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顾清娇羞(七)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霈咬着她秀巧的耳垂,低声笑道:“清儿,相公又想爱你了,你自己把腿分开。”

    顾清大羞,扭捏不依,但拗不过张霈,只好娇羞地分开丰腴修长的雪白美腿。

    张霈猛地一挺下身,粗硕巨大的**猛地深深进入了顾清的玉门深处,一阵疼痛从传来,顾清忍不住“啊”地一声痛呼起来。

    湿热的花蕊紧密的包裹住了他昂扬粗壮的**,张霈知道顾清刚刚完成少女到少妇的转变,还不是很适应自己专门对付女人的武器。

    顾清处女的要害再次遭此重创,柔若无骨的娇躯不禁一阵痉挛,随着她神经的紧绷花蕊处产生一道巨大的收缩,处女的花径本来就很窄小,经此收缩使花蕊深处的嫩肉更是寸步难进。

    随着张霈从缓慢到快速的动又作,顾清俏脸上的表情也从痉挛疼痛变化成了享受,沉迷欢快,雪白美艳的**在各种奇妙的感觉的刺激下悄悄的蒙上了一层玫瑰般的粉红色,在朦胧的月光笼罩下有一种奇特的魅力。

    张霈体内的**不住的往上攀升,浑身阳气澎湃,变得更加的粗大,顾清觉得自己的娇嫩花蕊似乎要被什么东西撑破了一般,不过这种紧密接触所带来的极度快感却是份外的享受。

    此时此刻,顾清只希望张霈不要停止,就这样一直深深的占领她的处女地才好。

    随着张霈猛烈的冲击挺动,顾清觉得自己就像是要飞上天的那样欢快,她花蕊处的嫩肉不断翻转,带着纯阴气息幽香淡淡的蜜汁如珍珠一般缀满了芳草就好像是清晨的露珠点缀在草丛之间处处写满了生命的气息。

    强烈的快感如潮水一般从传来,张霈觉得自己全身的神经都似乎要爆炸开来,整个人都在欢呼雀跃,纵情歌唱,蓬勃的生命力从身体的各个部分激荡,这是心灵得到完整的释放而喜悦流泪。

    “啊”一声娇呼,顾清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完全不受**的束缚正无拘无束的漂游在天空,一阵极其猛烈的奇妙感觉从花蕊处升起,终于忍耐不得极度的享受,一股蕴涵着无数生命因子的赤纯元阴再次从花蕊深处迸射而出。

    晶莹的汗珠如同夜空中璀璨的星星一样点点剔透,面带满足笑容的顾清在这层薄薄的氤氲气息的衬托下就像是天女下凡,她在此刻才真真领悟到“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道理。

    一股滚烫的纯阴精华从顾清的花蕊处喷到了张霈不断跳动的**上,他**雄壮的身躯微微的颤抖,深深进入她娇躯的坚硬慢慢蠕动摩擦着娇嫩的。

    “哦”感受着由于张霈坚硬**摩擦自己私密羞处所带来的无上快感,如电一般酥痒的感觉迅速传遍了她四肢百骸,顾清忍不住放声呻吟了起来。

    云收雨散,张霈轻轻抬起身子,凝视着身下的顾清,道:“清儿,还痛吗”

    顾清睁开秀目,看着张霈,一往情深道:“夫君,清儿虽然有点疼痛但是心里却非常的高兴,因为清儿终于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她最爱的夫君了。”

    美人如玉,娇羞妩媚,顾清的话再次引发了一场风暴。

    “清儿,我们在来一次。”看着娇态诱人的顾清,想着她那**的呻吟,张霈停留在她体内未曾退离的部分开始迅速膨胀起来,轻轻弹跳,热气灼灼,梅开二度的顾清檀口嗯嘤一声,今晚看来是躲不过梅花三弄的命运了。

    “不不要”顾清娇声低呼,红艳艳的柔软香唇呵气如兰,她好累但是又好舒服,心中更是无比兴奋,但是身体酥软无力,趴在床上动都不想动,哪里还有力气和张霈再来一场肉搏大战。

    张霈低头张嘴伸舌轻轻舔着顾清修长雪白的玉颈,吮吸咬砥,感觉着身下如玉佳人的颤抖,让他浑身涌起战栗般的酥麻快感。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他说完手臂已紧紧搂着顾清纤柔如柳的蛮腰,身体来回的动作了起来。

    “啊啊”顾清檀口微分,娇喘吁吁,放声呻吟,玉体娇躯痒痒麻麻,酥酥软软,大脑空白一片,身心仿佛飘荡在云端天外。

    “清儿你的声音真好听,相公的骨头都酥了,怎怎么办就是想停都停不下来”轻轻咬着顾清胸前粉色的羞挺蓓蕾向上拉起,张霈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身体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激烈。

