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幻境迷情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屋外的女子眼看屋中春光四溢,耳听撩人呻吟,韩宁芷的微微气喘呻吟,还有若隐若现的两人摩擦带起的池水翻涌的声响,**接触的撞击声

    若非张霈早已布下了天魔场,韩宁芷大声的尖叫,放浪的呻吟,怕是半个东溟别院的人都听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子内心渐渐生出一种强烈的渴望,希望能够看得更清楚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眼前的水雾似乎已经不能阻挡女子的视线,只见屋里的浴池中,韩宁芷雪嫩的身子此时正仰靠着,修长的两腿叉开在身体两侧屈起,张霈微微的虎躯整个压在她的**,上下起伏。

    张霈的双手支在韩宁芷的臻首两侧,她的双手微微的托着心爱男人的腰两侧,仿佛是怕他太用力,自己会受不了

    透过张霈的身体只能看见韩通宁芷乌黑秀丽的长发在来回的摆动,看不见她娇柔的芙蓉玉面是怎样的一种舒爽表情。

    这样刺激香艳的情景,淫糜的声音,门外女子俏脸绯红,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绮念。

    浴池中的两人再次变换了一个姿势,韩宁芷翻过身,趴在浴池边上,面向着女子视线窥视这边,低垂臻首,满头长发披散着。

    在韩宁芷起身的一瞬间,女子看见了她湿漉漉的,在张霈一泄如注的剎那,韩宁芷也已经到了快美巅峰,柔软的身子仿佛断了一样,腰整个弯了下去,臻首也用力抬了起来,晃动着长发不停的呻吟着,大量的**伴随着乳白色的液体从她粉嫩湿润的流出

    就在此时,女子手中乾坤盘忽然紫色光芒大放,发出“铮”地一声长鸣。

    “什么人”张霈六识敏锐,立刻察觉有异,举目望去,双眼射出凌厉目光。

    一道肉眼凡胎之人不可见的紫色烟雾腾腾而起,缭绕不散,于虚空中凝聚成一头五爪金龙形象。

    女子手中乾坤盘嗡响不断,紫色光华大盛,她急忙施了天眼神通,只见真龙露相,震宇颤世,内心惊诧不已。

    张霈心念电转,天魔场蓦地扩大,张至极限,将整间浴室连同屋外女子一并锁住。

    妙用无穷的天魔气鼓荡澎湃,变幻无方,除了硬生生用外力催破,别无脱身之法。

    女子低声念吟,不知用了何种方法,竟犹如游鱼入水般在天魔场中进退自如,身形暴起,不退反进,破窗而入。

    张霈锐目如电,当与女子秋水双瞳在空中对视的时候,倏地感觉脑袋一沉,眼前视线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银月高悬,繁星闪烁,古木参天,野草漫道。

    张霈默立良久,不知身在何处,无奈之下,只能顺着前方小路前行,没走多久,眼前豁然开朗,眼前竟是波平如镜的一个大湖。

    湖水清澈,湖岸蜿蜒,四周林木苍翠,鸟叫虫鸣,宛如世外桃源。

    只见身无半缕的女子,手执一条白色手绢,在溪中清洗著。

    月光皎洁,映射水面,柳雪柔侧着娇躯,完美的体态,尽入张霈眼中。

    张霈喉头一动,吞了吞口水,双眼却是眨也不眨,盯着女子,眼光似被绑住一般,这种非礼勿视,唐突佳人的举动不是名门正派该有的礼节,可是好色男人本来就不是什么正派人士,观赏起来自是没有半点愧疚心理。

    女子洁白无暇的**,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闪耀着圣洁的光芒,下半身虽然藏于水中,但是溪水清澈,隐隐可见,那芳草栖栖,粉嫩修长的**,翘立丰满的雪臀,平滑如镜的美背,而那耸立的玉峰,虽然只有侧影,但是随着她抹身动作而上下轻微跳动著,峰型仍是那么的尖挺,峰尖的两抹樱红,诱人的上下颤动着。

