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4章 七八成而已

夜听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祁元离开后,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然后拨了个电话出去。

    “喂!”

    “蔺先生,刚才贺枫在我们归一药堂与人动手了。

    他的真正战斗力,比外界传闻的要强大不少。”

    祁元说道。

    “哦?

    他真正的战斗力达到什么层次了?”

    “他今天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并不是很强,仍旧是炼体七重的样子。

    但他的速度、战斗意识、以及对劲道的控制、运用,都远远超出了炼体七重的范畴。

    以至于,他靠着炼体七重的力量,愣是爆发出了堪比化劲后期宗师的战斗力。”

    “你说什么?

    化劲后期?”

    蔺先生显然是被震撼到了。

    “是的,化劲后期!”

    祁元回忆着当时贺枫出手时的点点滴滴,眯着眼睛道:“而且,我有种直觉,这个贺枫似乎并未出尽全力。

    若是他全力出手,他的力量应该不止炼体七重那么简单。”

    “你的意思是,他真正的战斗力,比你说的化劲后期还要强大一些?”

    “嗯,很有可能,他的真正战斗力,已经接近化劲巅峰的层次了。”

    “嘶……”蔺先生直接倒吸了一口气,“你确定?”

    “倒也不是很确定,毕竟我只看到他出手了一次。

    但这个贺枫的心性却非同小可,年纪轻轻就有着直追化劲巅峰的战斗力,为人却低调的很,一点也不像寻常公子哥一样狂妄自大。

    假以时日,我感觉他的成就会极高。

    说不定十年内,他就有可能踏入那传说中的境界。”

    听到这话,蔺先生直接沉默了,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足足过去了一分钟,蔺先生方才再度说道:“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么?”

    “不是我对他的评价这么高,而是他值得我这般去评价他。

    我知道,蔺家既然让我们这些老头子都去关注此人,那肯定是想对付他了。

    既然如此,他便是蔺家的敌人。

    对于敌人的评价,我是不会有所保留的。

    若是他没有贺家的悉心培养,我自然不敢说他十年内便能跨入化劲。

    但有贺家作为他的后盾,对他而言修炼到化劲巅峰也不会有太大困难。

    一旦踏入化劲巅峰,我想以他的心性,迈出那最后一步……绝不是问题。”

    蔺先生再一次的沉默!显然,祁元的话一次次的对他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他原本以为贺枫已经够厉害的了,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此人。

    十年,神话!这是一个比贺军翔还要恐怖的存在啊!“祁元,若是让你想办法刺杀他,你有把握吗?”

    片刻后,蔺先生开口问道。

    “若是他身边没有高手保护,我自然有个七八成的把握。

    但是……有一点你恐怕不太清楚,这位贺枫的身边,真有一名神话在贴身保护着他。”

    祁元说道:“有神话在他身边,我就算找到机会成功杀死了这贺枫,恐怕我自己也会暴露身份。

    甚至,若是那位神话拼了命的追杀我,我逃都很难逃掉。”

    “管不了那么多了!祁元,刺杀贺枫的事情,还是交给你吧。

    如果真暴露了,你先想办法逃走。

    若是逃不走,我们蔺家出面保下你。”

    蔺先生显然是不想等了,贺枫的潜力,让他已经产生了丝丝的担忧。

    十年后就成长为神话,那二十年、三十年后呢?

    到时候整个蔺家岂不是都压不住他了?

    因此,必须要趁着他现在尚未成长起来,便将其扼杀掉。

    “蔺先生,这不太好吧?

    我这是要冒着生命危险杀他啊?”

    祁元有些不太乐意。

    “你好像已经领悟天人合一了吧?

    但就算领悟了天人合一,想要真正引元气入体,将浑身劲气转化为元气,也没那么简单,难度之大丝毫不亚于领悟天人合一。

    许多半神强者,甚至终身都卡在天人合一之境,无缘踏入真正的神话。”

    蔺先生缓缓说道:“但你若是成功杀死贺枫了,我可以带你进入我们蔺家的祖地修炼一年。

    一年时间,足够你真正踏入真气境的了。”

    祁元皱眉道:“要是我进了你们蔺家祖地修炼,一年后没有踏入真气境呢?”

