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有美窥春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穿着对水蓝对襟和雪白长裙的女子来到东溟别院不远处的拐角处站定,看着丈高的红墙,美眸变幻,似乎要将墙壁看穿一般。

    眼见此处四下无人,女子脚下生风,身形翩然而起,掠过高墙,落到后院中。

    放眼望去,芳草如茵,花团锦簇,蜂飞蝶舞,有巧夺天工的假山,有碧波荡漾的小湖,回廊依地势而绕,一条条鹅卵石铺就的幽径通向园中一座座或翠篁环绕、或花丛掩映的精雅别致的小院。

    所谓艺高人胆大,女子身怀异法,不惧四下巡弋的东溟护卫和暗处隐卫,潜行之术高明之极。

    女子从怀中取出一个方盘,方盘为正方形,内里有个圆形托盘,在四边外侧中点各有一小孔,穿入红线成为天心十道,用于读取内盘盘面上的内容。

    中国古人认为,人的气场受情宇宙的气场控制,人与宇宙和谐就是吉,人与宇宙不和谐就是凶。于是,他们凭着经验把宇宙中各个层次的信息,如天上的星宿、地上以五行为代表的万事万物、天干地支等,全部放在罗盘上。风水师则通过磁针的转动,寻找最适合特定人或特定事的方位或时间。

    女子手中捧着的方盘名为乾坤盘,盘面上印有许多同心的圆圈,一个圈就叫一层。各层划分为不同的等份,有的层格子多,有的层格子少,最少的只分成八格,格子最多的一层有三百八十四格,每个格子上印有不同的字符。

    运起“隐身决”,女子完全无视身边经过的丫鬟下人,护卫隐卫,每走一段路,就观察一下掌中乾坤盘,方定下向是朝哪个方向行进。

    乾坤盘将地平面周天三百六十度均分为二十四个等份,叫二十四山,每山占一十五度,三山为一卦,每卦占四十五度。

    北方三山壬、子、癸,后天属坎卦,先天属坤卦;东北三山丑、艮、寅,后天属艮卦,先天属震卦;东方三山甲、卯、乙,后天属震卦,先天属离卦;东南三山辰、巽、巳,后天属巽卦,先天属兑卦;南方三山丙、午、丁,后天属离卦,先天属乾卦;西南三山未、坤、申,后天属坤卦,先天属巽卦;西方三山庚、酉、辛,后天属兑卦,先天属坎卦;西北三山戌、乾、亥,后天属乾卦,先天属艮卦。

    根据乾坤盘的指引,当女子转过一道石梁时,手中乾坤盘忽然“嗡”的一声轻响,通体发出淡淡的紫色光华。

    只见眼前是一处幽静的小院,一圈高墙围着一座独栋小屋,高墙內的庭院虽然不大,但繁花点点,让这座小院显的简洁典雅。小院附近的小河里传来阵阵蛙鸣,旁边的草丛里虫嘶声也随之附和。

    一切看起来是这么平静,但若有人站在小院旁,必会脸红心跳,呼吸急促,无心沉浸在大自然的天籁之中。

    原因无他,只因为除了鸟鸣声和虫嘶声之外,小屋里更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娇喘和呻吟,伴随着体肉互撞的响声,勾起人类最原本的本能**。

    小屋里的浴池中,一个体格结实刚健的男子正裸身站在浴池中,他长相俊逸,眉宇很明朗,剑眉星目,刀削般的脸颊显示出其坚毅的性格。

    尤其是他的双眼,仔细的观察,你会发现在他深邃的眸子中不停地在泛化着一种奇异的光芒,似乎是五颜六色不停地交织,又似乎完全没有颜色,但是当你紧盯着他的双眼的时候,你一定会有一种灵魂被吸走的感觉。

    在男人身前,是一个娇躯**的娇俏人儿,而浴池之中,更是躺着两个**雪腻,一丝不挂的绝色美女,这香艳情形若是任何男人见了,必会神魂颠倒。

    男人身下的女人年约十五岁,脸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约束,丰姿迷人,妙若天成。

    一头披落的滴着水珠的黑发有如黑缎般的柔软亮丽,瓜子脸轮廓分明,星眸朱唇,配上粉藕雪白的肌肤,体态更是有如灵峰秀峦般的引人遐想。当真配的上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的称赞,那清丽脱俗偏又妖冶的娇媚玉容,那秀美柔韧并且晶莹润泽的玉颈,圆润香肩下那温滑脂香高耸的玉峰,更极力增加了荡人心魄的诱惑力,让人甘于沉沦陷溺其中不能自拔。

