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欲海双艳(上)(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叫什么事儿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张霈刚才和乾虹青箭在弦上的时候,单疏影适时出现,好色男人无奈的强忍色心,被迫满弓退箭;现在他和单疏影激情正炽,由于乾虹青在旁,美人羞怯,他又逼着浇灭欲火,悬崖勒马。

    后院花园的空气中,暧昧靡霏的气息越来越浓。

    张霈色心起,欲火炽,脑筋除了能想到某些不怎么健康的东西意外,其他的可不灵光,两个美人儿酣睡方醒,刚才又活动了筋骨,现在正是体力充沛,心情舒畅的时候,嘿嘿,岂不是燕双飞的大好机会。

    单疏影玉面绯红一片,眸子中蕴含着无限的羞涩之意,在张霈一双灼灼的色眼注视下,一张性感的面庞更是流露出万种风情,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

    好色男人哪里还忍得住,大点手一伸揽住单疏影的纤腰,近在咫尺的粉脸上透着动人的红晕,她那淡淡温热的鼻息喷薄在张霈的颈项,痒痒的,手掌感受着她纤细腰身的柔软弹性,漂亮脸蛋的轮廓,好色男人的一双手慢慢的向下滑去

    在她那醉人的气息间,张霈低头凭,吻住了她的香唇,很甜美,舌头微微叩开她的贝齿唇关,单疏影瑶鼻发出一声呓语,丁香小舌在张霈舌头的挑逗下慢慢探了出来,纠缠搅允。

    张霈的手毫不客气的伸入了她身上的衣衫之内,隔着单薄的亵衣,在单疏影那高耸的双峰肆意揉搓起来,入手的滑腻柔软深深的撩拨着好色男人一颗色心,怀中这柔软而香气袭人的娇躯让他心里充满了惬意,而下面那昂扬的**也硬硬的压在她的小腹。

    “嗯”怀中的可人儿发出一声娇吟,美眸虚猛,玉体酸软乏力,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难道是方才合击之术,刀剑合并,把力气都用光了

    单疏影整个软在了张霈的怀中身上,藕臂挂在他的颈项上,因为双臂轻轻合拢,而使得丰满挺立的**受到了挤压,而随着主人的急促呼吸,颤巍巍的越发的坚挺诱人。

    好色男人的坏手更是不断在她胸前挑逗的抚摸着,炙热而坚硬的抵在平坦光洁的玉腹,使得浑身涌起难以言状的快美感觉。

    女人需要安全感和神秘感,在黑暗的环境中女人会更充分发挥触觉优势,周围的干扰减少,在一团漆黑中发生夫妻**,“私秘性”完全有了保障,女人更可以毫无顾忌地放开情绪。

    所以张霈这个现代人,在古代,想要随时随地白日荒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这个世代的女性是以封建保守而被载入史册,流传千古。

    呀这冤家,一点也不顾忌女儿家的感受么羞羞死人了自己这是不是太过放纵

    单疏影脑海里的念头在如潮的快感中转瞬而逝,鼻息间张霈男人的气息让她全身心的投入进来。

    张霈作恶的手撩起内裤,探进那一片萋萋芳草沃地的时候,单疏影的眼眸春意盎然,这些日子以来,她这日渐成熟,青涩退尽的身体已被好色男人滋润的极为敏感,酥胸起伏渐渐幅度越来越大的从喉咙里流溢出荡人心魄的娇吟声

    “别还有还有青姐”单疏影贝齿一开一合,那可爱的小香舌俏皮的动来动去,轻易的吸引了好色男人的视线。

    她那拒绝的微小声音断断续续的化解在了张霈带给她的激情中,她是舍不得离开这种美妙的感觉

    张霈感觉到了单疏影那心底的情动,他的舌尖挑逗着她的耳垂,一脸坏笑的朝乾虹青道:“青姐,影儿叫你呢现在是你们姐妹齐心的时候了。”

    “你”乾虹青大窘,檀口轻启,可是又不知当该说些什么,猛一跺玉足,垂下臻首。

    “嗯”张霈眼中掠过一丝狡黠之色,神情戏虐道:“青姐,你真的要看着好姐妹落难,都不肯施以援手吗”

    “什么施以援手”乾虹青俏面绯红,娇嫩如花的唇瓣,吐气如兰,嗔道:“落入你这大恶人的手中,我援手也是白搭,说不定还要把自己也给赔进去。”

    张霈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故作惊奇道:“你真的这般狠心”

    “你我”乾虹青的臻首越垂越低,光润的下颌都快要磕着那两团高耸的**峰了,娇声道:“人家才没有呢”

