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女奴激情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霈骑马走在燕京城宽阔的青石地面上,夜深露重,来的时候赶时间,现在可不同,嘈音扰民可是一大害,作为受过二十多年现代化应试教育的大学生来说,这点公民道德还是有的。

    今晚虽然被人搅了兴致,但却有很大收获,不但救活了王家小姐,而且还知道了凶手的线索,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解决对方。

    兰花香不过这到底算是哪门子线索,张霈摇头苦笑,凶手身段高明,若不是鬼使神差救活了王琳姗,怕是连这不是线索的线索也休想寻到,所以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更何况救人的过程是那般香艳,嘿嘿,一切都值了。

    花了差不多去的时候三倍多的时间张霈才回到客栈,这个时候夜已深,可刚才为他牵马的店小二竟还没睡,愣是守着为他开门。

    张霈翻身下马,将马绳交给对方,想到自己方才走的匆忙没有交代自己何时回来,让对方不用等候自己,此时感觉很不好意思,他是那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人,而且在他心中,劳动人民永远是光荣的。

    深觉过意不去的张霈连连道生歉,并给了店小二一些赏钱,算作对自己失误的补偿。

    来到中岛美雪的房间,张霈就看见她并未就寝,而是坐在桌边看书。

    站在窗外,张霈看着全身看书的中岛美雪,那成熟娇艳的容貌,被单薄纱衣包裹住的丰腴娇躯,雪白柔嫩的裸露在空气中的白皙玉足和纤美小腿,雪白柔嫩的双臂,心中一热,刚刚发泄过**的身体又有了反应,嘿嘿淫荡两声,他走到门外,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正在仔细看书的中岛美雪听见门开的声音,抬起臻首,看见张霈已经进入到了她的房间,并且向她一步步走过来,看见他嘴角那抹邪气的笑容,淡淡的红晕之色渐渐的浮现在了她那张雪白艳丽的脸蛋之上。

    “主人,你回来了。”对于张霈的去向中岛美雪并不如何关心,她心里在意的是他的安全,而此时见他无恙归来,心里满是喜悦。

    “在看什么书,我看的这么专注,似乎被迷进去了。”张霈嘴角那抹邪气的弧度微微勾起,示意欲起身相迎的中岛美雪不用如此。

    “是一本描述先秦历史的书。”站起身来的中岛美雪复又坐回椅上,甜甜一笑,声音柔声道:“汉人的书真是很有意思呢”

    张霈在中岛美雪身旁的圆木凳上坐了下来,漆黑深邃的双瞳注视着那张娇艳羞红的俏脸,他微微一笑,从中岛美雪手中接过那本写着史记秦本纪的古书,随意翻看了起来。

    “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震四海。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张霈怎么说也是一个写手,中文学的不错,记得这是名篇过秦论中关于秦始皇一生功过的描述,成王败寇,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即使后人抚正了,但很多掩埋在历史中的真相已经永远消失了

    看见张霈脸上露出思索神色,中岛美雪轻轻将臻首在她的肩膀上,嗅吸着男子身上特有的刚阳气息,同时一只纤细白皙的素手轻轻在他身上抚摸起来。

    “阿奴,是不是又想主人疼你了”张霈将手中的书放在桌上,一脸不正经的坏笑道:“你可真是一只喂不饱的小野猫。”

    听见张霈露骨情话,中岛美雪那张清秀绝伦的俏脸蓦地整个烧了起来,娇声道:“阿奴只是不想主人难受。”

    张霈知道她的意思,刚才二人正在兴头上却被打断了,中岛美雪担心他憋着身体不好受,她哪里知道刚才自己的好色主人已经吃过快餐了,打过野食了。

    “啊”中岛美雪娇呼一声,柔美的娇躯被张霈打横抱了起来,她将臻首在他宽阔温暖的怀中,静静的聆听着好色主人那强有力的心跳声。

    张霈三两步便走到床边,轻轻将中岛美雪的娇躯放在柔软的床榻之上,翻身压了下去,看着他脸上露出男人热切之色,双眼色迷迷地盯着自己,中岛美雪那张娇媚的脸庞烧的更红了,轻轻闭上美眸,等待主人的恩宠。

    细细看着中岛美雪妩媚的美样子儿,深深吸闻了一下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雅幽香,张霈嘿嘿淫笑两声,随后慢慢凑过头去,张嘴吻住了她那性感而不失丰润的樱桃小嘴。

    吻住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之后,灵舌滑入中岛美雪香润口腔中的张霈没有急着去寻找那滑腻的三寸香舌,而是在两边柔嫩的壁肉上来回的舔吻起来,同时不停的吸琼浆玉露,吞玉液香津。