    她那双美眸似一潭晶莹的泉水,清澈透明,楚楚动人,鹅蛋形的线条柔媚的俏脸,配上鲜红柔美的樱唇,芳美娇俏瑶鼻,秀美娇翘的下巴,显得温婉妩媚,在水雾缭绕的环境应衬下,她像一位从天而降的瑶池仙子倾国倾城的绝色芳容,若非年岁尚幼,当真可说是闭花羞月,沉鱼落雁。

    女人这个时候正趴在浴池边沿,一双白皙细嫩的藕臂撑住娇躯,丰隆浑圆的雪臀却是向后高高翘起,任由身后男子挺着巨大的武器在自己最羞人的私密之处中进进出出,滋滋有声,带出阵阵**,顺着修长光洁的雪白大腿流到浴池中,消失不见。

    女人纤纤玉手紧紧撑在浴池边沿,娇躯就像一只汪洋大海中随时可能覆灭的扁舟,前后起伏,上下摇晃,美眸紧闭,眉间微蹙,而柔软湿润的樱桃小嘴却发出足以引诱所有男子的娇喘,被汗水浸湿的长发散乱在额头与白皙无暇的后背。

    一对小巧柔软的**被两只色手揉搓挤压得不断变幻出无比美妙诱人的形状,嫣红挺立的蓓蕾随着他进攻的节奏在荡漾的池水间忽隱忽现,纤纤细腰更随着身后男人的动作迎合耸挺着。

    “大哥啊不行了啊饶了饶了人家吧”韩宁芷娇喘连连,呻吟阵阵,香唇微分,呵气如兰。

    “宁儿大哥也快了”张霈的速度愈来愈快,而韩宁芷的呻吟也变成高叫,最后在好色男人**爆发后,这场缠绵的激情才结束。

    高氵朝过后,两人汗水淋漓地躺在浴池中喘气,韩宁芷彷彿全身的精力都消失了,处在发育中的完美**瘫在浴池中,和身旁的单疏影和萧雅兰两位姐姐一样,浑身脱力,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张霈伸出结实有力的双臂从身后将韩宁芷柔若无骨的娇躯紧紧抱在怀中,一只手还不肯罢休似地轻轻揉弄着她胸前的玉兔。

    “大哥,你真坏,每次都不肯放过人家。”韩宁芷娇躯轻扭,让自己更舒服得躺在张霈怀中,娇嗔撒娇,语气却是充满幸福。

    “这怎么能怪我呢”张霈甜言蜜语不要钱一样张口即来,“因为我的亲亲好宝贝真的太美了,大哥当然舍不得放过你。”

    “大哥宁儿宁儿有话想问你你能不能先答应人家不要生气”韩宁芷的声音有些犹豫,欲言又止,似乎害怕惹恼了身后心爱的男子。

    “有什么话就说吧”张霈不以为意,色手继续在她胸前使坏,“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讲的。”

    “宁儿宁儿觉得自己很很淫荡”韩宁芷俏脸飞霞,娇艳迷人,檀口轻启,艰难地说出最后几个字。

    “嘿嘿,你越淫荡大哥越喜欢,这样下次我们可以试试更多的花样。”张霈微微一怔,暗忖怎么每个女人都喜欢问这个问题,他咳嗽一声,语气轻挑的给出了答案,却惹来身旁单疏影和萧雅兰两位绝代佳人嗔怪的白眼。

    “你真讨厌,满脑子只想着那种事,人家不理你了”韩宁芷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脸庞已娇红的快滴出水来。

    室内水雾弥漫,但潜在浴室之外的女子仍清楚听到女人的娇喘,而中间夹杂的几声高昂的尖叫。

    散去身上“隐身决”的女子不敢过于接近,她默运“静心诀”,静心诀的功用除了让她心平气和,不被眼前所看到的事情所扰外,更有一种让她处于旁观者感觉的功用,此时女子不过是个旁观者,看着三个美女和一个男人所演出的活春宫。