    张霈如受电殛,一动也不动,呼吸却是越见急促。

    女子专心的洗着身子,浑然不知道自己贞洁的身躯,已然一男人看光了,忽然听到细微的呼吸声,她一惊之下,瞬间转身,眼神一扫,发现了站在树旁的张霈。

    女子呆了半响,猛地想起,自己仍是赤身露体,惊呼一声,想要掩住身子,奈何溪水很浅,而一双纤纤玉手根本掩无住胸前春。

    “姑娘,我”**的**落入眼内,张霈却一点也没有移开目光的意思,那玲珑如粉雕玉琢的**令他身体涌起熊熊欲火,双目赤红,难以制止。

    张霈见那泉中女子身段婀娜,体态健美;肌肤白嫩,面庞娇艳;凤目瑶鼻,樱桃小嘴;俏靥如花,千娇百媚;不禁看得痴了。

    她半在溪水中,双手交迭胸前,只掩住了粉红的花蕾,却挡不住那丰满骄挺的玉峰,这动作尤其显出了她纤细不盈一握的柳腰之美,再加上泉水轻轻波动着,半遮半裸的**紧夹幽径,朦胧之中更显诱人艳色,教人想不心如鹿撞也难。

    “啊”随着女子一声轻呼娇吟,张霈已跃入了水中,紧紧地拥住了她那充满诱惑力的软滑**,将她压上了被泉水冲的湿湿滑滑的泉边石上。

    女子微微撑了撑身子,却没有再进一步的抵抗。

    “你,不要”女子双手轻轻顶在张霈胸口,稍稍推离了一点儿。

    张霈却不理会这些,他分开了女子撑着自己胸口的玉手,封住了她柔软殷红的樱桃小嘴,再不让她说话,一边忙不迭地脱去了自己身上的层层衣物。

    贴在他精赤的胸膛上,女子似已放弃了抵抗,张霈腰身一挺,已经进入了她娇嫩的幽径。

    在波动的泉水中干这事儿也是不错的,水不断的动着,带动着女子自然而然地挺送,让张霈的**顶住她的花心,不住啄动着。

    一间温馨、整洁、舒适、漂亮的卧室里

    浅米色的地板一尘不染,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光亮,仿佛刚涂了蜡,淡绿色的窗帘上有一棵棵青翠的树苗,窗帘随风轻轻掀动,仿佛林中哗啦哗啦树叶奏响的乐曲响在耳边。

    房间左侧有一张软床,上面铺着一个蓝色背景,hellokitty图案的大床罩,床的左侧有一个白色的床头柜,上面有一个浅粉色的蘑菇灯和一个公鸡造型的闹钟,只见它昂首挺胸,仿佛在引吭高歌。

    靠窗户有一张宽大的拐角形的写字台,上面有一台组装电脑。

    如果张霈看见了这间卧室,一定不会感觉陌生,这里是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家。

    不过此时家里却多了一些往日没有的东西,比如那面巨大的梳妆台,台上零星摆着三两瓶香奈儿5号香水。

    镜前端坐着一个丽人,执一柄象牙梳,慵懒梳着披下的青丝。

    在一头青丝的映衬下,她肌肤实是有如凝脂,滑腻柔润,找不出一点瑕疵来。他鼻中嗅着淡淡幽香,又与她贴得极近,视线自她半裸的肩头越过,落在颤巍巍的胸口上。那抹薄绢只将将掩去她小半胸肉,绢下更是隐约可见两点嫣红。

    她望着镜中人那无畴的丽色,却是满腹心事,心底轻叹一声,这里空无一人,纵是有人,自也听不见她的心声。

    突然,女子抬起臻首,柔媚一笑,道:“微末伎俩,也敢出来逞凶”

    她笑得颠倒众生,光听柔声软语,绝与那双凤眼中的冰冷寒意对不起来。

    下一刻,慵慵懒懒、仿似春睡初起欧冶静怡已然消失不见。

    “醒来。”张霈脑海中蓦地响起欧冶静怡清脆悦耳的娇嫩嗓音,就如一桶冰水当头淋下,浑身一激灵,欲火消退,回过神来。

    只见韩宁芷小巧柔软的玉峰已被揉捏出片片红痕,而张霈坚硬的还在她娇躯最能最深处用力进出

    女子术法被破,立刻抽身而退,当脱出天魔场困锁范围之后,施展轻功,从容离去,转瞬消失。

    对方虽然有些本事,但是现在有欧冶静怡的帮助,张霈若是此时全力追出,倒也有很大可能留下对方,奈何,他身体的某个部位仍然停留在韩宁芷体内

    “静怡姐姐,这次又是你救了我。”张霈听见欧冶静怡的声音,联想一下,自然知道刚才发生了何事。

    “好弟弟,你怎么连最基本的幻术都看不破”欧冶静怡拧腰舒臂,打了个轻促的呵欠,眼里漾着一抹慵懒的浮亮,“我传授的太上感应心经,你可以认真修练”