    一脸淫亵笑容的好色男人一双魔手隔着单薄的纱衣在她丰满的酥胸揉搓,他刻意避开了那带着宝石环扣的**,毕竟是穿洞,虽然没有流血,可是痛楚是绝对无法避免的,如今伤害还没有愈合,他可不是那种不懂怜香惜玉的粗人。

    张霈的大手不停在中岛美雪那具娇躯上敏感的地方挑逗着,逗得东瀛美人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檀口微分,不断发出“嗯嗯”的喘息声。

    身上传来的阵阵舒爽快感使中岛美雪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娇喘连连,两只柔嫩白皙的莲臂紧紧抱着张霈的熊腰,纤细柔夷在他背脊上不停的来回抚摸,在好色男人极富技巧的挑弄刺激下,东瀛女奴体内的**之火燃烧的越来越炽,渐成燎原之势。

    在将中岛美雪两边柔能的壁肉舔吻了个遍之后,张霈的舌头开始在她的檀口中寻找追逐那柔嫩的丁香软舌,抵死缠绵,醉生醉死。

    在如此激烈的舌战之下,最后不管是耐力还是爆发力都技高一筹的张霈,打败了中岛美雪,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张霈低头看着俏脸绯红,美眸羞闭,娇喘吁吁的中岛美雪,那张英俊刚毅脸上露出属于征服者的笑容。

    消息了一会儿,中岛美雪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张霈看着俏脸滚烫,双眸紧闭的中岛美雪,淫笑道:“阿奴,没看出你的舌技竟然这么厉害,以后怕是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中岛美雪闻言顿时粉色胀红,可是内心又隐隐有些骄傲,自己真的能战胜主人吗想到张霈在床上那变态的强悍,就算是自己加上两个主母都被他折磨的昏迷过去,自己哪有可能战胜他

    中岛美雪缓缓睁开紧闭的美眸,含情脉脉的看着张霈说道:“主人,阿奴知道你是骗我的,但人家心里好喜欢。”

    张霈知道就算自己说地球是方的中岛美雪也不会有任何意见,全心全意融入女奴身份的她真是傻的可爱,不禁笑道:“我从来不骗人。”

    这也太扯了吧主人如果不骗子,哪里会有那么多女子被他迷到虽然不会对他的话加以反驳,但中岛美雪“噗哧”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紧紧的抱者张霈的身体,主动献上娇嫩的柔唇。

    东瀛女奴主动出击,张霈当然乐于接受,急忙张嘴迎了上去,吻住了她的香唇,一场大战再度爆发。

    良久,唇分,两人从窒息的长吻中缓过起来。

    中岛美雪看着张霈那欲火燃烧的眼神,嘴角那抹邪气的笑容,心里既高兴又害羞,把臻首深深的埋在了他温暖的怀中。

    张霈善解人衣的双手顷刻间便解除了彼此身上多余的衣物,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柔嫩娇躯,艳丽绯红的俏脸,好色男人**的身体俯身压在中岛美雪那具同样一丝不挂的柔嫩娇躯上,感受着柔软女体上传来的阵阵快美感觉,一双不肯老实的魔手不停在她娇躯敏感部位游走。

    桌上的红烛摇曳,微光朦胧,中岛美雪白嫩嫩的玉体娇躯显得更加白皙细腻了,酥胸右首粉嫩的蓓蕾上戴着那只镶满了名贵宝石的乳环,在烛光照耀下发出七彩光芒,把殷红蓓蕾衬托得愈发娇艳欲滴。

    中岛美雪用纤柔白皙的玉手托起左边的玉峰塞进张霈嘴里,娇声道:“主人,什么时候你把这边也给奴戴上”

    任由滑腻的粉色蓓蕾在他润湿的口腔中逐渐膨大鼓胀,张霈声音含糊道:“不行,都带上了,我怎么办”

    “主人,阿奴现在就要”中岛美雪的娇躯微颤,媚眼如丝,欲动如火,分开修长雪白的美腿,张霈邪邪一笑,身子向前一挺,进入了一个泥泞的花径。

    屋里响起出沉的喘息和娇媚的呻吟,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啊主,主人奴奴不,不行了,死了啊”

    一阵喘息之后,中岛美雪慵懒的在江流枫怀里,她知道自己并没有满足张霈,正攒些力气应付他下一轮的攻击。

    张霈揉搓着中岛美雪丰满的双峰,那殷红的蓓蕾硬挺得如同一粒石子,她不由得发出了腻人的呻吟,短短半柱香的时间,东瀛女奴就迎来了第三次高氵朝,好色男人也在她身体最深处暴发了。

    中岛美雪全裸着蜷在张霈怀里沉沉睡去,好色男人今晚发泄了两次也算泄了心火,搂着东瀛女奴柔若无骨的**,陷入甜美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