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落叶飞舞,令人感受到秋天的萧瑟,其实现在已经是初冬时节了。

    张霈只手托着下颚,斜眸瞅向窗外,斜风细雨愁煞人,端是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下雨天人就感觉懒散,不想动弹,但是这里又实在没有什么娱乐节目,他叹息一声,感叹道:“还是现代好啊吃喝玩乐样样不缺,只要有钱就能得到皇帝般的享受,可如今有了足够自己挥霍钱财的时候,却又没有消费的地方了。”

    总不能现在大天亮的又爬回床上去,张霈摇了摇头,其实他兴致来了是不分白天黑夜的,但是想到自己早晨吃了东西离开东溟别院的时候,单婉儿诸女浑身酥软,玉体乏力,连床榻都下不了的娇羞样儿,实在是不可能在服侍他了,叹息一声,他压下了心中蠢蠢欲动的。

    “张公子,请用茶。”正在张霈胡思乱想之时,一个清秀的小姑娘端着茶水进来了,却是韩宁芷的贴身丫鬟。

    虽然张霈和韩宁芷的关系,韩府上下的人都是心知肚明,但是她们没有成亲或是定亲之前小菊还是唤他张公子。

    张霈看到这清纯的小菊不过唱十三四岁,年岁和韩宁芷一般大,长的虽然不是什么绝色,但看起来也很有一种邻家女孩的清纯可爱,尤其是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更是让好色男人看了都升起一种想呵护她的感觉。

    还真是一颗青涩的果实啊看着这个注定成为自己通房大丫头的少女,张霈嘴角不禁浮出一丝笑意。

    在那清澈如水的目光注视下,丫鬟小菊没来由的脸上一红,心中却感觉很是温馨。

    坐在窗边看了一会儿窗外的梅花,百无聊赖的张霈却是准备再次出去溜达溜达了,实在是太憋闷了。

    外面下着淅沥沥的小雨,张霈也不欲上街,就在韩府里转悠,经过一处静雅别院的时候,发现从里面传来一阵女人的笑声。

    听声音却是韩夫人的,张霈本欲离开,可是却突然心中一动,韩夫人端庄娴熟,高贵气质,不知什么事情让她笑的这般开心。

    于是张霈避开下人,走了过去,透窗而望,只见韩夫人正跟一位高贵典雅,风韵迷人的成熟攀谈,闲话家常。

    成熟轻轻转过半个身子,露出了一张倾国倾城,娇羞妩媚的俏脸,却是刚刚生育了一女的司徒瑾。

    司徒瑾握着韩夫人的纤纤玉手,美眸中似有千言万语,道:“姑姑,时间过得真快,瑾儿都有五六年没有看见姑姑了”

    端庄秀丽的韩夫人浅浅一笑,柔声道:“瑾儿,自从你嫁到江南去之后,好久都没有你的音讯,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司徒瑾神色一黯,道:“我还可以吧”

    张霈从她美眸中看到了幽怨之色,明显是说了违心之言。

    司徒瑾的夫家是江南巨富,六年前暮春时节,与司徒家世交的陈家大公子陈暮白来到了陈家做客,第一次见到了十七岁的司徒瑾,立时惊为天人,几次交往后,司徒瑾对他也留下了良好印象,斯文有礼,温柔亲切,所以在陈家提出婚娶时便一口同意。

    第二年秋夜,十八岁的司徒瑾浓妆重彩地登上了花轿,陈家为了显示威风和隆重,特雇了五百名手执红灯的依仗从武定桥开始,沿途肃立到内桥陈家,盛况空前,成为江南最大的一次迎亲场面。

    陈暮白实际上是一个圆滑狡黠,满身铜臭的奸商,他迎娶司徒瑾是一时的需要,数月后他那薄情寡性便渐暴露,遂将司徒瑾丢一边,依旧走马于章台柳巷之间。

    这次司徒瑾为陈家生了一个女儿,没有抱到孙子的公公婆婆更是对她冷言冷语,陈暮白不劝慰委屈的妻子,反而吵着要纳妾,司徒瑾一气之下,这才愤而抱着没满月的女儿离家出走。

    司徒瑾道:“姑姑,那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吧”

    韩夫人满脸幸福道:“我很好啊”

    从她说话的语气中可以听出韩夫人幸福满足之情,张霈心中暗自想道:“难道张天德那么大岁数的人了,那方面的能力还保持着强劲的战斗力难够满足虎狼之年的韩夫人”

    司徒瑾似有不信,疑道:“真的”

    韩夫人嫣然一笑,佯嗔道:“当然,天德他很温柔,待我很好。”

    原来姑姑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司徒瑾摇了摇头,轻声道:“瑾儿指的是那方面的事”

    韩夫人不知是真不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问道:“哪方面”

    司徒瑾嗳昧道:“就是就是那方面的事嘛”

    韩夫人恍然明悟,臊得了个大红脸,轻“碎”了一口,叹气道:“瑾儿,你姑父只是一个生意人,又没有练过武功,不能太沉迷女色,不然会被掏空身子的”

