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你是不是膨胀了

秋笙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陆安然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歪着头,“不会吧,我看你的年纪和我妈妈差不多,还没有我妈妈看起来年轻呢!”

    陆安然一席话,让容思美的笑容僵在脸上。

    年龄永远是一个女人的死穴,容思美一直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女孩,于是,冷冷地回怼道。

    “呵呵,这位小朋友的嘴还挺厉害的,不过,我又没生过孩子,当然没那么大的辈分。”

    “哦,是吗?

    如果我叫你姐姐,那你叫我妈妈什么?

    我爸爸岂不是变成你的叔叔了?”

    陆安然笑嘻嘻地,说出来的话,却把容思美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找陆晋渊吃饭,自然是想和他发展感情,结果被这个死小孩三言两语的,就把他们整的差辈儿了。

    “那你就叫我阿姨吧。”

    容思美生硬地开口,然后,不再和陆安然说话了。

    再和这个小屁孩多斗嘴几句,她会被气死的。

    陆安然见她被自己气到了,心里爽的要命。

    温宁见状,觉得有点尴尬,连自己坐在哪儿都不知道。

    “安然,别那么多话,我带你去楼上,你不是要看江景吗?”

    陆安然摇摇头,看着陆晋渊。

    恰巧,工作人员把儿童座椅给搬了过来。

    “就坐这里吧,别瞎折腾了,还要麻烦工作人员搬椅子。”

    听到他这么说,温宁倒不好说什么了。

    她本来就不是爱麻烦人的那种性格。

    只是,这样的话,她坐在哪儿,就成了问题。

    容思美刚刚被陆安然“童言无忌”给刺得生气,拉着一张脸,浑身散发着低气压,温宁不想去自讨苦吃。

    而陆晋渊身边……    她不想过去。

    “坐在这儿。”

    陆晋渊好像看出了她的纠结,直接指了指陆安然身边的位置。

    虽然挤了一点,但也是坐得开的。

    容思美见状,立马开口,“不了,让她做我旁边吧。”

    说完,还冲温宁笑了笑。

    当然,不是因为她喜欢温宁,而是,如果她特意把陆晋渊约出来,结果他们三个人其乐融融坐一起,自己一个人瞪眼看着,想想都可怜,这才开了口。

    而温宁对容思美,想法比较复杂,一方面,她不知道她是不是白玲玉的女儿,所以对她很好奇。

    但另一方面,同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容思美应该是对陆晋渊有意思,而且,对自己很有敌意,这让她不愿接近她。

    “好。”

    想了想,温宁坐到了容思美旁边的位置上。

    陆安然瘪瘪嘴,但也不能再闹,于是低下头开始看着菜单上的东西。

    “看看你想吃什么,想吃什么都可以点来尝尝。”

    温宁也不和其他两个大人说话,专心地看着陆安然。

    陆安然点了几样看起来好吃的点心,还要了特色的热饮。

    陆安然对这里的一切都还很新奇,加上他不想让容思美有插话的机会,就一直和两个大人说话。

    温宁就一直应和着和他聊天,陆晋渊没说什么,但是,看着母子二人,表情却不知不觉地柔和了许多。

    从头到尾,他甚至都忽略了身边有一个容思美。

    容思美想要插嘴,但是,找不到话头,因为陆安然说话太跳跃了,和他不熟的人,根本搞不清他的思路。

    容思美垂着眸,似是在深思,只是,放在包包上的手,却因为用力而青筋暴起。

    这个女人,不就是给陆晋渊生了个孩子吗?

    竟然在她面前这样显摆,实在是个没眼力见的。

    容思美一直以来,因为家世出众,长相漂亮,习惯了被人捧着的感觉,现在,她成了没人问津的配角,心里极为不平衡。

    就在她强忍着内心的不快时,服务生走了过来,送来了他们点的东西。

    容思美淡淡地看着,等到那个服务生要给温宁递上一杯热饮时,突然伸出脚拌了他一下。

    服务生脚下一歪,手里的饮料洒在了温宁身上。

    “啊——!”

    温宁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尖叫一声。

    所幸,这饮品并不是很烫,只是她的衣服湿了,要去处理一下。

    “我去一下卫生间。”

    温宁懊恼地看着身上的污渍,她的衣服比较单薄,这样一弄,几乎能看到里面的内衣了。

    “穿我的衣服。”

    陆晋渊立马把自己的外套递过去,温宁看了一眼,没有接。

    倒是容思美把自己的披肩送到温宁面前,“用这个吧。”

    温宁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容思美站起来,“我陪你去卫生间,你这样也不方便。”

    说完,推着温宁走了。

    陆晋渊本来想拦住她们,但是,也没有什么好的理由。

    只能看着两个女人走了。

    陆安然见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爸爸,你怎么回事?

    一天不看着你,你就出来搞事,你是不是膨胀了。”

    “陆安然,注意你的语气……我是来和她谈生意的。”

    陆晋渊挑挑眉,觉得现在陆安然实在是太放肆了,他好歹还是这个小家伙的爸爸,就这么说话?

    他这个做爸爸的不要面子的?

    “哼,反正就是不行,你没看妈妈刚才的表情多奇怪。”

    陆安然不高兴的说着,没想到,陆晋渊一听他这么说,倒是挺开心的。

    “真的?”

    陆晋渊也觉得温宁的态度有点奇怪,但又担心是自己自作多情,所以,就没有再多想。

    但是陆安然也这么觉得的,那就说明,她是真的在意。

    所以说……他对温宁而言,果然也是有分量的吧。

    只是,她平时总是不喜欢表现出来。

    “我和这个女人真的没什么,你回去的话,记得帮我和你妈妈旁敲侧击一下?”

    陆安然学着陆晋渊的样子,身子靠在椅子背上,挑挑眉,“嗯,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是不是得给我一些奖励呢?”

    陆晋渊看他一眼,这小子,好的没见他学,坏的倒是先学会了。

    竟然敢和自己谈条件了?

    “你想要什么奖励?”

    陆安然想了想了,他现在还真的没什么想要的,“现在没有,先要个保证,你以后要答应我一件事,无条件答应那种。”