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姐妹嬉春(上)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霈信步出到门口,现在时辰已过正午,这十月的武昌府镇,薄薄的云层挡住了太阳,院子里空气清新,很是舒服。

    左右无事,张霈想在这院子里随意走走,四下看看。

    张霈沿着碎石小径慢慢前行,绿树叠影,院子里的一些在秋日绽放的鲜花竞相争艳,煞是好看。

    信步而行,张霈走了一会,不知道转到哪里来了,这古代大户人家的庭院比后世的别墅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寻不着路那是太正常不过了。

    忽然,远远传来一阵女孩子清脆的笑声,,张霈寻着声音慢慢踱了过去,越过假山,就是一片令人豁然开朗的花圃。

    妖娆水嫩的菊花,吸附着秋阶天的仙气,在百花凋零的季节迎着萧萧的寒风开始灿烂。

    在离花圃不远处的青草地上,只见几个女子正在踢毽子,个个青春美丽,芙蓉玉面,秀眸动人,琉璃般清透的双颊泛着粉红的韵味,看上去大概十五六岁的年纪。

    古代封建社会,进入青春发育期的女子,生理上会产生一系列的变化,大户人家的千金会选择娱乐性强的运动进行锻炼,这对妙龄少女的发育是有益处的。

    适合少女锻炼的项目其实有很多,如游泳、跑步等等,但是古代女子怎么可能有这个条件,所以最适合她们心理、生理特征的锻炼莫过于对家境和身份条件要求不高,既经济又便于开展的踢毽子了。

    这一看之下,张霈顿时有些面红耳赤,原来这几个女孩子踢键子热了,都卸了外衣,连贴身亵衣也都卸了,身上只只穿了一件薄如清纱的衣衫,曲线玲珑若隐若现,胸前一对小白兔上的两个粉嫩红樱桃,都隐约可见。

    这里是内庭后院,服侍的只有老妈子和丫鬟,男人是不能轻易进入的,倒也不虞大好春光被外人看去了。

    张霈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韩宁芷和她姐姐韩慧芷更是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韩宁芷身着淡紫薄纱衣,起不到任何遮盖的作用,云髻半偏,一小撮发丝调皮的跑到前面欲遮住美人眼,她施了淡淡的胭脂和香粉,俏丽的脸透着媚人的微笑,真是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

    韩慧芷也是身着薄纱,乌发蝉鬓、娥眉青黛、明眸流盼、莲步小袜,容貌十分端庄秀丽,雪白的肌肤几乎可以透出水来,一对坚挺高耸,丰满鼓胀的丰乳在薄纱下,随着踢踺子的跳动而欢快地跳跃着,那两颗粉红色的樱桃透过薄纱,一跳一跳调皮地瞧着张霈。

    张霈只感到热血上涌,赶紧收敛心神,移开目光,不然他担心自己会兽性大发,忍不住扑上去。

    片刻之后,张霈慢慢恢复了平静,看着正在和几个婢女踢踺子的韩慧芷,他想自己要不要出去say声hallo,打个招呼,现在天很蓝,空气很清新,说不定能够发生点什么美好的事情。

    可身体没有把脑中的想法变成现实,这是在内院,自己偷窥人家女子嬉戏玩耍,而且她们还个个衣着单薄,若贸然出去相见,肯定会很尴尬,被人当成登徒子反而不美。

    其实,张霈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别个根本不会误会他,因为他本来就是不折不扣的大色狼,哪里有误会一说

    正在这个时候,却听韩慧芷柔声道:“小妹,姐姐累了,我们回去吧”

    轻轻拭了香汗,韩慧芷往莲步轻移,张霈这个方向慢慢走了过来。

    张霈左右看看,自己身后是一片开阔地圆林,要想如果原路返回,走不了几步就会被她们看见,还是先闪为妙。

    他脑筋转得飞快,瞬间便观察好地形,闪身躲在了假山后面。

    韩慧芷和韩宁芷姐妹二人嬉笑着说话,从张霈掩身的那假山旁边走过,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了,留下了一阵香风。

    等她们走远了,张霈这才从假山后出来。

    刚要离开,没想到一脚踩在一块活动的石头上,脚下一挫,差点没摔着,张霈心里暗笑自己**熏心,精虫上脑,要是让家里诸女知道自己偷看人家年轻的漂亮姑娘绊倒了,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子。

    韩宁芷跟着姐姐来到她的厢房,刚刚进屋,立时生出一股温暖的气息。

    片刻之后,丫鬟提来沐浴用的热水,接着又在沐浴中放了玫瑰花瓣。

    韩宁芷对还在镜前已经发愣了好一会儿的韩慧芷说道:“姐姐,水放好了。”

    韩慧芷似乎根本就没在意是不是有人在跟她说话,还是傻傻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白里透红的粉脸,秀巧的瑶鼻,弯弯如月的柳叶眉,眉峰微微下垂,整张脸看着就让人顿生怜爱,娇滴滴美眸,含着一丝幽怨,似是有人欺负了她一样。

    韩宁芷悄悄地走了过去,柔声道:“姐姐,你就别照了,宁儿的姐姐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子,就算是花中之王的牡丹仙子,也要比姐姐逊色几分。”

    “死丫头,又拿我来寻开心了。”韩慧芷这才回过神来,娇声嗔道:“就你嘴甜,胡说八道”

