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美人冒失 撞破好事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果不是无不争辩的事实就摆在眼前,张霈无论如何也不会像相信左诗这般妙人儿,竟是已育有一女的美少妇。

    张霈再次伸手轻轻抚摸着左诗丰盈柔软的**,手掌传来一阵阵的悸动,身体微微发颤,心内激动不已,仿佛是在享用一道丰盛美味的佳肴。

    “嗯唔”左诗檀口微分,柔唇轻启,就如梦呓般嗯哼道∶“不你”

    受到左诗美色的诱惑,张霈淫笑两声,大手再次沿着她滑嫩的大腿向上摸去,眼中闪烁着耀目的光华,道:“诗儿,你害羞了”

    “啊”左诗羞吟娇喘,想要闭合夹紧两条丰腴修长的美腿,躲闪张霈的调戏挑逗,但她这娇嫩美少妇哪里是好色男人的对手,雪白柔嫩的双腿早已不停主人的了。

    “嘿嘿,诗儿,现在是感觉原怎么样”张霈抚摸揉搓捏弄着左诗细滑凝滑的美腿嫩肉,淫猥地调戏着她,“这种感觉美吗告诉我。”

    “嗯哎大哥,不不要在这里”左诗娇羞无助,娇喘连连,“不要在这里,我我们回去”

    她没有说回去干什么,张霈也假装没有听见听懂,他灼热的大手继续沿着这左诗光洁细嫩的大腿内侧,慢慢向上滑去,伸进她白色的亵裤中

    “嗯别别这样”左诗娇羞的嗯嘤一声,芳心一紧,俏脸羞红,媚眼如丝,“放放手啊不要”

    娇弱无力地挣扎很快便被张霈“镇压”下来,左诗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之间的湿滑柔嫩处,正式宣告失守。

    左诗娇羞万般,可是她已感到自己的身体已渐渐不属于她自己了,柔媚的娇躯玉体是那样的娇柔无力,酥麻酸软。

    在张霈的调戏挑逗下,左诗浑身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快美,一丝丝触电麻般的快感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左诗秀美娇艳的俏脸羞得通红,自己身体的隐秘部位随着张霈的揉抚,一股麻痒直透芳心,她知道自己对他已没有了一点抵抗力。

    张霈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意,兴奋地继续挑逗着绝色娇美、清纯可人的俏佳人,发现左诗的私密之处越来越湿润粘滑,绝色娇靥越来越滚烫灼热,呼吸越来越急促喘急。

    不知什么时候,张霈感到自己手掌中的那嫩肉已濡湿润滑,俊俏美少妇娇羞无比,“呀不,不要啊嗯”

    左诗娇吟起来,再也不躲闪张霈的爱抚揉搓,只是把臻首深深埋进他的怀里,微微分开两条白嫩丰腴的美腿,任凭他恣意寻幽探秘

    耳旁传来一阵轻柔的脚步声,张霈六识敏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当然知道是有女人缓步行来。

    房门“吱”地开了一些,左诗被张霈挑逗的情动如火,欲泛如潮,当然没有注意到,可是好色男人却准备的捕捉到这明显的响动。

    房门只打开一点,旋又轻轻观赏,门外有隐约的急促呼吸声,张霈在方才已经用眼睛的余光看见了冒失闯入,而又飞快退出的王雨姗。

    张霈心中暗忖自己当时是不是没有考虑清楚,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被自己抱了摸了吻了,甚至还做了更无礼的事情,自己是不是应该象个男人一样,站出来对她负责

    眼中闪过一抹淫亵之色,张霈更卖力的挑逗着左诗,让她身处**的边缘,而又没到春情勃发,主动献身的地步,当然这活春宫都是表演给王雨姗看的。

    好色男人本来是打算放过王雨姗,所以才会解了她身上天魔**之术,但她现在既然自己主动撞进门来,可就怪不得自己了,在这一刻,张霈起了覆水重收的念头。

    站在门外的王雨姗脑中空白一片,刚才门缝中所看到的一幕,让她心头大羞,本能的赶紧退了出来,还好没有惊动屋中二人,不然岂不是羞都要羞死了。

    王雨姗本想掉头就走,但那一声声令人心荡神摇的甜美呻吟不受控制的直往耳朵里钻,竟使她心颤骨酥,无法迈动步伐。

    再看了片刻,情景越发春色无边,左诗半裸的娇躯在怀中轻轻扭动,娇啼婉转,不知身在何处。

    看着这**美景,听着荡人心魄的淫浪之音,王雨姗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粉脸泛起红晕,双腿不知不觉的紧紧夹在一起,双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自己饱满的双峰

    虽然张霈的身体很需要,但是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方,门外一个美女正在窥春,保不准等一下又会发生什么变故,当知道左诗对自己兴不起一点反抗念头时,好色男人便停了下来。

    王雨姗已经看不下去了,掩面而走,瞧那背影竟透着说不出的仓皇。

    张霈将自己的手自左诗湿润粘滑的抽回,伸舌了沾了美人神秘分泌物的手指,品尝了一下,然后又将指尖凑到她面前,在她耳边淫邪的发笑。

    “诗儿,你看看这是什么嘿嘿嘿”

    左诗见那手指上湿漉漉、亮晶晶的沾满了她体内流出来的那些羞人的,再见到那股女人特有的气息,本来就潮红的娇靥更是羞的连耳根都红透了,那清亮的明眸难堪的紧闭了起来,芳心只感到一阵阵的难为情。

