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1章 我怕什么?

时妩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呸!”

    江小白马上唾弃了他一句:“谁要你的钱,我江小白自己也是很能挣钱的好吗?

    行吧,你既然这么大方,那我到时候就出多点嫁妆,我不会白拿你的!”

    虽然是结婚,但也没有只让一方全部出钱的道理,这一点江小白拎得很清。

    而萧肃听了以后,却是微蹙起眉,可惜江小白已经不管他了,只是拉着他进店里:“我们先把我们的想法说出来,然后再合成一个,你觉得这样怎么样?”

    “好。”

    二人花了大概两三个小时才折腾完,等离开的时候,江小白才意识到人家店里都要关门了,而她们生生耽搁了她们的下班时间半个多小时。

    可大品牌就是大品牌,就算是耽搁了人家的上班时间,她们的服务态度依旧是没话说的。

    就是小白饿得发慌,抱着萧肃的胳膊撒娇:“天气好冷,我们去吃火锅吧。”

    “好。”

    萧肃也没想到会花这么多时间,对于男生来说,买东西是最快的,最讲究眼缘。

    但是女生就不太一样了,而且跟着小白挑下来,萧肃也发现很多东西还真的挺有学问在里边。

    虽然已经大晚上了,但是吃火锅的人还真不少,幸好萧肃和小白来得早,要到了最后一个位置。

    等她们坐下以后,后来的几个就全部都在排队了。

    在等上菜期间,江小白突然看到了自己手上那个戒指,在灯光下闪着光芒,她朝萧肃晃了晃手指,“你这个戒指当初多少钱买的,要不我们去把这个给退了?”

    听言,萧肃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还能这样似的,愕然片刻后才道:“送给你的东西,哪有退回去的道理?

    除非你不想要我了,才有这个做法。”

    不想要他了?

    听着就不吉利,于是江小白赶紧将戒指捂住,一副宝贝无比的样子道:“那还是算了,戴不了我就把它收起来,永远都不还给你。”

    说完,江小白还凑过去戳了戳萧肃的手指。

    “喂,我跟你说啊,决定一旦做了就永远不能反悔了哦,等婚事定下来,你以后就算是不想要我了,你也摆脱不了我。”

    说这些就是为了故意激他,她要让萧肃知道,结婚并不是儿戏,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萧肃一开始沉寂着,大约过了几秒钟,他握住了江小白戳他的手指,“只要你别不要我,那萧肃一辈子都不会背叛你。”

    他极少作承诺,但如果作了承诺,此生就一定会守诺。

    这样的气氛本来是很好的,如果不是在火锅店的话,江小白还真扑上去亲一亲他。

    然而这个时候,服务员却已经开始上菜了,打断了小白和萧肃之间的气氛。

    江小白只好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等火锅开了以后,两人认真地吃着晚饭。

    吃的过程中,江小白觉得这家火锅的菜品还不错,而且汤底跟她调的对比也没有差多少。

    萧肃负责烫菜,还给江小白夹菜,整个过程特别照顾她。

    江小白闲着没事,就问他。

    “我们就这样决定了,什么时候告诉长辈啊?”

    “都可以,看你的意见。”

    大概是因为两人已经谈婚论嫁,所以江小白的感觉也不一样了,也不问他,索性就自己做起了主。

    “那我们明天起床以后就说?”

    “好。”

    江小白心情美滋滋,一心想着结婚的戒指做出来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只是当天晚上,小白失眠了,上半夜一直翻来覆去,躺在她身侧的萧肃也没睡着,不过萧肃比较安静,小白就各种翻身。

    直到后来,萧肃压住她乱动的手脚。

    “怎么了?”

    江小白摇摇头:“没什么,我就是兴奋,而且肚子好像不太舒服。”

    “肚子不舒服?”

    萧肃抿了抿自己的薄唇,手往下探去,覆盖在她的肚子上,“是不是特殊期要到了?”

    问这话的时候,萧肃在黑暗中的脸还有些红,虽然两人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但有些事情毕竟还是较私密的。

    江小白想了一下,自己特殊的日子确实快到了。

    但是她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呀。

    “我给我倒杯热水?”

    “好。”

    之后江小白喝了点热水睡下了,结果到半夜的时候,肚子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直接把江小白给痛醒,整个人都冒了冷汗。

    抱着她睡的萧肃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冷汗,江小白最后上吐下泻,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双腿都是软的。

    萧肃直接拿来自己的大衣穿到她身上,然后将她抱了起来:“去医院吧。”

    江小白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和反抗了,整个人虚弱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就那么半眯着靠在萧肃的怀里。

    之后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发现江小白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食物中毒,给她挂了水。

    挂水期间,江小白就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医院的被子。

    一瓶点滴下去以后,江小白才恢复了一点力气,她睁开眼睛看着守在床边的萧肃,唇瓣还是苍白的,“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

    萧肃顿了下,伸手去抚江小白光洁的额头,“想什么呢?

    闭上眼睛好好睡,我在这里守着呢。”

    江小白并没有听话地闭起眼睛,而是盯着萧肃。

    “为什么我们一起吃的东西,我中毒了,你却没有?”

    萧肃想了想,回答:“可能我百毒不侵?”

    听言,江小白撇嘴,“好累,晚上才刚求婚,就发生这种事情,你说是不是老天在惩罚我呀?

    算命的是不是让他算准了,其实我们不合适?”

    她一开始说自己很丑,萧肃听着就不太喜,现在甚至说这种不合适的话,萧肃听了以后极为无奈,倾身往前靠近她低声地警告:“如果你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别人看见我亲你的话,就不准再胡说八道了。”

    他靠得极近,这样的距离江小白都可以看见他脸上细小的毛孔和绒毛,她忍不住笑了笑,轻声地道:“我怕什么?

    我江小白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就是我现在这么丑,你要是下得去口,那你就来啊。”

    萧肃不说话,定定地望着她,然后缓缓低下头,薄唇轻轻地覆在她苍白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