    他终日忙着和众女嘿咻,哪里还有时间练功夫,要知道练武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不是他身体融合了异种白蛇精华,即使天赋再好,武功也进展有限。

    张霈脸上露出讪讪之色,张嘴去不知当如何回答,突然心中一动,笑道:“姐姐,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帮忙”

    “你有什么事”欧冶静怡朱唇一抿,嘴角微扬,两瓣咬红似的樱唇轻轻歙动。

    张霈知道欧冶静怡最怕的是什么,双手前探,抓住她胸前薄绢狠命一撕,裂帛声中,前裳已尽被撕裂。

    他一刻也不愿停留,双手即刻将那两团被蕾丝性感胸罩兜住的软肉抓了满掌,整个人将欧冶静怡抱在怀中,不住在她小腹双腿间摩擦着,一面在她后颈、肩背上乱亲乱嗅。

    “弟弟,你不是说有事要姐姐帮你吗啊”欧冶静怡果然芳心剧震,低声嘤咛,一股张霈浓烈的男人阳刚气息直透心肺,嫣红诱人的两片樱唇中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啼。

    张霈双臂紧紧搂着欧冶静怡的绵软细腰,一手绕过她的丰满高耸的**,将她紧紧抱住。

    欧冶静怡被张霈抱在怀中,内心一片空白,不知身在何处,春心萌动,春情荡漾,娇靥羞红,娇羞无限。

    张霈趁机放肆地挑逗着她,一只手隔着单薄的蕾丝胸罩握住她的一只丰硕饱满的柔软**揉捏轻抚,另一只手却探了进去,按着她玉滑娇嫩的柳腰一阵抚摸。

    接着,抚摸的动作渐渐向下,径直探进欧冶静怡丰满圆润的大腿根中芳草萋萋沟壑幽谷挑逗起来,虽然隔着一层柔软的内裤,欧冶静怡还是被他挑逗得娇啼连连,不能自己。

    “不,不要”欧冶静怡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张霈已感到手心所触的欧冶静怡的内裤已透出一阵火热的湿气,渐渐地不知什么时候已濡湿了一小团。

    张霈紧紧拥抱着欧冶静丰腴圆润的**,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

    当四唇相接时,她那柔软润泽的香唇,立即像一股电流般地触击到他的心灵,温润滑腻的舌尖滑入张霈口中,欲拒还迎地迎合起来。

    张霈紧紧啜吸着欧冶静怡灵活的香舌,感觉她浑身已经变得滚烫起来,心知她已经春心萌发,春情荡漾了。

    欧冶静怡雪白丰腴而充满弹性的双峰密实地贴在张霈的胸前,那悸动的心房和热切的鼻息他都能深刻的感应到。

    唇舌交战,翻山倒海,互呧互吻,抵死缠绵。

    张霈握着她丰硕**的色手也揉搓挤压起来,她的酥胸在他手中慢慢膨胀充血,娇艳的嫣红在蕾丝性感胸罩下顶出一个清晰的凸点。

    另一只色手撩起欧冶静怡的裙子,抚摩着揉搓着修长浑圆的美腿,张霈向上爱抚揉捏着她的内裤包裹的凸凹丘谷,她颤抖着,喘息着,全身的酥麻和**都集中在**之间,不可控制地春潮泛滥,幽谷泥泞。

    眼看欧冶静怡已经云里雾里,找不着北了,张霈终于松开了她柔软湿润的红唇。

    张霈凑到她玲珑的耳垂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邪笑道:“我想姐姐替我将电脑里存储的那些有关内衣的图片和文字信息整理出来,弟弟有大用处。”

    欧冶静怡“嗯嘤”一声,娇躯酥软,心知这魔星是故意要为难自己,可是却又不忍拒绝他。

    轻碎了一口,欧冶静怡急忙伸手将他推开,匆匆离去的同时却是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