    她起身就要去扑过去抓韩宁芷的模样,韩宁芷见状,急忙往卧室中跑去。

    一前一后,两个妙龄女子,竟然在卧室里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欢快的喊叫声,透过纸窗,飘荡到另外一个人的耳朵里。

    张霈本来是不打算现在去找她们姐妹二人的,可是转念一想,她们刚刚踢了毽子,香汗淋淋,肯定是要沐浴的,这种机会可不能错过了,于是他便绕开丫鬟老妈子的视线,悄悄躲在韩慧芷的厢房外。

    被姐姐抓住挠痒可不行,韩宁芷决定反击,几圈下来,两个小姑娘早已气喘吁吁了。

    她们到底都是韩府的千金小姐,自幼娇生惯养,就跑这么几下,鼻子上都在渗着小汗滴,宽大的锦绣衣裳很好的掩盖风流的身段。

    在奔跑的时候,乳波肉浪,起伏震荡,韩慧芷倒不是累了,而是感觉胸前有些异样,只好是停下来。

    两个少女,弯着纤腰,在梳妆台前,娇喘吁吁,韩慧芷看着腰身比自己弯着更深的韩宁芷,看着她的粉嫩的脸颊已经有些小汗珠滴下来了。

    韩慧芷轻轻地走过了,用手稍微的捶了捶妹妹的玉背,柔声道:“妹妹,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床上休息一下。”

    “不,哈哈”韩慧芷被妹妹韩宁芷突然发出的喊声吓到了,还没回过神来,纤柔如柳的腰身就被她一把抱住。

    韩慧芷脚下打了一个趔趄,两人一起倒在厚毛毯的地上了,韩宁芷压在韩慧芷软绵绵的身体上。

    屋中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韩慧芷倒是没有什么疼痛感觉,轻哼一声,表示对淘气妹妹捉弄自己的不满。

    韩宁芷翻身倒在地上,两姐妹臻首靠在一起,谁都没有说话,仿佛时间也不存在,就只有两个快乐的单纯女子而已。

    也许是太累了,或者是太兴奋了,韩慧芷和韩宁芷就这么静静地躺着,没有说一句话,谁也不想打破此时的安宁。

    窗外的院子里,已是深秋光景,虽不是花红柳绿,但也还是香气宜人,躲在庭院深处的桂子树,在深秋里,仍然不吝惜要把最后一抹香气也献出来。

    桂花到枯香不尽,绿叶长青露长流,素雅的幽香飘荡在整个静逸小院周围。

    韩慧芷撑起娇躯,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柔声道:“妹妹,你先出去吧姐姐要洗浴了。”

    韩宁芷撅着红艳艳的樱桃小嘴,拉着姐姐的纤柔,轻轻摇晃起来,娇声道:“不嘛我要姐姐一块儿洗。”

    “这”韩慧芷声音顿了顿,犹豫道:“宁儿乖,你还是让姐姐一个人洗吧啊”

    纱帐里穿出少女欢喜的叫声,两个负责加水的丫鬟知道现在没什么事儿了,她们也就信步离开了。

    韩慧芷被妹妹硬拉着进了玫瑰花瓣的浴桶里,她只觉整个身子都在水里舒展开了,俏脸越也愈发红润娇艳了。

    温烫的热水,将两个小女子白嫩的俏脸熏得异常红润。

    韩慧芷用锦缎毛巾给妹妹擦拭着滑腻光润仿似凝脂玉露的粉背,修长洁白的玉颈,香圆玉润的双肩,当擦完了白皙柔嫩的藕臂,她迟疑着,要不要给妹妹擦胸

    韩宁芷转过身来,一头乌溜溜的秀发有如黑色珍珠一般,两条柳叶弯眉,笔直秀丽的鼻子,鼻翼仿佛在微微煽动,秀挺的鼻子下面,是樱桃小口,轮廓分明的嘴唇丰满红润,雪白的脖子下挺立着两座雪白浑圆的双峰,**坚挺秀巧,就像平原上的两座雪峰,相信雪峰之上的两个雪莲,是男人梦寐以求想采集之物。

    再往下是的香臀和美腿却淹没在水中,什么也看不见了,她从韩慧芷手上取过毛巾,柔声道:“姐姐,宁儿自己来”

    “妹妹,你你的这里”韩宁芷看着妹妹粉嫩的酥胸,欲言又止,“怎么怎么”

    “嘻嘻,姐姐,我告诉你哦”韩宁芷浅浅一笑,巧笑嫣然,“其实经常按摩这里是可以让她们快快长大的。”

    “羞好羞人”韩慧芷惊呼一声,俏脸绯红,旋又抬起臻首,含羞问道:“真真的”

    “当然是真的。”韩宁芷看了姐姐一眼,肌肤明艳,体态丰盈,**秀挺,眉目含情,清水乍泻,烟雾迷蒙,呼之欲出,模糊中泛着放荡,纯静中透着诱惑,她身为女儿家也不觉砰然心动,说话的声音不禁提高了些许,“姐姐,你的这里已经这么高挺了,还会在意这个事情吗”

    韩慧芷听了韩宁芷的话,又看见她妹妹一直盯着自己的身子,身子不禁向水里缩了缩,俏脸绯红,连白嫩秀巧的耳垂都透着粉色,美眸中羞意盈盈,垂首没有答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