    张霈接下来,在乾虹青的娇呼声中,整个娇躯被打横了被张霈抱在怀中,在只自己便如那脱离水池的金鱼一般急促的呼吸起来。

    “相公,别别这样,还是我我自己走吧”乾虹青含羞细语,似请求更似哀求,一张芙蓉玉面羞红一片,益增无边的娇艳。

    张霈嘿嘿坏笑两声,也不搭话,这个时候说不如做。

    张霈向着俏丽在自己身边的单疏影眨了眨眼睛,打了个眼色,意思很明显,你青姐已经不是障碍了,要她自己乖乖跟着来。

    凝视着张霈高大的背影,单疏影神思一阵恍惚,纤柔的嘴角露出一抹诱惑的微笑,水汪汪的美眸有着醉意迷离之色,莲步轻启,情不自禁地随在他身后。

    三人离去之后,中岛美雪便继续练刀,好记性不如烂笔头,除了那些古老门派的嫡系传人,能够拥有修炼上层内功的机会,其他人终其一生也不可能有这个机会。

    所以对于那些在内力方面有致命缺陷的忍者来说,只有将动作变成本能,才算是有所成。

    嘴里哼唱着流行小调,怀抱美人的张霈万分得意的朝二女的厢房走去。

    刚一进屋,从外面无限广阔进入里间有限空间的张霈就感到心中好像着火了一般,浑身有种说不去的颤栗感觉,是兴奋是激动,是难以言状的征服**。

    张霈再也忍不住了,大步走到床边,将怀中玉人轻轻放在秀榻之上。

    好色男人心急着要吃水嫩嫩的热豆腐,急色的伸手解开了乾虹青美妙**纤腰上的浅黄色锦带,探出双手,将她身上的衣裳裙衫用力向左右一分,两团紧紧束缚在红色亵衣下的嫩肉高高的耸挺在他眼前。

    张霈很快便善解人衣的褪去了乾虹青身上的华美衣衫,她柔美的娇躯就只剩下贴身的窄小亵衣和短裤,小腹光洁柔软,蛮腰纤细如柳,**修长洁白无瑕,组成了天地间让人心晃神摇,不能自持的绝美曲线。

    张霈使劲地咽了口唾沫,迅速将自己的身上的衣服拔了个精光,仍在一边,露出强壮精悍的健美体魂。

    呆呆地望着乾虹青裸露在他眼前的粉嫩**,张霈感头脑一阵晕眩,白嫩无瑕,丰满修长,滑腻得似乎可以捏出水来,端的是羊脂白玉凝成一般,粉腻温润,真想抱着这样的美腿细细的抚摩一番。

    精虫上脑,张霈索性放开手脚,伸手握着这双完美玉足,只觉得在暖风微醉的秋日清晨,浑身的细胞似乎都充满无法发泄的精力,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乾虹青慵懒无限的躺在洁白的床单之上,完美**的妖娆魅惑引得他一阵口干舌燥,琦念横飞。

    张霈喉间不断发出喉结滚动的低响,不再犹豫,将乾虹青身上仅有的蔽体亵衣也脱了来下。

    乾虹青“嗯嘤”一声,纤细的藕臂本能的遮住自己暴露在张霈灼热视线中的,羞闭着盈盈美眸,两腮泛着娇艳的桃红,丰满雪白的酥胸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有致,贝齿间发出似是婉拒,又似期待的娇哼。

    张霈邪邪一笑,伸手解开紧紧缚住雪白的**的亵衣系带,眼前一花,白玉般的双丸魔术般自狭小紧窄的空间内蹦跳而出,胸前两点嫣红兀自跳动不已嫣红几乎耀花了好色男人的眼睛。

    张霈心中豪情万状,无限欢喜,俯身低头,张口含住了一颗美妙的凸起,灵舌如孽蛟翻江,快速拨动,同时探出魔爪,揉搓挤压柔软而充满弹性的肉丘。

    乾虹青檀口微分,若有若无,娇羞欢怯,撩人心弦的勾魂呻吟,在每次柔唇启合间情难自禁的流溢而出。

    张霈左手搂着乾虹青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身,用力爱抚,仿佛要将她整个人揉碎了。

    乾虹青俏脸升起一抹娇艳的羞红,徐徐睁开羞闭的美眸,见张霈正一脸作弄之色,眼睛透着吟吟笑意,深深地注视着她,大羞大窘之下,美人儿不敢与他对视,不禁埋首在他宽阔温暖的怀中。

    张霈右手按住她的圆润纤美的香肩,用胸前坚实健美的肌肉重重挤压她丰满滑腻的双峰,只觉软中带硬的绵柔中两颗殷红的蓓蕾逐渐坚硬,含羞答答,令人心颤魂销。

    乾虹青俏脸滚烫,芳心又羞又涩,媚眼如丝,春情激荡,灼热的晶莹肌肤上渗出颗颗仔密的香汗珠水,莹白一片,娇媚无双。

    张霈俯身压在她身上,伸出舌头,温柔的舔过她光洁的玉颈,丰满的酥胸,平坦的小腹,抚在乾虹青纤腰的大手却偷偷滑入她的亵裤中,指尖轻轻划过她双腿间的神秘之地。

    触手一片温暖湿润,张霈只觉喉咙发烧,口干舌燥,一颗心也不由“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乾虹青娇躯一颤,檀口娇吟,结实浑圆的纤美**紧紧夹了起来。

    张霈轻轻抬起她柔若无骨的小蛮腰,扶住她丰隆硕挺的**,温柔的褪下她身上唯一遮羞的贴身短裤。

    乾虹青双靥飞霞,洁白细密的贝齿紧紧咬住娇艳欲滴的下唇,美眸再一次不争气的闭了起来,死活不肯睁开眼来。

    张霈握住她一只柔嫩秀美的**内侧,轻轻向外分开些许,低头望去,呼吸顿时一滞,双眼慢慢染上一层异色,只见双腿之间的美妙之处,芳草萋萋,美不胜收,玉腹柔润平实,纤腰盈盈一握,雪臀丰隆肥美,不禁赞叹世间造物之神奇,莫过女人的身体。

    张霈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再次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在乾虹青身为女性,身体最羞人的所在温柔滑动,细细摩挲,同时睁大眼睛注视着她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