    顾清只觉身体快感连连,情不自禁地挺腰耸臀,不能自已,差点晕了过去。

    张霈就像是一匹脱韁纵横的野马,不停地在顾清修长**上驰骋着,又如乱蝶狂蜂,只向她私密深处的花心去采;他就像头野兽在她娇躯上肆意地发洩着熊熊燃烧的欲火,双手搓捏着两团高耸的玉峰,疾抽缓插,记记皆重重撞击着她幽处,肥美雪白的臀肉发出“啪啪”地撞击声。

    “唔”顾清芳心娇羞欲醉,她觉得张霈灼热的**逐渐进入自己玉体,随着他阵阵狂轰,次次都深入娇嫩幽处的尽头。

    张霈感到自己膨胀的**整个占领了顾清那幽深火热而紧窄娇小的花径的每一分空间,那种征服的满足感觉实在不是任何言语能够描述万一。

    在她那双盈盈美眸春情荡漾的注视下,张霈在紧窄娇小的柔嫩中迅速动了起来。

    张霈的雄躯在顾清美丽**上耸动着,在那异常紧窄娇小的幽深小蜜壶内**,而顾清则在他身下娇羞地蠕动着雪白如玉的**,欲拒还迎,鲜红娇艳的樱桃小嘴微张着,娇啼轻哼、嘤嘤娇喘。

    他眼中燃烧着炽热的欲焰,俯身含住充血硬挺勃起的粉色羞红,舌头轻轻捲住柔嫩樱桃一阵狂吮,一只手握住另一只颤巍巍娇挺柔软的雪白椒乳揉搓起来。

    顾清柳眉微皱,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在那柄霸王神枪逐渐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涌生,清雅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婉转。

    “好累”都半个时辰了,顾清喘着气,光润的下颌被张霈轻轻抬起,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二人的舌头在空气中交合着,那样的暧昧淫秽。

    “清儿你好棒好紧啊”张霈身体用力撞击着,顾清娇躯酸软乏力的**蓦地一颤,盘在他腰间的雪玉美腿用力夹紧,一股晶莹的湿流狂涌而出,久久不绝。

    顾清累得筋疲力尽,趴在张霈身下一动不动,张霈不住的舔吻着她的晶莹如玉的身子,酥软麻痒的,延迟高氵朝余韵快感的消退

    翌日,天色已微露出鱼肚白,月亮已经退下山坳,星星也闭上魅惑世人的眼眸,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空气丝丝清冷,划一叶扁舟,缓缓穿越记忆的海,忘记了时间,却记起了往事。

    灰蓝色的穹窿从屋顶开始,逐渐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空中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远处的假山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

    顾清悠悠转醒过来,看着身旁睡梦正想的心爱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幸福甜蜜的笑容。

    轻轻掀被起身,床单和双腿间一片落红映入眼帘,顾清俏脸不禁飞起一抹娇艳的羞红。

    梳妆台坐定,没有固定秀发的发簪,黑发倾泻而下,直至腰际,秀发如丝,一袭纯白淡雅长裙,墨发披肩如瀑,素颜清雅面庞淡淡然笑。

    唤来丫鬟,提水进屋,灌入浴桶。

    顾清轻轻走到浴桶旁,用手试试水温,褪下身上衣衫,没有衣裙的遮盖,一身如玉肌肤暴露在晨间微凉的空气中,那黑发又戚戚地掩住,似见未见,更衬得一身的剔透。

    背对着张霈的方向,顾清将黑发披在桶沿,整个人浸到水下,一直浸到颈脖。

    丫鬟为顾清在热水中加了茉莉花瓣,这清香的水,晕染得整个厢房都有沁人心脾的香。

    顾清轻抚花瓣,水滴从手心滑落到手臂,再落进水中,花瓣留在肩膀,手臂与素手之上,宛如花儿绽在手上,美得不沾一丝人间烟火。

    厢房之中,听得清脆的水滴,闻得暗雅的清香,美人水中浸浴,那绮丽的画面,简直美不胜收。

    沐浴完毕,顾清左腿跨出浴桶,看到地上已铺有丫鬟为自己准备好的丝巾,光着脚踩上柔软的丝巾,水印在上面,一个个玲珑的脚印赫然出现。

    右腿紧接着出了浴桶,抓起旁边香案上早已准备好的衣衫,走到屏风好后,手忙脚乱地“悉悉索索”穿起来。

    当屏风顾清栓上了最后一条衣带时,屋中响起一个极富磁性的声音,顾清探出臻首,看见张霈正在对自己眨眼睛,不禁俏脸绯红。

    张霈坐起身来,只见一只白玉般的纤手掀开帷幕,眼前所见,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一张脸秀丽绝俗。

    顾清身上穿着一件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纤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清儿”顾清见张霈浓情的眼眸中充满宠溺,轻唤着自己的乳名,心中就像吃了蜜糖般甜蜜。

    温柔的服侍张霈起身洗漱,顾清已经进入了妻子的绝色,做起这些事情来竟是有板有眼,完全看不出是第一次服侍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