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回去复命吧”

    “是,少主一路小心保重,属下告退。”苏沁雪再次起身行礼,见单疏影也朝自己轻点臻首,出门后反手将房门轻轻关上,飘然而去。

    坐在桌旁,张霈在想怎么说出中岛美雪的事情,他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烦,看了站在身后的日本女奴一眼,轻声道:“影儿,她是阿奴,以后她就是我的贴身女奴了,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你不用再担心她会对我不利。”

    “贴身女奴”单疏影并没有责怪张霈又找了其他女人,毕竟她知道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若没有女人喜欢,这才是没有天理的事,她看着俏脸微红的中岛美雪的眉宇间那抹掩藏不住的春色,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心中却对女奴这个说法比较陌生。

    “她怎么样了”张霈没有多提中岛美雪的事情,转移话题,乾虹青的情况也是他现在比较关心的事情。

    “她没事,已经清醒过来了,只是”单疏影当然知道张霈口中提到的她是谁,但言语间却有些扭捏,不似她平日矜羞冷傲性格。

    “她醒了”张霈闻言脸上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并没有深究单疏影的语气为何与平日不同,中岛美雪却是美眸一亮,旋又黯淡下去。

    “我去看看。”张霈长身而起,在路上已经从中岛美雪那里将一切了解透彻的好色男人眼中可没有什么瓜田李下,男女大防之类的封建礼教思想。

    来到乾虹青的厢房外,却不曾想,他刚欲抬手敲门,却见房门倏然打开,一个身子娇柔,脚步虚弱地人儿扑入怀中,因不料门前有人,女子身子带着一阵香风向他撞来,不过这事真的是巧合么

    跌撞摇晃的身子眼见就在摔在地上,张霈当然不会让她真的摔倒,急忙双臂舒开,一把将她揽进自己怀里。

    女人勉强立稳娇躯,双手虚撑在张霈胸前,俏脸绯红,挣扎着离开了张霈温暖的怀抱,声音发颤道:“谢,谢谢公子。”

    此女不是乾虹青还能是谁她说话时身子又仿佛随时会跌倒的晃了晃,张霈伸出双臂,轻轻虚按着她柔弱无骨的双肩,帮她稳住身形,同是含笑的双目落在了她姣好的面容,风流的身段上,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起来。

    只见这位怒蛟帮前任帮主夫人穿着一件白衫长裙,黑发随意地散在脑后,并用一条丝带扎束,清秀的脸蛋泛着一丝娇艳的晕红,柳眉弯弯,双眸剔透,粉鼻小巧,双唇薄软,加上那如天鹅般优美修长的粉颈和如刀削般的细肩,都现出了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气质,她的肌肤白皙如雪,身材高挑纤细,全身上下不沾半点尘俗,只是眉宇间带着些令人心怜的病态。

    乾虹青气质出尘,如幽谷雪莲般令人赏心悦目,难怪乾罗会将她下嫁上官鹰,张霈悄悄咽了口唾沫,心中暗自思量。

    “谢,谢谢公子。”乾虹青抵不住张霈火辣热烈的眼神,轻轻挣开他放于自己纤瘦粉肩上的双手,臻首更是扭向了一侧,不敢与他四目相对。

    看着眼前娇羞妩媚的女人侧颈露出的那洁白光纤的粉嫩肌肤,张霈心中一动,不禁失声笑道:“你哪来这么多谢意”

    “公子救命大恩,妾身铭记在心”乾虹青显然从单疏影口中得知张霈这位自己的救命恩人,盈盈一礼,抬起头时眼中已不见方才尴尬神色,果然是见过风浪场面的人。

    单疏影跟在张霈身后,不过却直到他们说完,这才微笑着插话道:“青姐,你身子可好些了”

    “我我没事”乾虹青朝单疏影露出一个涩涩地笑容,这种少女的神情出现她一个花信少妇身上,有着分外诱人的味道。

    “青夫人没事,只要主人替她处理伤口,解毒疗伤,很快就能好起来。”中岛美雪带着异域腔调的中原音响起,单疏影称乾虹青为青姐,作为女奴的中岛美雪却不能逾越身份,所以不伦不类的称她为青夫人。

    张霈眼中精芒倏然闪现,消去无踪,嘴角溢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乾虹青急忙娇声道:“不不用了我自己处理伤口就行了”

    张霈见状态,心中莞尔,心道乾虹青不亏是乾罗千挑万选的祸水红颜,竟有如此害羞的一面,不知被男人抱上床,压在身下后又是哪般模样,想到这里不禁有些羡慕能够肆意狎玩她享受她身体的上官鹰。

    摆出一副端正姿态的张霈双手再次放在她的肩上,扶正乾虹青娇喘吁吁,一直微晃的娇躯,正色道:“青姐,在下略通医术,若你信得过我,就让我替你看看伤势。”

    乾虹青螓首低垂,脸上神情娇怯,心中正在困惑为何今天会在这第一次见面的男人面前如此进退失据时,听到张霈正经的询问,惊羞之下,糊乱的心思才被收回。

    心生感激的乾虹青抬起臻首,美眸顾盼流转,檀口轻启,脆生生道:“妾身不是信不过公子医术,但怕是有些不便”

    “这”张霈眼中神色不变,低吟无语,只字不提,明知她为何犹豫的好色男人当然不能在脸上露了心中想法,单疏影却是因为害羞和当事人在场,心中有所顾及而并未发言出声。

    “公子莫怪,这事真的有所不便。”乾虹青玉面生霞,轻柔温婉道:“公子可否进屋,让虹青奉上粗茶,聊表感激。”

    张霈看了乾虹青一眼,见她美眸水盈,嘴角含笑,朝她略一点头。

    好色男人暗忖你这可是投怀送抱在前,引狼入室在后,嘿嘿,待会儿发生点什么可怪不得自己,嘴角习惯性的露出一丝淡淡笑意,便要随她进屋。

    临进门前,单疏影粉脸泛着娇羞的晕红,低声道:“相公,妾身有些累了,就不作陪了。”

    “阿奴,你陪夫人下去。”张霈不以为意地笑笑,眼神温柔的看着单疏影,柔声道:“影儿,你好生休息,相公待会儿就来陪你。”

    抬腿迈步间,张霈锐目如电,见乾虹青**轻移时柳眉紧蹙,银牙咬碎,神情苦楚,一副痛苦不堪的楚楚样儿,好色男人心中雪亮,急忙扶着她纤柔的秀臂,让她半个娇柔的女体都在自己怀里。

    两人进屋后,张霈并未放手,而是搀着她,轻轻坐在房中秀榻的床沿上。

    张霈并不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任何不妥之处,但乾虹青却显然不这般想,虽然她以前风流浪荡,但自从被乾罗所弃,随寒风流浪江湖以来,性情已经有了很大转变,这种类仿似夫妻间才能有的亲热举动,她当然感觉心慌不适。

    此时的乾虹青芳心霍霍,仿佛怀中揣着一只小兔般越跳越快,柔唇微分,很小声地道了声谢,垂首低头,神情娇羞地捏弄衣角,美眸流露出怯羞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