    蔺先生笑了笑,“如果一年时间你都不能踏入真气境,那就算你在里面再修炼个十年八年,你也成就不了这个境界。”

    祁元撇了撇嘴,“得了,你就别打击我了。

    一年是吧,这个任务我接下了。

    但你们也得做好准备,可别到时候我被神话追杀的时候,你们蔺家没人出面保我,那可就别怪我祁元翻脸了。”

    “放心,我蔺无欢说到做到。”

    ……“贺老弟,那个季贤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刚才你都骂他是狗了,他竟然也没有对你动手,放过你了?”

    习振兴的练功房里,习振兴没有继续修炼,而是疑惑的询问道。

    “他本来确实是打算要对我动手了,但我稍微释放了点神话的威压,就吓得他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贺枫咧嘴笑道。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他季贤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呢。”

    习振兴道:“你释放威压,不会被季贤察觉到吧?”

    “当然不会,他只会感觉到有危险,但危险具体来自贺枫,他还感应不到。”

    “那就好!不过,你还是要稍微注意着点,我们归一药堂当中有一套天阶的防御阵法时刻运转着,若是你的威压触动了阵法,说不定就会引起神话的注意了。”

    “天阶阵法?”

    贺枫眸子一亮,“天阶初级?

    中级?

    还是高级的?”

    习振兴嘴角抽了抽,“当然是天阶初级!而且,还是几百年前传承下来的,现在我们归一药堂已经没有天阶的阵法大师了,但这个防御阵法只要有足够的能量补充,并且没有受到强烈的攻击,它就能一直运转下去。”

    这家伙还真敢问,还中级高级呢,我们归一药堂有天阶初级的阵法,就已经很牛掰了好吗?

    “好吧!”

    贺枫有些失望,如果有天阶中级或者高级的阵法大师,他倒是可以想想法子,让对方送自己一个高级的阵法。

    这样一来,自己的保命手段就越发的厉害了。

    “贺老弟,季贤被你的威压震慑住,以后应该不敢再轻易对你出手了。

    至于那个季飞扬,你教训了他一顿也就算了,反正雪晴也没吃什么亏。”

    习振兴说道。

    “那可不行,雪晴今天都被欺负了,我肯定要帮她出这口气才行。

    那个季飞扬的一条手臂,我肯定得卸下来。”

    贺枫眯着眼睛,毋庸置疑的说道。

    “那……季贤?”

    “区区化劲巅峰,我有的是办法对付。”

    贺枫耸了耸肩,道:“习老哥,你抓紧修炼吧,虽然你现在已经能让能量球在五米之外爆炸了,但攻击速度还是慢了点,咱们再多练练,要做到能量球在攻击出去的半秒钟之内爆炸,才能威胁到对手。

    不然的话,哪怕你的攻击威力再强,人家能轻易躲开,你这攻击也没用啊。”

    “外面的那些人,让他们等着?

    这不太好吧?”

    “管他呢,他们爱等不等,反正咱们只需要留个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够了。

    半个小时后,咱们自己跑过去,不必开车。”

    “跑过去……”习振兴无奈,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吧!”

    接下来,习振兴又继续进入了修炼的状态,熟悉着融合技的使用。

    途中,习雪晴走了进来,带来了足足五瓶地阶中级的回元丹。

    而这些回元丹,在习振兴的修炼下,一颗颗的都被他给吞服了下去。

    单是后面拿来的,就有着七瓶。

    一瓶十颗,总共七十颗,一颗市场价三千万左右。

    七十颗,便是二十一亿。

    加上之前的,习振兴从昨天到现在,修炼就花了三十多个亿。

    “轰!”

    能量球在墙壁上轰然爆炸。

    练功房中那由合金打造的四面墙壁,现在已经千疮百孔,有些地方已经被直接打出一个窟窿来了。

    这一间造价起码过亿的练功房,算是报废了。

    “贺老弟,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吧?”

    习振兴看向贺枫询问道。

    刚才那一击,他感觉整个过程也就一刹那的功夫,可能半秒钟都不到。

    “不错!”

    贺枫对着习振兴竖起了个大拇指。

    到了后期,习振兴的修炼效率还是蛮高的。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丹药不停的往下砸,再没效果恐怕习振兴都会心疼的要哭。

    “不过,一会儿习老哥你还得抽出点时间来休息一下。

    修炼了这么久,你的精神力已经快要透支了。”

    贺枫说道。

    习雪晴说道:“季贤他们准备了直升机,一会儿让爸爸坐在直升机上面休息就好了。”

    “直升机?”