    如果是中岛美雪,张霈肯定会让她一尝滋味,可是对于左诗,他怜爱疼惜,当然不会再继续逗她。

    两人匆匆整理好衣物,张霈被左诗推出房门,理由是有他在,这衣裙怎么也穿不上身。

    片刻之后,身着淡绿宫装的左诗拉开房门,笑意盈盈,容光焕发,春意盎然,竟比以前更美三分,看的张霈不禁一呆。

    左诗又喜又羞,嗔道:“看什么,我们快走吧”

    张霈嘿嘿笑道:“我的好诗儿真乃月中仙子下凡。”

    左诗芳心窃喜,玉面飞霞,小脚“噔”地跺了一下,娇嗔道:“油嘴滑舌。”

    两人出来回到内厅,却被候在此处的店掌柜告知,王雨姗已经先行离开了。

    至于为何她会不告而别,店掌柜也不知道,左诗更是蒙在鼓里,好色男人却是心知肚明。

    离开泰祥布庄,走在燕京城中的张霈,眼中射出一道璀璨的光芒,似乎感受到了身旁小鸟依人的左诗对自己那份毫无保留的思念与爱意。

    走在燕京城中,张霈知道差不多已经解开了左诗的心结,心里总算放下了一件心事,使他心里既是兴奋又得意,想起方才她迷人的玉体,含蓄的迎合,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配上他的笑容,显得十分邪异。

    带着内心无比的满足和自豪,张霈牵着左诗柔嫩白皙的小心继续畅游于燕京城的大街小巷,手里拿着买个雯雯的各种燕京特产的糕点。

    在经过一个繁华的路口的时候,张霈见到一个卖花的少女。

    她大约十四五岁,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天真无邪,一身翠绿的衣裙,显示出苗条动人的身姿。

    少女容貌虽算不上绝美,只能说她那清秀与天真有着诱人之处,她正挥动着手中的血色蔷薇,四处叫卖,左手挽一个花篮,慢慢的朝张霈和左诗这边走来。

    张霈静静的看着眼前天真纯洁的清丽少女,脸上露出习惯的邪笑,左诗笑意盈盈地偷偷看着他,眼中完全没有其他人。

    少女走到张霈身前,轻声快语道:“公子,要买花吗这话是今天刚摘采的,价格便宜,而且你夫人这般美貌,你买束花送给她吧”

    发式是妇女头部的重要装饰,能增加其仪容的俊美。古代妇女发式造型的变化,极为富丽而多姿,历代相承,不断变化,从简至繁,又从繁复简,往返交替。

    而且更有严格规定,在发型上分为女儿髻和妇人髻,旁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嫁人与否,所以少女一口道破左诗身份是张霈的夫人,他们如此亲昵,肯定是夫妻,奸夫淫妇哪有这么招摇过市的。

    张霈眼光精茫一闪而逝,心想这少女言之有理,来自后世的他自然知道女人不在乎你送什么,她们在乎的是你送没有送

    自己要是买一束鲜花送给左诗,她一定很开心,最好再给疏影她们美人都买一束回去,那样,嘿嘿,张霈心里得意的笑着,看了看少女花篮中的蔷薇花,忍不住有些动心。

    左诗俏生生静侍在张霈身边,微笑不语,身姿娉婷,人比花娇,明艳无双。

    嘴里询问少女这花怎么卖,张霈伸手去选几朵最娇艳动人,怒然绽放的蔷薇花,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觉。

    张霈顿时天魔气飞速旋转,六识开启,查看着四周的动静,与此同时,一柄无声快剑,从很诡异角度的攻向他,让人难以察觉。

    剑法奇快,无声无息,若不是天魔气感应四方,张霈说不定还真着了对方的道。

    张霈身体一闪,快捷无比的转过身来,眼神如电,盯着对方,他是一个三十岁的黑脸汉子,眼神平静,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极淡极弱,不然他也无法接近刺杀目标。

    看着那诡异莫测的剑法,张霈眼神微冷,他想不出是谁想要杀自己,自己似乎没有仇家,似乎仇家又很多,他不敢肯定。

    就在张霈转过身体的瞬间,那卖花的清秀少女忍不住惊呼一声,似乎是被突然刺向张霈那一剑吓住了。

    使得天真少女无端担惊受怕,张霈心里感觉有些抱歉,心想一定要护着她免遭误伤,虽然她长的并不如何美丽。

    张霈对身后卖花少女完全没有觊觎之心,警惕性也不高,全神贯注的盯着眼前的黑脸剑手的一举一动,虽然阿对方武功弱于自己,但是左诗就在身旁,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而身后卖花少女原本惊惶的眼神却突然转冷,阴寒如冰,一只纤细白皙的玉手慢慢浮出一层青灰色,轻柔缓慢的朝张霈毫无防备的背心印去,无声无息。

    张霈冷冷注视着那诡异攻来的快剑,身上衣衫无风自动,嘴角微扬,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让人看了心中发寒。

    黑脸汉子眼中闪烁着森冷的寒芒,手中快剑循着奇异的轨迹攻向张霈,剑身虚晃,一连三十六朵剑花,就像六朵迎霜傲雪的怒放寒梅,剑光闪烁,劲气凛然,每一剑都指向他的要穴,显然要致他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