    “宁儿,你的这里越来越大了,而且还那么有弹性,嘿嘿”张霈盯着韩宁芷露在水面上的嫩乳,大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向下伸去,淫笑着说道:“咦你这里怎么这么湿啊哦我忘记了,我们是在水中,能不湿吗”

    “啊,大哥不要再弄了人家不行了”韩宁芷白嫩的玉颊还带着高氵朝后的酡红脑中一片混乱,完全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宁儿,是你咬住大哥,不肯放我离开啊”张霈将修长饿手指慢慢滑入韩宁芷双腿间的神秘幽处,只觉得自己的手指被紧紧包裹住,不禁倒吸一口气。

    “啊大哥你坏你坏死了”韩宁芷虽被弄得全身酥麻无比,但嘴上还是不肯屈服。

    张霈的两外一只大手肆意把玩着韩宁芷那双柔软坚挺的**,揉搓挤压,只觉柔软中又有着一股弹力,滋味妙不可言。

    窥视中的女子有着两种不同的感觉,看到一个全身**的绝色美女正在遭受男人的侵犯,她心中却古井不波,但是“静心诀”的效用让她能以第三者的角度看着别人夫妻缠绵,不知不觉,她发现自己竟然变得心浮气躁起来。

    “嘿嘿,宁儿,想要吗”张霈说完,将进入韩宁芷身体里的手指再深入了一点。

    “啊啊不要你,你拿出去嗯”韩宁芷感到自己的紧紧包住入侵的手指,随着张霈开始慢慢动作,激烈的快感让她脑中一片空白。

    张霈将怀中韩宁芷已酥软至极的娇躯翻转过来,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他一手按上她的右乳,忽轻忽重地搓揉着,手指也不忘玩弄着顶端的蓓蕾;另一只手则继续在她撩拨逗弄。

    “啊不要啊嗯你的手”韩宁芷嘴上仍继续抗拒着,但是细腰却已轻轻扭动起来,甚至还微微迎合着张霈手指的节奏。

    她下意识地挺起娇俏小巧的酥胸,这在张霈眼中,韩宁芷就是希望自己的酥胸能被搓揉的更大力,好色男人当然义不容辞,双手的动作更激烈地挑逗起来。

    韩宁芷抓住张霈的手掌想推开,但浑身无力的她根本没办法阻止,结果看起来就像她抓着好色男人来爱抚自己的酥胸跟。

    张霈低头张嘴,舌尖灵活的在韩宁芷挺立的蓓蕾上轻轻挑弄着,有时则像婴儿般吸吮,在她酥乳上留下许多口水,闪烁着淫糜的光芒。

    韩宁芷俏脸绯红,媚眼如丝,檀口微分,只剩下娇媚的呻吟和喘息,纤纤柳腰也毫无顾忌地随着张霈的动作挺动起来。

    “哈哈哈”张霈发出淫邪的笑声,随即将自己的大嘴压上韩宁芷香润的檀口,热吻狂炽,抵死缠绵。

    韩宁芷香唇轻启,主动献上丁香小舌,只见两人舌尖交缠,你来我往,吞津饮液。

    两人湿吻一阵,张霈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两人的嘴唇牵出一丝晶莹的银线。

    “啊嗯嗯”韩宁芷的呻吟愈来愈大声,臻首也不自禁的后仰,对她反应十分熟悉的张霈明白韩宁芷已经快泄身了。

    果不其然,张霈再动了十多下,韩宁芷就发出长长的呻吟声,身子也向上绷紧到了极致,然后才无力地瘫在浴池中。

    张霈嘴角荡漾着淫亵的笑意,看着眼前被自己弄到泄身的极品萝莉,心中男人的自尊得到大大的满足。

    韩宁芷臻首倒向一旁,闭着美眸似乎在享受高氵朝后的余韵,双颊緋红,樱桃小嘴娇喘连连,小巧**就这样暴露在空中,浅粉色的小巧嫣然是引人採摘的蓓蕾,蓓蕾周围淡淡的粉晕更像盛开的花朵,修长雪白的双腿也半开着,腿间那顶着芳草的一片湿润,彷彿在呼唤张霈赶紧侵入。

    张霈喉结艰难的滚了两下,咽了口唾沫,嘴里说着下流的淫话:“宁儿,相公现在就来喂饱你。”

    双手分开韩宁芷修长的美腿,张霈腰身一挺,整个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