    “练过武功的人,那那方面很厉害”话说到一半,司徒瑾也说不下去了,毕竟是妇道人家,有些话大家明白就行了,并不一定要说出口。

    韩夫人颔首点头,自言自语道:“当然厉害了,宁芷的夫君啊”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韩宁芷现在可还没有出阁嫁人,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司徒瑾也是俏脸微红,没有再问。

    在窗外偷听的张霈想不到平日端庄贤淑的韩夫人竞会说出那种话,不过听她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夸奖自己的能力,好色男人有一种做为男人的满足感。

    不远处传来丫鬟细碎的脚步声,张霈闪身躲在一旁,只听里面传来司徒瑾的声音道:“孩子哭了姑姑,我该去给女儿喂奶了”

    “呜哇哇哇”虽然明明离自己居住的清幽小院还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要走,可是司徒瑾似乎能够听见了女儿哭声。

    司徒瑾脚走地匆忙,眼见前方不远处就是自己栖身的小院,在一处长廊转交的地方,却迎面撞在一个男人身上。

    “啊”她娇呼一声,眼看就要迭代,对方眼明手快,伸手欲扶,谁知脚步不稳,两人一起滚倒在地。

    眼睁睁的任凭对方的身体朝自己侵犯了过来,司徒瑾立刻感受到胸部被压迫,白皙的脸庞腾的红了。

    “哇真是一对超级美乳。”胸膛传来柔软、鼓胀而又十分饱满的感觉,张霈在内心啧啧惊叹着,胸肌不着痕迹的轻轻旋转磨蹭,去感受那两大团东西的美妙触感。

    “你,你快快起来”司徒瑾银牙紧咬着粉唇,曲起膝盖,撑着莲臂企图顶开对方的身子,但他一个人物缚鸡之力的妇道人家,想要推开一个处心积虑的好色男人,却是蜉蝣撼大树,无济于事。

    她明显是的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饱满的胸脯被对方紧紧的压迫着,两颗巨硕的**已经被挤得变了形,将身上的衣衫撑得更加紧绷鼓起。

    更要命的是,她才刚刚生产两周,正是乳汁分泌最旺盛的时候,走的急了奶水就一直沁个不停,加上亵衣的摩擦,如今在男人的胸膛重重一压,简直就像是被人用力抓住挤奶一样。

    司徒瑾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间潮流涌动,汩汩的泌出了大量温热的汁水。

    “糟糕”她惊慌起来,心里的尴尬一时间还多过气愤羞恼,胸前一小片肌肤都变得凉凉的,**的亵衣贴在身上。

    不用看也知道,薄薄的亵衣被奶水浸透了,穿在外面的衣衫上肯定出现了不雅观的湿痕。

    “对,对不起”张霈也在同时觉察到胸前有点湿润,不过倒没想到那个方面去,也没怎么在意这回事。

    他现在全部的感官都放在了司徒瑾高耸丰满,浑圆鼓胀的胸脯上,被那两个硕大无比的肉团亲密无间的贴着胸膛,除了无与伦比的刺激外,内心更多的是惊叹。

    张霈双手撑在司徒瑾身体两侧,正欲起身,可是脚下突然一滑,身子又重重地落了下来。

    他全身的重量几乎压向了司徒瑾,可是令人惊奇的是,两人亲密贴压的胸膛却被那对极其丰满的**给撑开一段距离,无法接触到对方平坦的小腹。

    由此也可以想像到,司徒瑾胸前那对正处于哺育期的美乳究竟大到了怎样惊人的地步。

    司徒瑾又羞又急,几乎都要流出泪来了,心里充满了羞耻和愤怒,可是斥责的话音冲到口边还是咽了回去,僵在喉咙深处。

    她是个端庄秀丽,温柔如水,斯文守礼的妇道人家,不能想像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的难堪,再加上被乳汁浸湿了胸前的衣衫,如果不做声也许还不会有人留意,要是声张起来被所有人都看到,那可真是要尴尬得无地自容了。

    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司徒瑾突然用力将张霈的身子推开,慌羞地站起身来。

    张霈脸上露出不知真假的讪讪之色,不过眼睛却不老实地偷瞄着眼前高耸入云的轮廓,锦缎衣衫紧紧的绷在胸前,勾勒出一对丰满到不能再丰满的硕**房,就像是胸襟里满满的塞着两个大甜瓜般,看上去无比的诱人。

    俏脸绯红的司徒瑾美眸泛着盈盈水雾,一双白皙柔嫩的藕臂急忙紧紧环在胸前,遮挡住了那一大片被奶水打湿的污迹。

    尽管她动作很快,但是张霈还是瞥见了她胸口的湿痕,若隐若现的透出了包裹着硕大美乳的红色亵衣。

    司徒瑾气忿忿的瞪了他一眼,眸中除了恨意还纠缠着一丝羞意,莲足一跺,背转娇躯挟一阵香风,拐过长廊转角,埋头疾走,快步离开了。

    “难道那湿润的痕迹是”直到她美丽妖娆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张霈仍然难以置信的愣在原地,忽然想起了什么,忙低头看向自己胸前。

    只见质料轻软的外衣在胸口的位置赫然有两圈不太显眼的水迹,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奶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