    “嗯!本来是开车的,但咱们耽误的时间太长,季贤应该是怕赶不上,所以就调用直升机了。

    我们十大药堂以及四大王族,是经过国家特许的,只要不同时超过十架,咱们的飞机可以随时飞往延京市市区,他们的雷达卫星能自动甄别。

    当然,若是咱们在国家的领土上搞出了什么破坏,国家还是会第一时间将咱们的飞机给打下来。”

    习雪晴解释了一声。

    贺枫点了点头,“好吧,那咱们就现在出发吧,时间上也差不多了。”

    “我先换个衣服吧!”

    习振兴则是站了起来,快步的离开了练功房换衣服去了。

    几分钟后,三个人一同走出了院子。

    此时在院子的外面,围聚了一大群人,包括季贤、季飞扬、段东平、祁元,还有着归一药堂的其它高层人物。

    “习堂主,你这耽误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现在距离你和常涛之间的比试,只剩下三十分钟了,我已经收到消息,常涛现在已经到拳场了,你也赶快抓紧时间赶过去吧,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归一药堂害怕了呢。”

    说话的是一名六七十岁的老者,面色威严,是归一药堂的一位太上长老,负责一些对外的事宜,今天也会陪同习振兴一同前往。

    “周长老,实在抱歉,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我都在闭关修炼,所以耽误了不少的时间,我现在便准备过去。”

    习振兴歉意的笑了笑。

    听到他这话,周围众人都是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修炼?

    你的实力比常涛本就差了许多,就算你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会是常涛的对手,与其修炼,还不如早点到拳场去与常涛交流一下感情,说不定常涛心情一好,对你下手的时候就稍微客气点呢。

    “师父,你也要过去吗?”

    习振兴来到管平超跟前,低声问道。

    管平超笑道:“你是我唯一的弟子,你与人那个常涛比试,我当然得去观看。

    怎么样,有把握吗?”

    习振兴咧嘴道:“把握不是太大,也就七八成的样子吧。”

    “嗯,把握不大就以防守为主,注意劲气的消耗……等等,你说把握多大?”

    管平超老半天才回过神来,震惊的看着习振兴。

    众人也都是讶异的看着他。

    不是说习振兴的实力和常涛有着不小的差距吗?

    为什么习振兴会有七八成的把握击溃常涛?

    这不应该是常涛击溃习振兴的把握吗?

    “师父,咱们先上飞机上再说吧,我这次闭关耗费了不少心神,一会儿还得再休息休息。”

    习振兴道。

    “好好好,那咱们先上飞机去。”

    管平超也不再追问,既然自己的徒弟有把握,那他也就放心了。

    这场比试的起因他也了解过,对常涛此人的实力和为人他也颇为清楚,所以他并没有太过奢望习振兴能击溃常涛,只要习振兴在常涛的手上不要受伤,他就非常满意了。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习振兴或许没有绝对的把握击溃常涛,但常涛想要在习振兴手上占到便宜,似乎也不是一件多容易的事。

    目送着习振兴一行人走向飞机,季贤也是跟了上去。

    “爸,你说那个习振兴真有那么大的把握?”

    季飞扬在季贤耳边好奇的询问道。

    季贤沉吟了一番,道:“他的话我不太相信,但习振兴此人又不像是会说大话的人。

    看样子,有可能是贺枫给了个什么底牌给他。”

    “这么说,习振兴这次有可能能够击溃常涛了?”

    “呵,打都还没打,现在不好下定论。

    但就算他习振兴有底牌,常涛也可能有底牌啊。”

    “咦,有道理,常涛那小子我以前接触过两次,他表面上像是个正人君子,可实际上阴险的很。

    在他的身上,肯定有底牌,习振兴被玩死都有可能。”

    想到常涛,季飞扬就有些期待了,期待着看到习振兴被常涛玩死的场景。

    现在的他,因为被贺枫打脸的事情,他对习振兴也是相当的怨恨。

    不过,他不是贺枫的对手,再加上贺枫的身份,他感觉自己想报复贺枫,还是有些难度的。

    所以,他现在就迫切的想看到习振兴受虐,甚至被杀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